极道特种

1301章 金蝉脱壳

1301章 金蝉脱壳

萧炎住的酒店,一大早,诡刺逸云就带着霸刀陈光,铁掌鬼使肖浴伟赶了过來。

不过,才刚到门口,他们便停了下來。

因为门口,杨百霜正站在那里呢。

“杨姑娘!”对于这位杨家太极沟的传人,诡刺等人也不陌生。当初,在发现韩雨竟然将手下散开,四下拜师提高实力之后,李德波曾经很是羡慕的骂了一声无耻。

他娘的,他接掌幽冥会这么长时间了,除了拉拢那些喜欢逞凶斗狠的高手,然后,按照三色石的训练方法,对一些精锐亲信进行训练之外,怎么就沒想到还有这么一现成的方法呢?

事后,李德波也曾经派出了上百人,外出学艺。结果却令他很不满意。这是一种笨办法,时间短,见效差,而且对于外出的这些人还不好控制。所以,便放弃了。

也只有遮天这种沒有系统的训练和底蕴的社团,才会如此饥不择食的提升自己的实力吧。

不过,就算是这样,李德波也沒有放松对这些人的情报搜集。

而杨百霜作为外來投靠遮天众人中的代表,自然也就成了幽冥会首要的关注对象。

“嗯,三位总算是來了!”杨百霜略显疏远的点了下头,便沉声道:“我们堂主让我在这里等着三位。诺,这是我们堂主托我转交给你们的!”

说着,杨百霜将手里的一封信递了过去。

逸云有些奇怪的接了过來,嘴里还随口道:“萧堂主呢?我们少帅……”

他的声音陡然一变,尖锐道:“走了,这是什么时候的事?”

猛然抬头,逸云眼中寒光闪动,紧紧的盯着杨百霜。

“什么走了?”霸刀鬼使陈光直接将他手里的信拿了过來,只扫了一眼,他便气炸了心肺。只见信封中只有一张纸条,上面写着简短的一句话:忽有急事,只能先不辞而别。望诸位海涵。落款正是萧炎。

陈光将信捏在手里,眼中凶光直冒:娘的,这还真是欺他幽冥会无人不成?

“还跟她们废话什么?直接杀了拉倒!”陈光将左手一握,咔咔作响。

肖浴伟也瞥见了纸上的内容,神色冷然,少帅将这件事情交给了他们,那自然要办的妥妥当当才是。现在,萧炎竟然不告而别?这根本就是沒将他们放在眼里嘛!尤其是在幽冥会,已经同意跟对方进行合作了的情况下。

“我看,遮天也沒有什么诚意!”肖浴伟冷哼一声,不满溢于言表。

杨百霜身后的两名女将,却是柳眉一立,手中擎刀,毫不示弱的盯着他们。

“呵呵,两位鬼使,俺们堂主是真的家里有事。她不像您两位清闲,那黄泉堂五六千口的人呢,都指望着我们堂主一人做主。有些急事也是在所难免的。再说,我们堂主不是也留下我,向幽冥会和诸位道歉了吗?”杨百霜毫不示弱的缓缓道。

逸云心中轻叹一声,事情已经发生了,再纠结这个也沒什么意思了。他的人,可是一直都盯着萧炎呢,竟然沒有发现人家是什么时候走的,人家沒怪他们无能就不错了。

他拧眉道:“萧堂主就这么走了,那我们两帮之间的合作怎么办?”

“等过了年后,我们老大会派人來跟你们谈。当然,具体的事情我就管不着了。”杨百霜笑了一下:“三位鬼使,还有别的事吗?要是沒有,我也要告辞了。”

“既然如此,那我们就不送了!”逸云略一点头。

眼看着杨百霜带着两女扬长而去,陈光脸色狰狞:“逸云,你他娘的怎么回事?啊,难道真就让她们这么走了?那我们幽冥会的颜面,朝哪儿搁?你他娘的是不是软蛋?你要是软蛋,趁早自己滚蛋,别在这丢人现眼!”

这话说的就比较毒了。

就连肖浴伟都有些看不过去了,逸云不管怎么说,那也都是鬼使,跟他们一个级别的。而且,现在论身份地位,这个诡刺还比他们高半级。

陈光就这么口无遮拦的直接开骂?这不也太沒把人放在眼里了嘛!可是,沒等他开口劝阻呢,那边的逸云却是突然爆发了。

“霸刀,你骂谁呢?”逸云忽然上前一步,眯着两眼,冷声道。

陈光在话出口之后,也后悔了。不过,一见到逸云这吊样,顿时怒火就窜了起來:“老子就骂你呢,你能把老子怎么着吧?你丫就是一背主求荣,无信无义的孙子,怎么着,还跑这跟老子充大尾巴……”

那个狼字还沒说出來,逸云眼中寒光一闪,陡然一拳砸在了他的下巴上。陈光一时不察,被砸的向后踉跄了两步,沒反应过來呢,逸云陡然一脚又踹了上來。

随即,逸云的整个身子都靠了上來,拳打脚踢一通猛攻。

那边的陈光,被揍的一边骂,一边抽冷子反击:“我呀我艹,你他妈的还玩阴的……”

眼见两人打成一团,肖浴伟直接都傻眼了。

他沒想到这个诡刺竟然如此刚硬,一言不合竟敢当众出手。而且,以陈光的身手,竟然还是挨揍的那般多!

一时间,他只顾着看热闹,却忘了拉架。直到旁边跟着过來的一名护卫凑上前道:“铁掌哥,咱们要不要把人拉开?”

“啊,快,将人给我拉开,当众斗殴,像什么样子?”肖浴伟这才反应过來,慌忙冲众人下令。

半个小时后。

李德波负手而立,静静的望着眼前的三人,忽然笑了:“好,好啊,出息了,牛逼了,都能当众对掐了!幽冥会有你们这等鬼使,可真是本少帅的无上荣光啊!幽冥会的未來,又是何其光明?”

说着,他突然一脚朝着陈光就踹了过去,直接将陈光踢了一个跟头。随即,一拳又砸在了逸云的脸上,然后探手指着两人,声音陡然拔高,带着无上愤怒的咆哮,顿时几乎响彻了整个总部:“丢人,丢人!”

“我幽冥会堂堂三大鬼使,竟然当街打斗,你们把本少帅的脸面,都丢到粪坑里去了。将咱们幽冥会的人,都丢到他姥姥家去了!我他妈的怎么有你们这么沒出息的手下,啊?你们给我当街打斗,当街打斗……”

说着,他又要上前揍人。得亏是被范伟还有古方等人拦住。

不过,即便是这样,陈光等人却也被吓了够呛。谁能想到,一向不喜形于色的少帅,竟然会生气如斯恐怖?

“你们几个,到底怎么回事?快给少帅解释一下啊!”范伟急忙向陈光打眼色。

陈光三人沒等开口,李德波便猛然将一手掌竖了起來,侧首道:“别,可别,本少帅我不想知道你们那些鸡毛蒜皮的屁事,我也懒得知道。滚下去,每人三十刑棍!自己去刑堂领,滚!滚!”

说着,探手将旁边的杯子,狠狠的冲着三人刚刚的方向砸了过去。

吓的三人急忙退了出去,尤其是肖浴伟,那个郁闷,甭提了。可是看李德波的神情,他也知道,今天是跟着这哥俩吃瓜落了。

“呼!”李德波长长的吐了口气。

范伟和古方两人也不敢说话,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。

“右帅,从现在起,下面的小弟加强福利和训练。左帅,加强对龙皇会和遮天的渗透,要务必掌握他们的一举一动。社团的医院,加强对药品的整备,命令社团聚集资金,以备不时之需。同时,马上加大对强效止血散的研制!”李德波深吸两口气,努力的平息着胸口的火气。

“是!”范伟和古方两人急忙应命。

等他们退下去之后,李德波这才重新走到里间。

“铁拐叔叔,看起來,萧炎这丫头只能让她多活一会了。”李德波对着里面的李正道。

按照李德波的计划,他会在今天召见萧炎,大张旗鼓的对合作的事情,进行宣传。让手下的众将,跟萧炎全部见面,然后,再主动送她离开。

当萧炎在半路上被李正率领冥斗士进行狙杀后,他便可以全部推脱到龙皇会的头上去。

毕竟,他已经跟遮天进行了合作,自然不会再对盟友下手。而轩辕小楼才刚折损爱将,立即进行血腥报复的可能性也不是沒有的。

如此一來,依旧可以使得遮天跟龙皇会先來一场生死斗。而他只要从旁边暗中控制好节奏,便可以从中牟取最大的利益。

可让他想不到的是,萧炎竟然走了。

而且,就是在他的眼皮子底下!这就使得他一番准备,全部落入水中。

遮天跟龙皇会沒有死磕,那昨晚范伟跟萧炎联手,击杀轩辕人的事情,便等同于跟龙皇会宣战了。搬起了石头砸了自己的脚?这又如何能让他不恼怒,不发火?

“如果不是这小丫头运气好,那就是她懂得趋吉避凶,未卜先知了!”李正轻叹一声,缓缓的站起了身。

李德波眉头一拧:“您的意思是,社团有人走漏消息?”

“你是少帅,这个当然需要你去判断,调查!不过,要记住狮子搏兔,亦用全力!倘若你心存大意,那些微的纰漏,便有可能导致你满盘皆输!”李正猛的将杯子里的酒一口倒进嘴儿里,红光满面的沉声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