极道特种

1307章 一个要求

1307章 一个要求

韩雨握着信,嘴角露出了一丝复杂的笑容。

“怎么了。”墨雨心凑了过來,低声道。

韩雨将信递给了她:“这丫头走了!”

墨雨心拿过信看了两眼,嘴角露出一丝笑容:“这是好事啊,你看她最后那句,说明她已经想通了,只要她还在国内,我们总能找到她的!”

“这丫头性子倔强,我担心她会吃亏。”韩雨轻轻的吐了口气,随即珍而重之的将信收了起來。

“也不知道王帅这小子,知道不知道她的下落。”韩雨说着将信收了起來,王帅喜欢梓涵,这一点韩雨早就知道了。

当初韩雨的势力还沒有扩张到jn的时候,韩雨便是将王帅给派到了这里保护梓涵安全的,也许是注意的时间久了,这小子竟然起了爱慕之心。

对此,韩雨非但沒有制止,反而私下里鼓动过他。

王帅这人年纪虽然不大,却过目不忘,天纵奇才,如今,他已是老船的传人,一身的医术自不必说,再过个两三年的时间,这小子便能成为顶级的医生。

就算是遮天真的出了什么问題,他也不会受到太大的牵连。

再加上他性子沉稳,为人忠直,倒是也能配的上梓涵,只是,这家伙太不懂得浪漫了,你丫的给梓涵买点衣服,嘘寒问暖什么的都成,你丫的给钱,沒抽你就不错了。

“怕是沒戏,要是换了我,以后怕是都要躲着他走。”墨雨心一撇嘴,直接浇灭了韩雨的妄想。

“大姐,多谢您帮我照顾我这妹妹。”韩雨收起情绪,对着那中年妇女,拿出了一张自己的卡片:“我知道,给您钱那是不礼貌的,可是,若不表示一下,我实在是过意不去,这样,这张名片您收着,以后,若是您遇到了什么麻烦,或者需要什么帮助,您可以给我打电话!”

“啊,这……”那大姐看了他一眼,别说,要是韩雨给钱的话,她还真不会收,这信封在她这里放了这么长时间,里面就是一张银行卡,她连动都沒有动一下,便是最好的证明。

她虽然生活贫苦,却显然是个好人。

可韩雨现在给的不是钱,只是一个名片,她就不好拒绝了,不过,对于韩雨的承诺,她还是有点怀疑,有什么麻烦,问題都找他,这口气大了点吧。

“大姐,您就收下吧,这名片日后对您,或许会能用的上。”墨雨心嫣然一笑,恍如冬雪化春,西湖冰裂,自让人有一种亲近的感觉。

不得不说,有的时候美女总是要更容易获取别人的信任和好感。

“你是说,我要是有什么困难都可以找您。”那大姐将名片接了过去,然后,翻着看了一眼,有些狐疑的道。

墨雨心笑着肯定的点了点头,要知道,就算是在上层社会,怕是也不知道有多少人,想要韩雨的这么一个承诺呢。

如今的韩雨,掌控着汉魂,楚氏集团,尤其是经过了经济屠夫计划之后,便连庄家只怕也无法同他在财力上相提并论,只是,庄家的底蕴和经济健康状况,要比韩雨这边强罢了。

而论起权势,韩雨是遮天的老大,又是天卫大校,能够直接跟上层对话,特别是经历了倭国的事情之后,他在上面的眼中,无疑已经成了一个招财猫一般的存在,用如日中天來形容,也丝毫不为过。

不说别的,单凭他掌控着柳生家族,有井衣家族的小辫子,又接管了涂地的势力,跟伊贺的公主千雨绝姿有了一层暧昧的关系,能够一言而影响整个倭国的局势,上面也绝对会把他当作上宾來对待。

更何况,韩雨现在又掌控着大半个中医界跟汉魂战火,研制出的几样小东西,不管是像止血散这般能够救人的,还是像武器这类能够杀人的,都让军方很感兴趣,让他又成为了军方的红人。

更别提他的身份了,遮天的老大,楚家,墨家,还有赵家的女婿,跟庄金,唐峰,宋半城这样的天之骄子,称兄道弟,相交莫逆,若说在z国还有什么他办不成的事,有,却绝对不多,至少,眼前的这位中年妇女,还提不出能难倒他的问題。

“那我现在能提吗。”得到肯定的回答,那大姐有些嗫嚅的道。

无论韩雨还是墨雨心,都微微愣了一下,眼前的这个人,应该不是那种市侩之徒,韩雨本以为,她至少是遇到那种过不去的坎时,才会找他,不想,她竟然现在就要用掉。

韩雨笑了,和气道:“当然,若是能用到我的地方,您尽管提!”

那大姐将手里的卡片又送了回來,嘴里轻声道:“我就想让您帮我,教育一下我家臣子,让他走到正道上來,这孩子现在成天在外面瞎混,乱赌,打架斗殴,再这么下去,我担心他早晚都得出事,我一个人拉扯他到现在,若是他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,日后我还不知道该怎么活……”

说着,她的烟圈便红了。

像是老树皮一般粗糙的手掌,轻轻的在眼睛下面擦拭了两下,整个人看上去都显得极为疲惫和沧桑。

韩雨扫了一眼左右:“你儿子赌博!”

“这孩子本來不玩的,只是跟着一些不三不四的人在一起,天长日久的,难免会沾染上一些,如今,家里的房子被她给赌掉了,我每天赚点钱,都被他拿去了,哎……”

z国人讲究家丑不可外扬,中年妇女她不可能不知道,然而,她实在是被自己的儿子给逼的沒有了法子,而且,她能够感觉到,眼前的这两个人绝不是平凡之辈,或许真的能帮上她,这才毫不保留的说了出來。

韩雨眉头一拧,沒有吭声,难怪她的手艺这么好,却还只是个小门头,感情是因为她每天赚的钱,都被自己的儿子给拿去赌了,这样,她哪儿还有多余的钱财來扩张门面,扩大经营。

见他不说话,墨雨心抱住了他的胳膊,轻声道:“黑衣,我看就先答应大姐吧!”

那大姐轻轻的将手里的名片,放在了韩雨手边,勉强一笑:“呼,对不起,我,我不该提这样无礼的要求的,这大过年的,给您添堵了!”

说着,她忽然身子轻轻一颤,快速的收回了扫向外面的目光,忙将韩雨放在了桌子上的银行卡拿了起來:“两位,我那不争气的小子又來了,您快将这个收着,若是被他看见了,他非要生事不可!”

韩雨此时也已经听见了脚步声,微一侧头,便看见五六个小青年簇拥着一个二十來岁的年轻人走了过來,他们年纪都不大,不过在十**岁的年纪,一个个将头发染的染,长的长,个头不大,嘴里叼着的烟头可不短。

这大冷的天,他们却穿的十分单薄,脸色冻的发青,可一个个却偏偏要将自己当成爱斯基摩人一般,连穿的裤子,都有一个个的洞。

中间那个年轻人,眉目长的倒清秀,只是露出來的长长的脖子上,纹着一只青色的长龙,耳朵里,还打着洞,脖子里则挂着一个铁链子。

一看见还沒有递到韩雨手里的银行卡,他的眼睛便亮了起來。

身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快速的扑了过來,一把将卡片抢了过去,扬声道:“不说沒钱了吗,怎么这还藏着一张卡啊,这谁啊,你把卡给他干什么啊!”

说着,他还狐疑的扫了韩雨一眼,当目光落在墨雨心身上的时候,他的眸子明显的闪过一抹垂涎之色,便连脸上的表情都顿住了,旁边的那几个小混混,也一个个的眼睛放光,露出了狼一样的光芒。

乖乖,这个女人长的可真俊啊,他们在这里,倒也经常调戏一下那些女大学生们,甚至,他们的臣哥有一个马子,就是里面还在念书的一个丫头,长的那也还算周正。

可是,甭管是路边上见到的,还是他们专门去学校里面偷窥过的那个校花,跟眼前的这个小妞比起來,那可都差的远了。

不,是沒法比,土喀拉跟夜明珠,你觉得两者之间有可比性吗。

“哎呦,妈,这是哪儿家的女孩子啊,该不会是你给我介绍的媳妇吧。”纹着青龙的赵清臣,咕嘟的咽了一口口水,因为激动和紧张,他甚至都感觉到了口渴。

韩雨的两眼微微眯了起來,以前若是看见有人这样盯着他的女人,露出这样的神情,他早就让人将他扔到马路上去了。

“不是,你别瞎说,这是來这里吃饭的客人,臣子,你快将卡还给人家……”中年妇女的脸上露出惶恐之色。

探手便要來夺卡,这两人可不是一般的客人,至少不是自己的儿子能够随意招惹的,他生怕儿子的莽撞,给他自己带來灾祸,所以,想要将卡拿了给韩雨,让他们赶紧离开。

“去你的。”赵清臣随手一推,便将中年妇女推的向后一个趔趄,身子狠狠的撞到了旁边的桌子上,上面的碟子碗筷,顿时掉了一地。

那中年妇女的脸上,顿时露出了痛苦的神情,扶着自己的腰半天沒有站起來。

赵清臣却是一脸跋扈,非但沒有半点不安,反像是将自己的老娘推倒,是多么大的本事一般,拿眼斜睨着韩雨这边:“还什么还,现在在我的手里,那就是我的,行了,这里沒你的事了,你快去给我和兄弟们下几碗面,多打两个荷包蛋,我跟这位美女谈谈!”

他,很是自然的将韩雨给忽略了过去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