极道特种

1291章 回家

极道特种兵 .. 1291章 回家

第二天一大早,韩雨便去了楚家。

然后,陪着楚颜,墨雨心一起回了下关村。其子早就安排好了两位大嫂的住处。

韩家的人见到了她们回來,自然是高兴异常,当下便是一番寒暄热络。

特别是得知楚颜怀有身孕之后,韩家上下陷入到了一片喜悦之中。还有什么比父母见到孩子成家立业更幸福的呢?

韩雨的母亲,扶着楚颜,生怕她跌着捧着。都弄得楚颜有些不好意思起來。

“小二,快,去给你媳妇倒水!”韩雨的母亲笑着安排下了楚颜,又來招呼墨雨心,并沒有因为她此时还沒有怀孕,便给这位准媳妇啥脸色。相反,老人家对于这些人情世故十分重视,自然注意照顾墨雨心的情绪。

此时的韩家,虽然还是老房子,却重新装修过了。至少,不再是曾经的土地面。比以前整洁有序了许多,不过,外面的锅灶还保留着。用家里人的话说,煤气烧出來的东西,不如这地火做的香!

韩雨边拿杯子,边道:“妈,我们这还沒结婚呢,您这老媳妇媳妇的,她们俩该难为情了!”

“嗨,这孩子说的,这不早晚的事吗?等过了年啊,咱就去跟孙家老哥商议一下,把你们的婚事给办了!”韩雨的爷爷敲敲手里的烟袋锅子,笑道。

“你爷爷说的对,这都已经老大不小了,也是该把事办了。我听其子说,过了年也要娶雪儿这丫头过门的!到时候你们可以跟电视上的一样,把婚礼办在一起,热闹!”韩雨的老妈轻笑着建议道。

韩雨故意将脸色一沉:“其子想娶雪儿?哼,想的倒挺美,沒有我的点头,他想都别想!”

韩雨的老娘直接给了他一巴掌:“你这孩子,怎么说话的?宁拆十座庙,不悔一桩婚。”

“这孩子越大越瞎,嘴上连个把门的都沒有!”韩雨的奶奶也跟着帮腔。

韩雨苦笑着不敢还嘴,咱不过就是说了个冷笑话罢了,虽然沒能将你们逗笑,也不至于让物极必反成这样吧?

“对了,年关近了,你也该去送年礼了。咱们家的那头猪,养了快一年半了。上一次我就想杀了,让你给楚家大哥送去的,后來向着年礼的事,沒有着落,便落下了。等明天,我就找人杀猪。他奶奶,你将家里的公鸡也都逮了……”

“爷爷……”韩雨忙喊了他一声。老爷子扫了他一眼,冷哼道:“我知道你小子想说什么!楚家大哥家里东西齐全,是不缺这些。不过,这多少也是咱们的一份心意!再说了,过年了,难道你还想再空着手去不成?”

这倒也是。按照家乡的规矩,定亲之后节礼这个东西那是必须的。便是因为送错,送少了东西,连亲事都黄的,也不乏其人。

韩家的人是跟楚老爷子见过面的,知道以楚老爷子的身家,气度,就算韩雨是真的一点都不送什么,也不至于如此。更何况现在连楚颜都已经怀孕了,等于是上了双保险。可是,韩家的人也不愿意失了礼数。

毕竟,能送什么是个能力问題,而送不送却是个态度问題。

所以,韩雨只能老老实实的点了点头。好容易中午吃过了饭,韩雨的母亲这才道:“这次,你们就留在家里过年吧!这都到年跟了,总不至于再出去吧?”

“她们两个留下!”韩雨笑笑。

韩雨的老子站了起來,从他身边走了过去:“别嬉皮笑脸的,你跟我出來!”

到了院子里,韩雨便看见自己的老子,正脸色阴沉的站在那里。一等他出來,老头子便怒气腾腾的道:“我说你这孩子怎么回事?缺心眼啊你?这钱这东西,生不带來,死不带去。你现在媳妇怀孕了,不在家好好的陪陪她,你还出去逛荡啥?”

“爸,我是真有事!”韩雨苦笑道。

韩雨的老子有些暴跳,他威胁道:“你小子再敢说个有事,我踢死你!熊孩子,还能不开你了?”

“爸爸 他是真的有事,你就让他去忙吧。我们这不是都在家里吗?空闲也能跟妈还有大嫂聊聊天,沒事的。”楚颜早就看见了韩雨被叫了出去,此时,出现为韩雨解了围。

“是啊,这孩子是出去办正事,又不是胡闹,你就别跟着掺和了。”韩雨的母亲,瞪了自己的老伴一眼。

韩雨的老子忙点头道:“嗯,我知道了。我就是嘱咐他两句。”

等到救兵进了屋子,韩雨的父亲这才低声骂道:“笑,笑什么笑?有这么好的对象,你不好好珍惜,反而弄了两个。两个就两个吧,楚老爷子反正也同意了。现在,你这媳妇也怀孕了。你还不陪着她,要在外面乱窜?真不知道你的心是怎么长的!”

“媳妇是大树,一定要抱住。尤其是像你媳妇这种大树,别觉得自己有点能耐便感觉这天水市放不下你了。我跟你说,这鸟大了,什么林子都有,你听到沒有?”

“听到了,听到了,您说的话,我句句都听到了心里。您的意思呢,我也明白。您放心吧,楚颜和雨心都是您的儿媳妇,甭管这鸟多大,这俩林子都是我的。”韩雨笑笑,转身进了屋里。

韩雨的父亲见状,只得摇摇头,迈步走了出去。他是要去家里的药材地看看,顺便将明天杀猪的事情安排一下。

“哎,你这一怀孕,看见沒有?在我们家的地位,那是直线上升。哎,雨心,羡慕了不?若是羡慕,咱们今晚就活动活动!”韩雨笑嘿嘿的道:“我保证,让你也享受一下这种众星捧月的感觉!”

这话自然是引來了两女的一阵白眼和唾弃。

三人说笑着朝炼油厂而去,在门口,韩雨看见了一个扫地的人。那人鬓角发灰,却遮掩不住两道英挺的剑眉,身形冷峻,体态峥嵘。正握住了扫帚,在那里打扫卫生。

韩雨一见之下就火了,这人左臂明显的有些僵硬,正是被他送到了这里的飞鹏,康云飞!

他大踏步的走了过去,一把夺下了那人手里的扫帚,厉声道:“飞鹏,谁让你干这活的?其子呢?”

康云飞抬起头,脸上的神情舒缓起來:“黑衣老大,您來了?张总在里面呢!”说着,他伸出手道:“这点路,可是我好容易问张总争取來的,是我的工作。您还是先把扫帚给我,若是叙旧,等我干完了之后,咱们再说不迟!”

“胡闹!其子竟然让你做这些,我看这小子是他娘的不想混了!”韩雨有些恼火的瞪起了眉头。

楚颜跟墨雨心走了过來,低声道:“怎么了,发这么大的火?”

韩雨勉强笑笑,轻声道:“沒什么,來,我为你们介绍一下。这位是飞鹏,当初若不是他,只怕我早就已经葬身刀锋之下了!”

“可是你说起过的,豪猪手下的那位飞鹏康云飞?”墨雨心沉声道。

韩雨有些诧异的看了她一眼,他的确跟两女说起过这事。这是因为从倭国回來之后,他虽然得了两女的特赦,不再追究他跟赵静汐之间的事情,可是,所付出的代价却也是不得再隐瞒一些事情。尤其是她们想知道的。

“我就是康云飞,不过,当初救黑衣老大的,是我们堂主。我不过就是奉命行事而已,不敢居功!”康云飞轻声道。

墨雨心深深的望了他一眼,低声道:“可不管怎么说,黑衣是你救下的。就受我们两人一礼!”

说着,跟楚颜两人朝他微一鞠躬。

康云飞急忙闪向一边,连声道:“两位可千万不必如此,我,我承受不起!”

“你救了黑衣,便等同救了我们。又有什么承受不起的?”墨雨心跟这些道上的人,打交道显然要比楚颜更在行一些。她眉头一拧,轻声道:“黑衣,飞鹏先生乃是救命恩人,怎么在这里扫起了地來?您可得找了其子问问,他到底是怎么做的事……”

显然,对于康云飞的救命之恩,墨雨心是真的很感激。就连提起其子的时候,都带上了三分火气。

那边的康云飞急忙道:“黑衣老大,两位小姐,这真不该张总的事情,是我自己强自要求的。我这人,闲不惯!”

“那你帮着我训练一下,这里的保安啊!”韩雨沉声道。

康云飞淡淡的道:“我不想再杀人了!”

“不是让你杀人,而是让你救人!人不说嘛,前世一百次的回眸,才换來今生的一次擦肩而过!眼下这里的人,跟你同处一室,那得是什么样的缘分?”墨雨心沉声道:“你比他们经验丰富,比他们更懂得搏杀的技巧,同样的条件下,你能比他们更快,更好的杀死对手,保存自己。”

“你若将这些都教给了他们,那就等于是挽救了他一命。”

韩雨点了点头,轻笑道:“颜儿说的对,你就帮帮他们吧。”

“好!那等我扫过了地之后,若是能用的上我的话,我就去帮忙!”康云飞说着,拿过了韩雨手里的扫帚,又慢慢的扫了起來。

韩雨望着他的背影,轻声道:“飞鹏兄弟,颜儿和雨心要在这里住上一段时间,她们的安全,就麻烦您费心一下了!”

康云飞慢慢的直起身:“尽力而为!”

说着,又开始了他的打扫。

这个时候,墨迹跟慕容飘雪已经跑了下來。一看见韩雨,慕容飘雪便先跑上來跟他拥抱了一下,这才拉着楚颜和墨雨心的手,笑呵呵的跟她们打着招呼。

如今的她,跟其子的感情很好,连带脸上的笑容都多了起來。

韩雨故意板着脸,摆出了兄长的架子:“你这丫头,知道我回來了,也不说家走看看,跑到这里跟他鬼混什么?你们这可还沒结婚呢!”

“你把颜儿嫂子都弄的怀孕了,还说我?”慕容飘雪小声的嘀咕了一句。

“你说什么?”韩雨瞪眼。那边的楚颜也是脸颊发烫。

慕容飘雪急忙道:“啊,沒说什么!我这是來帮两位大嫂整理房间的。走大嫂,我带你们进去卧室看看!”

韩雨有些无奈的看了三女的背影一眼,他虽然是遮天的老大,掌控无数人的生死,可是这几个女孩子,他还真惹不起!

“其子,你怎么将飞鹏安排到门口扫地去了?我将人送來,是让你照顾他的,不是让他伺候你的。你是怎么做事的?”韩雨收回目光,对着其子便是一阵怒骂!

其子委屈道:“不是我让他干的,是他,非要找点事做,不然就离开。我也是为了留下他,所以才不得已答应下來的。我本想朝你汇报來着,可他不让。好在扫地不是多重的活,便只好让他先干着了!”

韩雨瞪了他一眼:“那你要娶飘雪的事,又是怎么一回事?你们到了谈婚论嫁的那份了吗?”

“沒有,老大,您别误会,到现在为止,我跟飘雪连手都沒有牵过……”

韩雨的眉头立了起來,其子急忙加了两个字:“几次!更沒有做出奉子成婚的事情!”

“我怎么听你小子,是在点拨我呢?”韩雨将眼一眯,拧眉道。

其子嘿嘿一笑:“这我哪儿敢呢,好歹您也是我的二舅哥呢!本來我是想先跟您汇报这事的,可那天碰到天哥,一时沒忍住,便先跟他掏了点底,嘿,伯父伯母他们也都答应了……”

“这回我听出來了,这是拿我哥跟我家里人压我呢!”韩雨边朝里走,边不善的扫了他一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