极道特种

1327章 追头

极道特种兵 .. 1327章 追头

韩雨等人也到了收费口,烟嘴望着前面的箱货开了过去,依旧难掩郁闷。

这群无胆匪类,竟然让自己沒有机会,展现那炫丽的车技,就像是一个脱的精光的美女,挑逗起了他的火焰,在他就要纵马驰骋的时候,人家却一脚将他踹了下來,穿上衣服飘然而去一样。

沒有人性,令人发指!

“十元!”烟嘴将前面的车窗点下,旁边的那名收费员便已经冷冰冰的开口了。

“妈的,要钱还这么横?”烟嘴有些恼火的悄声骂了一句,可依旧拿了十块钱出來。要不是社团规定,不得无缘无故欺负普通人的话,他都想跳出去将丫揍一顿消消火气了。

他有气无力的将钱举了起來,还沒出窗户呢,砰的一声,车子便猛然一震,狠狠晃了一下。

被撞了?

烟嘴的眼中,闪过一抹精光,整个人就像是打了兴奋剂似得,一屁股坐了回去。整个人就像是弹簧一般,告诉的动了起來。

只见他快速的瞄了一眼后视镜,手上便已经完成了倒挡,加油门的动作:“老大,坐稳了!”

在他的怪叫声中,野兽已经咆哮了起來。狠狠的朝后就撞了过去。

韩雨身子一晃,微微眯着两眼便朝他旁边的玻璃瞄去。

这车玻璃是特制的,通过一些车窗之间的技术,可以使得后视镜中的内容,在那玻璃的一角,展现出來。此时,他也看见了那辆红色的宝马。

他记得里面是一个女孩子來着,难道自己看走眼了,她才是跟踪自己的人?

可哪儿有一个杀手,开着这么拉风的红色宝马的?难道他们生怕别人注意不到他吗?

不对,烟嘴弄错了!

韩雨眉头一扬,厉喝一声:“烟嘴,住手!”

“嘎吱!”

野兽的咆哮,猛然停了下來,可依旧微微的不停震动着。似乎随时都要再次发怒。烟嘴回头瞄了一眼:“老大,有情况!”

“有什么情况?”韩雨恼火的骂了他一句,对方真想找他的麻烦,也不敢在收费站闹事。这么多人看着呢,这不仅仅是他们干掉了自己,无法逃走的缘故了,只怕就连他们身后的势力,也要承当上面的怒火!

这是哪儿?帝都,天子脚下,首善之地!

要是这里的公共场所,都出现了性质恶劣的闹事,那整个z国还有一处安宁的地方吗?

“你跟我下去!”韩雨沒好气的推开车门,前边,烟嘴也忙走了下去。

墨雨心也想跟着,韩雨却阻止了:“你呆在车里。”

虽然沒有人会愚蠢到在这里闹事,可他也必须要顾及到万一。刚刚那辆箱货中的人,可绝非是什么司机那么简单。要是这些人真是找他麻烦的,再突然杀个回马枪,误伤了雨心的话,那他岂不是要抱憾终生?

“你小子这是闹哪儿出给我?”韩雨一下车,眼内的情形,便让他心生无名怒火,狠狠的瞪了烟嘴一眼。

只见后面那辆红色宝马的前脸,已经变形,保险杠都被撞碎了。而宝马呢,此时屁股正紧紧的贴着后面的一辆丰田阳光上,可怜的小丰田,前脸柔嫩的就像个大姑娘的脸蛋似得,大灯破碎,惨遭毁容。

这还不算完,丰田的屁股,也沒闲着,正堵着一辆奇瑞a3,a3可能是受到的力量较小,倒是沒发生多么严重的变形,可是,那漆面却也被刮擦了不少。

而他的车屁股,也已经挨上了一辆crv。

显然,虽然他及时叫停,可是,因为烟嘴的过于激动,使得他在很短的时间内便完成了一次追头壮举!而且,还是一口气追了四辆车。

这简直就是逆袭,逆推,逆,尼玛啊!

烟嘴满脸尴尬,在那里搓着两手,也不敢出声。他的确是太过激动了,以至于有点草木皆兵,有点风吹草动便來了个反应过度。

“你,你们是怎么开车的?”宝马车门打开,一个浓妆艳抹的靓丽女人走了出來,她穿着一件白色的皮草,黑色抹胸,黑色丝袜,一双黑色的漆皮高档棉靴,打扮时尚,倒也算高档,而且长的也算漂亮。

不过,她的素质嘛,就沒那么好了。

一下车,她便将一根手指扬了起來,对着韩雨厉声道:“一个个的沒长眼睛吗?”

颐指气使,飞扬跋扈。

那恶劣的态度,就连经常装比欺负别人的烟嘴都看不下去了。他脸色一沉,便要上前。他吗的,敢指着自己老大的鼻子骂?真当自己是个吃素的了?

韩雨扭头,不善的目光横了他一眼,烟嘴抿抿嘴儿,有些悻悻的站在原地,却依旧用不善的眼神,盯着那女人。

这个小动作,并沒有引起对面那女人的注意。也是,在她看來。自己那可是有后台的,她怕谁來?

“这位姑娘,我们兄弟是來这里办点事的,这第一次走这路,他可能是忘记拉手刹了,又挂错了档,所以……”韩雨不想在这耽误时间,再加上他们本就理亏,所以想要息事宁人。

可不想,不等他说完,那女人便已经冷笑一声,截口道:“呵,挂挡?你这车表面看起來,倒是挺大的,不想却是徒有其表,竟然还是个手动的。切,怕又是国产的吧?”

韩雨神色平静,淡淡的道:“长城的!”

他的车子,根本就沒有标识。虽然属于悍马生产,算的上是悍马系列,可这只是说它有着悍马的风格而已。跟寻常的悍马,跟可是两回事。

“呵呵,我就知道,像你们这种土老冒,就知道认个头,根本就不懂得什么叫层次,什么叫品味!也就配开这种沒人买的垃圾车!”那女人鄙夷的哼了一声,目光却轻轻的扫了一眼野兽的轮胎。

该死的,竟然比自己车子的轮胎大这么多!她脸上又闪过一抹恼怒之色:“我告诉你们,这里是bj,不是你们乡下,你知道我那是什么车吗?宝马750,是我昨天才刚买的。一百多万呢,撞碎了,你们赔得起來吗?”

此时,后面车上的人,也都已经走了下來。他们左右看看,还沒有弄明白情况。

而那个收费员也将脑袋伸了出來,目光狐疑的瞄了一眼韩雨的车,这真是长城的?看起來听不错的嘛,什么时候国产车也有这水平了?

她略一咳嗽,扬声道:“哎,我说你们还走不走了?”

“都撞成这样了,你看不见吗?还能走的了吗?”女人沒好气的冲她吼了一句。

眼见又是一个有钱的主,她也知道这样的人,惹不起。所以,忙又缩了回去。惹不起,总能躲得起嘛!

烟嘴的嘴角,却是狠狠的**了两下,盯着女人的冷漠眼神,也渐渐被惊愕所取代。妈的,奇葩啊!这娘们可真是个奇葩,这份无知眼光,这份无畏的泼辣,这种目中无人,目空一切的嚣张,这得是在什么样的环境中,才能熏陶出來的啊?

可怜的孩子,你这辈子最不应该做的事情,刚才你都做了一遍,你就等着倒霉吧!

似乎是看见了女人那可怜的下场,烟嘴心中默念了一声阿弥陀佛,眼中却露出了期待的神情……

韩雨被对方一口一个垃圾国产,乡下來的给渐渐弄的火大。他故意露出惊讶的神情,夸张道:“一百多万,不是只能买到宝马250吗?”

听到他这话,后面出來看热闹的司机,禁不住都是一阵偷笑。

“你,你……”女人直接被气的浑身哆嗦,随即闪过一抹凶狠之色:“好,今天我就要让你看看,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,是什么下场!”

说着,她拿出了电话來。

“喂,亲爱的,你在哪儿呢?哎呀,开什么会啊,你赶紧过來吧!我出车祸了,车子都被人给撞了,啊,他还对我出言不逊。什么?不得空?行,那我刚才可是碰到肚子了,哎呦,我肚子疼……”女人装腔作势的哼哼了两声。

电话中隐约的传來一个男人的声音:“好,好,我的小祖宗,我这就过去,你先把地址告诉我啊?”

“哎呀,我被人撞的头晕脑胀的,哪儿里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?你不是说,咱们的车子有全球定位系统吗?你让人给定位一下,不就成了吗?快点啊,我等着你!”

女人挂了电话,这才狠狠的盯着韩雨道:“哼,现在你不赔姑奶奶一百万,都别想走了!”

刚刚还嗲声嗲语,如骚似浪,可一转眼就他娘的成了地主婆似得,前后反差之大,让周围的人,是大开眼界。

此时,人越聚越多。毕竟,后面的人都想看看是怎么回事。就连旁边的车子,都有人在那里一边缓缓的开着,一边抻着脖子朝这里张望,看热闹。结果有一人大概是沒注意,脚下油门一点,砰的一声,得,他也追尾了。这回不用看别人的热闹了……

“不是,这怎么回事啊?怎么这都撞成这样了?怎么弄的?”有后來的,还沒闹明白的人就开始问了。

“还不是前面那车吗,说是刹车失灵,挂错档了,结果这不都给追头了嘛!”

“这车子不是追尾吗?什么时候多了个追头的?”

“废话,这是拿车屁股撞的人家车头,不叫追头叫什么?”

“不过你别说,那车还真挺结实的。这什么车?怎么连标记都沒有?”

“刚才车主说是长城的!”

“长城?这车挺结实啊,你看连模样都沒变。那阳光就悲剧了,娘的,小鬼子的车就是不能开,软的跟鼻涕似得!”

“你能不能别这么恶心?”

“车啊?”

“不是,我说的是你用鬼子的车來恶习鼻涕……”

第四更!两点半了,哥三点半就要去一趟淄博,若是能赶出來,就再更一章,若是不能,就沒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