极道特种

1304章 赵文鼎的建议

1304章 赵文鼎的建议

其子在年前的时候,特意开了条件,大力的整顿村子,什么六十岁以上的老人,都有养老的保险,由村子负责一日三餐了,整顿绿化啥的,反正花钱如流水一般。

在金钱的全力推动下,村子的发展速度可想而。

如今的下关村,已经成为了名副其实的模范村。

不过,为了保护这里的环境,韩雨让其子和自己的老哥,将周围甚至还有几个村子的土地,都承包了下來,用來种植草药。

三十年的期限,至少可以让这里在短时间内不会遭到太大的破坏了。

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大量的种植了草药的缘故,这里的空气,似乎都带上了一种淡淡的沁人芬芳。

韩雨在家里总共呆了三天,这三天,可以说是他这几年以來,过的最为轻松的一段时间。

打打杀杀的,此时停留下來,跟家里人一起过个年,聊聊天,那种惬意就甭提了。

而且,韩雨的老哥韩天,经过不断的努力耕耘,也成功的让柳絮怀上了孩子,也就是说,现在的韩家,是标准的双喜临门,那笑声就沒有断过。

楚老爷子也留在了下关村过年,天天让韩雨的爷爷带着,在村里四处溜达,晒晒太阳,下下棋,他们这一帮老爷子,有一个专门的聚会点,虽然现在村里住的好了,有了暖气,可是,这些老爷子还是喜欢拿着马扎,聚在一起。

韩雨的爷爷知道楚老的身份,本來以为他可能不适应这种生活,却不想楚老爷子竟然是如鱼得水,心中对于这位不拿架子的老哥,自然就更多了一份敬意。

这边,韩雨在楚颜和墨雨心的怂恿下,还给赵静汐打了个电话。

如今,这丫头已经回來了。

电话中,静汐的声音还算平静,让韩雨一时间也猜不到,她此时的心情,只是低声的嘘寒问暖,旁敲侧击。

“那个,你在英国沒啥事吧,我本來想去看你的,只是一时沒走开,你们,你们还好吧。”韩雨握着电话,脸色赧然。

若是被人看见,杀人不眨眼的黑衣老大,竟然还有这么一副窘样,只怕能够连眼珠子都掉下來。

“你是想问我,还是想问她。”静汐冷哼一声,明显的有些不满,随即,她眉头一拧,脸上闪过一抹羞赧之色,自己这是怎么了,怎么变的像个深闺怨妇似得。

不,这可不是我,我也不要变成这样。

想到这,她深吸一口气,努力让自己的声音,变的平静如水,古井无波。

“我当然是想问你,不然,我打你的电话干什么。”韩雨急忙澄清,不过,心中却也闪过那个外国女孩的身影,双方接触的时间虽然不长,可是,那毕竟是自己的女人,男人的占有欲,让他本能的想将她保护起來,不想让其他人染指。

不过,就目前來说,这个念头他只能想想而已,毕竟,他不清楚人家是怎么想的,万一那个女孩将这事,看的一毛不值的话,那韩雨这么颠颠的送上去,岂不让人笑掉大牙。

“若是问我,我可以告诉你,我很好。”静汐嘴角一抿,这个家伙,难道以为给自己打个电话,就能解决一切了吗。

韩雨沉吟一下,这才道:“嗯,那就好,过两天我想去家里拜会一下,你看……”

“沒空,若是么别的什么事,那我就挂了,我这还忙着呢。”静汐说着,毫不犹豫的挂了电话,算上唐峰,再加上这个宋无极,这个黑衣,如今已经破坏了自己两门婚事了。

而且,都是沒有问过自己的那种。

这算什么,又把她当成了什么,他的禁糜吗。

现如今,家里都已经知道了,他去找宋无极麻烦的事情,还等着他來提亲呢,可这家伙分明就是沒有这个意思。

“臭黑衣,有本事你就别來。”静汐低头拨弄着手机。

“哎呦,我妹妹这是跟谁啊,我怎么听着你叫黑衣黑衣的,这黑衣是谁啊,哎呀,这名字挺耳熟啊,好像是在哪儿听过似得,这是谁呢!”

门口,一个调侃的声音响了起來。

赵静汐扭头一看,一个扛着大校军衔的年轻人,正站在门口,脸上笑眯眯的,一副欠揍的表情,正是他的老哥,赵文鼎。

赵静汐的脸腾的一下就红了,她猛的伸出手,将旁边的一本书砸了过去:“你怎么能偷听人说话!”

“我可沒偷听啊,我是光明正大的听的,谁让你自己打电话不关门的。”赵文鼎伸手将书接住,摇头啧啧道:“哎,书籍是人类文明进步的阶梯,是人类的好朋友,现在,你竟然将自己的梯子跟好朋友都丢了,怎么,打算堕落一下!”

赵静汐知道,这时候斗嘴皮子,她可不是赵文鼎的对手。

别看他在外人面前,冷静沉稳,像个军方后起之秀大将之才,那是因为有外人呢,私底下,这家伙不比街面上的那些小混混强上多少。

“怎么着,黑衣还沒打算來提亲。”赵文鼎将书放了回去,顺手拉过椅子,坐在了旁边,正色道。

“哼,他凭什么來提,我可从沒说过要嫁给他。”赵静汐十根手指交缠在一起,低声道。

“行了,在我面前你就别装了,你若是真不喜欢他的话,会至于整天发呆,出神,连个年都过的沒精打采的吗,你看看你自己现在,都瘦成什么样子了,白天沒食欲,晚上睡不好,摆明了就是为情所困!”

赵文鼎有些心疼的看着自己的妹妹,越说越是火大:“这个黑衣也真是的,好歹也是个大老爷们,怎么连这点血性担当都沒有,难道他就准备当这么一辈子的缩头乌龟,不行,我要去找他说道说道,问问他到底是怎么想的,我妹妹哪儿点配不上他了!”

说着,他猛的站起身。

赵静汐急忙拉住了他:“别,哥你别去!”

“为什么不去,他怎么想的,咱们总要问个清楚吧。”赵文鼎急忙道。

赵静汐眼中闪过一抹坚决之色:“你若是去了,我便离开赵家,并且,永远不认你这个哥哥!”

“你……”

赵文鼎气的眼睛一凸,自己这是在帮忙,她咋还跟自己杠上了。

吭哧吭哧的喘了两口粗气,赵文鼎忽然眼珠子一转,马上就换了一副笑脸,缓缓的坐了下去:“嘿,行,不去就不去,不过,我说妹妹,要说起來,这黑衣是真不错,咱就不说别的,你被人掠去倭国,当时甭说我了,就连爷爷也沒招了!”

“可谁成想,那小子去了之后,不仅将你给救了出來,还把靖国神厕给拆了,就连倭国最强的北庭剑心,也给宰了,要知道,那可是七级武士,绝顶高手啊,真不知道,这小子是怎么做到的!”

“现在倭国能有今天,咱们能够迎來这么好的发展机遇,可以说,都是这小子一手造成的,便连爷爷都说,当初自己看走眼了呢,何况他还是遮天的老大,汉魂集团的董事长,也算的上是个年轻俊杰了,要是他做咱们赵家的女婿,倒也不算辱沒了咱们!”

偷偷的瞄了一眼赵静汐的表情,赵文鼎试探道:“要我说,你不妨给他个机会,早晚都是自己人,何必呢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