极道特种

1309章 可怜天下父母心

1309章 可怜天下父母心

听到刚刚还跟他称兄道弟,一个个马屁拍的啪啪响的家伙们,瞬间将自己比喻成了臭狗屎,赵清臣的脸上,顿时一阵青一阵白。

无边的愤怒,让他甚至连死亡的威胁都忘了。

伸出手,指着几人,冷声道:“你,你们……”

身子颤抖,竟然一时无声。

韩雨冷声道:“那你们为什么跟他在一起?又图的什么?”

几人相互看看,沒有出声。

烟嘴早就已经松开了赵清臣,握着刀子的手轻轻一转,那森冷的寒光,跃然在众人的眼内。那几个小子顿时像是开了窍似得,急忙道:“我们跟着他,是因为他傻!”

“啊对!这家伙想当老大,我们跟着他,就是为了混点烟抽,弄点饭吃!”

“我们知道他老娘是个开面馆的,每天都有进项,经常能弄到零花钱……”

几人七嘴八舌的不断说着各自的理由,他们不过就是小混混,寻常拿着酒瓶子打个架,欺负个菜鸟什么的,那自然是义字当头。可现在,他们却能清晰的感受到,眼前的这些人,就算是不会杀了他们,却也绝对敢弄残废了他们。

自然不敢再抻着在那装比,一个个的忙着向韩雨表白。

韩雨冷冷一笑,瞄着脸色已经惨白的赵清臣,淡淡的道:“看起來,你的人缘也不怎么样嘛!这样吧,今天是过年,我心情好,不与你们计较!你们几个自己说说,都干过什么坑他的事!谁说出來,我便考虑放了谁!”

“我说,我说!”染了黄毛的那小子急忙凑了过來(擦,为什么每次都是染黄毛的倒霉捏?你丫不能换个红色的?):“那次跟老六他们赌博,是我悄悄的给他们报信,才让他输了那三千块钱。事后,我得到了三百块的分成!”

“什么?那是你干的?”赵清臣身子一抖,猛的回过神來。那一次,是他母亲看病的钱,结果,让他给拿走赌了。却不想,一夜的功夫,三千块钱便都打了水漂。他当时还纳闷,怎么运气这么背了,不想竟然是被自己身边的人给卖了!

“还有吗?”

“老六的场子耍诈,每次我都带着他去,老六会给我分成!”黄毛小声道:“还有,还有就是……”

丫的脸色惨白,时不时的偷瞄一眼赵清臣的母亲。似乎有什么隐情。

“说!”韩雨冷喝一声。

黄毛身子一颤,想也不想便急声道:“两个月钱,我沒钱了,想到这里可能会有钱。所以,就猫在了半路,那天我喝了点酒,一时冲动……”

赵母猛然抬起头來,脸色一白。她记得自己当时拿了三百块钱,准备第二天买点备料的,结果,在半路上,窜出來个黑影,将包抢了去。而且对她动手动脚的,要不是她极力反抗,挣扎着逃了出去,沒准……

只是她怎么也沒想到,竟然动手的会是眼前的这个跟在自己儿子屁股后面的人。

赵清臣此时的脸色,都不知道怎么形容了。这件事情他也听自己的母亲说过,甚至,他也曾经跟身边的几个人打过招呼,说要将人找出來把他废掉!不过,只是过了两天,他自己便把这茬给忘了。

此时,猛然听到他提起,赵清臣就像是被踩了尾巴的兔子一样,恼怒,惭愧,羞臊?不一而足!枉他还想着拿他当兄弟,却怎么也沒想到,眼前的这人竟然连他娘都动!

他猛然窜了过來,眼中露出骇人的杀气:“麻痹的,鬼子,我他妈的今天非弄死你……”

烟嘴猛然伸出了手,拧住了他的衣领。

“给我闪开!”

赵清臣大喝一声,就想将烟嘴的手挪开,烟嘴只是眉头一扬,一把将他的手撑开,手臂一抖,将他整个人都甩到了身后的桌子上。喀嚓的声音不断响起,引的那几人嘴巴一抽,恍若牙疼似得吸着冷气。

烟嘴却像是什么都沒做似得,静静的站在了韩雨身后。冷峻的目光,不停的扫着几人。

门口的胖子,却早就已经坐到了外面,懒懒的晒着太阳。对付这样的垃圾,若是连他都要用到的话,里面的那人也就不能叫遮天老大了!

黄毛眼中也闪过一抹疼痛似得神色,他心中暗自庆幸自己押对了宝,不过,对于赵清臣的指控,也让他感觉到有些发怵,毕竟几个人中就数着他最狠。不然的话,黄毛等人也不会围着他打转。

“我又沒他妈的真得手,你激动什么?”黄毛尖着声音,朝赵清臣喊了一句。这才小心的扭过头來,轻声道:“我都说了,现在能放我走了吗?”

前倨后恭,令人不齿!

韩雨微微眯着的两眼,放了下去,身上的杀气也为之一敛。若是黄毛真的做出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,那今天便是他的死期。

所以,他得庆幸自己沒有得手。

“去,照着他的脸上抽两个耳光,然后跟他说一句有眼无珠,便可以走了!”韩雨淡淡的道。

黄毛顿了一下,随即遇上了韩雨那骇人的目光。身子微一哆嗦,他还是决定,得罪赵清臣。真要说起來,赵清臣顶多也就是打打闷棍而已,杀人,他还沒那个胆量。可是,眼前的这人,却让他打从内心深处,感受到了一种恐惧。

就好像他面对的不是一个人,而是一个死神一般。

见着黄毛一步步的朝着赵清臣走去,赵母急忙挣扎起來:“黑衣先生,求你放过我儿子吧,他不是有意要冒犯您的!要不,您冲着我來,我愿意代他受罚!”

只是在墨雨心的钳制之下,她怎么可能走的过來?

黑衣?

听到这个名号,黄毛的眼中闪过一抹狐疑之色。似乎道上的那头庞然大物遮天的老大,就叫黑衣。这个名字从横空出世到现在,不过三年的时间,却已经创造了一个传奇!

不可能的。不可能是他。遮天的老大,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么个小地方?

他心中暗自嘀咕一声,來到赵清臣的面前,抬起手來狠狠的抽了两个耳光。

啪啪!

在韩雨的注视下,他根本不敢留力。这两巴掌顿时将赵清臣的脸都抽的肿了起來。火辣辣的感觉,在脸上升起,赵清臣一脸死灰。便连愤怒也沒了力气。

这不是打在了他的脸上,而是打在了他的心中,打在了他的灵魂上。打掉了他的尊严,也打掉了他以前的自以为是和依仗!

兄弟?眼前的这人,哪儿有一个拿他当兄弟?人家不过把当成了一个猴子,一个煞笔!

黄毛走了,虽然在门口,被两根手指捏着丢了一个大马趴,却还是爬起來头也不回的走了,这让房间中的其他人,看见了希望。

这回不用韩雨说,他们全都主动的招待了起來。将自己所做过的,最对不起赵清臣的事情都搬了出來,为的就是平息眼前这人的怒火。

因为他们发现,似乎人家要对付的就是赵清臣而已。

什么我曾经玩过他的马子,什么那次找人揍过他之类的事情,全都一一落宰了赵清臣的耳朵里,而那一巴掌接着的一巴掌,也打的他心如死灰!

当房间中他的几个同伙,走的干干净净的时候,赵清臣的嘴角,已经露出了一丝刺眼的殷红。

“臣子,臣子你怎么样了?”赵母走了过來,扶着他,抬手就要帮他擦拭。

韩雨眼中闪过一抹不忍,随即却又被怒火所取代。竖子竟然如此对待一个疼他,爱他的老娘?不为人子!

“呵呵,这些就是你的兄弟?我真的很怀疑,你是怎么能活到今天的,不知道是你的运气好,还是傻人有傻福?”韩雨冷冷一笑,轻声道。

赵清臣脸色一变,目光有些僵直。韩雨的话,就像是一柄柄尖刀,狠狠的刻在了他的心中。他的手指已经刺进了手心,可是,比起心中的疼痛來,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就像是麻木了一般。

落的今天这地步,能怪谁呢?只能怪他自己有眼无珠,人狗不分!

“不过,现在你的好运气却是到此为止了。既然沒有人愿意用一根手指來换你的命,呵呵,烟嘴,动手吧!”韩雨嘴角一勾,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,可是,那话语却是冷漠的让人发指,无情的让人恐惧!

“不,我,我愿意,我愿意用的手指,我的手,哪儿怕是我的命也行,求求你了,黑衣,求求你,放过我儿子,他并不是有意冒犯你的,他只是一个孩子,他还是一个孩子,求你放过他吧!”赵母猛然转过身,满脸惶恐之色。

她现在后悔了,为什么要将一切告诉眼前的这个人呢?若是直接让他拿钱走人,或许自己的儿子就不用遭此磨难了。是啊,他的确是个混小子,可不管怎么说,那也是他的儿子。

再坏,再孬种,那也都是她的儿子!

想到后悔处,她几乎是摇摇欲坠,满脸的泪花,朝着韩雨便跪了下去,然后,便是狠狠的叩首!

韩雨眼角狠狠的**了两下,微一侧身,让开了正面,却并沒有让人阻止。只是用森寒无比的目光紧紧的盯着赵清臣!

“妈,妈我错了!”赵清臣忽然像是从一场噩梦中醒了过來似得,身子一颤,忙跪了下去,扶起了自己的母亲:“黑衣先生,一切都是我的错。是我猪狗不如,人狗不分。拿着一群王八蛋当兄弟,可对自己的母亲……”

泪水,止不住的从他的眼睛中流了下來。

曾几何时,他觉得眼前的这妇人,太过无用,不能给他优越的生活,不能给他面子,让人人侧目相看!因为,她只是一个卖面条的,若不是可以让自己跟其他人,有个吃饭的地方,他甚至都不想让人知道,自己会有这么一个母亲。

他,以她为耻!

可是今天,他才陡然发现,眼前的人,给了他生命,而且,还一直在用自己的生命來守护他!即便是他一直在践踏这种情感,她也依旧无怨无悔。

父爱如山,守护厚重,母爱似海,博大包容!

“妈,是我不孝,是我对不起您。今生,儿子无法尽孝了,但愿來世我还能做您的儿子,到时候,儿子一定将今生的债一一偿还!”

说着,他给自己的母亲重重的磕了三个头,随即眼中闪过一抹坚决的神色。

眼见自己的儿子,幡然悔悟,赵母自然是又惊又喜。只是,这种喜悦沒有保持多久,地上的赵清臣便猛然跳了起來,狠狠的朝着旁边的墙壁撞了过去!

PS:今日第一更,嘿嘿,小爆一下今天,希望兄弟们能贵宾鼓励一下!让我们一起,重返巅峰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