极道特种

1272章 十口帮战略

1272章 十口帮战略

韩雨愣了一下,愕然道:“真的!”

墨雨心点了点头,不无醋意的道:“颜儿刚才吐的厉害,我开始,以为是她见不得血腥气,可是,到了医院,见她还是吐,这才让人给检查了一下,还能骗你不成!”

说着,她压低声音道:“你这个沒良心的,什么时候把颜儿姐姐给吞下去的!”

韩雨探手穿过她的秀发,狠狠的在她脑袋上揉了两下:“见者有份,回头我也会吃了你的!”

说完,不等墨雨心反应过來,便大踏步的走到床头,一把握住了楚颜的手,一时间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“干嘛呢你。”楚颜将手拽了回來,狠狠白他一眼,转手又去拿她的粥。

“我來,我來。”韩雨急忙道。

墨雨心微微一笑,眨眼道:“颜儿,可不要那么快就缴械投降啊!”

说完,便快步跑了出去,顺手还带上了门。

“都怪你,害的我被这丫头给笑话。”楚颜探手在韩雨的腿上,狠狠的拧了一下。

韩雨呵呵傻笑两声,抢过粥一点点的给她喂了起來。

房间中沒有声音,只有不时响起的喝粥声。

好容易等到她吃完,韩雨急忙将碗放下,然后,便要将头朝**凑。

“哎,你干嘛呢……”楚颜被吓了一跳,忙要用手去推他。

韩雨轻声道:“别动,让我听听!”

“不是,这么小,你能听到什么啊。”楚颜有些哭笑不得的看着韩雨,任由他将脑袋贴在了自己的小肚子上。

韩雨头也不抬的道:“谁说听不到,我就听见我儿子正说呢,要让妈妈多吃点,他好快点长大。”抬起头來,一本正经的道:“这回可是儿子给你下了命令,以后记住了,要多吃,多休息!”

“去你的,你怎么就知道是个儿子呢!”

“女儿更好,最好能跟她妈妈一般漂亮。”韩雨嘿嘿一笑,随即道:“你这都有了身孕,以后可不能这么來回奔波了,这样,我让人在酒厂里给你收拾出一间房子來,让先搬过去住几天,好好休养休养,让咱妈也好伺候伺候你!”

两人已经定亲,这称呼自然早就变了。

“干吗,这就想管着我啊,我这才刚有反应,离着休产假还早着呢。”楚颜不满道:“再说,你倒是够孝顺的,让咱妈伺候我,你不怕累着老人家啊!”

“她伺候自己的孙子,高兴还來不及呢,我听说,大嫂好像也怀孕了,到时候你们离的近点,还能交流一下心得,农村虽然比不的市里,可是,那里的环境好,空气也新鲜,对你的休养有帮助!”

“行了,这事以后再说吧,爷爷可不一定会舍得我!”

“那就让爷爷一块过去呗,楚家虽大,可是,老爷子天天在家里呆着,时间长了,也会憋出病來的!”

楚颜点了点头:“到时候再说吧!”

“行,你等我一会,我出去看看袁野他们。”韩雨帮她掖了一下被角,转身走了出去。

外面,墨雨心一看见他走了出來,立即笑道:“怎么这么快就出來了!”

“你进去照顾她一下,集团的事情,你多分担点,若有什么拿不定主意的,可以询问叶苏,还有张新收他们。”韩雨沉声道:“我先去看看袁野,等下再來看你们!”

“嗯,正事要紧,其他的你就不用担心了。”墨雨心说着,推开门走了进去,她跟楚颜,现在处的已经是情同姐妹,对于她的怀孕,墨雨心若说沒有一点嫉妒,那是骗人的,不过,更多的还是开心。

韩雨自去看了袁野,还有其他受伤的兄弟。

袁野受的外伤较重,经过包扎输血之后,已经沒什么生命危险了,只是,他的肩膀上中了服部英雄一刀,可能伤及筋骨,会不会对他日后有什么影响,暂时还不能确定。

因为服用了药物的关系,袁野睡的极为香甜。

其他的天劫,也都带着新伤,旧伤的,不过,他们的精气神却是让韩雨暗自点头,尤其是他们身上无意中所散发出來的杀气,便连韩雨见了,也有些心惊肉跳的。

这些家伙,也不知道在倭国,到底杀了多少人,不过,看这个样子,反正是沒少杀。

当无数的血肉在你面前绽放,无数的死亡,在你手下诞生,当你一次次的经历过绝望,又给与过别人绝望,你的整个人便会在这个过程中,被渐渐的磨砺,改变。

就算是一个寻常的人,手中若有两三条人命,也会气势变的大不一样,更何况这些百战精锐。

这些家伙现在就像是裹在了匣子里的宝刀一样,虽然看上去,不再像是以前就开了锋的宝刀一般寒光闪闪的,可是,给人的感觉,反倒越发的锐利了。

这一支天劫小队,终于有了一点他心目中想象的样子,当他们能够战胜自我,在杀人的道路上,琢磨出属于他们自己的方式和特点时,这支天劫才会真的名副其实。

刀锋所指,如天降之劫,仙凡难逃,神佛无避,切金断玉,势如破竹。

挨着看过众人,韩雨这才來到了电梯对面的一间办公室内,两名天劫站在门口,两名冰封天下的成员,正站在办公室门口,还有两人站在了楼道口,里面,更是有几名小弟,或坐或站。

外面,有天劫的人,也有冰封天下的人在暗中封锁着天台,还有窗户。

再加上十口帮的小弟,负责外围的警戒,不说医院现在是固若金汤,可至少目前來说,是十分安全的。

“少爷,您处罚我吧,是因为我保护不力,才使得两位小姐受惊,也是因为我,太过大意,结果,才中了倭国人的埋伏,不然,袁教官也不会受伤。”墨冰跟了过來,低声请罚。

“老大,我们也请受处罚,这里算的上是我们的地头,可是,却让两位大嫂险些蒙难,这是我等的失职。”孙白毛和刘思源一起躬身。

“行了,这不是沒事嘛,你们都不要自请处分了。”韩雨略一摆手,虽然她们的确是遇到了危险,可所幸楚颜和墨雨心她们都沒事,袁野也沒有生命危险:“若真说起來,这是我的错,我明知道那个服部英雄就在梆子国,还任由她们两人前來,是我所虑不周,也小瞧了对手!”

韩雨说着,两眼轻轻的眯了起來,眸子中闪过一抹凌厉的杀机,他已经将服部英雄的账,算到了血难身上。

一想起最初那个好色,胆小,犹如废物一般的小子,现在竟然成了他的心腹大患,韩雨便恨不能杀之而后快。

妈的,早知道老子当初就该一刀杀了他,那儿怕是付出些代价呢。

虽然明知道沒用,可有的时候,韩雨还是忍不住这样想,來的时候,他已经通知了墨龙,暗中探查那个血难的下落,可只怕也是徒劳。

以前的时候,每每都跟他擦肩而过,现在,他身边跟了上百死士,已经成了气候,只怕再想动他,就更不容易了。

可只要有一丝希望,韩雨就不会放弃。

墨龙那边,韩雨已经让他在必要的时候,暗中跟涂地,还有天照盟的通气,有了这两家的照应,加上柳生家族本來的力量,就算不能将血难揪出來,至少也可以让他喘不过气來,沒的机会给自己捣乱。

略一咳嗽,韩雨收回了思绪,缓缓道:“好在现在,服部英雄墨冰,等明天天一亮,我便先带着楚颜她们回国,你留下,照顾袁野,等他的伤势好的差不多了,你们再一起回去!”

“是。”墨冰知道韩雨还有别的事情,点头之后便退了出去。

韩雨这才对着孙白毛和刘思源道:“现在,咱们共同商讨一下,十口帮的下一步行动!”

“來的路上,我跟老孙已经谈了点,阿卷,现在你说说吧!”

刘思源挠挠头:“老大,我跟白毛哥的也交流过,我们的意见,基本上是一致的,眼下,我们正安排了人,在摸这两个帮派的底子,可是,您也知道,这些政客什么的最是无耻了,两面三刀,谁知道他们心理想的都是什么!”

韩雨横他一眼:“你这不跟沒说一样吗!”

刘思源小声道:“是您让我说的!”

韩雨用手轻轻的敲了一下桌子,沉声道:“行了,我也不难为你了,现在,我就把社团的考虑,跟你们说一下!”

“老大,您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就是,还说什么。”刘思源低声道,虽然孙平天是帮主,他只是个副手,可只要孙平天胆敢违抗遮天的部署或者命令,那刘思源能立即将他扔到海里喂鱼。

十口帮那些精锐小弟,还有中高层,梆子国的大半个黑道力量,那可都是他从遮天带过來的。

韩雨瞪他一眼,沉声道:“眼下,十口帮在道上的主要对手,目前來说,有三个,其中的两个,自然是在帝都,剩下的一个,便是北部的鬼帮!”

“我跟军师分析过了你们送來的情报,也认为这个鬼帮,之所以会突然发力,是因为背后获得了外部势力的支撑,现在,砖头他们的势力,跟对方几乎靠拢,我已经让他们,小意的试探对方了!”

鬼帮原本是梆子国的老牌帮派,不过,沒落了,犹如抽了鸦片的老人一般,垂朽无力,可是,就在十口帮进军首尔后不久,鬼帮突然发力,以极为强悍的姿态,三天内扫荡了附近六个市的三四十个小帮派,一下便将帮派的势力,扩大了六倍有余。

显然,这背后绝不简单,或许是有人如同他一般,看中了梆子国,想要前來打秋风。

“眼下,对于十口帮來说,必须要快速的解决首尔的这两个***帮派,然后,再集中力量,将那个鬼帮,灭杀在摇篮中!”

可以订制印刷本书了,有喜欢的兄弟,可以站内短信或者q我,若是人数多的话,我们便印刷一下,嘎嘎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