极道特种

1306章 芳踪离去

1306章 芳踪离去

梓涵,黑子的妹妹。在韩雨的心中,也不啻与自己的妹妹一般。

可是因为黑子的缘故,梓涵对他,有些排斥。

以前,韩雨也曾经安排了人,暗中帮她,可是,被她发现之后,她专门给韩雨打了个电话,说要是他再让人打扰她的生活,她便离开这里,到一个谁也找不到她的地方。

这个丫头,很是倔强,她不想用自己的哥哥,付出生命所赚取的情谊,来改变自己的生活。

韩雨对此,也只能无可奈何。

他只能嘱托方文山,让他暗中照顾一下此人。

他是**中人,方文山却是警,如此一来,梓涵自然猜不到他的头上去。

方文山倒也的确办事,他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,让梓涵在JN大学对面,开了一个门面,卖些水粉颜料之类的东西。

韩雨驱车直接来到了JN大学附近,左右扫了一眼。

此时,年才刚过,这里大多数门头,便都已经开业了。街面上有些年轻人,正在转悠。每年,这里都会有一部分学生,选择留校过年。更有一部分,一过了年便赶回这里。

所以,这些门头大都会及早开业,以拉拢生意!

不过,当韩雨瞥见一家名无白墨斋的门头,眉头禁不住扬了起来。

无白,便是黑!

这就是梓涵所开的那个门面,此时,却大门紧闭。

“怎么没人?”韩雨不解的嘀咕了一句。

墨雨心左右看了一眼:“会不会是回去了?”

“她也就是一个月前回去过一次!拜祭了黑子之后,就回来了。”韩雨低声道。说完,他的身子一震,眸子中闪过一抹诧异之色。

一个月前,不是过年,也不是节日,更不是黑子的祭日,梓涵为什么会突然回去拜祭?当时,他以为是想黑子了,并没有放在心上。

可是,现在他却突然有了怀疑。

“你们在这里等着,我过去问问!”韩雨说着,便走下了车。

“我跟你一块去吧!”墨雨心说着,也走了下来:“我早晨还没吃饭呢,正好下去吃点!”

“也成!你们俩呢?”韩雨看了一眼烟嘴和胖子。

胖子此时正蜷缩在后面,舒舒服服的眯着眼睛,打着呼噜,嘴巴还会时不时的抬起来,将上面一个用线拴着的鸡腿给咬上一口。

这是韩雨特意将野兽改装过后,为胖子单独设计的。本来,那里是后备箱!

烟嘴笑呵呵的道:“我已经吃了过了,老大,您和大嫂去吧!”

韩雨跟墨雨心两人来到无白墨斋的旁边,紧挨着的就是一家面馆,此时,热面腾腾。一个颇为朴素的中年妇女,正在那里利索的下着面条。

“大姐,来两碗面!”韩雨走了过去。

那中年妇女抬头看了一眼,见一对年轻男女正站在自己面前。男人身材挺拔,脸上带着和煦的笑容,身上穿着一件黑色风衣,跟在他身边的那个女孩,同样的一身黑色,姿容绝美,身材更是没的说。

虽然这里靠近大学,平常的时候,她也能看见学校门口,每每都有一些容貌漂亮的女孩子,出来坐了门口的车子就走,可是,那些女孩子却没有一个能与眼前的这个女孩相比。

长了这么大,还从没见过谁家闺女,长的如此标致。

而且,她从这两人的身上,隐约的感觉到了一丝紧张。就好险是自己的孩子,在学校里惹了事情,然后打电话叫她去似得那种感觉。

再看两人的穿着,虽然她不懂,却也能判断的出,那衣服定然是价格不菲。这样的两个人,要来吃面?

她急忙扫了一眼桌子上面还有没收拾干净的碗筷,慌忙放下手里的活道:“啊,吃面?我这里太脏了,我帮你们收拾一下!”

“多谢大姐!”韩雨笑着,招呼着墨雨心坐下。

墨雨心轻轻的瞄了他一眼,见他没有丝毫的厌恶,反而十分自得的将那价值好几万的风衣,坐在了那马扎上面,不由得露出一抹笑意。

这个黑衣,倒真是不忘本!

她也极为自然的坐在了对面,还拿起了旁边的筷子,熟悉的削着上面的木屑。

墨者行会本就讲究入世修行,跟阿三的苦行僧差不多。而她作为巨子的女儿,自然也不能例外。在天水市当刑警的那会,她便经常在街头吃大排档,烧烤。

或许会有人说,这不够干净卫生。可在她看来,这才是真正的生活,属于寻常百姓的生活。对面那么多学生,都来这里吃饭,难道唯独她就来不得吗?

巨子,可不意味着她就高人一等!

“两位,面来了!”那中年妇女将面端了过来。白色的面条上,放着早就调制好的肉沫,油汪汪的,鲜红的辣椒点缀其中,旁边的汤里还有一颗卤蛋,几个青色的菜叶就那么飘着。看着便让人很有食欲。

韩雨拿过墨雨心帮他处理过的筷子,毫不客气的吃了起来。

“大姐,给我来点醋!再来两瓣蒜!”墨雨心也是毫不犹豫的发动,还主动的要了两样吃面的佐料。一瓣蒜,这家伙一口就下去了,随即整个人就是一阵狼吞虎咽,那架势愣是比韩雨还生猛了几分。

我擦!

当韩雨看见,她比自己还早一步吃完的时候,脸上禁不住抽了两下。这也太生猛了吧?不过,这面的确很好吃。

他舒服的出了口气,额头上已经冒出了淡淡的汗渍:“大姐,再给我添点汤!来几个馒头!”

热乎乎的馒头,就着旁边的红色辣椒,喝一口热汤,整个人就好像是吞了一把火似得。

“额,面好吃,馒头也不错!”当韩雨吃饱之后,才出了口气。

那大姐竟然难得的露出了骄傲的神情:“那当然,这面可是我父亲传下来的手艺,面粉都是我自家的麦子磨的,可没有什么添加剂之类的东西。我这面馆虽小,可赚的都是良心钱!”

“要是所有的商家,都像大姐这般想,那我们老百姓可就真的有福了。”韩雨呵呵一笑,随即瞟了一眼旁边的无白墨斋道:“大姐,这旁边的墨斋是卖笔墨纸张的吧?眼下学生们都已经要开学了,她怎么还没开门啊?”

“她啊?都已经一个月没开门了!”

“什么?”这回答让韩雨脸色一变,一个月,不是梓涵刚刚拜祭过黑子吗?难道她从那时候就没有回来?

想到这,他不由得焦急起来。这要是梓涵出点什么事,他怎么能对得起黑子?

“她把店盘出去了?”

“嗯,这倒没有。她交的是半年的租金,还差好几天才到期。她跟我前后**的钱,我的昨天才刚交完。”大姐说着,将韩雨面前的碗筷都收了起来。

韩雨拧眉道:“那您知道,她去哪儿了吗?”

那大姐将碗筷放到了旁边的水盆里,随口道:“没说,不过……”

她忽然停住了嘴,转过脸来有些提防道:“你们打听她干什么?她就是个小丫头,没亲没故的……”

“我是她哥!”韩雨沉声道。

“可我怎么从来没听她提起过啊?”大姐怀疑的扫了他一眼,尤其是韩雨刚刚下来的那辆车子,此时正停在对面。她虽然不知道那是什么车子,可也知道,这东西便宜不了。

也就是说,眼前的这两人,那都是有钱人。梓涵呢,只是个开门头的,进货,卖货,盘点,这一天起早贪黑的,也赚不了多少。这两人会是兄妹?

韩雨苦笑一声:“我这妹妹什么都好,就是太刚强了,脾气太倔。对我这个哥哥,也有点看法。我本来是想,等她气消了,再来接她的,可谁想这工作也忙,便一直没抽出时间。这不,看过年了她都没回家,便想来接她回去的,却又吃了个闭门羹。”

“那你们不是JN人啊?”

墨雨心安慰的握着韩雨的手臂,接口道:“我们从天水来的!”

“哦,是这样啊。”大姐点了点头,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似得,猛的一拍额头:“看我这记性,她好像说起过你。对了,你叫什么来着?黑,黑……”

“黑衣!”韩雨有些激动的道。

“啊对!”大姐眼中闪过一抹狡猾的神色,嘴角也得意的向上勾着:“看我这记性,黑衣,她说了,若是你来找她,便让我把这个给你。”

说着,跑去旁边的一个挂在了墙上的本子里,拿出了一封信来,递给了韩雨。

韩雨扫了一眼信封,完好无损。

他将信封拆开,只见里面有一张银行卡,还有一封信。他先将信拿了出来,抖开一看,上面几行清秀的笔记:“黑衣大哥,当你看见这封信的时候,我,已经不在JN了。”

“我知道,你是处于好心所以才想帮我,可是,人生路漫长,你可以帮我一时,总不能帮我一世,不是吗?路,总还是需要我自己一步步走的。外面的天地很大,而那精彩也是需要自己去闯荡,去感受的!所以,思虑再三,我还是决定出去走走,看看。”

“卡里是你给我的钱,还有一万,是王帅给的,我一直没有动,如今你帮我还给他!关于我哥的事情,其实,你也不必太过自责!这不是你的错,再说,你已经为他报了仇。我想他要是知道了,也一定会感激你的!他一直都是一个讲义气的人……”

“若是有缘,我们还会再见的。到时候,你若是能将这封信拿出来,我便做你的妹妹!”

下面的落款赫然是,梓涵两个字!

走过路过不要错过,看得爽了赏个钱嘞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