极道特种

1278章 幽冥为君

1278章 幽冥为君

“自大骄狂,目无余子,你们个顶个的以为自己就是天下第一,沒有敌手,可龙皇会如春水破冰,一剑西來,那遮天也是声名远播,如日中天,我幽冥会上有强敌,侧有凶邻,偏偏你们还在这里争争吵吵,费些唇舌,莫不是以为,本少帅的枪,只杀外敌,便舍不得沾染你们的项上之血吗!”

李德波站起身,目光冷冷的扫了众人一圈,声音中透着一股淡淡的威压,他是幽冥会的少帅,本身更是一个天骄般的人物,年纪轻轻,可无论是身手还是手段,都将幽冥会上下收拾的服服帖帖的。

此时,听到他这么一番毫不客气的训斥,饶是肖浴伟,陈光两人都是幽冥会有数的悍将,也只觉得一阵寒意自脊梁骨升起,汗毛倒立。

两人到了嘴边的辩解之话,生生的化作一口生冷的津液吞了回去。

“少帅息怒,我等知错!”

“少帅息怒,我等知错!”

范伟等人也都坐不住了,齐齐的起身,躬身行礼,幽冥会戒律森严,刚才李德波的话,更是带上了毫不遮掩的不满,他们自然不敢再稳坐泰山。

李德波缓缓的转过身,背对着众人,但见正面那墙上,挂着一副意境空幽的山水图,只见上面龙木蜿蜒,峻岭峥嵘,白瀑山川,气势雄绝。

而在那白云隐现的一点孤峰之上,一个身穿青色长衫的中年人,正负手而立,其下,山水交鸣,其上,飘渺云空。

然而不管是这山还是那天,都无法遮掩此人的存在,在画卷的一侧,则笔走龙吟,虬结大字跃然纸上,呼之欲出。

“山比人大,却被脚踏其上,壮士自当凌绝顶,登高一呼,山鸣谷应,天云高远,终被眼收心藏,好汉何须问过去,举目四顾,海阔天空!”

这算不的多么严谨的对联,然而,其中蕴含的豪情,却是让人一见,便不禁胸怀激荡,涌起一股男儿顶天立地,横行天下的雄壮情怀。

这是李德波的爷爷亲手所绘,亲笔所写,也算是他给与李家后人的慰勉之词,而在这画卷的两侧,则是李德波的父亲,上一任的幽冥会会主所題的词:沧海横流独占鳌头看我幽冥众英雄,驰骋黑道逐鹿问鼎敢笑他人不丈夫。

同样是滔天的气焰,绝代的风骨。

李德波经常问自己,到了他这一代,能在这话上留下什么呢。

“灭龙皇,诛遮天,一通南北千百城,唯我独尊,战轩辕,斗黑衣,囊括四海黑白昼,幽冥为君!”

这便是他的期望,他的理想,他心中的黑道帝国,至于青帮,垂垂老矣,倘若灭了龙皇会,收了遮天,那青帮的弹丸之地,只需派一人传檄而定。

“人有傲气,便会嚣张自大,终究会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,人无傲骨,难免会不择手段,无信无义,早晚也是一事无成。”李德波淡淡的道:“社团也是一样,我希望诸位要谨记这一点,持傲骨,绝傲气,行则思而后动,坐则虚怀若谷!”

“那时候,我幽冥会才会不惧任何挑战,不畏任何敌人,天下第一帮,才能实至名归!”

“是,属下等谨记于心,多谢少帅教诲。”范伟急忙道。

其他的众人,也纷纷照本宣科,李德波转过身,扫了众人一眼,脸上并沒有半分激动,看他们答应的干脆,可实际上,只怕有些人还是沒有听到心里去。

可他,并不在意。

因为并不是所有的人,都能为帅的,有些人,只能做刀,能不能将这把刀发挥出最大的威力,还要看他这个握刀的人。

李德波对自己,有着强大的自信。

“谈不上教诲,诸位都是我幽冥会的功臣宿将,对社团的贡献,我李德波一直记在心里,便是父亲也经常与我说起大家,让我多多与诸位学习!”

“论经验,大家都比我丰富,论才干,也胜我良多,我只是希望大家能够继续发扬这种奋斗的精神,能够记住当初加入社团时候的那种忐忑心情,团结一致,辅佐与我,粉碎那些试图挑战我们地位的敌人,让社团百尺竿头,更进一步!”

“当然,社团也是不会亏待了大家的,范叔,婶子和兄弟在美国那边若有什么需要,您尽管开口,别的忙我帮不上,可是,最近美国那边出的货物,咱们这边可以加大一些力度!”

范伟连忙拱手,低声道谢,范伟的儿子在美国的旧金山开了一家进出口公司,专门与幽冥会旗下的公司,进行一些进出口的合作,而在李德波的指示下,凡是范家公司能做到的业务,幽冥会都会加以照顾。

短短的几年时间,范家已经成为了旧金山颇有名气的富豪,步入了上层社会,这自然也是幽冥会对范伟忠心耿耿的回报了。

“古老,上次我让您研制的止血散,还沒有眉目吗!”

古方老脸一红,沉声道:“是老朽无能,遮天的止血散,我们虽然得了样本,可是,其中的成分,经过了遮掩,一时间我也无法断定其中的草药成分比例,不过,我已经召集了人手,着手研究了!”

自从遮天研究出强效止血散之后,虽然韩雨下令,严禁走漏消息,可是,多次使用效果显著,还是让幽冥会这边便得了信,李德波这才明白韩雨为什么会花大价钱,招募那些中医,心中不禁为自己的短视而懊悔。

一方面他也邯郸学步,同样让人招募老中医,研究止血散,一方面他则是让人将遮天的止血散,弄了一批出來。

经过对比,他们自行研究的止血散,功效仅仅是遮天所用止血散的三分之一。

所以,李德波才让古方等人,放弃了自行研制,转从遮天止血散上下手。

“此事,我已经有眉目了,我让轮回潜入了遮天的中医学校,将他们研究出止血散的老中医,请了过來,这是他给我的方子,你看是否有用。”说着,将手里的方子递了过去。

古方见状大喜:“我能不能见见这个老中医!”

李德波微微一笑,他当然知道,古方对于医道的狂热:“当然,我已经将人,给送到你的办公室去了,回去之后,你自然能见到他!”

如此轻描淡写的便安抚了手下两大悍将,至于其他的人,李德波自然也有手段,让他们对社团忠心耿耿,若是韩雨在旁边见了,定然会暗中赞叹,这李德波对于恩威并施,权术运用真的是到了信手拈來的地步。

更为难得的是,他对于自己的权谋手段,仿佛毫不遮掩,让手下的人生不起半分不满情绪,反而对他的光明磊落,暗中钦佩。

安抚了众人,李德波这才道:“逸云,你接着说吧!”

诡刺逸云这才重新施礼,暗自整理思绪,重新开口:“少帅,我之所以说,我们要保护萧炎,是因为眼下我们跟龙皇会,遮天三者之间关系微妙,若属下判断沒错,那轩辕小楼定然会刺杀萧炎,以嫁祸我们!”

“所以,我们可以将计就计,抓住他们的行事之人,交给遮天发落,若是韩雨杀了轩辕小楼的手下,那便等于是跟龙皇会翻脸,若他将人放了,则是失去了萧炎和铁手等一干手下的心!”

“不错,右帅,此事便由你亲自负责,诡刺,剑血两人作为你的副手,我会从冥斗士中挑选出三十人,并一百轮回听从你们的号令,轩辕小楼不动手则已,倘若他的人动手,你等便要将人留下。”李德波沉声道。

逸云沒有想到,他一旦认同了自己的看法,竟然当时便拍板决定,如此果决,雷厉风行,让他心中对于李德波的印象,无形中又加了几分。

他也清楚,这是李德波给他机会立功,以便能够真正的融入幽冥会,毕竟,李德波希望的是他跟其他人对立,却不代表他希望他们之间,互下黑手,万一有一天,他被遮天所围,而其他的人故意放水的话,那他岂不是要死的惨兮兮的。

所以,他自然是沉声应命。

那边的范伟,也自躬身听令,相比逸云的认识,他无疑更加清楚李德波的意志是多么的坚决,冥斗士乃是从轮回中精挑细选出來的死士,整个幽冥会也不足两百人,这些人,一直都留在李家的府邸,听从上一任会主的命令。

如今,李德波竟然能够调动冥斗士,也说明从此刻开始,他已经彻底的掌控了整个幽冥会的精锐力量,就是不知道,他能否调动李家那三老。

“现在,你说说,我们到底要不要跟遮天结盟呢。”李德波缓缓道。

逸云有了刚才的鼓励,此时整个人都显得自信了许多,他轻咳一声,沉声道:“属下认为应该,结盟不过是个约定,至于能否遵守,最终还得看双方的实力,我们跟遮天结盟,并不代表我们就不再与他为敌!”

“庄家,宋家都是大家大族,被黑衣落了颜面,虽然不知道他们为什么忍气吞声,可想來,当事人未必会真的毫无芥蒂,我们可以暗中跟庄修竹,宋无极联络,寻求两家的帮助,庄家有着人脉,钱财,宋家在军政一方,有着广阔的影响力!”

“倘若他们可以相助,那遮天,龙皇会只怕也难以与我们为敌!”

李德波笑了一下,缓缓道:“好,接待萧炎,代表幽冥会跟遮天进行谈判的事情,就交给你來处理了,铁掌鬼使,霸刀鬼使两位从旁协助!”

逸云脸上刚刚露出的半点笑容,在听了最后一句话之后,顿时僵在了那里,用恨不能吃了自己的主做副手,还是俩,这少帅可真是好手段呢。

ps:有沒有要实体书的,來网站留言,做个统计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