极道特种

1322章 庄家兄弟

1322章 庄家兄弟

跟庄家合作,并沒有什么亏吃。

可以说,庄家的稳定,就代表着国家经济的稳定。韩雨抱上这么一尊金融巨擎,对于自身社团的安稳,都将多一份保证。

当然,庄金说的倒也不都是客套话。

不管是汉魂战火研发,还是他从三菱那里获得的汽车发动机制造技术,一整套的先进汽车生产流程工艺,或者墨龙利用柳生家族,不断转來的倭国在造船,冶金,电子方面的先进技术,都足以让人眼红。

底蕴,韩雨比不得庄家。在生意场上的人脉,潜力和资源,他也差的甚远。

可在这个科技就是第一生产力的年代,掌握了大量先进技术和经验的他,无疑等于是拥有了许多可以下金蛋的鸡。

不过,有了庄家的合作,他这些金鸡也可以加速下出蛋來。虽然从长远來说这对他吃亏,可至少从目前來看,他还是很有便宜可赚的。

“哼,想让我分一杯羹给你,倒也不是不行,不过,那你是不是也该有所表示?不然的话,那我岂不是太亏了?”韩雨淡淡的道。

“我手里哪儿有什么好东西?”庄金急忙否认。这家伙可不愧是奸商世家出身,那叫一个小心谨慎加吝啬,就甭提了。

韩雨嘿嘿一笑:“我可是听说,你们手里有一批可以转让的央行股票,嘿,我不要多了,你只要给我一半就成!”

“你小子可真够不黑的,一半,你可知道这是多少钱吗?一年就得十几亿……”庄金怒声呵斥。

“那你若不想合作,那就算了!”韩雨一撇嘴:“刚好我这里还有点事,要不我先挂了哈!”

“别忙,你等会,你先给我说一下,你能拿出什么來给我换吧?我回头好跟爷爷汇报。至于同意不同意,那就是得看你拿出的东西,能不能让他老人家心动了!”庄金十分狡猾的道。

让庄老爷子同意?这可不是仨瓜俩枣就能摆平的!

韩雨眸子一转:“我这里,有关于梆子国建造军舰的资料。要是你有兴趣的话,那我可以申请,我们在汉魂战火研发名下,再成立一个造船厂!”

庄金那边的呼吸,当时就一顿!

妈的,造军舰?你真他娘的敢想!

“你知道,建造一艘军舰的相关资料,技术,得需要多少吗?这么跟你说吧,上面现在要研制,那都极为困难。这东西,那不是空中楼阁,不是你想造就能造的,你懂吗?”显然,他是将韩雨的建议,误会成了敷衍,所以有些恼火。

韩雨轻笑道:“资料什么的,你就甭管了,你说你做不做吧?”

“做,只要你能让上面同意,谁不做谁是孙子!”这年头谁才是最大的客户?毫无疑问,国家。而军火便是国家消费的大头。要是能在这上面捞一腿,那还愁能沒的赚吗?

“对了,你家有沒有挖油的?”韩雨忽然想到了什么,问了一句。

庄金诧异道:“你这话題跳跃的有点大吧?刚才还军火战舰呢,一转眼就搞到油上去了?你要什么油,我可先给你说,把地沟油变成航空用油的技术,我可沒有……”

“这个,还是等我们什么时候,见面再说吧!”韩雨说着,直接挂了电话。

另一头的庄金却是愕然的望了手机一会,猛然从**跳了起來。

他受的伤早就已经好了,此时,一下闯出了门,快步朝庄老爷子所在的方向跑去。

“跟你说过多少次了?要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,你看你现在的样子,像什么话?”庄老爷子正在那里锄地,沒等他说话,便先劈头盖脸的训斥了一顿。

庄金脸色一苦,忙喘了两口气,这才道:“爷爷,黑衣说,想要跟咱们合作建造军舰!”

“嗯!”庄老爷子嗯了一声,随即猛的抬起头來,就连锄头将他心爱的花草给刨掉了一堆也顾不上了,他目光紧紧的盯着庄金:“你刚才说什么?”

“军舰!造军舰!”庄金笑呵呵的道。他虽然不怎么接触家族的生意,可也知道,他爷爷这辈子最大的心愿,就是想要成为那个庞大家族般的存在。而这,需要极为强大的人脉资源和金钱作为支撑。

插手军火,这是他以前想了很多次,却沒能实现的。如今,虽然庄家已经有些公司,跟军工方面有了密切合作,可是,对于像战舰这样的大家伙,却是想也沒有想过。

“造军舰?他倒是真敢说啊。怕不是他的那个战火研发弄出了点什么新玩意,让他信心爆棚了吧?造军舰,他以为这是造几颗子弹,几把枪那么简单啊?”

庄金小声道:“我也是这么说的,可是,他说他有办法,弄到全部的资料,保证能够比国内的一些还先进!”

庄老爷子眼中闪过一抹寒光:“他真是这么说的?”

庄金狠狠的点了点头,庄老爷子眉头微微一拧:“这小子从哪儿來的底气,让他敢说这样的话?”

庄金也暗自狐疑,他向前湊了两步,低声道:“爷爷,我听说,倭国动乱的时候,这家伙就在那里。您说,会不会他把人家的造船厂给打截了?”

“打截?”庄老爷子两眼微微眯了起來,一道精明的亮光一闪而过:“金子,你马上给家族培养的那些船工方面的人才给我召唤回來。记住了,一个不许落下!”

“啊,爷爷这事还沒有一瞥呢,您这是不是太着急了点啊?”庄金愕然道。

庄老爷子意味深长的扫了他一眼,淡淡的道:“着急了好啊,现在着急,等回头就不用慌张了。做完了这事之后,你就去找黑衣去吧,若是不能将这事办成,那你也就不用再回來了!”

“额,啊?”庄金满脸惊讶。

庄老爷子却是冷哼一声:“怎么,还要我再重复一遍吗?办不成这事,你就别回來见我。滚,滚……”

说着,不耐烦的挥了挥手。庄金只好屁滚尿流的转身就走。

刚走了沒几步,忽然又顿住了:“啊,光说这事去了,我把正事给忘了!爷爷,黑衣还让我给您说一件事呢。”

“嗯?”庄老爷子的眼中,闪过一抹期待之色。刚才那竟然都不是正事,那这正事得是什么?饶是老爷子这一辈子见惯了大风大浪,起起伏伏,可还是感觉到了一丝久违的紧张。

“那个是庄杰的事,他在外面打着庄家的旗号,胡作非为,结果撞到了黑衣那里,让他给揍了,JN到天水的公路,也黄了!”

庄老爷子望着一本正经的庄金,几乎气的跳起身來:“你现在已经是庄家的继承人了,难道还要事事请教我不成?滚,滚,这个你自己处理。以后别拿这些破事來烦我,不然,我要你何用?”

庄金用手在脸上一抹,夹着尾巴落荒而逃,活像是被吓破了胆子的小狗……

庄老爷子见状禁不住嘿嘿一笑,低声骂了一句,这臭小子!

等等,他刚才说,从JN到天水的道路?那不是有路吗,怎么还修?庄老爷子的眼中露出了沉思之色,倘若这是公路网络的一部分,那也沒有什么。如果这是专门为了加强两地之间的联系的话,那就有值得深思的地方了。

天水有什么?

有汉魂集团,有中医学院的驻地。要是这条路是冲着这两者去的,那这支持的意思可就太明显了。

这黑衣到底什么來路,上面竟然授权他成立军工厂,而且,看起來级别还挺高。因为他竟然说要建造船厂,这也就意味着,至少汉魂战火研发有着这方面的权利。

这可不是枪炮子弹了,这是战舰!

就连庄家也一直沒能获得的信任和厚待,上面就这么白白的送给了他?不对,这里面应该有事,有着自己都还沒有看透的事!

不过,总的來看,跟黑衣绑在一起,对庄家而言,也是有利而无害的!

“爷爷!”正想着,那边的庄修竹也走了过來。

“嗯,怎么,想到过來给我帮忙了?”庄老爷子目光瞄了他一眼,随即低头继续忙活起來。

刚才庄金跑的快,庄修竹沒有看见,所以,他走了过來,轻声道:“孙儿刚才看书,也有些累了。所以,特意过來活动一下筋骨!”

说着,拿起了剪花的枝子,慢慢的剪了起來。

庄老爷子眼中闪过一抹叹息之色,随即将眼睑一垂,缓缓道:“我看你心神浮躁,怕是有事吧?有什么事就直接说,跟我不用藏着掖着的!”

庄修竹勉强一笑,轻声道:“孙儿的这点心事,的确瞒不过您。这件事我也是刚听说的,不知道该不该对您讲!”第五更

“你既然來了,那不就已经有答案了吗?”庄老爷子蹲下身,除草。

庄修竹眼中闪过一抹坚决之色,他必须要将黑衣打压下去。

不然,等时日久了,庄金就真的成为庄家继承人了。到时候,他怕再也沒有出头之日了!

现在的庄金跟韩雨,那两人的利益是绑在了一起的。韩雨出了问題庄金自然也不能好过。

“是这样的,就在昨天……”

他也将庄杰跟韩雨发生冲突的事情说了一遍,只不过这事情从他嘴里讲了出來,就变成了韩雨霸道,蛮横,不将庄家放在眼内了。

“爷爷,杰弟不过就是夸了一句,他身边的女孩漂亮罢了,他也不至于将人给打了,还将咱们庄家的合同给拿了。这不摆明了是在打我们的脸吗?爷爷……”

他一边说一边抬起头,打量庄老爷子的神色,却不想,正看见庄老爷子静静的望着他。

那幽深的目光,好像能够看到他的内心深处,将他里外都看个通透似得。让他将下面的话,生生又吞了回去。

“讲完了吗?若是讲完了,你就回去吧!”庄老爷子淡淡的道。

庄修竹脸色一白,随即低下头,握着剪刀的手,却因为过度的用力而渐渐的苍白起來。

“为什么您对我就那么大的意见,难道,在您的眼中,我还不如一个外人吗?”对于未來的失望,让这些日子倍感压抑的庄修竹,终于忍不住爆发了出來。

朝着这个平时让他敬畏,连大气都不敢喘的爷爷,大声的喊了起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