极道特种

1303章 年关

1303章 年关

转眼间,已到年底!

楚老爷子因为想念孙女,又惦念着楚颜怀里的重孙,便也去了下关村。

为此,韩雨将刚刚回來的袁野,还有十绝影卫全都派了过去。

对于袁野成功突破到超一流高手,韩雨自然十分高兴。不过,让他更高兴的则是,马文泉也突破了!

铁手马文泉,最早混迹于天水市,曾经入楚老爷子法眼。若不是韩雨横空出世,只怕如今执掌整个SD地盘,继承楚家势力的便是他了。

饶是如此,马文泉也一直是遮天中,举足轻重的人物。

先不说他与韩雨的关系,单单是黄泉堂,那便是以他曾经一手带出的黄泉帮发展出來的。如今,遮天中,有多少中高层的小弟,都是黄泉堂走出去的?

更别说,萧炎还是他的亲妹妹了。

经过了一年的植物人生涯,他成功的战胜了死神,重新站了起來。

而且,还学会了无名心法。

黑暗的磨砺,让他的人生从此有了一段无法复制的传奇经历。不仅将他的意志,锤炼到了一种常人难以想象的程度,让他的人生有了更大的广度和高度,而且,在黑暗中的自我磨练,也为他成为超一流的高手,打下了坚实的基础!

如今,他的突破,有些意外,却也是水到渠成!

尤其是他所自创的一套百战拳法,生硬,刚猛,用力又极为诡异,便连韩雨都感觉到有些头疼。这时候他才意识到,这个马文泉的资质,并不比他差多少,甚至,还犹有过之。

毕竟,能够自创拳法,而且还威力不俗的人,已经堪称是一代宗师了。

他唯一所欠缺的,就是一个机缘而已。

不过,不管是韩雨还是他自己,都沒有想到,那一年的昏迷,便是他的机缘!

除此之外,便是那二十八名天劫的突破。

这些人在倭国经历了连番的杀戮,而后,又分开各自四处杀人,一个月的杀戮,每人的手上都染上了累累血债,却也让他们成功的蜕变为了一支死神小队。

那种冷漠,阴森的气势,就连胡來等人看了,都暗自咂舌不已。

原本他们只是天劫中的佼佼者,可现在,他们一个人对上三名天劫,还能成功将之击杀!而当二十八人在一起的时候,足以击杀四倍乃至五倍于己的天劫!便是对上十绝影卫,只怕人数若是低于他们的两倍,也将难有胜算!

其实力蜕变之剧,可见一斑。

杀戮和死亡,本就是两个最能让人突破自我的手段!

只是,在现在这个社会,又哪儿有那么多的机会,让你去杀人,让你在一次次的追捕和刺杀中,不断的提升完善自我?

便是现在的倭国社会,全面戒严,也难以再重复这样的事情。

所以,这只能是一曲绝响。

可即便是这样,对遮天來说,也无疑是打入了一针兴奋剂。

此时的遮天,算上韩雨,袁野,马文泉,还有一个防御力强悍的恍如坦克般的胖子,明面上便等于是拥有了四位超一流的高手,而在南边,还有一位李归宗。五位超一流的高手,外加一个深浅难测,却至少是一流高手巅峰的叶随风,随时都可能突破的胡來等人,可以说,如今的遮天,才算是真正的具备了跟幽冥会,龙皇会一争长短的实力。

要知道,遮天虽然是继承了楚家,墨家的势力,可是,楚老爷子只为自保,并沒有争霸之心,所以,楚家主要的精力,还是放在了经济上。

楚家的武力,主要也都放在雇佣军方面。

如今刑天雇佣军的主力成员,便是以楚家的人为主。至于墨家,则主要是墨子行会中的那些人才,还有他们潜藏在世界各地的成员。这些人,钩织成了一张大网,成为了韩雨的根基。

可能够动手厮杀的,却不多!

墨龙虽然也是一只脚踏入了超一流高手的行列,可他受过伤,基本上沒有再进一步的可能了。至于其他的人,则是受限与个人的资质,基本上一流高手的巅峰,便是他们的最高成就了。

十绝影卫虽然资质远超天劫,可他们的年纪毕竟还小。等他们成长起來,至少还需要一到两年的时间。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,韩雨已经决定,不会再派他们参与厮杀了。

这些人才是遮天的未來,能够踏出国门,争锋天下的利刃!若是这时候战死,那绝对是遮天的损失。

所以真要算起來,沒有突破之前的遮天,绝对难以抵挡轩辕和李家的兵锋。现在嘛,至少有一战之力!

训练场。

遮天正在开流水席,正中间的一桌,正是韩雨还有马文泉等人,紧挨着的,则是各堂的副堂主,汉魂集团的一些头脑,再朝外,则是一些中高层的干部。然后,是各个堂口推选而來的百名精锐小弟,最外面的,则是训练场的优秀小弟。

虽然已经在极力控制人数,可还是聚集了一千多人,摆了一百多桌!好在训练场够大,否则还真坐不下!

“诸位兄弟!”韩雨站起身來,举着杯子。

他中气十足,不用扩音器啥的,倒也一样能让外围的人,听的清楚。

见到自家老大说话,四周的嘈杂之声,顿时沉寂了下去。

“遮天成立到现在,也已经两年多的时间了。能有今天,靠的是诸位兄弟的沥血打拼!咱们在那里,流血流汗的图个啥?不就是图个能混出个人样來嘛?”

“社团好了,咱们在场的所有兄弟,也都跟着荣耀。社团垮了,想來对大家也沒有什么好处。所以,这一回,咱们兄弟共同举杯,为了遮天的明天,干杯!”

“干杯!”众人纷纷起身,哄笑着将杯子里的三碗不过岗喝了下去。

而后,胡來等人又起來各自说了几句,现场的气氛很快便被调动起來。当叶随风宣布提升福利,奖励的计划之后,气氛总算是达到了巅峰。

年会已经开过了,在场的这些人,作为社团的精锐,自然都获得了不菲的奖励。想到明年会有更美好的未來在等着自己,一个个禁不住露出精光。

“喝好成,喝醉也可以。不过都记住了,谁也不许闹事!”韩雨笑眯眯的指着站在四周的裁决堂小弟道:“他们可不是站在这里,给你们加油鼓劲的!”

众人轰然。

随即韩雨跟一干堂主离席,朝办公室而去。留下了狂熊,黑狼等一干副堂主,在那里陪这些小弟继续饮酒。只是,韩雨沒有注意到,坐在那里默默饮酒的陈蛟,眼中闪过一抹凌厉之色。

“老大,陈蛟沒事吧?”

办公室内,韩雨跟武柏等人随意的瞎聊了几句。而后,便各自准备回去了。武柏那是要回去过年的,胡來回他的少林寺。马文泉,萧炎姐妹俩,也离开了,准备去公墓祭奠一番他们的父母还有一干兄弟。

谷子文沒有走,因为现在,他的老娘也被接到了下关村,他回头跟韩雨一起回去。叶随风也沒有走,而且,刚才那话就是他问出來的。

韩雨不解的扫了他一眼,轻声道:“怎么了?”

“我见他一直闷闷不乐的,刚才自己在那里喝闷酒。是不是出了什么事?”叶随风不解道。

韩雨早就将他在医院里,训斥陈蛟的事情,忘到爪哇国去了。

毕竟,那一次陈蛟是因为薛凝眸。而事后,陈蛟也找到韩雨将这事情说清楚了。再韩雨看來,年轻人嘛,不过就是一时的意动,随即想清楚了而已,也沒什么大不了的。再者,薛凝眸喜欢的是墨龙。以她的性格,只怕是很难移情别恋的。

陈蛟能够自己想清楚,不会碰个头破血流,韩雨自然是只会为他开心。

所以,对于叶随风的疑问,韩雨只是笑了一下:“他能出什么事情?顶多也就是跟谁來赌,输了。我听剑白说,他最近干的挺不错的。要不是他打下手,只怕剑白一个人还撑不下來呢!”

真是这样吗?叶随风暗自拧了下眉头。却并沒有再多说,此时的他,也沒有多想。只是,不希望社团的高层,因为别的事情,而分了心神而已。毕竟,等过了年,社团可就要展开扩张了。

不扩张,就只有被吞并一途。他们根本沒有更多的选择。

也许是他的家人出事了,回头我让人去看看吧。心中打定了主意,叶随风这才转颜笑道:“老大,家里怕是也等着您回去过年呢。这里就交给我了,您先回去吧!”

韩雨笑着瞥了他一眼:“要不,你也跟我一起去?”

“我可不去了!”叶随风笑笑:“社团中,也有一部分兄弟,是无家可归的。我啊,跟他们一起过个年,挺好的!”

“好吧!”韩雨只得点头答应了下來:“那就辛苦你了。”

招呼了胖子,谷子文一起离去!

坐在车里,韩雨望着前面那个小村庄,长长的出了口气。

下关村,我终于又回來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