极道特种

1308章 教训

1308章 教训

“不行,那银行卡是梓涵姑娘托我保管的,咱们要还给人家……”中年妇女一脸的焦急,她可知道自己儿子的德行。

“梓涵的?”赵清臣的两眼顿时亮了起來。

他当然认识梓涵,而且,还打过梓涵的主意。只是,后來他发现有道上的人经常过來转悠,其中有一个,跟她的关系还不错。

这才放弃了,因为他知道那个人的身份。

那是遮天的人,是JN最大帮派的成员,若他敢动梓涵,他毫不怀疑对方会拿刀将他切成两半!

不过,现在梓涵走了,她跟遮天之间的关系,自然也就断了。

此时的他,可丝毫沒有将眼前的这两位神仙眷侣般的年轻人跟遮天联系在一起!

“那我就更不能给了!我可得给我的梓涵妹妹把把关!哎,我说,你们俩是她什么人啊?为什么我从來都沒见过你们?”赵清晨扬着下巴,努力的将他身上的匪气表现出來,以震慑对方。

韩雨平静的道:“梓涵是我的妹妹!”

“那你姓什么?叫什么?”赵清晨不屑的撇嘴儿道。要不是看他身边的女孩子漂亮,只怕他都要怀疑这家伙是想來追求梓涵的了。

“这个我跟你说不着!那卡里有三万块钱,是梓涵留给我的!”韩雨淡淡的道。

赵清晨的眼中,顿时闪过一抹贪婪。

三万块!

妈的,发了。想不到自己的老妈也很不简单嘛,竟然背着自己藏了三万,嗯,等一会得好好的审问审问她,看看是不是还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私房钱!

他微一抿嘴,将手里的银行卡握的更紧了。

“你说给你的,就是给你的了?那你倒给我说说看,密码是多少?”赵清臣阴阳怪气的道。

韩雨像是沒有防备似得,轻声道:“六个一!”

“你骗鬼呢?用这样的密码?”赵清臣怒声道。

韩雨正色道:“不信的话,你可以去查一下。这样的密码虽然简单,可是,一般人更想不到。所以,反而更安全!”

赵清臣见他对模样,心中便先信了几分。这丫沙比,这么轻易就将密码给自己说了?呵呵,真是太好骗了。

不过,在瞥见墨雨心的时候,他的眼中再次露出一丝毫不遮掩的贪婪:“想要我将卡片交给你嘛也成,不过,却要你身边这位妹妹,陪我吃顿饭!怎么样,三万块换一顿饭,不多吧?毕竟我替你们保管了这么长的时间,沒有功劳也得有苦劳吧?”

说着,赵清臣朝旁边的小弟,瞥了一眼,那几个小弟顿时露出了猥琐的笑容。吃饭?那时候可是最好下药了。赵清臣可是给他们显摆过,才弄了一种药粉,据说是什么样的姐那都抵挡不住!

“与我吃饭?你还不配!”韩雨微一摇头,平静的声音便吐了出去。

赵清臣脸上的神情禁不住顿了一下:“你说什么?”

“大哥,他说你不配!”旁边的一名黄毛凑了过來,低声道。

“我艹你麻痹的,老子还沒聋!”赵清臣反手就给了他一巴掌,恶狠狠的骂了一句。这才回头瞪着韩雨道:“孙子,你他妈的还沒在这地混熟吧?老子让你请客吃饭,那是给你面子。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废了你?”

韩雨嘴角微微一勾,一抹冷峻到了极点的弧度便跃然其上,周围的空气,似乎都跟着粘稠了起來似得:“若不是亲眼所见,我还想象不到,这世上,竟然还真有你这样的人渣!我若不教训一下你,只怕你会以为这世上沒有了公道!”

韩雨径直走到旁边,将赵清臣的母亲扶了起來,淡淡的道:“烟嘴,别下死手!”

门口,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过來的胖子跟烟嘴,正站在那里。烟嘴闻言顿时走了出來,一步步的朝着赵清臣他们走了过去。

“还带着帮手?你想干什么?我跟你说……”

赵清臣神色一变,忍不住向后退了一步。烟嘴那可是杀过人的,此时杀气凛然,可不是他们所能承受的起的!

而他的话音刚落,那边的烟嘴便一把抓过了一个黄毛,抓着他的脑袋向下狠狠的一扯,右腿的膝盖扬起向上,两者撞在了一起。

砰!

当烟嘴松开手之后,那黄毛嗷一声便倒在了地上,两手捂着脸,抽搐成一团!鲜血,从他的两手间流了出來,显然,就算是鼻梁骨沒断,以后只怕也要矮上两公分了。

“上,都给我上!”

眼见烟嘴又要上前,赵清臣急忙后退一步,连声呵斥。

“臣哥……”

见了烟嘴的威势,那几个小混混一脸惧色,一时间竟然不敢上前。

“妈的,给我上去干了他们。回头老子请你们吃大餐,每人两百块钱!我艹……”赵清臣有些恼火的照着旁边的小弟,踢了一脚,连声许愿。

听到有好吃的,还有钱拿,那几个混混胆气明显回升。

有两个去旁边找了个酒瓶,还有两个赤手空拳,就那么冲了上來。赵清臣则从手里拿出了一把小刀,眼中闪过一抹暴戾之色,随后也扑了过來。

烟嘴对付几个小混混,那自然是高射炮打蚊子,大材小用的。只见他啪啪两巴掌,将两名混混抽的原地转了两圈,沒等反应过來呢,便被他拉着碰在了一起。

剩下的两人,拿着的啤酒瓶子才刚举起來,烟嘴的腿便已经迎了上去。

哗啦,酒瓶破碎,烟嘴的腿就那么出现在了他的眼中,那小弟一百多斤的身子,就像是是石头似得,狠狠摔在了地上。砸的地面都砰的发出了一声响。

然后,他一侧身,另一个酒瓶便擦着他的肩膀甩了出去,正中旁边的墙面。沒等对方反应过來,烟嘴便探出手,勾住了那小子的脖子,然后将腰一弯,将他重重的摔了过來。一脚踏在了他的胸口上。

这时候,赵清臣的小刀,也到了近前。

只可惜,论起玩刀,他实在是差的太远了。烟嘴一把握住了他的手腕,然后,缓缓的朝着他自己的脖子压了过去。

赵清臣两手都用上了,脸色通红,却依旧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刀锋,离着自己的脖子越來越近!

就好像那握住了他手臂的单手,是钢浇铁铸的一般。

砰!

他的胸口挨了一拳,浑身的气力,顿时散开了。那刀子,也紧紧的压在了他的脖子上。

“不,不要!”中年妇女被这一幕惊呆了,此时才刚刚反应过來。眼见刀子朝自己的儿子刺了过去。她挣扎着就要上前。

烟嘴却是脸色依旧平静,抬腿毫不客气的在赵清臣的腿上踹了一脚,让他跪了下去。

感受到了脖子间的杀机,赵清臣的脸色,一片煞白。

“不,不要杀我!”他毕竟也就是个混混,如何能够抵挡的住死亡的威胁?所以,忍不住开口求饶起來。

韩雨将那赵母交给了墨雨心,自己慢慢的走到了赵清臣面前的桌子上坐了下去,拿起茶壶來倒了一杯,慢慢的吸溜了一口,这才道:“像你这样无父无母之徒,杀你,我沒兴趣!你的这些小弟,想來跟你也是关系极铁的。这样吧,只要他们中有一个人,愿意为你献出一小截手指,那你们全都可以离开!”

韩雨静静的端着茶杯,微一转:“谁愿意?”

那五六个家伙,此时也不敢哼哼了,一个个脸色煞白,却是谁也不愿意开口!而此时,胖子已经出现在了门口。那硕大的身躯,将整个门面几乎都挡住了。

不用说话,单是那庞大的威慑力,便足以让这些小混混望而却步。

“看起來,你的人缘不怎么样嘛!”韩雨有些惋惜的摇了摇头:“烟嘴,宰了他吧!”

“是!”一直冷漠的烟嘴,静静的应了一声,眸子中,闪过一抹阴森的寒光。便要毫不犹豫的动手。

赵清臣是真的怕了,他有一种直觉,眼前的这人,是真的能杀人,敢杀人的。所以,他尖声道:“别,鬼子,我平时对你最好了,好兄弟你,你救救哥哥……”

“阿海,哥哥我待你不薄吧?你不能见死不救吧?那次喝酒,你可是说过,要为我上刀山下油锅的……”

“大虎,咱们一起的时间最长了,你救救我……”

每一个被他望到的小混混,都将脑袋转向了一边。有的则干脆低头不看他。

赵清臣浑身冰冷,他怎么也沒有想到,这些平时跟他吹牛许愿,围着他打转的家伙们,竟然是如此的沒种!跟着他欺负人的时候,他们一个个的不是都挺生猛的嘛?现在,动真格的了,就尿了?

“想不到,你们的关系如此深啊!看起來,我很有必要考虑一下,怎么处置你们啊!”韩雨目光扫了一下那几个小混混。

丫们顿时一颤身子,忙不迭的道:“您别误会,我们跟他不熟!”

“是,我们沒想跟你动手,是他逼着我们干的!”

“那些坏事也是他逼的?”韩雨冷哼一声。

几个混混却是连连点头,生恐迟了会遭到连累一般。几个人七嘴八舌将自己过去干过的腌臜事都搬了出來,全都摁在了赵清臣的头上。一个个的发誓,毒咒,总而言之,他们跟赵清臣那是不世的仇人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