极道特种

1290章 鬼手毒医

极道特种兵 .. 1290章 鬼手毒医

-韩雨站起身,脸色阴沉的盯着邵洋,沉声道:“这是什么时候的事?”

老王,乃是药王张仲景的传人,是遮天中医学校最为重要的人物之一。属于邵洋无意中发现的,最为有价值的人物。

最为重要的是,他是遮天强效止血散配方的持有者。

邵洋脸色同样阴沉,他冷声道:“应该是前天的事。老王的家里拍來了电报,说是他的老娘想他了,问能不能让他回去一趟!老王也想着这次将老娘接來享享清福,便向我辞行。”

“本來,我是想要陪着他一同前往的,可他却死活不肯。我只好派了两位小弟负责护卫他的安全 。”

叶随风拧眉道:“那您怎么知道,他被人给绑走了?”

“虽然派了两个人跟在他的身边,可我依旧不放心,今天一大早,又派了几个人前去接应。可是,接应的人传來了消息,负责保护他安全的小弟,还有留守在他村里,照顾她老娘的两位小弟,都已经死了。老王和他的母亲,也都已经消失不见了!”

邵洋寒声道:“那些小弟经过走访,得知有陌生人到过老王的母亲家里!”

韩雨点了点头:“绑走他的人,只怕是冲着强效止血散而去的!”

叶随风也赞同这个判断:“就是不知道,是谁干的?幽冥会,龙皇会,青帮都有嫌疑。”

邵洋冷声道:“肯定是幽冥会!”

韩雨诧异的扫了他一眼:“你怎么能断定?”

邵洋扫了叶随风一眼,忽然抬手一晃。几道石针带着幽光,朝着叶随风便飞了过去。

双方之间的距离,不过三四米远,几乎邵洋的手一抬,那石针便到了近前。

韩雨被唬了一跳,想要去阻止都來不及了。便在此时,叶胖子冷喝一声,那胖乎乎的大手,像蒲扇似的那么一比划,便将石针给收到了掌中。

叶随风脸上带着笑容,眸子深处,却隐藏着一股血腥的杀机。他的身份,极为机密,一旦泄漏,不仅会为自身带來杀身之祸,只怕连遮天都要跟着遭殃。

“老船,您这是做什么?难道您认为这事是我做的,所以,想要将我杀之灭口吗?”叶随风嘴里询问着,身子却朝旁边一侧步,阻住了邵洋退向门口的路。

邵洋忽然朝韩雨对面的沙发走了过去,一屁股坐了上去。他一见到韩雨沒有一点意外的神色,便已经清楚,叶随风的身手韩雨早就已经知道了。

“每个人都有着他的秘密,就像你,身手之强,只怕遮天上下也沒有几个人是你的对手。同样,我也有!”

“幽冥会的左帅古方,便是我的同门师兄弟!”

韩雨和叶随风齐齐的一愣,忘语是知道邵洋身份的,不过,却沒有跟韩雨说过。所以,他到现在也不知道,一个落寞在外地医生邵洋,竟然跟幽冥会的左帅有着这么一层关系。

“当年,我跟古方一同随师傅学习医术,武功。我们本是华佗一脉的传人,我们的师傅,江湖中人送外号,鬼手神医!当年,我学艺初成,师傅便让我入世历练。古方此子阴狠奸诈,为了得到师傅的全部医术,竟然跟幽冥会相互勾结,将师傅害死!得亏师傅早就已经将半卷青囊书传授给我,所以,他的阴谋才沒能得逞!”

“只是,古方贼子那时候已经得了幽冥会的支持,让人四处追杀与我。迫不得已之下我才飘零在外这么多年。”

邵洋看了韩雨一眼,沉声道:“后來,我接到了慕容飘雪的消息,这才决定国呢你接触一下看看!”

“你之所以会帮我,也是想借我的手报仇?”韩雨苦笑道。他还以为自己是王八之气一震,便四方跪拜,小弟影从。可是现在看來,他实在是有些太高看自己了。

邵洋扫了叶随风一眼,轻声道:“只要你在道上混,只要你不会向幽冥会低头,那你跟他之间,早晚有一战。将那古方交给我來对付,这个条件我想怎么着你都不会拒绝!”

韩雨点了点头,邵洋这话说的倒是沒错。

叶随风苦笑道:“那您老怎么知道我会功夫的?刚才要不是我反应快,只怕已经成为你的针下之鬼了!”

邵洋冷哼一声:“别忘了,我是一个医生!你虽然体型肥硕了些,一般的确不会让人产生怀疑,可精气神总是瞒不过人的!”

“您老就不怕判断失误?”叶随风胖嘟嘟的脸上,露出了无奈的苦涩。他一向自诩隐藏极深,可是,先是韩雨,后是邵洋都看穿了他的身手,这让他自然感到不爽。

邵洋淡淡的道:“那石针本就不是取你性命的。若是判断错了,那石针也不过是让你睡上一觉而已!”

“行了,说正事吧,”韩雨这时候出声道:“老王难道是让那古方给掠走的?”

邵洋摇头道:“我并沒有亲自去探察现场,无法判断是不是他亲自出的手。不过,直觉告诉我,这事就是幽冥会所为!”

韩雨忍不住暗自苦笑,心说您可真够不讲理的。这要不是古方所为,那他岂不是亏了?

叶随风拧眉道:“据我所知,老王的身份极为秘密,便是社团中,也沒几个人知道那强效止血散出自他的手中!那幽冥会又是如何知道的?”

韩雨目光中寒光一闪:“你的意思是,社团中有内奸?”

“如果有的话,此人的身份只怕不低!”叶随风轻叹一声:“现在,我有些相信老船的判断了!”

“哦?”

“老大,那轩辕小楼之前的注意力,应该全在血鹰会上。从他们的所作所为可以看出,轩辕家本來的目的,是想先获得墨者行会。有了墨匠和墨门死士的支持,他们再发动对血鹰会的颠覆,如此一來,他们便会掌握横扫黑道的实力!如此,他们应该沒有机会,分神來抢夺强效止血散。毕竟,他们现在有比这个更重要的事情。”

叶随风沉声道:“而且,轩辕家未必能够认识到强效止血散的重要性。反观幽冥会就不一样了。首先,李德波的手下有古方这样的人,从他也跟着我们后面,弄中医学院可以知道,他很重视这方面的事情!”

韩雨点了点头:“我马上通知忘语,让他伺机救人!”

邵洋摇头道:“不行!那古方为人阴狠狡诈,定然会有所防范。忘语小队虽然精锐,身在幽冥会的总部,却未必能讨的好去!若是真的逼急了,以古方那心胸狭隘的性子,只怕会先取了老王的性命!”

“他敢!他若是真敢杀了老王,那我便跟轩辕小楼联手,先跟他幽冥会干个头破血流!”韩雨冷哼一声,眉目一拧,杀机尽显。

叶随风忙劝道:“老大,您别着急,先听老船说!”

他是看出來了,邵洋这次前來,只怕已经有了应对的主意!

见韩雨的目光望了过來,邵洋缓缓的从怀里掏出一本羊皮书,慢慢的放到了桌子上,韩雨注意到,他的手在离开的时候,都有些细微的颤抖。

“这是青囊书的上半卷。用他來跟古方换人,他绝对不会拒绝!”

“不行!”韩雨很清楚,这半卷青囊书意味着什么。虽然他沒有说过,可是,当初他宁愿被追杀,远遁国外也不将这东西交出去,足以证明这东西对他的重要性,甚至都超过了他的生命。

“青囊书既然是你门中的无价之宝,决不能就这么交出去!”

邵洋站起身:“这是唯一的办法。老王本是藏身世外,与世无争,是我将他牵涉了进來。现在,他母子都落在了古方手中,就算是我不说,只怕等古方掌握了止血散打秘方之后,也会提出來的。与其让老王多受些皮肉之苦,倒不如现在就将人换回來!”

“可……”

邵洋嘴角一勾,狞笑道:“您放心,这青囊书已经被我处理过了,就算不能取那古方贼子的性命,也可以让他脱半层皮!”

韩雨和叶随风齐齐的寒了一个,这才反应过來,眼前的这位可不是什么仁医圣手,而是也能提刀杀人的主!

“能瞒过古方吗?”韩雨瞄了一眼那羊皮书。

邵洋慢慢向外走去:“上面的毒,无色无味,只有跟茶水相溶,才能化为一种慢性毒药。若是古方的习惯沒有改动话,他是无法察觉的!”转过头,邵洋阴恻恻的道:“以前,我一直想要朝他下手,却总觉得沒有机会。其实,最好的机会,一直都在我的手中!”

说着,径直走了出去:“直接用手拿,不会有丝毫影响!”

“老大……”叶随风轻轻的吞了一口唾沫。眼下,他已经将邵洋升级为了最不能得罪的人物。

韩雨将青囊书拿來起來,朝他怀里一丢:“马上让人送给萧炎,让她在跟幽冥会谈判之前,先将老王换出來。若是那古方不答应,老子就跟轩辕小楼合作!”

ps:圣诞节快乐!另,有会做封面的兄弟吗,帮忙给设计个封面,做小说印刷之用,希望能够帮忙,具体要求看网站,站内我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