极道特种

1320章 少年狼下

极道特种兵 1320章 少年,狼 下

这是一个奇怪的年轻人,他穿着一件带有虎纹的坎肩,露在外面的皮肤,呈现出一种幽深的褐色。一头诡异的红色长发,恍若血海,散发着一股死亡的气息。

四周,一切都安静了下來。

就连外面那沙沙的雨声,好像也停了下來。仿佛整个天地,陡然间都陷入到了无边的寂静中。原本正闹腾着向上窜起的水蒸气,好像也失去了其灵动的本性,不再活跃。

身经百战的利和莫臣,感觉到自己的胸口,像是藏了一头恐龙似得,一股巨大的力量,在不断的叩问着他的胸膛。

咽喉发干,嗓子发紧,手心冒汗。

对于这种感觉,利和莫臣很熟悉。上一次他面对死亡的时候,也有过类似的感觉,只是那一次,远沒有这一次來的强烈!

难道这个少年,竟然能对自己产生威胁不成?

不,沒有人能要的了我的命!利和莫臣的眼中,闪过一抹厉色,他猛然退后一步,将那女孩半挡在了自己身前。

“你是谁?”

利和莫臣眉头一跳,被自己的声音吓了一跳。沙哑,干涩,就好像是拿锯齿拉过了似得,这哪儿还是那个威严,高亢,充满感染力和煽动力,足以媲美歌唱家的他所发出的声音?

少年目光依旧平静,犹如一口千年古井,沒有一丝波动。只是平静而充满了沧桑的望着他,,是的,沧桑,谁也无法想象,一个少年的眼眸中,怎么会沉淀出如此厚重的岁月气息?

不过,面对利和莫臣的询问,他却沒有开口。

而此时,利和莫臣的四名手下,已经快步的围拢了过來,将手里的枪,也对准了少年的头。

他们的脸上,都冒出了细密的冷汗。

该死的,这怎么一声不响的冒出个人來?等一会,老大还不得将他们剥皮抽筋啊?四双眸子,又惊又怒的紧紧盯着少年,却沒有人开枪。

他们在等利和莫臣的命令。

若说起來,有了四名属下的保驾护航,他应该感觉到安全了才是,可他非但沒有,反而就像是光着屁股,站在冰天雪地里一般,那刺骨的寒意,几乎能将他冻僵。

他不敢动,那救了他无数次的直觉告诉他,动,便是死!

所以,他只能僵直着身子继续站着,见到少年沒有回答他的话,他只得重新换了一种语言问:“你是谁?”

“狼!”少年开口了。

他的话,字正腔圆,乃是标准的Z国话。

“你闯入我的浴室干什么?”利和莫臣喉结涌动,满脸紧张的盯着那少年。反倒是四个保镖,有些狐疑的扫了一眼自己的老大。

怎么感觉老大好像很紧张的样子?虽然这少年出现的诡异,可是,现在他还能翻得了天不成?

心中的这个念头,才刚刚升起,他们马上就明白了,利和莫臣是多么的先知先觉。

“杀人!”

冰冷的两个字,就那么从他的嘴里蹦了出來,自然的好像是到菜市场里买菜似得。当第一个杀字出口的时候,他的人,已经來到了利和莫臣身前,右手那苹果般大小的拳头,平淡无奇的砸了过去。

利和莫臣的反应也是极快的,他将女孩朝自己面前一拽,两手便挡在了胸前!

喀!

少年的拳头,砸在了他的手上,他那强有力的手臂,此时好像变成了纸糊的一般,不由自主的撞在了自己的胸口,竟然不能阻挡那拳头分毫!他甚至感觉到,自己的手指都被那一拳给砸断了。

第二个人字出口,少年的拳头便已经收了回去。

利和莫臣两眼瞪圆,手上传來的剧痛,让他张大了嘴想要呼吸,可是,就好像他的身体漏了似得,无论他怎么吸,都无法缓解他的痛苦。

他缓缓的倒了下去,在他的胸口,一个拳头大的窟窿,正汩汩的向外流血。那原本强劲有力的心脏,此时就像是被人给放了气的轮胎似得,慢慢瘪了下去!

在他的脸旁,一张照片正缓缓落下,那是少年丢下來的……

而此时,一股冷风早就已经吹了出去。

四名保镖微一愣神,这才反应过來,一个个气急败坏的冲了出去。只见一个少年,正在快速的向外跑去。他的身子,时而伏低时而扬起,左右跳跃,灵动的就好像是丛林间的一头野狼!

“哒哒哒……”

子弹不断的响了起來,追着少年的身子便飞了过去。可是,除了能砸起点尘土外,再也不能留下丝毫曾经属于它们的痕迹。

而此时,卫队已经被惊动了,四下里不断的有人窜出來,四名保镖的脸上,禁不住露出一丝苦涩的笑容。这时候你们再出來,还有个屁用啊?想他们四人,好歹也是超级精锐,却连人家怎么杀的人都沒有看清楚。

这让他们禁不住怀疑,那个有着一头血色长发的年轻人,究竟是人还是鬼?

先别管他了,老大死了,身为保镖可是有着无法推卸的责任,再不走,等待他的绝对是变成鬼一条路!

想到这,其中的一名保镖,一声不响的朝旁边猫去……

“什么?利和莫臣真的被人杀了?”

查哈将军神色一喜,在房间里接连不断的踱步。他刚刚接到手下的汇报,得知这个消息后,让他十分意外,同时也极为高兴。

利和莫臣是谁?那就是一个老流氓。仗着他手下人多,枪多,经常來他的地盘抢人,抢东西。还时不时的敲诈他一番。他一次次的忍气吞声,换來的却不是宽容和谅解,而是对方继续肆无忌惮的打压和蚕食!

尤其是在得知,他跟Z国的红色销魂帮,又进行了一次大买卖之后,利和莫臣开口就要分红百分之二十。这让查哈将军彻底的怒了。

想他本來是跟罂粟合作的,可受到了那个什么乌冬薄的鼓动,结果差点断了这条财路。他手下的烟土的确是好东西,可这玩意要是卖不出的话,还不如个柴火好用。

得亏他反应的快,一直派人盯着。

当得知那个乌冬薄彻底完蛋之后,立即派人再次跟罂粟联系,并且主动的做了让步之后,这才算是重新建立了关系。

利和莫臣沒要钱,而是通过罂粟方面,将那些烟土大多换成了粮食和军火。沒有吃的,便沒有人给他卖命,沒有了家伙,他便无法在这里立足。

不过,利和莫臣在知道了他的举动之后,却是感受到了威胁,已经开始准备对他进行军事行动了。这让查哈将军惊怒不安,他手下虽然有三千条枪,可远远不是利和莫臣的对手。

可就这么缴枪投降?他又不甘心!

凭什么他要将自己的命运,交给别人去审判和左右?所以,他一边紧张备战,一边暗中在杀手网站上,发了一张悬赏令,悬赏三百万美元,取利和莫臣的人头。

三百万美元,也不算是一笔小数目了。

可利和莫臣是谁?手下有着近万人的悍将,他身边的卫队,一个个都是从战场上下去的精英,去刺杀他?那也得有这个本事才行啊。

钱虽然是个好东西,可要是沒命去花,那就连一团废纸都不如。

特别是当三拨杀手小队,全部折戟沉沙之后,那些杀手们对这一点的认识,那就更加明朗了。

要知道,那三拨杀手,可也都是在自由杀手中,颇有名气的啊。他们有的在非洲执行过极为艰难的定点暗杀的雇佣军杀手小队,有执行过二十多次的刺杀任务,无一失手的独行侠,然而不管他们的曾经是多么辉煌,金三角也都成了他们的埋骨之地。

甚至,有些杀手认为,这个任务已经超过了他们这些自由杀手的能力范围。除非是像三色石,暗影协会这样的超级势力出手,不然,沒人能赚走这三百万美元。

就连查哈将军也这样认为,而且,他也清楚,之所以三色石这个亚洲的杀手巨擎沒有接下这个任务,就是在等着他涨钱。

可问題是,现在他哪儿里还能有钱?

他虽然跟罂粟合作,使得地盘内几乎所有的毒品,都能卖掉,尤其是最近两年,甚至还需要从别人的地盘上代购,表面上是赚的盆满钵满,可实际上,像利和莫臣这样的人,不需要孝敬吗?

每每有敲诈,他能不给吗?而且,他手下的地盘,这两年也一直在扩张,他手下的三千人,虽然人数不多,可是论起武器的优良來,却绝对要比利和莫臣强的多。若不是眼红,那利和莫臣怕也不会一直想找他的麻烦!

所以,他根本就沒有钱了。除非,他将自己的家底都倒出來,可那样就算是杀了利和莫臣又能怎么样?沒有了钱,下面的小弟,一样不会给他卖命!那他的刺杀,也就沒有了一点意义。

可就在这任务已沉寂了快一个月,眼瞅着就要被撤下的时候,竟然有人将利和莫臣给干掉了,查哈将军听到这消息,又如何不欣喜若狂?

“难道是三色石出的手?”查哈将军紧紧地盯着属下。

“不是,是一个叫狼的人……”

“狼?”查哈将军两眼眯了起來,这是一个陌生的名字:“他怎么杀的利和莫臣?”

“听说是趁他洗澡的时候,闯了进去,然后就那么轻轻一下,便在利和莫臣的胸口上砸出了个窟窿!”

“放屁!利和莫臣的住所,戒备森严,他怎么闯进去的?一个人的拳头,又怎么可能在身上砸出拳头來?”

“听说,利和莫臣的一个贴身保镖,跑了!或许,是他暗中将那杀手放进去的?”

“嗯,这倒有可能!”查哈将军眼中精光一闪:“立即给我查一下,将这保镖给我找出來。有了他,我们对付利和莫臣的残余势力,可就轻松多了!”

对于狼?他沒有兴趣。

那是一个杀手,他负责出钱,对方负责杀人,除此之外,他不想跟对方发生任何交集。

那些杀手,多是來自Z国那个古老的国家,他们冷酷而嗜血,打的交道多了,难免会把自己也陷进去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