极道特种

1323章 大动作

极道特种兵 1323章 大动作

庄老爷子眉头微微一簇,不怒自威的气势,便让人透不上气來。他清冷的目光落在庄修竹身上,冷声道:“外人?你说的外人,不知道是指的哪儿个?”

庄修竹其实在说完便后悔了,在庄家,庄老爷子那就是土霸王,一把手。老爷子说一不二,他的权威,就连他的老子,都不敢有丝毫的抵触。更何况是他?

他心中暗自苦笑,可对于韩雨的怨恨更深了。

要不是他,他何至于失态,以至于在爷爷心目中的地位,沦落到了无可挽回的余地?

好像是看透了他内心的想法,庄老爷子那夹杂着隐怒的声音,响了起來:“无知竖子,鼠目寸光,目无余子,小儿之见!”

“你,你真是越活越回去了。”庄老爷子伸手指着他,气的身子都哆嗦起來。

半晌,他才平静下來,冷冷的扫了自己身后的花海一眼,这才沉声道:“那黑衣是什么人,你到现在还沒有看明白吗?那是人中之龙,人家是凭借着自己的本事,一步步的打下了遮天这么大的产业。”

“现在他所拥有的成就,那都不是凭空得來的。就连唐家三小子,跟他走的那么近,你沒看见吗?宋家半城子跟他称兄道弟,平起平坐,他什么时候对你这样过?你以为这些,都为的什么?这些人难道就不如个你?”

“你还想着找他的麻烦,你可知道,再这么下去,你不仅会搭进去你自己,甚至还连累进整个庄家。上一次的事件,难道你还沒有从中吸取教训吗?”

越说越气,他可是差一点就将眼前这混小子立为继承人了啊,要是庄家真的交到他的手中……

庄老爷子忍不住一阵后怕,庄家若是由他掌控,那还能有未來吗?

“黑衣那样的人,只能与之为友,不可与之为敌。”庄老爷子深吸一口气,缓缓道:“因为什么?因为他比你疯,他比你狠。你若惹急了他,他敢将你宰了。他也有这个本事,把你宰了!”

“我跟你说过多少回了,我们是生意人,要广结善缘,什么三门五姓?那不过是捧杀我们的手段罢了。若是你真的以为自己是什么超然世家,自以为是的话,那才是真的离覆灭不远了。”

“可你根本就听不进去。还在这里想着什么去找他的麻烦。你跟我说说,那庄杰是什么人?欺男霸女!难道你以为我这老头子真的瞎了,聋了,看不见也听不着了?”

庄修竹神色惨白,眼中禁不住露出绝望之色。

“再说说你跟金子,本來我以为,你能吃苦,肯谦恭,所以,才想让你接掌家族。可是,立你为继承人之后你又是怎么做的?你处处刁难与他,就算是他已经远离了家族的产业,你还是担心!在我活着的时候,你尚且敢如此,倘若我死了,你沒了制约,难道就不敢杀了他吗?”

“沒有手足兄弟之情,多疑善嫉,像你这般,如何成事?”

庄老爷子冷哼一声:“我已经跟长老会研究通过了,让金子作为继承人。从现在开始,你就禁足在家,什么时候想通了什么时候再來见我!”

庄修竹失魂落魄,也不知道是怎么走回去的……

“你小子还不出來?好歹那也是你的儿子,却让我來做这个恶人!”庄老爷子不满的瞄了一眼花丛。那里慢慢的站起一个人來,正是庄金和庄修竹他们的老子,庄钱。

此时,庄钱脸上挂着讪讪的笑容:“嘿,爹您刚才生气的样子,装的可真像!”

“什么叫装的?”庄老爷子差点沒气吐血,恶狠狠的盯着自己这个沒心沒肺的儿子:“我那是叫这混小子气的。”

“我早就说,修竹的艺术天赋要比金子高的多,让他跟我接受艺术的熏陶您偏不肯,非要给他们反着來,如今出了问題,又來怪我?”庄钱小声嘀咕了一句。

庄老爷子顿时怒发冲冠,厉声道:“你说什么?”

庄钱微微一哆嗦,赶紧陪笑道:“爸,我说修竹这孩子不过是太顺利了,以至于有些目空一切。而且,他的性格的确有点缺陷,不适合做继承人。不过,等他想通了之后,他还会是个好孩子。您就别生气了。”

“子不教父之过,都是你这个当老子的,沒有给他们带个好头!”庄老爷子冷哼一声。

庄钱委屈的一低头,这儿子的事情,跟他这个当老子的有什么关系?

“那你也觉得,庄金比他更适合做继承人了?”庄老爷子拧眉道。

为了避免两兄弟骨肉相争,庄老爷子从很早的时候起,就不让庄金接触家族生意上的事。他担心如今再让他掌舵,他会沒有那个底气!

“至少,他的运气要比修竹好!”庄钱呵呵一笑:“金子能够交到黑衣这样的朋友,可是,修竹却只能跟他为敌。”

庄老爷子缓缓的点了点头,这也很说明一个问題!

江南船厂,Z国最大的军舰生产大本营。

新一代驱逐舰的总设计师,黄老正看着自己最得意的弟子,一个劲的直拧眉:“怎么了?这干的好好的突然请辞了?现在我这里很需要你啊……”

“对不起,教授,家里让我回去,我也沒有办法!”庄洋,驱逐舰方面的研究设计专家,虽然他的本领比起黄老來差上许多,可他年轻啊。黄老已经六十多岁,快七十了,可庄洋才刚三十出头。

黄老相信,等到庄洋六十岁的时候,那成就将绝对超越他。所以,对于他的请辞,十分的不解:“上面同意了?”

“已经同意了!”

“这怎么可能呢?怎么可能呢?”黄老喃喃自语。庄洋虽然算不上是国宝级的,可也是难得的人才啊。上面怎么舍得让他就这么走了呢?

庄洋眼中也闪过一抹不舍,可随即被坚决的神色所取代。他是庄家培养出來的,当初也是庄家推荐到这个船厂的,可以说,沒有庄家就沒有他现在的一切。

而他跟船厂,签订的只是合作性合同。并沒有卖身给船厂,若是他想走,上面自然也不能拦着。毕竟,他还是庄家的人,上面若是护着人不放,那庄家那边自然不好交代。

“师傅,我会常回來看您的,以后有了问題,还得向您请教呢。您老多保重,我走了!”庄洋行了一记军礼之后,这才转身离去。

类似的一幕,不仅发生在江南船厂,在江北,海口,甚至在国外的一些著名的船运公司,也在上演着。总之,这些船厂一些原本干的好好的技术骨干,全都请辞了。

因为他们身后的家族,已经向他们发出了人才召集令!

这也正是一个家族最为可怕的地方,因为你不知道,他们到底有多么恐怖的能量。

好在,他们在国内抽调的人,并沒有在关键的岗位上。就算他们离开了,也不会对大局产生多么深远的影响,只是让整个进度稍微降低一些罢了。

BJ,中南海。

“这庄老头要干什么啊?”一号此时正拿着下面的报告,拧眉道。

高秘书长微微一笑,他现在已经被提名为国务委员,兼办公厅主任了,算的上是年轻一辈中的实权派:“看这架势他们怕不是要自己造驱逐舰吧?”

“不行,你还是派人问一下,看他到底葫芦里卖的什么药!当初,他将这些人送进來的时候,那还都是一些青瓜蛋子,哦,现在庄稼成熟了,他们就过來一家伙都给我收走了?哪儿有这么好的事?”一号恼火道。

高秘书长点头道:“成,我这就问。不过,他并沒有将人都调走,抽调的人数,占他们送进來的总人数的五分之一!这说明庄老还是怕您生气的!”

“要是沒有个怕头,他怕是要上天了!”一号冷哼一声,在整个Z国怕是也沒有几个敢这么说庄老爷子的,可他,却是当之无愧最有分量的那个。

韩雨可不知道,自己一句话就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。

他这个时候,还在黄泉堂的场子里转悠呢。在罗纯的引领下,他跟不少小弟都进行了一次会面。除了鼓励之外,更重要的则是对他们进行物质奖励。

什么荣誉啊,名声啊,那都不如实实在在的利益來的实在。陌刀,内甲,金钱,上位,毕竟身为下层的小弟,他们所关注的不是社团的兴衰,而是自己能否获得利益,他们的付出,能否获得回报。

只有将他们的利益,跟社团的利益绑在一起 ,他们才会为社团,为荣誉而战。

这便是现实,也是人性!

漫长的一天终于过去了,等到第二天的时候,韩雨起身朝BJ赶去,因为,叶随风的礼物已经都准备好了。第六更求包养啊求支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