极道特种

1299章 精锐对决

1299章 精锐对决

萧炎才刚刚迈出的脚步,一下就缩了回來。

“既然有人出手,那倒是省了我们的劲了!”萧炎嘿然一笑:“跟忘语说一声,让他们小意戒备。别让幽冥会的领头之人跑了。”

火火笑了一下,连连点头。

那边的果果也举目四下里望了过去。范伟这次显然是极有诚意的。带的手下,也都是极为精悍的人手。

双方用的都是拼命的招式,而龙皇会精锐们,竟然一触即溃。

一个照面,便有十余人受伤或者挂掉。而幽冥会的冥斗士们,竟然只有三人受伤,无一死亡。尤其是范伟,盘龙棍化作一道黑色的旋风,瞬间便崩飞了两把朝他袭杀而來的钢刀,盘龙棍随即灵蛇般探出,一下便撞开了对面那名轩辕卫刺过來的长枪。

棍枪摩擦,竟然生出了零星的火花,在对方绝望的目光中,轻而易举的撞碎了弟的咽喉。棍头一抖,一记狮子摇头,便挑在了那名轩辕卫的下巴上,将他的身子,挑起了一米多高。

而后,盘龙棍猛然一收,左右开花,砸在了那两名刚刚被他挑飞了钢刀的轩辕为的太阳穴上。

瞬杀三人。

“这右帅和幽冥会的实力,好强啊!”火火低声道。

萧炎两眼轻轻眯着,淡淡的道:“示威罢了。”

话虽然如此说,可萧炎却也得承认,她不是这右帅的对手。此人,身手矫健,已入超一流高手的行列,绝非易于之辈!

就算是整个遮天之中,只怕能与他动手的,也就胖子,黑衣寥寥极个别的人而已。

除了范伟之外,他手下带來的人,也极为强悍。萧炎注意到,这些人悍不畏死。喜用同归于尽的招式,而每当对方不由自主的变招之时,他们便会猛然转为刚硬的杀招。凶狠无比。

否则,以轩辕卫的精锐,也不至于几无招架之力。

再看黑白,杨百霜他们这边,那就沒这么轻松了。虽然有一干女将的刺激,使得黑白等人的雄性荷尔蒙迅速攀高,一个个像是吃了猪腰子的小老虎似得,嗷嗷叫着朝上扑。

可即便是这样,也不过是勉强跟对方打了个七七八八,甚至落入了下风。

虽然他们已经放倒了四五个人,伤了六七个,可是,对方的人数却几乎是他们的三倍有余。十余名天劫,也基本上都受了伤,便连那十名女将,也是险象环生。

要说起这些女孩子,一个个都有着很不错的武术底子,聚到一起之后,相互切磋,比起这些半路出家的道上精锐小弟來,身手要强的多。

然而,她们所学的大都是武术的套路,花活多,杀招少。有的时候,会平白丢掉大好的机会。那些小弟呢,正好相反。他们招数简单,却臂力雄浑,刀刀致命。

翻來覆去就那几下子,一样让这些丫头手忙脚乱,一开始的时候,几乎都是攻多守少。

好在这些丫头,一个个都有着极高的天赋。又相互照应,这才沒有人倒下。不过,挂彩受伤却是在所难免的。

只是,她们既然敢提刀动手,便也证明了她们体内的那股血性。在这样的生死关头,反而刺激起了她们的学习能力。

有道是一道通,道道通。这些丫头对于武术,都有着极深的理解。此时,不过是将她们所学的杀招弃繁用简,用在杀人上罢了。

很快,她们便掌握到了要诀,攻势也渐渐的凌厉起來。

沒大一会,那些轩辕卫便反被她们杀的汗流浃背!

而其中,一道黑色扎着马尾的身影,尤为夺目。她叫聂玉,是一孤儿,从小被一名搞杂耍的所收养,走南闯北的谋取点营生。后來,收养她的那人病死了,杂耍团也被解散了。她便去了开封,找了一个赌场,当了一个荷官。

可沒过多久,一名赌客剑她相貌出色,身材姣好,便起了觊觎之心。

却不想,聂玉外柔内刚,当时便将那人给花了。引的那人的保镖出手,差点遭遇不幸。好在当时,杨百霜正好在那赌场里,便出手帮她将人打跑。将她救了下來。

后來,杨百霜便将她介绍给了一位开武馆的老师傅,本是让她学些防身的本领。可沒想到,因为见她练杂耍的时候,打下的底子好。学起功夫來,竟然进步神速。

这一次,杨百霜为了组建黄泉战队女子小队,四处找人,聂玉知道后,主动找到杨百霜,加入了进來。幽冥会之行,杨百霜更是特意将她叫了过來。希望她能够给其他人,做个榜样。

毕竟,聂玉过去的经历,让她的性子要比起其他人來,更为坚毅,狠辣一些。

而聂玉,也的确沒有让她失望。

“叱!”

在经历过了短暂的慌乱之后,聂玉第一个开始了反击。

她清和一声,手中的长剑,快速的舞动起來,连点几下,迫使对方手中的刀向上一扬,抓住了这个空,聂玉脚下猛然用力,整个人合背撞入了一名轩辕卫的怀中,反手将剑,刺入了对方的胸口。

噗!

那名轩辕卫两眼猛然瞪圆,张嘴一口鲜血,便喷洒了出去。

感觉到身后那具身体的变化,聂玉心中禁不住一失神,第一次杀人的她,心中涌起了一种无法形容的感觉。

然而,沒等她心有感触,一把长刀便自后方旋转着朝她的脖颈斩杀了过來。

“小心!”

一声惊呼,只见一名用双刀的女孩子,大叫着将手里的一把短刀,朝她一甩,手中握着另一把刀,合身扑了上來。

而在她的身后,一名握住了长刀的轩辕卫小弟,却猛然抖动着手里的家伙,朝她的后背杀來。

聂玉來不及多想,冷哼一声,左脚猛然向前迈出,随即身子猛然一矮,手中的长剑,自那名双刀女将的肋下,斜斜的向上撩了出去,直接刺进了她身后的那名轩辕卫的腹中。

那名轩辕卫手中的长刀,却在疼痛的刺激下,加速落下。而几乎同时,她的身后,传來了惨叫声。

聂玉却是头也沒回,脚下倒踩阴阳步,身形一动,闯到了那名轩辕卫的对面,左手一把握住了对方的手腕,一记膝撞,以一种寸劲的方式,陡然爆发,正中那名轩辕卫的裤裆。

巨大的力量,将那名轩辕卫的身形,撞的向后趔趄了几步,这才轰然倒地,给他悲催的人生画上了一个耻辱的句号。

同样的,那名双刀女将也将手中的刀,狠狠的劈在了偷袭聂玉的那名轩辕卫的咽喉。

两女各自后退一步,后背相接,目光轻轻一触便再次分开,然后,极有默契的杀向下一个目标。

比起平时相谈甚欢的姐妹情,现在,她们又多了一种生死相托的信任。

被人信任是幸福的,而关键的时候,有一个可以信任的,能够将后背交给他的人,无疑,也是幸福的。

而在血腥和杀伐中,快速的汲取着生存营养的女将们,也在悄然的进行着一种蜕变。朝着笑傲黑道的铁娘子方向高歌迈进。

不过,因为人数的关系,她们现在还是抱成了团,以防御为主。

那边的黑白,白黑两人,却是各自缠住了轩辕人和墨连殇,或者说为对方所缠住,有些腾不出手來。

得亏范伟在这个时候,果断的杀了出來。不然他都想着让萧炎将忘语召唤出來了。

幽冥会等人的出手相助,让遮天方面是士气大振,让龙皇会的人却是心中咯噔一下子。这边打的正热闹,忽然整出个程咬金來,他们的第一反应便是中计了。

这毕竟是客场作战,那些原本属于血鹰会的精锐小弟们,有不少人,便开始动起了别的脑筋。有的人甚至左右观望,动了逃跑的念头。

“嘿,你丫还带着个面具?是不是长的丑啊?那沒事,我跟你说,长的比你丑的哥们我见多了,那有啥的?咱们这离梆子国近,便是头猪,也能整成猪八戒!赶紧的摘下來算了,让哥们我先看看,你能朝哪儿个系的宠物靠拢!”

黑白一边左跳右蹦,极力躲闪着轩辕人的鞭子,一边嘴里说着挑衅的话,把个轩辕人气的,面具下的脸都走形了。神色铁青,气冲牛斗。无名业火心头燃烧,迫人杀气胸膛跳跃。

他什么时候见过这么无耻的对手啊?

刚才,他一见到范伟等人出现,便意识到了这是个陷阱。当时他就想撤退的,可沒想到,一直被他压着打的黑白,却在这个时候,突然爆发,对着他一通猛捶,甚至他的肩膀上都挨了一下,至今都还隐隐作痛。

把个轩辕人气的,咬碎了钢牙,却又有些无可奈何。他只要一撤步,那边的黑白便会再次缠上來。犹如一条锁定了目标的毒蛇一般,煞是阴狠。

白黑那边也是一样,不过,唯一不同的则是,墨连殇比轩辕人要聪明的多。

他一直靠着身边的七八名轩辕卫,跟白黑进行游斗。他让轩辕卫缠住了白黑,只要白黑一发狠,他便抽冷子牵制。只要一得手,墨连殇便又会退回來。总之,跟黑白那边的情形正好相反。

“笨蛋!轩辕卫的训练,竟然在这个时候忘了?”余光瞥见轩辕人被缠住,气急败坏的将鞭子挥舞的啪啪作响,仿佛要将空气抽裂似得。心中禁不住暗骂一声。

“进,退,顾,判,定……”杨百霜手中的刀,随着她嘴里脱落的一个个单音节字符,陡然变化,当最后一个定字出口的时候,她手中的陌刀,已经扫过了轩辕天的咽喉。

而轩辕天手中的那把短枪,则只在她的肩膀上,挑起一道血口,杨百霜微一皱眉,便将目光,投向战场。

墨连殇见状,再不迟疑,身形一猫,悄无声息的向轩辕卫的方向,退了一步,陡然大喝:“撤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