极道特种

1293章 老王被救

极道特种兵 .. 1293章 老王被救

“不行。”李德波毫不犹豫的拒绝了古方的提议:“萧炎已经传过话了,不得让人出现一点意外,否则,他们将拒绝将青囊书交出來。”

古方沉默了,青囊书对他而言,至关重要。许多药理,方子,尤其是一些针灸的手法,都是分自上下两卷的。这不仅仅是一部医书,其中更有许多繁杂的东西。毕竟,那时候医药问卜不分家。

最为紧要的是,青囊书中,留下了制作麻沸散的重要信息。这对他系统的研究当年的华佗所掌握的医术,至关重要。

而李德波呢,关注的则是他若真能将这种麻药研究出來的话,那单凭专利权,便足以让幽冥会发一笔大大的横财了。

“所以,我们还是不要节外生枝了,以换回青囊书为重!”李德波缓缓下达了命令。

古方点了点头:“我知道怎么做了!”

江南好,风景旧曾谙。日出江花红胜火,春來江水绿如蓝,能不忆江南?

这是白居易的一首诗,以一种通俗易懂的简单词句,勾勒出了江南的神韵。而江水春來这个名字,也就是取自诗中。

此时,萧炎站在窗前,远眺着远处的江水。夜色以上,偶尔可见一片渔船亮着灯,在随波逐流。那是江南省极为著名的一个江水酒店,由无数的渔船组成。虽然简陋,倒也可以让人体验一把古人的感觉。

当然,这花费却也是惊人的。

“萧堂主,这位是我们幽冥会的左帅,古方!”身后传來了脚步声,还有诡刺逸云的声音。

萧炎转过身,便看见了一位老爷子,正不丁不八的静静矗立在那里,恍如渊渟岳立,气度不凡。便连铁掌鬼使肖浴伟,霸刀鬼使陈光两人都站在他的身后,也凸显了此人的地位。

“左帅威名,如雷贯耳。來的时候我们老大曾经说过,來幽冥会一趟,定然要见过三个人,方才不虚此行。一个自然就是少帅李德波,能以弱冠之年,成就一方霸主,虽然是祖父蒙荫,可少帅无论身手,还是御下的手段,都炉火纯青。”

“另一个,则是四方冥将之首的屠神,据说此人乃是幽冥会的第一高手,更是传说中的那支劲旅,冥斗士的队长。其一身杀气,上冲牛斗,下慑鬼神。以如此身手,本应可以百尺竿头更进一步,可他却淡泊名利,忠心耿耿,自愿接掌冥斗士,让人敬服。”

萧炎轻声道:“这最后一人,那便是左帅您,古老爷子。今日想不到我竟然有幸能与您见面,实在是惊喜异常。”

“哼!”古方冷哼一声,以他的老道,自然可以听的出來,萧炎表面上是夸奖,可实际上,却是包藏祸心。别的不说,单单是这几句话若是传到了范伟,诛仙,断魂,斩魄等人的耳朵里,那他们会怎么想?以韩雨此时的身份地位,能得他如此盛赞,其他的人肯定是羡慕嫉妒恨啊!

这么一來,不就不动神色的挑拨了他们之间的关系?

可问題是,萧炎人家的话,表面上听去还就是夸奖,让古方想发火都不能。所以,他只能阴阴一笑,心中对于面前这个小丫头,又提高了两分戒备。

“黑衣老大的赞誉,实在是太过了。我们幽冥会的左右两帅,四方冥将那都是手足兄弟,不用像遮天那般,将堂口分出个一二三四來。只是,我委实沒有想到,身为黄泉堂这个遮天最重要的堂口的一堂之主,竟然会是个女孩子,想來其他的人,会很有压力吧?”

古方的话也是软刀子,一连番的连消带打,已经将皮球又踢了回來。

萧炎毫不在意的笑了一下:“其实,真正有压力的应该是我的敌人。赢了我,也是胜之不武,沒什么大不了的,可若是输了,可是连自己的小命都要搭上呢。这买卖稳赔不赚啊!”

古方呵呵一笑“我见过不少聪明的女孩子,可是如你这般机灵,又有如此口才的人,却还是第一次。不过,丫头,你的那些小聪明还是不要再卖弄了,若是幽冥会的众将,都如你想象的那般气量的话,那幽冥会也就不能有今天了。”

“行,那就谈正事吧!”萧炎也知道,靠嘴皮子是灭不掉幽冥会的。所以,直接道:“我的条件,已经跟诡刺说了。这一次,我们要换回老王还有他的母亲,我们所付出的代价嘛,就是那半部青囊书,并且,一百万美金。”

古方的眉头微微一拧,少帅好像沒有提过,还有钱的事吧?难道是诡刺听到了萧炎提出的条件,想要贪污掉那一百万,所以篡改了消息?他的胆子也太大了吧?还真以为自己有少帅撑腰,就可以胡作非为?

“左帅……”

诡刺在萧炎说出并且之后,冷汗一下就冒了出來。他想要给古方解释,奈何古方根本听不进去。只见古方将手一摆,冷声道:“我什么都不想听,这个,等你留着回去跟少帅汇报好了。”

诡刺逸云只得重新退了回去,脸上闪过一抹羞恼不甘的神色。

萧炎将一切看在眼中,心中却是冷冷一笑,对于逸云的立场,待遇已经有了大致的推断。

“嗯,遮天的条件我们少帅已经知道了,所以,他才特意让我将老王给你们送來。这人,也不知道是被谁给绑架了的,正好还在我幽冥会的地盘上,所以,少帅便费了点手脚,将他给捞了出來。这也算是为了我们彼此间的信任吧。”

说完,古方立即一拍手,有小弟将老王母子带了进來。老王看上去应该沒有受到多大的折磨,脸上,脖子后面都沒有什么伤痕。不过,精神却颇为萎靡。

老王的母亲,须发皆白,左眼失明,腰杆却极为直流,典型的一个农村老太太,透着一股子质朴的气息。老王朝服着自己的母亲,慢慢的走了进來。等到一看见萧炎,老王便露出了惊喜不安的神色。

中医学院那就在萧炎的黄泉堂的地盘上,老王沒少跟萧炎打交道。

“老王,您沒事吧?”萧炎快步走了过去。

老王有些狐疑的摇了摇头,沒有吭声。

萧炎看了一眼,见的确沒什么问題,这才道:“是老大让我來的,你别担心,现在我们就可以回家了。果果,护送老王和老太太先回去。”

一直站在萧炎身后的果果,立即走了过來,将人带了出去。对此,古方一直静静的站在旁边看着,沒有点头,却也沒有阻拦。

等到果果到了楼下,上了遮天那边派來的车,这才给萧炎打了个电话。挂了电话,萧炎沒有出声,古方便已经道:“丫头,不用太小心了。若我不讲规矩,也就不会亲自來了。自有人拿了你的尸体还有青囊书來孝敬我!”

“如今我自然來了,也就不屑做那些鸡鸣狗盗的事情。你放心,既然说了放人,那我便不会再暗中下手!”

“古老还有少帅,幽冥会的信誉,我自然是信得过。”萧炎轻声道。

古方冷冷一笑:“你也不用给我捡着好听的说,若是沒有青囊书或者你在骗我的话,我可以保证,甭管他们逃到哪儿里,都难逃一死!”

萧炎微微一笑:“这您不用担心,信义,正好也是我遮天的强项!”

说着,从火火手里将那半卷青囊书拿了过來。这显然是一个拓本,不过时间也够久了。绢布的纸页,都微微有些泛黄。好在字迹明确,图形清晰。旁边,还有许多小楷,乃是邵洋的一些心得。

古方的手,明显的颤抖了起來。

他从自己的怀里,将另一书册掏了出來,两个书册渐渐的靠在一起,无论是字迹,画工,还是叙述的方法,都极为神似。显然,这原本就是一册猜猜对。

“青囊书,我终于完整的拥有你了!”古方喃喃的在书页上吻了一下,然后,头也不回的离开了。

他现在需要时间,对上面的内容进行试验,判断。

诡刺逸云冷哼一声,转身也要走。萧炎忽然喊住了他:“诡刺先生,这一百万美金的支票,您不要了?”

逸云的脚步顿了一下,萧炎便靠了过來,将那张支票,放在了他的手中。

“以后的事,还要你多操心哈!”说着,萧炎转向肖浴伟,陈光两人,将手里早就准备好的十万美金的支票递了过去:“两位鬼使,合作的事情,还望你们在少帅面前,帮着提携两句。”

肖浴伟,陈光两人正在那里冷笑着看着逸云呢,冷不丁的萧炎将矛头对准了他们,两人都吓了一跳。当他们反应过來自己受贿的时候,萧炎已经再次离开了。

两人暗中对视一眼,决定将这事情,原本的汇报给少帅李德波。

那边,萧炎打通了韩雨的电话:“哥,老王已经被放出來了,现在,正在回去的路上,您甭担心哈!”

韩雨此时才刚刚回來沒多少时间,楚颜和墨雨心则留在了下关村。他跟叶随风等人正在那里推演着几个帮派之间的较量,其中,幽冥会胜利的几率最高,是百分之三十九。而青帮的最低,只有百分之十一!

挂了电话,韩雨将这消息给叶随风说了一声,不大会的功夫,邵洋便赶了过來。

“老大,他们真将老王给放了?”

韩雨点了点头:“这回你怎么这么放血呢?竟然连青囊书都放弃了,他们能不放人吗?不过,有一点我实在想不通,难道真的仅仅是因为他是你带出來的?”

“为什么不呢?”

“得了,你虽然是个医生,可是,也不会毫无理由的救死扶伤!”韩雨不屑的道:“算了,不说算了,我刚好也不乐意听。”

“沒什么不能说的。我跟他在研究一种草药,若能成功,将会成功的为艾滋病患者的福音。”邵洋淡淡的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