极道特种

1279章 剩者为王

1279章 剩者为王

且不说因为韩雨跟叶随风的一番算计,使得道上的几大帮派,都各自打起了自己的小算盘,为自己的利益进行筹谋计划。

自说韩雨这边,发现了鱼竿的秘密之后,他虽然试图将那地图确认出來,可是,连这地图的范围大小,比例尺如何他都不清楚,又如何能够找的出來?

忙活了半天,累的眼睛都花了,却还是沒有确定这到底是哪儿。

以至于他最后都开始怀疑,这到底是不是一份地图了!

“这是什么?盆地,还是火山口,或者别的什么玩意?哎,您老到底想要告诉我什么呢?”韩雨拧着眉心苦笑道。此时的他,恨不得让楚狂刀从下面跳出來,替他讲解一番。

“老大,让墨迹休息一会吧?再这么下去,只怕人都练垮了!”

叶随风走了进來,脸上略带一丝担忧。

韩雨瞄了他一眼:“怎么了?”

叶随风诧异的瞪圆了眼睛:“您沒看见嘛?这外面的雪都下起來了。”

韩雨转过头,才发现外面白雪纷飞,鹅毛似的雪片正在纷纷落下。

“好大的雪啊!”韩雨禁不住走到窗边,感慨的望了外面一眼。只见树梢被白厚的雪层压着,完成了弓形。地上,早就积了厚厚的一层,几乎都要沒入小腿了。

“咱们这里怕是有好多年沒下过这么大的雪了吧?”韩雨扭头笑了一下。天水市虽然是北方,可因为气温变暖的缘故,如今,雪是越下越少,像现在这般瓢泼似得,几乎都要赶得上东北了。

“这可都下了好几个小时了。”叶随风扫了一眼桌子。鱼竿已经被韩雨给收了起來,只有上面的那张鬼画图。

韩雨嘿然一笑:“你看着像哪儿?我这可是抽象派的!”

叶随风信手拿起,在窗边看了两眼,拧眉道:“你该不会是画的印象中的训练场吧?咱们这也沒有那么荒凉啊。”

韩雨还以为他能给自己什么惊喜呢,现在看來,叶随风也不知道这地图上画的是哪儿里:“回去你用软件扫描到电脑上,对比看一下,看这个世界上到底哪儿个地方,能够跟这里搭配起來!”

“真的假的?您这还能在地球上找到参照物?”叶随风狐疑的接了过來,随手将这地图放好,这才道:“老大,疯字营的人可是在外面已经练了四个小时了。这雪落在身上,一开始的时候还感觉不到寒冷,可是,一旦训练停止,那寒意侵入肺腑,只怕会出现不必要的伤亡啊!”

韩雨也已经看见了。雪花如团似锦,而在楼下的各处训练场中,疯字营的小弟却还在雪中进行着训练。那一道道穿梭纵横的身影,顶破了风,撞碎了雪。

“走下去看看!”

韩雨心头一动,拿了外套朝身上一披,便大踏步的走了下去。

一楼大厅的门口,马文泉等人正静静的站在那里,时不时的还相互点评一番。

“都干吗呢?沒事干了是吧?”韩雨照着武柏硕大的屁股踢了一脚,沒好气的道。

胡來嘿嘿一笑:“老大,我们这是参观学习呢,若说训练小弟,墨迹在咱们遮天也算是头一号的人物了吧?我们这是在监督他,看他有沒有藏私。”

“少废话,走,看看去!”韩雨率先走进风雪中。胡來等人也都起身跟了上來。

韩雨微微眯着两眼,这雪夹杂着风不断的朝人身上扑來,将來自九天的寒意也顺带脚的捎了下來。落在身上的时候,还不觉得寒冷,当那风一吹,雪又化开的时候,便可以感受到一股冻彻心扉的寒意。

“起來,给我继续跑!你们不是想加入屠刀吗?想出人头地吗?那就让我看见你的身影。你们这三百人,我只要五十个。记住了,五十个!多一个都不要,想加入,就给我跑下去。”墨迹的声音,远远的传了过來,若隐若现。

“还有你们,想成为判官,就给我打起精神來。若连这点风雪都能将你们击败,那你还给我扯犊子的不怕死?早点他妈的回家抱孩子去吧!”

“你们几个,想退出了是吗?好,老子批准了!从现在开始,你们不再是疯字营的成员,不再是遮天的小弟,滚!”

“老大!墨家这家伙是拼命了啊!这些小弟能吃的下來吗?”马文泉走了过來,拧眉道。

韩雨负手前行:“墨迹刚刚那句话说的好,剩者为王。若是大家都能撑下來,那如何还能大浪淘沙?疯字营刚刚经历巨变,只有用非常手段,才能使疯字营重新振作,凝聚出战斗力來。”

“老叶,你去让人知会一声,凡是被墨迹开除的小弟,每人领两千块钱,让他们滚蛋。以后,遮天的大门也将不再为他们敞开。”

“可是,再这么下去,疯字营只怕能留下一半就不错了……”

“我要的不是滥竽充数,而是真正能够提刀杀人的人。过了年,社团便要面临着一场场的厮杀,若沒有充足的体力,沒有足够坚强的意志,便是再多的人数,也沒有用。你们也要记住,我需要的是能战,敢战之士。是真正能够战胜风雪,无惧生死的精锐!”

“是,我这就吩咐下去!”

“另外,给邵洋打声招呼,让他准备相关的救急药材,让厨房给大家准备好烈酒,姜汤,热水,务必保护好坚持下來的小弟不会有丝毫的意外。”

叶随风急忙转身走了下去。显然,龙皇会,幽冥会的压力,就连韩雨都感受到了迫切。所以,他才会用行动支持墨迹的这种疯狂举动。

那边的马文泉等人都是暗自拧眉,不大会,掏出手机來,朝自己的副手打电话,让自己那边的堂口也都忙碌了起來。

韩雨沒有理会身后众人的小动作,只是等他们都忙完了之后,才向着众人道:“咱们好久沒有一起活动活动了,不如,就在这里跑跑如何?”

“呵呵,老大,和尚现在一身的伤,我还是……”

“滚,别以为我不知道,你昨晚在那个井衣中出的身上忙活了大半夜。伤?你的那点伤,碍不着跑步!”韩雨直接喝破了他想要偷懒的意图。

胡來有些委屈的抽了抽鼻子,沒吭声,哎,谁让他一时沒忍住,又跑去快活了呢?不过,想想自己那两个多小时的战斗力,跑步想來也沒多大事!

于是,遮天的训练场上,很快就出现了这么一幕。

韩雨等人带着一干手下的大将,就在风雪中奔跑了起來。他们的速度,远超普通的小弟。而与之相比,还有一批人则过的十分潇洒。这些人,就是天劫。

天劫的小弟,就在操场的中央,弄起了雪天烧烤。一些人就着雪水在那里涮着热气腾腾的羊肉,喝着暖洋洋的小酒,谈笑风生,甭提惬意无比。

一方面是社团的高层,依旧在风雪中进行着训练,另一方面,则是成为了社团精锐的小弟,在那里享受着他们该得的待遇。两下的刺激,使得疯字营的小弟,嗷嗷叫着开始了玩命似得坚持。

时间过去了一个小时,韩雨等人还在继续奔跑,速度丝毫沒有减慢多少。胡來等人,此时也已经不由自主的暗中较起了劲。本來,他们都是不服输的主,平常的时候也很少有机会较量一下。

此时,难得韩雨领头,他们自然是拿出了看家的本领,一个赛着一个的奔跑。

这也让那些小弟开了眼界,难怪人家能当老大,能当堂主,别的不说,单单是这悠长的气脉,便不是他们所能比的。还以为自己这点本事,便能上位了呢,现在看來,差的远呢!

沒说的,练吧!

又一个小时过去了,已经有小弟开始在训练中,因为体力透支而摔倒。可是,主动要求退出的小弟,却少了许多。

大家都在用墨迹所说的那四个字來鼓励着自己,剩者为王。他们累,可是,别的人也累,现在关键就是看谁能坚持到最后!

当这一场训练,终于结束的时候,至少有三百名小弟被开除,八百多名小弟,被疯字营踢出了战斗小队,成了看守场子的小弟。

有一百多名小弟,因为冻伤被送到了医院。除此之外,有一千两百多名小弟,坚持到了最后。

喝酒,姜汤,泡澡,邵洋和他手下的那些医生,自然又是一场忙活。

韩雨等人也都各自喝了两碗烈酒,然后,去桑拿室泡了起來。

“阿弥陀佛,老大,看我这佛珠怎么样?”马文泉拿着佛珠,在水池里做了个双掌合十,宝相庄严的架势。

他跟胡來打赌,看两人谁的脚程更强健。结果,马文泉虽然在**躺了一年,可是,因为萧炎坚持给他按摩,使得他的肌肉一直保持在巅峰状态。而无名心法的淬炼,让他的身体素质,更是又上了一层楼!

而说起意志,又有谁能比的上他在无边的黑暗中,一点点将自己的神经打磨成了钢浇铁铸的历程?胡來拼劲吃奶的力气,在跟了他不过一个多小时后,终于还是落了下风。马文泉自然是毫不客气的取走了他的念珠。

那边的武柏,则笑眯眯的跟李剑白两人拍了一下掌。这俩人也不知道出了全力沒有,反正跑的一直是不快不慢。他们两人也打了个赌,就是谁赢了谁请他们吃饭。结果不管怎么样,他们反正是稳赚不赔。

韩雨沒有理会马文泉,只是看着在那边,微微闭着两眼的墨迹,沉声道:“墨迹,疯字营我是交给你了,可是你也要为手下的人负责。日后,切莫再这么冲动了。我知道你是心急疯字营的现状,可有些事情,必须要一步步的來。”

“我知道!这次本來是安排好了训练任务的,一开始的时候我沒想到雪会下这么大,后來,等到发觉的时候,已经骑虎难下了。”墨迹睁开眼,有些尴尬的笑了一下。

“好啊,和尚还以为你这一手,是故意藏的训练杀手锏呢,还让血斧堂也照单抓药,感情你是蒙的?”胡來吃了一惊。

那边的马文泉等人,也都暗自苦笑不已。娘的,他们可不都是做出了跟胡來一样的选择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