极道特种

1295章 青帮铁壁

第四卷 雄途 1295章 青帮铁壁

冬日,江南省带着一股湿冷,寒意凉飕飕的,无孔不入。

于是,在街边的一些面食小吃,便热闹了起來。

如此的天气,喝上一碗热气腾腾的面条,多撒点辣子,那种浑身通泰的舒爽感,便由内而外的散发了出來,让人倍感舒适。

此时,在江南省一处并不起眼,却颇有名气的小吃一条街上,麻辣牛肉面的霓虹灯下,靠窗而坐着一个中年男人。

他端坐在那,嘴角有着一道淡淡的烫伤痕迹。

此时,他正低着头,快速的吸溜着面条。

那碗里飘着一层红油油的辣子,冒着油光,几叶青菜上面,大块的牛肉飘在上面,不时便会因为太过诱人,而被主人一下夹住,然后送入轮回之所。

“杨哥,还需要再添点么。”一个穿着白色围裙的年轻人走了过來,坐在对面,低声询问道。

“呼呼……”

那中年人端起碗來,将里面的汤水也都倒进了肚子里,这才随手将碗放到一边,在那里,已经有两个空碗了。

“不用了,这回是真的饱了,你小子的面条,做的不赖。”他的声音略显沙哑,并不是非常清楚,可是,好在他说话并不快,总能让你听的清楚明白,手指轻轻的在桌子上一点:“这两年,辛苦你了。”

中年人正是奉命前來的青帮铁壁,杨壮,他的任务,是要干掉萧炎,挑起遮天跟幽冥会,或者龙皇会之间的不合,总之,让他无暇北顾就成。

只是,萧炎行踪隐秘,又有幽冥会帮着遮掩,哪儿是那么容易找到的,再加上青帮这两年,注意力一直在剑门,SD省或者天狼社上,对于幽冥会的渗透,更是惨不忍睹。

眼前的这个年轻人,还是两年前青帮派驻在江南省的钉子头目。

因为以前他是杨壮的手下,所以,这次杨壮才会特意前來,领情报的时候,顺便看看昔日的兄弟。

“嗨,谈不上辛苦,就是每天做些迎來送往的营生,这两年,我也攒了点钱,远离了刀光剑影的日子,也不像以前想的那般难熬。”年轻人笑了一下,却依旧遮不住脸上的风霜。

也是,在这样的地方,开这么一家不大的面馆,起早贪黑的伺候人,总是要精打细算,这心事多了,人总容易老些。

“我听说,你有了女朋友。”杨壮低声道。

年轻人脸色顿时一变,他急忙站起身,急促道:“杨哥,我……”

“坐下。”杨壮手指头在桌子上轻轻一点,缓缓道:“你不用紧张,只要你做过我杨铁壁一天的兄弟,帮里的规矩,便有我给你顶着。”

“不过,我既然能够知晓这事,只怕别人也早晚能够知道,你,还要早做打算,实在不行,便脱离了这是非漩涡吧。”杨壮缓缓道。

年轻人眉头一拧,面有担忧之色:“杨哥,您也不看好社团吗。”

杨壮目光望向外面,夜色弥漫,远处灯光四射,将天空渲染的一片喧嚣:“青帮现在的情形,就如同这夜晚一样,看似平静如昔,实则危如累卵,四少爷为人豪爽,身手又好,深得帮中兄弟的敬重,若是他能够执掌青帮的话,就算不能带领青帮走出困境,可至少也能领着大伙,轰轰烈烈的干上一场,奈何,他在鹅罗斯遭人暗算,早早的去了。”

“可是,我听说现在,三少爷做的也不错……”

“哼,他。”杨壮嘴角露出一丝不屑,当初天狼社的枪神无眉,带领手下投靠过來的时候,他便跟上面建议,让青帮接纳对方。

若能得这么一员虎将,给他一块地盘,一个身份,定然能够将天狼社其他的人招募过來,到时候,遮天若想北上,这便是他们不得不啃的一块石头。

可是,金不三虽然接纳了这个建议,却打了折扣,只给了无眉一个市区的地盘不说,还沒有拨给他一点人手和金钱,更甭提身份了,不仅如此,他还将自己安排在了无眉的身侧,防范对方。

结果,无眉惨死,数千天狼社的百战精锐,也化为乌有,一块地盘,也被遮天顺手拿了过去。

如此举动,若能得人心才怪。

而这次,他被派了來伪装龙皇会的人,刺杀萧炎,可是,才刚到江南省,他便又听说,金不三竟然暗中让人,准备跟遮天结盟。

这让杨壮禁不住有一种心灰意冷之感,这他娘的算什么,事到如今,他竟然还对遮天抱有幻想,打和不定,将遮天跟剑门等同而论,根本就是自掘坟墓。

“他就算比以前有所改进又能如何,驴屎蛋子表面光罢了,若是他继续做个闲散的公子哥,或许这种进步足以让人侧目,可是,身为一个社团的老大,他的心胸太过狭窄,气度轻浮,优柔寡断,少胆无谋,而我们所面临的敌人,却是一个比一个凶悍,强大,此消彼长,前景。”

杨壮撇了撇嘴儿:“不过是一片黑暗,何來景之一说。”

年轻人微一抿嘴儿,这种妄论社团高层的事情,他还是不大敢插嘴的,不过,他还是大着胆子道:“那杨哥您为什么不为自己和下面的兄弟们早做打算。”

杨壮摇了摇头:“你们可以自奔前程,我手下的任何一个人也都可以,可是,唯独我不能,因为我是杨铁壁,青帮杨铁壁可以战,可以死,却就是不能降。”

“好了,带着你的媳妇,走吧,回去好好的过日子,店也别卖了,我來过这里后,只怕用不了多久,此地便会暴漏,你若是继续呆在这里,怕是难逃幽冥会找上门來,这里是十万块钱,也算是我的一点心意……”说着,杨壮指了指他旁边的一个小包。

“杨哥,我不能要您的钱。”年轻人急忙道。

“这不是我的钱,是社团欠了你们的。”说着,他大步流星的走了出去。

出了门,杨壮立即上了路边停着的一辆黑色普桑,车子缓缓发动,融入到外面的夜色。

黑色普桑一路疾驰,一直來到一家百货大楼的外面。

杨壮和一名中年人一起下了车,來到了大楼的七楼,那里是一家电玩城,还有单独的电影院,杨壮进了其中的一个包间,便静静的站在窗口。

不过二十分钟,敲门声便响了起來,随即,两名神色冷峻的年轻人走了进來:“杨哥,兄弟们都已经准备好了。”

“动手吧。”杨壮头也不回的吩咐了一声,他已经拿到了萧炎的住址,自然要执行社团的计划了,那两个小弟立即答应一声,退了出去。

“大哥,你咋不上我去。”跟在他身边的那名中年人,拿起旁边的酒一饮而尽,随即将酒杯朝窗台一墩,不满道:“那俩小子,可是帮里派下來的,就凭他们的身手,准沒戏。”

“我也知道他们沒戏,不过,你去也是一样。”杨壮缓缓的道:“你以为那个萧炎,就是那么好对付的,若是如此的话,遮天早就让人给灭八回了。”

“您是说,他们这是去送死。”被称为老六的中年人诧异的瞪圆了眼睛,手臂上两条粗壮的青龙,顿时凸显起來。

杨壮微一眯眼:“死与不死,还需要看他们的气运。”

“可那里面,还有咱们的八个兄弟。”老六顿时激动起來。

杨壮眸子中闪过一抹冷酷之色:“咱们本來就是行走在棺材边上的,哪儿一次,不是从阎王爷的手里,将命捡回來的,若是我们不执行命令,那金不三会立即对咱们的人下手。”

“那就反他娘的,还能死他了。”老六狠狠的骂道。

“反,到时候,我们先内战一番,只会死更多的人。”

“那怎么办,难道咱们束手待毙不成。”

“若是你我束手待毙,兄弟们落到那金不三的手中,只怕会死更多的人。”

“反也不成,不反也不成,难道就任由那金不三祸祸咱们吗。”老六拧眉道。

杨壮微微眯上眼睛:“等着吧,我们总会找到两全其美的办法的。”

表面上一片平静的他,心中却发出了振聋发聩的声音,想他杨壮铁壁之名,何等的威风,可是,依旧无法掌控自己的命运,就是因为,他还要受制于人。

只有等到什么时候,他自己说了算,自己当了老大,那时是真正的将命运握在了自己的手中。

什么青帮杨铁壁,他为什么就不能将前面的那两个字拿掉呢。

帮派混战,群雄并起,对于弱者來说无疑是悲惨的,可是,对于强者來说,却是他们崛起的最佳机会,而如今,就到了他心中压抑了十几年的野心,开始得以实现的时候了。

他要做的第一步,就是让手下的人,彻底的倚靠他,跟他站在一起。

“走吧。”等了有十分钟,手下还是沒有传來消息,杨壮立即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开。

老六望了一眼对面,无奈的一跺脚,转身跟了下去。

就在两人离开之后不仅,房门被砰的一脚踹开了,白色的身影闪了进來,忘语手中两张塔罗铁牌滴溜溜的一转,又缩了回去。

“走的倒快。”忘语冷冷一笑,扭身走了出去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