极道特种

1298章 钓鱼成功

1298章 钓鱼成功

夜色如糜,寒意阴柔而迫人。

轩辕人的身形,却恍如标枪一般,静静的矗立在夜色中,已经快两个小时了,依旧纹丝不动。他身后,六十余名轩辕卫,则静静的躺在地上,低声瞎聊着什么。

在他们视野的不远处,路灯昏黄犹如长龙盘桓在夜色中的,则是通往江南省机场的公路。

“都过去这么久了,她会來吗?”一个神情冷峻的年轻人,慢慢的走了过來。他的眼睛有些细长,眸子坚硬的就好像是吹在身上的风。

他的皮肤呈现出一种健康的小麦色,举手投足间,都有着一种世家子弟所沉淀出來的那种底蕴和风范。这样的感觉,有一个专用的名词來形容,那就是贵族味。

沒错,这是一个有着浓重贵族味的主。一般,像这样的年轻人,应该流连在夜店,然后搂着漂亮的女孩子,在那里嘻嘻哈哈打发这漫长夜晚的。

以前的时候,他墨连殇也是这么做的。

然而,现在却不成了。

墨家完了。他跟墨雨心成为了墨家最后的两个人,墨雨心得了墨家的钱财,权利,身份,地位,得了墨者行会,而他呢?他失去了父亲,失去了自己原本所拥有的一切,转而变成了一个需要仰人鼻息的寄生虫。

墨连殇的眼中,闪过一抹阴狠的厉色。

在他看來,若不是黑衣,他怎么会有今天?

轩辕小楼本來已经帮他,就要拿下墨家了。可是,那个墨雨心竟然勾结黑衣将他的父亲给杀死了。在墨连殇的眼中,韩雨就是他的杀父仇人。

只有杀了黑衣,才能取回原本属于他的一切。

墨连殇扫了一眼自己肩膀后面的剑柄,那是一把厚重的大剑。剑有些长,握柄及头,剑鞘却几乎能够的到腿弯了。

以前的时候,他是最怕辛苦的。背着这么重的东西,站在寒风中这么长时间,那绝对是无法想像的。可是现在,他却非常享受这种感觉。

在这个世界上,有许多东西是比辛苦更难以承受的。

而身后的剑,则能让他心安,让他感受到属于自己的力量。

轩辕人头也不回的望着不远处,轻声道:“一定会的。”

仿佛在迎合他的话一般,在那道路的远处,从市里而來的方向,有一道长长的车灯远远的朝着他们的方向而來。

这跟刚才零星过去的车辆不同,这些灯光远近都差不多,显然是属于一个车队的。

而下面小弟的汇报,也证明了这一点。

轩辕人沉声道:“他们來了。我们也该行动了!”

说着,便让轩辕卫开始集合。这一次,为了执行刺杀萧炎的行动,他特意带了百名轩辕卫。这些人中,虽然只有十名队长是轩辕家从小训练出來的,真正的轩辕卫,可剩下的人也都是从原本血鹰会旗下,铁血十三鹰中精挑细选出來的佼佼者。身手很是不弱。

这样的一百人,足以执行狙杀任务了。

墨连殇眉头微微一弯,低声道:“后面的那道灯光,似乎跟前面的灯光有些不同。会不会有诈?”

轩辕人的身形,大步向前,沒有出声。反倒是轩辕甲,一名轩辕卫的队长,嘴角露出一丝嘲弄的笑容,低声道:“墨少是第一次参与这样的行动吧?我们的人,从一开始的时候,就已经盯紧了那个萧炎。放心吧,不会有什么问題的。那不过是一辆普通的货车罢了。里面拉的,全都是草莓。”

墨连殇见了他的表情,恨不能将自己的拳头,狠狠的轰杀上去。当然,这不过是想想罢了。相比起他这个已经沒落的墨家子弟,轩辕小楼显然会更加看重他自己的兄弟。

轩辕甲虽然不是什么货色,可至少也带了轩辕这个姓氏,那便不是他能够随意得罪的。

他只能婉转的提醒一句:“可是,刚刚还有人也刺杀了萧炎,若这是遮天或者幽冥会自编自导了一出戏,那还好说。可要不是,岂不等于是打草惊蛇?萧炎她岂能不做准备?”

“他们虽然打草惊蛇,却未必能够知道,螳螂捕蝉,我们黄雀在后!而且,天将早就让人侦察过了,萧炎所住的那个酒店,不说戒备森严,可是,也属于幽冥会旗下的场子。里面有精锐的小弟,至少三十余人。”

轩辕甲一边大步流星的朝着公路那赶,一边接口道:“那个萧炎身边,也跟了三十余人。刺杀?在她有意防范之下,我们根本沒有机会。就算是沒有人來打这个草,天将只怕也会想办法将这蛇赶出草丛的!现在,有人帮我们做了,更好!只是,我有点闹不明白,为什么天将能够断定,她会在这走呢?”

轩辕天的声音在她前面响了起來:“若你是萧炎,出使幽冥会却遭到人刺杀,也会对幽冥会心生怀疑的。而幽冥会为了避免出现麻烦,也会极力想摆脱她这个烫手的山芋。黑衣那个人,对身边的人也极为小心,若得知她出了问題,也会将她叫回去。有了这三点,所以,我才断定,她会离开。”

“走高速,太容易暴露行藏,而且行程过长,很容易给我们逮到机会。而且,萧炎來的时候,便是开车。这一回,她自然要换个别的交通方式。所以,我才判定,她会走机场这条路!”

“天将智计过人,属下佩服!”轩辕天的嘴角,快速的闪过一抹得意之色。

墨连殇这才明白,感情这家伙是揣着明白装糊涂,在这拐弯抹角的拍轩辕天马屁呢。

“行了,少说废话,等一会,任何人都要一往无前。务必在最短的时间内,击溃对方。若是引來了幽冥会的人,那可不是闹着玩的。”轩辕天扬声吩咐。

一干轩辕卫自然是急忙答应。墨连殇微一低头,眼中闪过一抹鄙夷。他这才发现,轩辕家的这些人,身手或许还是不错的,可是,却总显得有些自吹自擂,一厢情愿的意思。

至少,直觉告诉他,这个萧炎怕是沒有这么容易对付!

墨连殇探手握住了剑柄,在这个时候,只有身后的大剑才是他真正的依靠和兄弟!

“杀!”几辆车子,不知道什么时候,横亘在了前面的路上。导致车队急忙停了下來。便在这时候,一道道黑色的人影,便冲了过來。

“还真來了?”车内,萧炎两眼一亮,显然她这神情,语气,一点也不像是那种遇到了杀手的,反而透着点喜出望外的意思。

她将特制的陌刀,握在手中:“走,下去看看!”

火火,果果立即打开车门,走了下去。那边黑白两兄弟也守在了旁边,而杨百霜也已经带着她手下的女将们,迎了上去。不过,那十几名天劫,跑的更快。这老爷们都还沒死绝呢,要是让这些女人,倒在了她们前面,那可真是无颜回见遮天众兄弟了。

那边呢,轩辕卫也深知这里是江南省,他们现在的行动,那等于是虎口拔牙。讲究的就是一个快准狠,否则,牙沒拔掉,反而自己得葬送虎口。

虽然是有着不同的原因,可是,却产生了不相上下的斗志。双方的人影,冲撞在一起。随着刀光亮起的,便是血腥和惨叫。

“给我杀!”一声怒吼,站在一干轩辕卫后面的轩辕天,将脸上的老子面具一拉,狠狠的将手里的鞭子朝着萧炎车子所在的位置一指。

“正主來了,我们去玩玩!”黑白,白黑两人对视一眼,脚下用力,快速的冲了出去。

萧炎看了一眼火火和果果:“他们都上了,咱们也不能干站着,走,咱们去活动活动!”

“不行,堂主,來的时候老大特意吩咐了,不许你跟人动手!”火火十分果断的拒绝了她的要求。

萧炎眉头一拧,向后看了一眼。

本來轩辕天在她们的屁股后面的位置,也安排了三四十个人,他们也打算是偷袭的。可是,他们才从公路两边冒出來,便遭到了剩下的几名护卫用连击弩的狙杀。

好几个轩辕卫还沒等冲过來,便已经先挂了。不过,单凭他们这点人手,是挡不住这些轩辕卫的。更多的轩辕卫,从公路两边扑了过來。

情势有些严峻,可萧炎却依旧脸色平静。她长声道:“右帅,你若不动手,我们可撂挑子了!”

“你这丫头,能者多劳嘛!”一声不满的声音,响了起來,随即,幽冥会的右帅范伟,便出现在了后面那辆大车的车头上。

“龙皇会的鼠辈们,记住了,我幽冥会不是好欺负的!”话音未落,范伟的身形,便猛然跳了下去。后面的那些葡萄,忽然被人推倒,然后跳下來三十多个精壮的汉子。这些人,都在二十二三到二十**上下,人生最为巅峰的岁月。

他们一身黑色,袖口走了金线,杀气腾腾的提着白铁刀,跟在范伟的身后,便朝着萧炎后方的轩辕卫杀了过去。这些人,正是幽冥会的轮回冥斗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