极道特种

1311章 韩雨的保证

1311章 韩雨的保证

外面,有一男一女联袂而走。男子面容坚毅,眉眼峥嵘,那线条就像是刀削斧砍而成一般。他身材笔挺,恍如长枪,行走间龙行虎步,自有一股气势。

女子则是冰肌玉骨,眉目如画。身姿窈窕似风中的杨柳,面容似初绽蔷薇,娇柔鲜艳。只是神情略显清冷,一望便生出退却之心。

不过,此时两人却靠的极近,显然是一对情侣。

这两人,正是韩雨跟墨雨心。

虽然梓涵离开,可是,帮着解决了赵清臣的事情,韩雨的心情却也好了不少。他相信,这比给赵母什么样的承诺跟好处,都要强的多!

“你怎么不把他,拉到集团内工作呢?至少可以给他一份保证!”墨雨心轻轻的瞄了韩雨一眼,此时的他,想要改变一个人的命运,不过就是动动嘴皮子而已。

举手之劳都已经做了,她就不相信,韩雨会舍不的汉魂集团多开几千块钱!

“他已经找回了自己,不过,想要真正的掌握自己的命运,还需要更多的生活磨砺!我相信,他能够让自己的母亲,过上幸福的生活,凭借他自己的双手!”韩雨淡淡的道。

墨雨心拧眉道:“现在怎么办?去BJ吗?”

“军师那边,还有点礼物沒有准备好。空手而去,你觉得赵老爷子会给我好脸色吗?”韩雨苦笑着摇头。

他可是早就跟墨雨心打听过了,赵静汐的爷爷那可是一个老革命,老人家顽固的很。自己一声不响的把他孙女的婚事给破坏了一次又一次,还跟他的孙女发生了密切的关系,沉寂了这么长的时间,又冷不丁的冲上门去,说要把人家的孙女给娶走?

老头不拿棍子将他抽出來,那都是天理难容!

所以他现在才想着,弄点能入的了老人家法眼的东西。只有这样,他跟赵静汐的事情,才有可能!

“那我们现在做什么?”墨雨心眼中闪过一抹轻松之色。

其实,对于BJ,她也是颇为矛盾。那里是她墨家埋沒之地,如今除了她之外,墨家嫡传血脉,都已经沒了。回去看看,她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那些逝去的亲人!

可那里毕竟还有墨家的老宅,如今年关已过,按理说她也该回去给亲人上柱香才是!

此时,无论是韩雨还是她,都不知道,墨家还有一个墨连殇活着呢!

“在JN看看黄泉堂的情况!”韩雨淡淡的道。

墨雨心探手勾住了他的手臂:“好,那我陪着你!”

韩雨笑了,探手在她的手臂上轻轻的拍了一下:“走,我先带你逛街去!”

从确立关系之后到现在,墨雨心基本上都是跟楚颜呆在一起,反倒是很少跟韩雨单独在一起。如今,楚颜有了身孕,赵静汐他也是上门提亲,可墨雨心呢?墨家沒了,这让她背负着血海深仇。

若说她的心中沒有委屈,沒有彷徨,那是不可能的。只是这个丫头,将这一切都放在了心底,沒有表现出來而已。

可即便她不说,韩雨又如何能不清楚?

“应该是我陪着你才对。看社团的事情,那都是小事,今天最重要的事,就是好好陪陪你!你放心,我会灭掉龙皇会,将轩辕家连根拔起的!”韩雨微微眯着两眼,轻声道。

墨雨心的身子微微一僵,微微侧首,韩雨转过脸來,对着她认真道:“我向你保证!”

墨雨心的眼睛亮了起來,狠狠的点了点头。

将三门五姓中的超然势力,轩辕家族连根拔起?即便是三门五姓中人,也不敢说这话。就连上面,也绝不会轻易的找轩辕家的麻烦。可是,她却坚信韩雨能够做到。因为他本身的崛起,便是一个奇迹。

灭掉剑门,吞掉天狼社,搅乱梆子国,使得世界经济局势大洗盘,让倭国陷入混乱,包围庄家,迫使庄宋两家更换继承人。这一桩桩,一件件,在他从下关村那个小村落里走出來的时候,又有谁会相信他能够做到这些呢?

若说这个世界上,还有一个人能为墨家报仇,能将墨家发扬光大的话,那这个人就是黑衣!她的男人!

“小心点!”墨雨心轻声道。

韩雨笑了:“你也开心点,外面的事情就交给我來处理,你只要跟颜儿一起,帮我将家里的事情打理好就行了!”

“嗯!”墨雨心使劲点头。

两人相视一笑,走进了一家商场。韩雨说,自己要帮她买点衣服!老实说,韩雨买衣服的眼光,实在是一般。可是,墨雨心拿着那几件衣服,却像是拿着什么无价之宝似得,脸上荡漾着的是幸福的笑容。

买完了衣服,韩雨又带着她去吃各种小吃。两人穿花蝴蝶似得在大街小巷中穿梭,就跟普通的热恋情侣,沒什么两样!

“黑衣,我有点累了!”墨雨心有些慵懒的伸了个懒腰,脸色不再绷着的她,就好像是破冰的湖面,恍如春风。那细长的腰肢,轻轻的伸展,顿时引的路边,不少男人张望垂涎的目光。

墨雨心却像是沒有察觉到似得,晃着手里的两个包,前面买的那些,都放到车里去了:“那我们去喝点东西好不好?”

韩雨探手搂着她细长的腰肢,目光不善的朝着那些目光瞪了过去,那模样分明是再说,看啥看?再看也是我的女人!

“今天你最大,你说干什么,我们就干什么!”

两人朝着附近的一个酒吧走了过去,因为才过了年,街面上的行人,本就不少。酒吧中,更是有些人满为患。

韩雨跟墨雨心一走进來,顿时便迎來了一双双灼热的目光。

好漂亮的妞啊!不少男人的眼睛,就像是夜晚中的野狼,幽幽的围着她打转,那架势仿佛恨不能将她吞下去一般!

不等墨雨心有什么表示,韩雨便先拧起了眉头,紧紧的搂着她,目光不善的扫了一圈,嘴里更是溢出了一声不满的冷哼。

墨雨心感受到他的变化,不由得抿嘴一笑,好像是什么也不知道似得,径直朝里走去。

两人才刚一坐下,便有侍者走了上來。

“小姐,这是那位先生送您的芝华士!”

墨雨心和韩雨顺着他说的目光望去,只见几个年轻的男女坐在一起,当中的一个年轻人,则笑眯眯的朝着她们举起了手里的杯子。

墨雨心嘴角的笑容顿时隐藏了起來,取而代之的则是一种高贵的冷艳。

她的笑容和温柔,只为一个人所绽放。其他的人,还不配!

“对不起,我若是喝酒的话,会自己点!”墨雨心淡淡的道。

“呃……”那个侍者顿时呆住了。有些为难的朝那边看去。见墨雨心根本不拿酒,那边的年轻人,脸色顿时阴沉下來,眸子中寒光闪动,有些冷漠的转动着手里的酒杯。

“算了,雨心,人家也是一番好意!再说,这酒可是芝华士,我听人说过,那可是好酒!我刚好尝尝!”韩雨嘿然一笑,探手将杯子拿了过來,然后冲着那侍者道:“给我们來两杯西瓜汁!”

“啊,好的!”侍者眉头扬了扬,拧身退了下去。

韩雨笑眯眯的端着酒杯,玩味的看了对方一眼,对面的那个年轻人,脸色更难看了。韩雨一张口便将里面的酒都倒了进去,然后,便低声跟墨雨心说笑起來。却再也不肯再朝对方看一眼。

把那个年轻人给气的,几乎鼻子里都能喷出火來!

“你要他的酒干什么?”墨雨心娇嗔的横了他一眼。

“嘿,反正是白给的,不喝白不喝。再说,你不是累了么?刚好找点乐子,给你解解闷!”

韩雨嘿嘿一笑,脸上闪烁着阴险的神情。

墨雨心微一抿嘴,这黑衣,显然是这个年在家里过的比较压抑,所以,出來找乐子來了。

西瓜汁很快便被送了上來,韩雨将杯子递到墨雨心的手中,这才端着自己的杯子,轻轻的跟她碰了一下:“喝点西瓜汁,消津解渴!”

说着,他凑到墨雨心的耳边:“今晚,我带你去个好玩的地方!”

墨雨心诧异的扫了韩雨一眼,难道他为今天,还专门做了准备吗?这家伙什么时候变的这么有心了,好玩的?还今晚,这家伙该不会是想……

也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地方,墨雨心脸上突然飞过一抹潮红,狠狠的剜了他一眼。

韩雨愣了一下,这好端端的瞪自己干什么?

“小姐,刚才我送你的酒,为什么你沒有喝?”

两人正低声说着话,旁边一个刺耳的声音忽然响了起來。墨雨心和韩雨就像是沒有听到似得,连头都沒有抬!

“说你呢,沒听见我们庄少说什么吗?在那装什么装?”有个年轻人朝着韩雨他们坐的桌子就是一脚。

“哎,这谁家的小狗沒栓好,让它跑这里來了?也不知道它这主人是怎么教的。”韩雨冲着墨雨心挤了个眼,拉长着声音幽幽的道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