极道特种

101章 废柴之死

101章 废柴之死

骄阳正午,驱走了无尽的寒意。韩雨正猫在玻璃的后面晒着太阳,在他的脚下,火影像是小猫一般蜷缩着,懒洋洋的。

当然,这只不过是一种虚伪的装饰,一旦外面有脚步声响起的时候,它总是会机警的抬起耳朵。只不过,没有韩雨的命令,这厮很少会动一下身子罢了。

“这真是一个没有新闻的时代!”韩雨轻轻的转动着手里的电脑,有些无聊的撇了撇嘴。在他打开的页面上,一个个所谓的花边新闻让他几乎都要睡着了。

就在这时,他的手机突然响起了震动。韩雨急忙接了起来:“喂!”

“黑衣,你让我查的事情有结果了。”手机有些得意的声音在电话那头响了起来。

韩雨嘴角一勾,铁面是废柴的心腹,他交代了许多很有价值的消息。不过,至于这到底是一个机会还是陷阱,便需要手机的情报来证实了。

露出一丝浅笑,韩雨轻声道:“说!”

“废柴的确掌握着一条走私的通道!”手机呵呵笑着道:“而且我刚刚得到消息,他们有一批货,今晚凌晨到达城北外面的仓库中!”

“恩?”韩雨的眉头微微皱了一下。

手机轻声解释道:“这是废柴最主要的经济收入,也是他在北城拥有这么大的势力的最大经济支柱,一向隐秘,所以他并不怕被楚兴社打了埋伏。若不是我们得了消息,根本也发现不了他们的仓库。”

“狂风帮一直保留着他,也是想要保留这条走私的线路?”韩雨目光一动,轻声道。

“应该是有这方面的考虑!”手机想了一下也点头道。

韩雨冷冷一笑,目光中闪过一抹寒意:“告诉我,他们的接货的时间和地点!”

……

昏黄的阳光轻轻的舞动着冬天的凉意,在挣扎了一阵之后,夕阳最终还是选择了被黑夜所吞没。

当漆黑如墨的夜色,在星星斑点中笼罩过来的时候,整个天水市似乎都进入了安静之中。只有远处公路上一道道亮起的车灯,时不时响起呼啸的卡车在诉说着夜间的喧嚣。

夜色渐渐浓了,深了。万家灯火渐渐的稀了,灭了。城北,陷入了一片的寂静之中。

然而,就在这无边的黑色之中,却有一处人声鼎沸。

废柴,在几名手下的护卫中,有些意兴阑珊的看着来来往往的人朝仓库中卸着货。时不时的用一种复杂的目光望一眼旁边那名身材高大,满脸横肉,正唾沫横飞越俎代庖的指挥着他手下的猛人。

他站在几名身穿黑衣的护卫中,那一头反着灯光的光头和一脸满足的笑容,格外的引人注目。

废柴脸上的肌肉不受控制的抖动了几下,他心中暗自叹息一声,走上前两步,轻声道:“莫大哥,我那边还有点事,这里就交给你了,有什么问题的话你给我打电话。”

光头大汉就是莫苍龙,狂风帮八大战将之一。他闻言转过脸来,咧嘴一笑,露出满口的黄色板牙,毫不在意的摆手道:“行,有事你就去忙吧,这里有我盯着就行!”

废柴强笑一声道:“那行,我先去了!”说着,转身朝外走去。在他转身的瞬间,他的脸上不由得闪过一抹黯然的神色。

曾几何时,这些都是属于他的财富,可是在他投靠向狂风帮的那一刻起,便和他再也没有关系了。虽说钱财乃身外之物,用这些冷冰冰的东西换来狂风帮对自己的支持,不管怎么算都是值得的。

要知道,若是被楚兴社的人给逮住,他的下场可不仅仅是损失点钱财那么简单!

不过理智的思考是一回事,看着别人将原本属于自己的钱财毫不客气的据为己有,自己还要在旁边小心的奉迎着,是谁都会心里不爽。所以,废柴这才会中途离场,来一个眼不见为净!

来到外面,有二十多个小弟正站在四周。

冷冷的夜风吹在身上,凉凉的。

废柴目光一扫,冷声道:“都把眼睛瞪大一点,这批货物绝不能出一点问题!”

“是!”一干手下齐声应喝,稍稍让废柴感觉舒服了些。他深吸一口气,正要迈步走向路边停着的座驾,忽然停下脚步,扭头向着远处的夜色望去。

但见漆黑的夜色仿佛流水一般涌动了起来,隐约的透出几道人影模样。

他们沉默的走在黑夜中,沉稳的脚步,就好像是催人的战鼓一般,给人一种巨大的压力。

“什么人?”废柴的小弟立即上前一步,厉声喝问。其他的小弟也都警觉起来,虽然周围的夜色看似平静,可他们至少有十几个人撒在了周围。

没有人回答,只是黑色的身影和沉稳的脚步,却在渐渐的逼近。

周围的小弟脸色一变,纷纷围了上来,试图挡在废柴的前面。对面的黑色身影,几乎在同时发力。他们像是闯入羊群的猎豹一般,转瞬间便来到了近前。

扬手,挥刀!

三个人,三把刀。

空气仿佛被拉扯着撕着似地,发出让人拧眉的刺耳响声。三名废柴手下的小弟立即应声向后抛飞出去,身子还在半空中,便喷洒出一道道血雾。

当中的那人速度最快,他的身子超过了那名被他劈飞出去的废柴小弟,路上顺手又干掉了两人,然后一个翻身横到了车顶上,手腕一振,恍若猛虎下山般从车顶上扑了下去。

人未到,雪白的刀光便已经如同刺目的阳光一般,纷纷扬扬的落了下去,直取废柴。

废柴脸上没有一点血色,身子快速的向后退去,满目惊骇。

虽然他从发现这几人的时候,便知道对方死来者不善,可此时不仅精锐小弟都在身边,狂风帮八大战将之一的莫苍龙也在他身后的仓库里,本来还能保持镇定。

可对方转眼间便杀到了他的近前,他刻意保持的镇静不见了,想要笑看手下小弟破敌的美梦破碎了。

此时的他,只想退,退的离这该死的刀光越快越好,越远越好。

然而,那刀光就恍若跗骨之蛆般,紧紧的追着他的身体而去。好像不吞噬了他绝不甘心似地。

废柴两眼通红,此时的他身边虽然还有几个小弟,可一个个的根本就来不及救援,他,在孤军奋战。

不过,他这个老大的位子毕竟也是一刀一枪的打下来的。虽然这些日子吃喝玩乐将身子掏空了不少,可是那股悍勇的血气却没有丢!

既然不能退,那便战,只要能够挡下这一刀,那今晚他便是最大的赢家!

怒吼一声,废柴手腕一翻,已经有些时日未用却还一直随身携带的钢刀落入手中,手腕一震,一道凄厉的刀光便斜着赢了上去。

当!

两刀相击,废柴只觉得手腕上一轻,对方看似蕴含万钧之力的一刀,竟然轻轻松松的便被他给破开了。不过,他并没有心喜,反而觉得一阵头脑发麻,凉飕飕的寒意让他后脑勺的汗毛都竖了起来。

他身子一动,尽力的向旁边扭去。却已然迟了。

那抹本应退去的刀光,诡异的出现在了他的面前,面对着他喉咙前那一片毫不设防的处女地,刀光一闪,毫不客气的撞碎了他的咽喉软骨……

厚颜无耻滴要鲜花做礼嘎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