极道特种

1277章 强势的少帅

1277章 强势的少帅

通体晶莹的玉,在阳光下显得越发剔透,恍若一汪湖水,那一道道细痕,犹如湖水泛动引起的痕迹。

然而,韩雨却慢慢的发现了一些奥秘。

鱼竿上面的那些细纹,若是连接起來,似乎组成了两个蝇蚊小楷,他仔细的辨认了半天,终于认出了这两个字:地图。

难道这上面的纹路,并不是天然形成,而是雕刻上去的。

韩雨心中一动,再去看时,便越发的感觉那些纹路就好像是山水一般,立体了起來。

他急忙走到一边,拿着笔将上面的纹路,一点点的画了起來,然后,不断的进行着对比,忙活了大概两个小时之后,一副二十公分见方的地图,便跃然纸上了。

韩雨一手拿着地图,一手对比着自己所画的,寻找着能够对的上号的地方。

一个小时过去了,沒有结果,两个小时过去了,同样还是沒有发现相同的地方。

“您老人家既然想说,就说的明白点,z国这么大,我上哪儿去找这么点地方。”韩雨忍不住苦笑一声,将地图随手放到了一边。

揉着眉心,不满的嘀咕起來。

江南省。

幽冥会的总部。

李德波手指轻轻的敲打着桌面,精致的面庞上,露出一丝嘲弄的笑容,缓缓道:“这个黑衣,可有够无耻的,竟然真的派了个小丫头过來,你们说,他是真的想跟我们结盟,还是耍弄手段!”

范伟微微眯着的眼中,闪过一抹寒光:“不管他的目的是什么,我们总不能让他随了心意,少爷,黑衣刚刚杀了断魂,坏我幽冥会的大计,现在却又假惺惺的派了个女娃子前來,这哪儿是谈判,分明是來炫耀來了,我建议,我们将人扣留,让那黑衣亲身前來!”

数次行动,都毁于韩雨手中,让这位幽冥会的右帅对遮天充满了杀机。

古方也缓缓道:“黑衣野心勃勃,并不比那个轩辕小楼容易对付,他又不傻,怎么会轻易以身犯险!”

范伟冷哼一声:“他自诩仁义,若不前來,不正好戳穿了他的伪善面目,使得手下小弟,人心散尽!”

“你怎么看,逸云。”李德波扭头望向坐在后面的一位年轻人,此人相貌堂堂,眉目清秀,虽然比不的他那般让人自惭形秽,可也算的上是一表人才。

此人,正是从天狼社投奔而來,如今已经成为幽冥会新任六大鬼使之一的诡刺逸云。

逸云本就是天狼社的高层,算是道上知名的人物,身手强悍,又有着掌控堂口跟遮天动手的经验,加入幽冥会后,很是受李德波器重。

然而,前有天狼社的人王任振波,带领手下誓死冲击遮天的训练场,当场战死,后有枪神无眉聚集天狼社残余势力,以卵击石,向遮天发动自杀式报复攻击。

两位天狼社的高层,用他们的生命和实际行动,谱写了一曲道上的义之所往,生死无悔的忠义。

相形之下,诡刺逸云的举动,便让人不齿的多了,所以,他虽然为人低调,可依旧不为幽冥会众人所喜,甚至,这么长时间,还无法真正的融入到幽冥会高层的圈子中去。

至于十二无常,二十八战鬼这样有着实权的中层,对他表面尊敬,可私下里却也是不屑一顾。

也就幽冥会的少帅李德波,对他另眼相看,不仅给与高官厚禄,而且,将天狼社先后投奔而來的三千名小弟,全都放手交给他训练,管理,那种信任,让不少人私下里眼红,心中对于逸云,也就更多了几分不满。

此时,听到李德波主动向他询问,同位六大鬼使中的其他人,有好几个都将脑袋,扭向了一边,鼻子里轻轻的溢出一丝冷哼。

逸云右手握紧,缓缓的站起身來,说话之前,他先是恭敬的冲着李德波施了一礼。

他知道,如今他能站在这里,全都是因为眼前这人的赐予,虽然知道,这不过是对方一种御下的手段,可这并不妨碍他的感激。

在道上混,比的本就是谁的手段更高明,就像他,投奔幽冥会的行为本身并不值得指摘,毕竟他投奔过來的时候,天狼社已经完了,狼王关森也被活捉了。

可就因为,他当时少了点手段,将自己的功利心,毫无顾忌的表现了出來,才会使得人们如此对他鄙夷的吗,其实,若有一天,李德波死了,幽冥会完了,这些人又有谁敢说自己一定会做的比他强。

“回少帅,属下觉得右帅话虽不错,却并不可行!”

这话一出,范伟气的鼻子都瞪出來了。

铁掌鬼使肖浴伟更是怒喝出声道:“放你娘的屁,你是个什么东西,竟然也敢在这里指手划脚,大放厥词,我看你小子是沒安好心,就算不是遮天的奸细,像你这等背主之徒,根本就不足信……”

“你,你这是血口喷人!”

逸云却是脸色一阵青,一阵白,整个人都禁不住哆嗦起來,这要是在以前的堂口,那儿怕是人王任振波这样的主,若这般说他,他也早跟对方干了,可是,现在他却不敢,这铁掌鬼使那是范伟的心腹,李德波的爱将。

所以,他只能转过身,朝着李德波施礼躬身,沙哑着声音道:“少帅,诡刺乃是从天狼社而來,跟那黑衣有着不同戴天之仇,如今,蒙少帅不弃,容我加入社团,我对少帅感佩在心,对社团忠心耿耿,还望您为我做主!”

李德波一直静静的看着,沒有出声阻止。

其实,他很喜欢眼下的场面,诡刺越是孤立,那就越是只能倚靠他,如此一來,有些事情自己交给他办就方便的多了。

见诡刺向他表忠心,李德波点头道:“你的忠心,我自然是知道的,当时,你投奔我的时候,天狼社已经完了,所以,从现在起,谁再说你是背主之徒,那我便让他自戕來向我表达忠心!”

诡刺逸云一脸感激的道:“多谢少帅!”

“好了,你接着说。”李德波沉声道,竟然根本沒有责骂肖浴伟一句。

诡刺逸云微一垂眼睑,眸子中闪过一抹森冷的杀机,这肖浴伟,简直就是找死,索性现在已经撕破了脸皮,他也就更不客气了。

他缓缓道:“是,属下刚刚说右帅的计策不可行,是有原因的,前些日子疯字营的副堂主屠刀,死在了枪神无眉的手中,就因为无眉跟庄家,宋家有些牵扯,他便带人堵住了庄家,当着庄老爷子的面,一刀花了庄金,又潜入京城,杀入宋家别院,拿枪胁迫宋半城!”

“如此种种,足以表明,那黑衣是个疯狂的不能用常理來形容的人倘若我们留下萧炎,那黑衣会如何反应,属下认为,最大的可能,是他集合遮天精锐,大举南下!”

李德波点了点头:“庄家,宋家都是三门五姓之一,庄家虽然是以经商为主,可财力惊人,势力雄厚,宋家更是军方大佬,举足轻重,黑衣竟然敢一下得罪这两家,别的不说,只是这胆气便是常人所难及!”

韩雨大闹庄家,潜入宋家别院的事情,已经在道上悄无声息的传开了,对于普通小弟來说,还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,可是,对于像幽冥会这等老牌帮会的高层,却是知道的,庄宋两家,那可是跟他们幽冥会的主宰,李德波身后的李家齐名的存在。

“正是,眼下,轩辕小楼才是我们的劲敌,倘若我们跟遮天大战一场,无论输赢,总会白白便宜了龙皇会!”

“那你觉得我们该怎么办。”李德波神色平静,看不出一点内心的波动。

逸云深吸一口气,打起精神道:“属下认为,我们应该全力以赴的保护好萧炎的安全!”

“哼,我看你是被遮天吓破胆子了吧。”肖浴伟冷笑一声。

霸刀鬼使陈光也笑道:“沒准诡刺这是要亲自出马,我可是听说,萧炎那丫头是黑衣的禁糜,长的很是不赖,诡刺每晚笙歌达旦,自然是魅力十足,若是能够将萧炎拿下,或许我们不仅能不战而屈人之兵,还能将整个黄泉堂也勾过來,到时候,可不又是一大功吗!”

旁边的几位鬼使,还有参与会议的几位无常都暗自笑了起來,范伟和古方虽然沒笑,却也在那里等着看笑话。

他们可不认为,李德波会为了一个诡刺,而真的惩罚他们,顶多也就是训斥两句罢了。

然而,这次他们可是判断错了。

李德波不动声色的拿起茶杯,在嘴边喝了一口,随即,右手一晃,只见两道劲风闪过,肖浴伟被茶杯盖砸中了嘴巴,陈光被滚热的茶水,烫了个正着。

两人齐齐的闷哼一声,急忙站了起來,躬身行礼。

嘲弄的声音,也自戛然而止。

周围的空气,就好像是瞬间凝固了似得,压抑的让人有些透不上气來。

李德波冰寒的目光,冷冷的迫视着众人,清朗的声音透着一股无上的压力:“什么时候,我开会的时候,你们可以肆无忌惮的发言了,我让你们说话了吗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