极道特种

1280章 楚家藏宝

第四卷 雄途 1280章 楚家藏宝

韩雨也沒想到,墨迹是一时兴起,不过,倒是遮天这一场大规模的意志磨练,让社团受益匪浅,本來,黑道杀伐就是冷酷无情的,有的时候,你能比敌人多坚持一秒,或许就能够活下去,取得最后的胜利。

一场大雪中挑战体力的训练,或许并不足以改变双方的实力对比,却让那些挑选而下來的小弟,多了许多自信。

“你们回去之后,将各自的堂口整理一番,训练项目自己选定,总之,要做到堂口随时都可以出击,而地盘也可以稳如泰山。”韩雨对着即将离开的胡來等人沉声道。

雪现在是越下越大,而韩雨则在跟他们讨论过后,决定对社团进行进一步的精简。

精简之后,各个堂口基本上将会保留三分之二或者四分之三的战斗人员,其余的人,将会成为留守小弟。

这样一來,遮天可以做到退可守,进也能有足够的力量投入进去。

至于待遇,留守的小弟,各自长了一千块钱,那些精锐小弟,则提升到了八千块钱一个月每人,有差距,那些落后的小弟才会有奋斗的目标。

而那些拿了高薪,享受了优厚待遇的小弟,也才能有一种优越感,落后的会努力赶超,那些已经享受到了的小弟则会努力的保住自己现在所拥有的一切。

根据韩雨和叶随风的估计,遮天经过再一次的精简之后,各堂口能够集中起來的小弟,依旧会多达一万两千人,虽然少了近七八千的数量,可是战斗力反而会提升一大截。

为此,社团不过是每个月多支持五千万而已。

这数目对于别人來说或许不少了,可是,对现在的韩雨來说,实在是九牛一毛。

送走了这些手下,韩雨一个人静静的对着叶随风绘制的一副国内黑道形势图看了半天,忽然拿起了电话,沉声道:“李归宗,我是黑衣,现在,我有一件极为秘密的事情,要交给你來做,记住了,不许走漏任何风声。”

电话打了大概有半个小时,韩雨又给罂粟打了个电话,等好容易挂了电话,他才轻轻的伸了个懒腰。

叶随风又敲门走了进來:“老大,你画的那个地图,我已经在电脑软件上进行比对过了,好像根本就沒有你说的那地方。”

“沒有,你有沒有对比国外的地方,或者将图调整一下看看。”

“我让人入侵的是国土资源部跟美国的国家安全局,就算是在那里的资料库中,也沒有发现可以对的上号的地方,老大,你弄的这个,应该不是地图吧。”叶随风轻声道。

韩雨苦笑着摇头:“或许吧。”

他心中暗自嘀咕,倘若这不是地图的话,那又是什么呢,楚狂刀让那个战鹰费尽心机的给自己送來这钓鱼竿,难道真的就是为了给楚老爷子钓鱼不成。

“你沒事吧。”叶随风慢慢的走了过來,沉声道:“是不是有些不舒服,你的脸色有些难看。”

“沒事。”韩雨摇摇头。

叶随风坐在了他的对面,轻声道:“老大,你画的这个到底是什么,能跟我说说吗。”

“其实,我也不知道是什么,是我从楚家发现的,我本來以为这里面有什么秘密,可是,现在看來,好像是我多想了。”韩雨低声道,他不想说楚狂刀的事情,因为这很容易让人联想太多。

再说,他说这东西是楚家的,倒也不算撒谎,本來这就是楚狂刀给他的。

“老大,属下说句不该说的话。”叶随风眉头一拧,缓缓道:“楚老爷子对您,可以说是仁至义尽,楚小姐现在成了您的未婚妻,是社团的大嫂,她掌管着汉魂集团,对人待物,社团的兄弟们沒有不交口称赞的。”

“有些事情,别人或许能做的,可是,咱们不能做,男子汉大丈夫,咱们要堂堂正正,光明磊落,这样就算有朝一日真的输了,也不丢人。”

韩雨一顿抬头望着他道:“你这话什么意思。”

叶随风一抿嘴:“难道您不是在想,楚家的那件东西吗。”

“东西,什么东西。”韩雨诧异的道。

叶随风有些不满道:“老大,我叶胖子跟你一起的时间也不算短了,我对您不说忠心耿耿,可至少沒有什么瞒着您的了吧,咱们真人面前不说暗话,您对我这么遮遮掩掩的,我可真不高兴了啊。”

韩雨有些恼火道:“我遮掩什么了,老子连你说的什么都不知道。”

叶随风狐疑道:“难道您真的不知道,传闻中楚家掌控着一件先秦密藏。”

韩雨两眼微微一眯:“先秦密藏。”

“传说,楚家乃是西楚霸王项羽的后代,先秦时期秦始皇统一天下,将天下的珍宝,以及战国时期传自先秦以前的古法,秘术都放到了一处秘密的地方,并且,留下了一份藏宝图,后來,项羽焚烧咸阳宫,得了宝图,可惜,他沒來得及享用,便被刘邦给灭了,这藏宝图则被项羽的后人给收藏了起來。”叶随风轻声道。

韩雨心中咯噔一下,这故事怎么听着那么耳熟呢。

对了,是苗疆大祭司。

那老爷子将那块八卦传给自己的时候,似乎讲的也就是这么个故事吧,只是,叶随风说的含糊了些,难道说,这跟楚家的藏宝图是同一回事,沒那么巧吧。

“楚家就是项羽的后人。”韩雨虽然听楚老爷子说起过,可他很纳闷,怎么这事连叶随风都知道呢。

叶随风点头道:“文革时期,楚家曾经上缴了一块楚王项羽曾经戴过的扳指,也就是从那时候起,藏宝图在楚家的消息,才渐渐的走露了出來,上一次,李德波曾经來找楚家的麻烦,打的也就是这藏宝图的主意。”

不过,叶随风这么一解释,倒是让韩雨想明白了一些事情,难怪那些倭国人跟他做对的时候,都透着点奇怪呢,隐隐的让他感觉自己好像是隔山打牛中的那个山,现在想來,只怕他们的目的不是自己,而是楚家,是那份藏宝图吧。

“听你说的这么玄乎,若那藏宝图真的存在,楚家还不自己享用了,会闹的满城风雨。”韩雨撇嘴道。

“这我就不清楚了,也可能是楚家缺少寻找宝藏的关键,也有可能是楚家沒有机会动手,或者那宝藏早就已经被什么人给占据了,楚家只是背着黑锅罢了,可具体的事情,也只有楚家的人才能知晓,或者,连他们也不知晓。”

叶随风两眼一亮:“不过,既然这是您从楚家弄來的东西,那沒准就是那份藏宝图呢。”

韩雨撇嘴道:“藏个屁,这是我从楚颜那里拿出來的纸,本來我以为是什么风景名胜,想要破解了看看,她想去哪儿旅游,带着她散散心的,你还真以为有什么宝藏啊,我就不相信,楚家的人也经历过了数千年的风雨沉浮,他们家族就沒有人想去弄过这玩意。”

叶随风嘿嘿一笑:“这倒也是,听说,那里有着无数的典籍,藏着奇文秘术,医药星卜,堪称是包罗万象,无价之宝,不过经过了这么长时间,沧海桑田地势变幻,沒准早就被埋在地下,或者火山爆发什么的完犊子了,哪儿还能真的等到现在。”

韩雨白他一眼:“那你还以为我从楚家弄出了这玩意。”

“嘿,我这不是怕您一不小心,沒有忍住诱惑,犯下什么难以挽回的错误吗。”叶随风尴尬的笑笑:“我这也算是给您打了个预防针,不是吗。”

“谢了。”韩雨撇撇嘴。

便在这时候,邵洋忽然推门走了进來,老爷子依旧是青色长衫,不过脚下的青色布鞋,则换成了一双长靴,外面的雪下的实在太大了,若还穿那布鞋,估计早就湿透了。

“是不是出啥事了。”韩雨一看见他,急忙站了起來,那边的叶随风也有些忐忑,邵洋是个医术痴迷者,沒有什么要紧的事情,他一般都呆在医院或者中医学院,很少会主动來这里,更何况他现在的脸色很不好。

“那些受冻的小弟,不行了。”叶随风也沉声道。

邵洋右手在桌子上狠狠的拍了一下:“老王让人给绑走了。”

“老王,哪儿个老王。”韩雨顿了一下,忽然声音沙哑,低沉道:“你说的是老王。”

邵洋缓缓的点了点头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