极道特种

103章 何惜一死

103章 何惜一死?

莫苍龙的愤怒还是很管用的,废柴和狂风帮的小弟联合起来的力量也是巨大的,虽然只是在刺客离开的时候,他们追着的时候看了一眼这车的模样,可他们在一番追藤摸瓜之下,还是查到,楚向南座驾,和刺杀废柴的杀手逃离的时候所坐的那辆车很像。

“楚向南?”莫苍龙的眼中闪过一抹寒光,冷冷的道。

“我们的人有看见过这辆车,一点多的时候从城西绕了一圈,回了凤舞九天KTV。”一名心腹小弟轻声道。

“呵呵,看起来我们这段时间真是安静的太长了,竟然连楚兴社也敢太岁头上动土!”莫苍龙失笑一声,抬手摸着他那光亮的脑袋,嘴角露出一丝冷笑。

“龙哥,您要为我们主持公道,替废柴老大报仇!”旁边,一名留着长发,**着胸膛露出里面纹着的一只硕大的红色老鼠的人上前几步,脸上带着一股迫不及待的杀气。

“放心吧,废柴兄弟的仇,我们一定会报的。不过,报仇便意味着我们和楚兴社的全面开战,这一点,我需要和上面请示一下。”莫苍龙淡淡的道。

纹着老鼠的年轻人闻言眼睛一瞪,杀气腾腾的挥舞着手,不满的咆哮道: “请示?还请示什么?别人都他妈的将我们的老大给宰了,你还要请示个……”

“王格!”旁边突然响起了一声厉喝,打断了他下面的话。一名三十来岁的中年人腾腾的上前两步,大声道:“你怎么和龙哥说话呢?咱们已经不是以前的草台班子了,废柴老大既然带领咱们都投了狂风帮,那一切自然要照着狂风帮的规矩来!”

说着,他转向莫苍龙,轻声赔礼道:“龙哥,您别介意,年轻人容易冲动,不懂规矩,您别和他一般见识!”

“呵呵,以后就是自家兄弟了,不用这么客气。”莫苍龙摆了摆手,用颇为赞赏的目光看了他一眼,点头道:“不过,你能够理解我和社团的苦衷就好。咱们狂风帮虽然担着天水市道上一哥的名声,可那楚兴社也不是弱者!而且,楚云风一向野心勃勃,他为了等今天,暗中已经积蓄了很久的实力,不是说打就能打的。”

“那是,那是!”中年人忙点头陪笑道。

“老鸟,你他妈的到底是哪儿头的?”被称为王格的年轻人狠狠的瞪了中年人一眼,冷哼一声转身走了出去,随手狠狠的摔上了门。

中年人见状忙尴尬的笑了一下,对着莫苍龙道:“这孩子,脾气太倔了。龙哥,我去劝劝他?”

莫苍龙点头道:“去吧,现在废柴手下的人中,就以你们两个人为首。以后,你们就是我的左膀右臂。你好好跟他说说,免得他误会了什么。”

中年人忙答应一声,追着王格离开的方向跑了下去。等他出去以后,莫苍龙不由得轻轻一笑,缓缓的摇了摇头。

“龙哥,那个叫王格的小子也太狂了,言语无状,根本就没把咱们狂风帮放在眼中!”旁边的心腹小弟微微一皱眉头,轻声道。

莫苍龙瞄了他一眼,淡笑道:“他的老大死了,难道他还不该愤怒,生气,急着报仇吗?”

“可他们现在毕竟加入了咱们狂风帮……”

“加入狂风帮的是废柴,不是他们。”莫苍龙两眼轻轻一眯:“在他们的心中,根本就没有承认过咱们。”

那心腹小弟眉头轻轻一皱:“他们?那个老鸟难道也……”

“演戏罢了!”莫苍龙轻笑道:“你若是真的信了他的话,那怕是连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了。”

“那废柴的仇,我们还报吗?”心腹小弟小心的请示道。

“报,当然要报!不过,不用我们出手,你只要盯紧他们两个就行了。”莫苍龙淡淡的道。

那小弟眼中光芒一闪,仿佛明白了什么,闪身退了出去。

莫苍龙轻轻的揉着有些疲惫的脸颊,什么王格,老鸟,他都没有放在眼中。他接到的任务,只是要接手废柴的势力。至于这些能够说上话的人物,全都死光了对他来说也只有好处,没有坏处。

他所担心的,是刺杀废柴的人。他想不出来,楚兴社中什么时候有了这样的人物,竟然会有这种万军之中取上将首级的手段和风采?

外面,老鸟一阵急促的脚步追上了气哼哼的王格,连声道:“慢点,你小子慢点……”

说着,就去拉王格的手。王格没好气的将手一甩,大声道:“你去拍你那个龙哥的马屁好了,来管老子干什么?”

“你小子放你妈的什么屁呢?老子不管你,老子不管你,你小子能活着出来吗?”老鸟毫不示弱的瞪了他一眼,回头一扫,打开车门将他推了进去,然后自己坐在了他旁边,吩咐了一声开车之后,便轻声解释了起来。后面自有两人的亲卫跟着:“那个莫苍龙,看起来鲁莽豪爽,其实却是阴险狠辣的家伙。他的手段你又不是不知道,你当面顶撞他,若是他心一横,斩了你小子,你就痛快了?”

“哼,死便死了,有什么了不起的?”王格白了他一眼,不屑的道:“老子出来混,就没把这条命当回事过。”

“若是连我们都死了,那废柴老大的仇,还有谁去报?”老鸟忽然轻叹一声道。

王格的眼睛一亮,转过头来道:“老鸟,你的意思是……”

老鸟闭上了嘴,淡淡的道:“既然,他莫苍龙不想出头,那这个仇我们便自己报!你小子,难道不是这样想的吗?”

王格连连点头,忽然轻声道:“你,不怕……”

“有什么好怕的?老子的命是命,你小子的命就不是命?还是说,老子还比不上你这小子?”老鸟白他一眼,重新闭上眼睛,淡淡的吩咐了一句:“去凤舞九天!”

前面的小弟忙答应一声。

王格紧了紧手里的刀柄,目光中爆出狂热的神色!废柴死了,贴面失踪以后,曾经的四大战将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。

如今,所有的兄弟都在望着他们,死去的老大的英灵,在望着他们。

死便死了。

男儿血热,重诺轻生。义之所至,何惜一死?

望着凤舞九天KTV的大门,王格将手里的刀朝天一举,大吼一声:“跟我走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