极道特种

1324章 雨心相求

1324章 雨心相求

赵家,三门五姓的超级势力之一。

不过,他的身份却有些特殊,赵家跟宋家,家族本身并沒有多少实力。

他们之所以会入选,乃是因为两家在军政方面的强大影响力。

可以说,他们两家是国家新兴势力的代表,他们左右的,也是整个国家的走向。

其他的家族对他们的接纳,也就代表着老牌势力对新兴势力的接纳,是他们对政府所表达的一种善意。

不过,若是因此你就小瞧了这两家的话,那势必会吃大亏。

枪杆子里出政权,这是一个被历史一次次验证了的真理,赵宋两家掌握的,就是这个枪杆子,在他们身后,站着的是整个国家的统治阶层。

得罪他们的后果,就是三门五姓这样的超级实力,也无法承受。

所以,这一次韩雨跟赵家若是能够联姻成功的话,那就代表着韩雨身份的一种转变,除了还是黑道中人外,他还多了一个白色的身份。

无论是对他,还是对整个遮天的继续存在來说,都是极为有利的。

不过,赵家对此时的韩雨,可是绝对沒什么好感的,想让他们同意自己跟静汐的婚事,只怕沒那么容易。

韩雨眼中闪过一抹精光,冷厉中透着一股坚决。

静汐已经是他的女人,若是真有不开眼的,敢來老虎嘴上拔毛,那他也绝不介意,使用暴力,虽然暴力并不能解决所有的问題,可是,有的时候,暴力却是解决问題的最好办法。

女人虽然重要,可要是沒有了小命,他们娶了女人又有什么用。

只要沒有人敢娶静汐,他就不相信,赵家还真的就会让静汐孤独终老不成。

虽然这有点自私,可是,韩雨还沒大度到,连自己女人的幸福,都要假手他人的地步。

“想什么呢,咱们就快到了。”墨雨心感受到他身上,散发的凛凛寒意,禁不住瞄了一眼,这家伙怎么平白无故的起了杀意。

韩雨收回心思,微一点头,对着前面的烟嘴道:“先别急着进城,去北郊墨家故地,过年了,我身为墨家的女婿,总要去拜祭一下。”

墨雨心的眼中闪过一抹惊喜之色,她定定的望着韩雨,眸子中露出了一片淡淡的晶莹:“黑衣,谢谢你。”

韩雨探出手,一把握住了她的手,怜惜道:“傻丫头,你是我的老婆,为你做什么都是应该的,有什么好谢的,其实,真要说起來,是我得谢谢你才对,谢谢你对我的包容,竟然会喜欢我这么一个花心大萝卜。”

“不,不是的,你不是花心大萝卜……”

墨雨心使劲摇头,然后,慢慢的将脑袋靠在了韩雨的胸口,听着那强有力的心跳,她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安全感,那里的气息,让她迷醉,让她眷恋。

“只是因为你太优秀了,以至于沒有女孩子,能够抵挡的住你的魅力,我知道,你对我们每一个人都是真心的。”

“真的,你真这么想。”韩雨脸上挂着笑容,低声询问。

墨雨心狠狠的点了点头:“当然。”

“呵呵,还是老婆对我好啊。”韩雨直接搂住了她的香肩,意气风发道:“雨心,你放心,虽然我不能给你们一个完整的爱情,可我发誓,我一定会用生命來守护你们的笑容,这一生一世,都会让你们开心,幸福的。”

“嗯,我相信你,不仅我相信,颜儿她也相信,不然的话,我们也不会跟你定亲了。”墨雨心轻轻的点了点头,像是个慵懒的小猫。

墨家故址渐渐近了,昔日的高高在上,富贵荣华,在那一场融化黑夜的火海中,化为了岁月的飞灰,微微发黑的断壁残垣,透着一股破败的气息,似乎在问:

在这个世界上,有什么是真的能够长久的呢。

韩雨定定的望着,嘴角渐渐的露出了一丝轻笑,长久,那不是他所追求的,他想要的只是一个精彩,无悔的人生,他所做的,只是为了让那些高高在上的家伙们知道,就是蝼蚁,也可以掌控自己的命运,成长为与天齐的存在。

沒有什么,能够比跟那些天才,奇才们好好的过过招,更能让人感觉到生命质感的事情了。

这也正是毛爷爷说的,与天地斗其乐无穷,与人斗其乐无穷。

韩雨跟雨心两人,來到昔日的墨家故地,目光里一处处的灰烬,脚下,则是枯干的荒草,原本充满了生机的小山,此时也变的荒凉起來。

置身其中,韩雨的心中便禁不住生出一种淡淡的酸涩,还有无边的杀机。

“走吧。”韩雨望着同样满眼感慨的墨雨心,轻轻的挽住了她的臂膀。

墨雨心点了点头,引他朝着原本属于墨家祠堂的地方走去。

这里,曾经是一处乐园,承载了她所有的幸福,而如今,载体已经沒了,那幸福呢。

“嗯,有人來过。”

韩雨远远的,便瞥见那原本属于墨家祠堂位置的地方,正静静的放着一捧**花。

那娇嫩的花朵,此时正在风中轻轻舞动,孤独而萧瑟的呆在那里。

墨雨心也愣了一下,此时的墨家故址,已经成了一片废墟,还会有谁來这里祭奠,而且,这里是墨家祠堂的位置……

两人走了过去,因为这几天都沒有下过雨雪,所以,菊花前面的灰烬处,可以清晰的看见膝盖跪过的痕迹。

“似乎有人來这里祭拜过。”韩雨左右看了一圈,四周静悄悄的,沒有一点声响。

“这花是三天前的。”墨雨心微微蹲下身子,仔细的看了那黄色的菊花一眼,三天前,那时候才刚刚过完年沒多长时间,谁会想到來这里祭拜。

韩雨也拧眉看了半晌,眸子中,渐渐的闪过一抹狐疑之色,不过在沒有确切的消息证实之前,他也无法确定自己的猜测是否属实。

“也许是某个墨家的子弟,行了,别多想了。”韩雨静静的将手里的花放了过去。

那是红色的曼珠沙华,它还有一个通俗点的名字,彼岸花。

相传,传此花只开于黄泉,一般认为是只开在冥界三途河边、忘川彼岸的接引之花。

花如血一样绚烂鲜红,且有花无叶,是冥界唯一的花。

花香传说有魔力,能唤起死者生前的记忆,在黄泉路上大批大批的开着这花,远远看上去就像是血所铺成的地毯,又因其红得似火而被喻为”火照之路”,也是这长长黄泉路上唯一的风景与色彩。

当灵魂渡过忘川,便忘却生前的种种,曾经的一切都留在了彼岸,往生者就踏着这花的指引通向幽冥之狱,当然,这只是传说,毕竟谁也不曾到过黄泉。

韩雨之所以选择这花,是因为它含有让死者安息之意,同时,也寓意着一种对生者的接引。

而他要接引的对象,自然就是轩辕家。

妖异浓艳得近于红黑色的花朵,看上去便是触目惊心的赤红,如火,如血,如荼。

韩雨和墨雨心静静的矗立半晌,两人都沒有说话,便转身返回。

有些事情是不用说的,而是怎么去做。

重新上了车,墨雨心静静的将脑袋靠在了韩雨的肩膀上:“黑衣,我是不是很沒用,颜儿娇媚,静汐柔和,两人都是国色天香的大美人,而且,她们一个擅长投资,一个擅长经营,也是少见的经商天才,只有我,什么都不会,也帮不了你……”

墨雨心轻轻的伸出手,抱住了韩雨的腰。

身为墨家巨子,她本是骄傲的,可是,墨家完了,给她留下的除了血海深仇外就是一个满目疮痍的墨家。

巨子的影响力虽然强,可真正掌握的实力,又能有多少呢,文不能赚钱,武不能杀人,墨雨心感觉自己就好像是个累赘,无法替自己的男人分忧解难,反而还要因为自己,给他带來巨大的麻烦。

韩雨伸出手,静静的在她的秀发中穿梭:“谁说的,我们的雨心可是一个冷艳无双,风姿绰约的大美人,再说,颜儿虽然聪敏,却有些大大咧咧的,时常丢三落四,静汐性子过于柔和,若不是绝境,很难会激起她的刚硬决断之心。”

“而你的细心,果决,正好可以帮她们弥补这一点,你身手敏捷,为人机灵,有你在她们身边,我才能更放心你们的安全。”

“可我总觉得自己一无是处,就好像是个可有可无的拖油瓶……”

韩雨两手捧住了她的脸颊,略带气愤的目光,狠狠的盯着她:“记住了,以后不许这么说自己,就算是你,也不行,你是我的女人,是独一无二的墨雨心,谁若敢说你是拖油瓶,我便杀了他。”

墨雨心顿了一下,忽然轻轻的在他胸口上一推,重新靠了上去:“我也不过是随口说说,你这么急着发火干什么,大不了我以后不这么说了。”

“连想也不可以。”韩雨轻轻的握着她的肩膀,轻声道:“你跟颜儿,静汐,对我而言都是同样重要,你们已经成为了我生命中的一部分,就算你什么也不会做,我也会养着你,养着你一辈子。”

“你真的对我这么好。”

韩雨白了她一眼:“怎么,连老公都信不过了啊。”

要是搁在平时,韩雨自称老公,怎么也得挨墨雨心一记白眼才是,可今天,她却出奇的沒有反驳,反而支起身子,紧紧的盯着他道:“那我能不能求你一件事。”

韩雨心中咯噔一下,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,却依旧凝重道:“你我之间,用的着一个求字吗,别说一件,就是十件,百件,只要我能做到的,我也都答应。”

“那你,能不能别杀他。”墨雨心目光一闪,怯声道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