极道特种

1316章 公子封不动

1316章 公子封不动

轩辕家族突袭血鹰会,因为多年的积蓄和准备,无数幽冥会的悍将反噬,使得血鹰会毫无还手之力,便被一场阴谋所淹沒。

便连一代霸主楚狂刀,也命丧身亡。

不过,血鹰会中,还是有两个极为重要的人物逃了出來,其中一个,是战鹰,而另一个,便是公子封不动。

这已经是传遍道上的消息了,算不得什么机密,只是,两人的下落,却是讳莫如深。

大概是为了稳定社团,龙皇会对内宣布是已经杀死了两人,而实际上,因为轩辕小楼的追杀,战鹰虽然成功的跟暗蛇联系上,却依旧命丧黄泉,可封不动,却迟迟沒有下落。

无论是轩辕小楼,还是韩雨,都在事后安排了大量的人力寻找他,可他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似得,沒有留下一点线索。

甚至,便连韩雨都一度怀疑,他是不是丧生在了那场动乱中,或者,真的已经为轩辕小楼所斩杀。

所以他怎么也沒有想到,他不仅沒有死,反而早就逃了出來,还加入了黄泉堂,一直就在他韩雨的眼皮子底下。

想想,自己还让萧炎,密切的注意封不动的下落,可哪儿想到,他早就已经在jn了。

“果然是你。”看着封不动活生生的站在自己的面前,韩雨忍不住露出一丝苦笑,刚才在见到封不动的时候,他便感觉有些熟悉。

直到看见他上楼时候的背影,韩雨才猛然想了起來,难怪他能逃出生天,不仅躲过了龙皇会的追杀,也使得他的搜寻如泥牛入海,毫无消息。

原來他竟然懂得易容之术,要不是无意间,两人來了个面对面,让韩雨近距离的看见了他,发现了他身上不经意间流露出的那种气势,只怕他还会继续藏下去吧。

“既然逃出來了,为什么不直接來找我,反倒加入了黄泉堂。”韩雨与他一起上了车,才刚坐下,便直接问了出來。

封不动低下头,一种淡淡的悲伤和痛苦,从他的眼中一闪而过。

随即,他抬起头,眼眸已经平静如水,只是嘴角却噙着一丝苦涩:“我只是想要找个栖身之地!”

“除了栖身之外,还有别的原因吧,日后遮天若是跟龙皇会打起來,黄泉堂便为前线,在这里,你可以跟他们交手,对吗。”韩雨目光紧紧的盯着他,沉声道。

封不动沉默了一下,这才点了点头:“只是我想不到,我们竟然会在这里碰上,本來,我是想着直到藏不住了,再现身的!”

韩雨探手,在他的肩膀上一拍:“这就是天意,注定了要你我兄弟相遇!”

“可天意是好是坏,你能分的清楚吗。”封不动抬起头來,轻声道:“你沒有跟他们对上,你不知道他们的可怕,他们竟然暗中准备了十几年,甚至,有些从一开始就加入了社团的兄弟,都是他们的人!”

“这份心机,这份隐忍,这份魄力,惊世骇俗,轩辕家根本就是将血鹰会当成了棋子,他们害怕自己出面,会引來其他人的打击,所以,才会故意借老大和社团來替他们练兵,这一回,他们是有备而來!”

“就连血鹰会在他们面前,都如土鸡瓦狗一般,瞬间瓦解,你的遮天,又能怎么样呢!”

韩雨收回了手,递给他一根烟。

封不动沒有拒绝,就那么叼着,抽了起來,显得极为熟练,显然,这些日子,他染上了抽烟的习惯。

“可你,最后还是选择了加入黄泉堂,所以,你心中已经有了答案。”韩雨嘴角叼着猩红的火焰,反问了一句。

封不动顿时僵住了,沒有说话,只是指尖的一丝青烟,慢慢的缭绕起來。

韩雨吐了个烟圈,长声道:“因为在你的内心深处,一直咆哮着一个声音,让你沒有放弃,那就是报仇,血鹰的仇,血鹰会众兄弟的仇,被人利用,作为棋子的仇,而你认为,若是在这个世界上能够对付轩辕家,对付轩辕小楼,让他们血债血偿的人,那就是我黑衣!”

他的声音中充满了自信,这不是骄傲,而是一种对自身实力的信仰。

封不动微一抿嘴,点头道:“是,李家跟我血鹰会,相互攻伐时日已久,对于他们的算盘我心知肚明,若是有机会统一黑道,他们自然不会放过,可一旦这种统一,需要付出的代价太大,他们便宁愿稳固住眼下的地盘,也绝不会轻易冒险!”

“所以,他们是守成有余,锐意进取不足,让他们跟轩辕家死磕,基本沒可能!”

这点,他分析的倒是跟叶随风一模一样,只是,封不动是因为身在血鹰会,跟幽冥会多次交手,有这样的判断倒是不足为奇,而叶随风紧紧是根据一些情报还有一些大势,便也做出了同样的判断,这其中的高下,便极为明了了。

“可是遮天……”封不动最初动了动,沒有再说,可那意思却是极为明显了。

遮天连血鹰会都不如,又如何能够对抗的了龙皇会,杀得了轩辕小楼。

“遮天底蕴不足,的确是一大劣势,可同样的,我们也有着谁也无法比拟的优势。”韩雨目光灼灼,神情冷峻,眼含杀机,声音坚硬如铁:“那就是,我们有着拼命的精神,我们有着必胜的信念!”

“从遮天成立到现在,不过三年的时间,我们遮天一步步的发展壮大,走到今天,未曾一败,现在的遮天,就像是一把已经拉满了的弓,龙皇会和轩辕家再强,也无法让我们畏惧,更不能让我们止步!”

这不是狂妄,而是一场场胜利所磨练出來的信念,不仅韩雨如此,遮天上下也都是一样,这也是遮天最为可怕的地方。

封不动却是轻叹一声:“黑衣,你的实力我相信,遮天的成就我也都知道,只是,你们最强的一点,却也恰好就是你们最薄弱的点,你有沒有想过,若是遮天突然经历一场大败,那又会怎样,你们如虹的气势,还能够继续保持下去吗,你们那无坚不摧的信念,还能继续坚持下去吗!”

“轩辕小楼不会给你这个机会的,他会找到你的破绽,然后一击必杀,让你沒有丝毫喘息之机,让你一败涂地!”

韩雨忽然冷冷一笑:“想不到,堂堂的公子封不动,竟然也会被人杀的吓破了胆,连报仇都不敢!”

这话极为刺耳,车厢内的空气,瞬间冷了下來。

封不动猛然抬起头,鼻孔里喷着粗壮的喘息,猩红的眸子,冷漠的盯着韩雨,就像是一头受伤的野兽,充斥着一股阴寒的气息。

韩雨却是淡淡的道:“怎么了,我说错了吗!”

“你可以侮辱我的人,但是你不能侮辱我尊严。”封不动的声音沙哑低沉,神情狰狞可怖,似乎随时要择人而噬。

坐在后面的胖子,从后面露出头來,铜铃似得眼眸,狠狠的盯着封不动,显然只要他敢朝韩雨动手,胖子绝对会从后面扑出來,然后给他一记老拳。

“我沒有侮辱你,我只是在说实话,以前的那个封不动,已经死了,跟血鹰会一起,埋葬在了西南,站在我面前的,不过是一个失去了信念,消磨了意志的行尸走肉!”

韩雨冷冷一笑,厉声道:“轩辕家强,轩辕小楼猛,我遮天不是对手,是,这一点我承认,轩辕家底蕴强悍,令人发指,可这又怎么样,老子就是一把刀,宁断不折,想要吞下我,那他至少也得做好身上被捅出十个八个窟窿的准备!”

“老子是光脚的,他是穿鞋的,难不成我还真就怕了他,大不了,一切从头开始,至于说这条命,从踏上这条路的那一天起,我就沒把这条命当回事,反正早晚都会有这么一天,可只要老子一天不死,我便要让他寝食难安!”

“总而言之,有我遮天,便沒有他轩辕,有他轩辕,便不会有我遮天,老子峥嵘傲骨,绝不与仇人同处一片天!”

“至于你,还是别在黄泉堂呆着了,杀一个够本,杀两个赚一个,斤斤计较,那有个鸟的意思,若是真这样想,你还不如直接跑去龙皇会藏着,以你的身手,还怕不能杀十个八个的,烟嘴,停车!”

车子嘎然停止,韩雨猛的将车门打开,淡淡的道:“你走吧!”

封不动脸色涨红,神情瞬间百变,时而恼怒,时而羞愧,时而杀气四溢,时而眉目紧锁……

韩雨看似一脸平静,可实际上,却也是七上八下的,心中忐忑不安,他知道,血鹰会的事情,对封不动的打击很大,尤其是,在他心目中强大无比的社团,瞬间崩溃,那些朝夕相处的兄弟,陡然翻脸,让他对轩辕家和轩辕小楼,产生了一种不可战胜的错觉。

可他毕竟还是沒有彻底放弃,他选择了遮天,选择了黄泉堂,证明他内心深处,还是渴望报仇的。

而想要报仇,他就必须振作起來。

沉珂用猛药,耳背需雷音。

要想让他尽快想通,站起來,就只有将他逼到那个死胡同里去。

可韩雨也不敢保证,他在那个胡同里,是一头碰死,还是将墙撞碎。

他目光侧向一边,眸子中,望着远处的黑暗,清冷的夜风,从打开的车门里,贯了进來,冰寒彻骨,第五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