极道特种

1330章 事情闹大

[VIP]1330章 事情闹大

张队长那是什么人物?能够在BJ这样的地方,做上一个区的交警队长,那也是要有两把刷子的。尤其是对他这种擅长溜须拍马的人而言,察言观色,懂得进退乃是其保命,升官的首要保证。

他从韩雨的沉默和迟疑中,敏锐的捕捉到了很利于自己的信息:这家伙怕了。

想来也是,赵副市长虽然只是个副的,可他身后,却有着一个让人敬畏的赵家为后台,便是那些部级高官,也都要给他三分面子,过呢个何况是眼前这人?

“兄弟,咱们现在也算是不打不相识,不如这样,你给我个面子,给陈所长摆酒认个错,陈所长也是豪爽之人,定然不会计较刚才的事情。至于赔偿,我们也可以再行商议,争取得一个双方都满意的结果,大家彼此交个朋友,你看怎么样?”

张队长一脸傲然,已经认定了韩雨会感激涕零的接受这个建议。

韩雨用一种看白痴的眼神盯着对方,嘴角微微上扬:“我摆酒认错?”

张队长眉头一皱:“怎么,你不愿意?”

这要是换了人,他早就不客气了。只是眼下韩雨流露出的镇定,还有他身边跟着的这两个猛人,让他心生忌惮,不敢胡来。

动强?事实已经证明,人家比他要强多了!

“杀人不过头点地,见好就收吧,否则,赵副市长的面上也不好。”张队长拧眉道。

脚下这个地方,卧虎藏龙。他一个交警队长,在普通人的眼中,或许威风八面,可是,他自己很清楚,在许多人的眼中,他连个屁都不如,随便有点背景的人物,那都能随随便便捏死他,就好像他欺负那些没有权势的老百姓一样。

在调查清楚韩雨的背景之前,他决定先退让一步。

倘若事后查到韩雨只是个平头百姓,那自己有的是办法报今日之仇。

“呵呵!”韩雨哑然一笑,他的确有些犹豫,不过不是怕,而是不想节外生枝。

倘若那个副市长,真的是赵家中人,那他在这个节骨眼上,将此人办了,岂不等于是打了赵家人的脸面?这次赵家之行,势必会引来更多的波折。

不过,他却没想到,他的犹豫反而让对方自以为吃定了自己。

眼见对方话语之中,一直拿着赵副市长来压他,韩雨眸中寒光一闪:“赵副市长怎么了,就是天王老子也得讲理!我今天就在这等着,我就不相信,他能把我怎么着!”

“你……”

张队长愕然,陈所长此时已经爬了起来,站在张队长身后,阴狠道:“好,小子,这可是你说的,今天我要不让你跪下,给我叫三声爷,我他妈的就跟你姓!”

说着,他拿出电话,急忙拨通了他姐的电话。这小子压低了声音,也不知道说了什么,一会便走了过来,眸子中闪烁着暴戾之色:“小子,你等着,狂,我让你狂。我倒要看看,你能狂到什么时候。”

张队长闻言长出了口气,跟陈所长站在一边,用警惕的目光望着韩雨,生怕他跑了。

韩雨会跑吗?

开玩笑。他靠在车边,静静的抽着烟。不说别的,单单是他天卫大校的身份,便不是那个赵副市长能够招惹的。只是,这个身份却不好暴露。

这样的事情,也不好麻烦高百尺或者唐峰,毕竟,这只是一件小事,若是让他们帮忙的话,岂不显得自己太逊了?

所以,想来想去,他发现自己竟然想不到一个合适的人来,帮他摆平这事。妈的,自己的关系还是太浅了。光跟上层有着交集可不行,等此事一了,怎么也得结交几个有潜力的官员。

“哎,赵副市长能来嘛?”张队长有些担忧的望着陈所长。

陈所长眉头一皱,有些不满的道:“什么叫能来吗?我跟你说,他必须得来。现在,我姐姐那肚子里,可还有他家未来的根苗呢。他要是不来,回头我跟我姐姐一说,那他还能有好果子吃?”

张队长这才恍然,感情是有了杀手锏了。

就当等待赵副市长,韩雨则趁机思索找谁来镇场子的时候,远处忽然有一个身影跑了过来。

“哎,你在这里干什么?”

来人笑眯眯的,脸上挂着懒散的笑意。一双纯净幽深的眸子,一身干净的纯白运动服,一双板鞋,让他看上去很有艺术范。两手插在兜里,就站在离韩雨不过五六米的地方,恍如哪儿个院校的大学生似得。

韩雨一见到来人,就笑了。

这可真是要打瞌睡呢,就来枕头了。

“你不好好的养伤,怎么到这来了?”韩雨微微一笑,来人不是别人,正是庄家的二公子,庄金!

庄金嘿然一笑,快步走了过来:“这不听到你给我打的电话嘛,老爷子非要我过来看看。还以为赶不上你的趟了,刚才过收费口的时候,看见你竟然在这。”

“恭喜啊,现在你已经是庄家的继承人了。这回不用再为自己担心了吧?”韩雨笑眯眯的道。

庄金眼中也闪过一抹兴奋之色。当初他之所以挺身而出,可不是看到了自己挨上一刀,会带来的巨大利益。而是他心中清楚,韩雨不可能真的下手杀了他。

可要是换成了庄修竹,那就不一定了。所以,他才站了出来。挽救了他的哥哥,也挽救了因为韩雨可能杀了庄修竹,而给庄家带来的危机。

更重要的是,现在他已经算是将命运掌握在了自己手中。再也不用担心,自己的老哥可能会对自己下黑手了。

“真要说起来,这事还得多谢你。没想到啊,我这个最没有投资眼光的庄家之人,竟然做成了一笔最大的买卖。”庄金呵呵一笑,两人也算是朋友了,所以说话很是随意。

韩雨微微一笑,没有说话。性格决定了命运,以庄修竹的狭隘,只怕就算没有自己横插一杠子,只怕他最终也未必能够继承庄家。退一步说,就算他能继承了庄家,也未必会有善终。

现在这结果,对他而言,已经很是不错了。

“你这出什么状况了?”庄金左右瞄了一眼,他早就已经猜到了大概。身为一个注定没有了继承权的庄家少爷,他多年混迹与BJ,更曾经远去欧美国家游历,三教九流无所不交,早就将他锤炼的对人情世故了如指掌。

韩雨在见到他的时候,也知道,帮自己解决问题的人,来了。有庄金出面,还用的着在意那个赵副市长吗?

他将事情的经过简单说了一遍,连庄金也不由得暗自哑然。欺负人欺负到了遮天老大黑衣的头上,这些家伙还真是不知死活啊!

“嘿,你这家伙忒不厚道,在这里扮猪吃虎,这姓赵的跟你没仇吧?要知道,他可是赵家的人!”庄金上下打量着韩雨,目光中露出戏谑之色。

韩雨心中一沉,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。当然,面上他却是依旧平静,淡淡的道:“赵家人怎么了?只要他不来招惹我,我自然也不会去找他的麻烦。可要是他自己不开眼,那也就不能怪的了我了!”

“这倒也是。在BJ城这个地方,最为紧要的是什么?就是得有一双火眼金睛。有这么一个亲戚,只怕今天不倒霉,也难逃的了明天去!”庄金看着那边不断朝这里警惕张望的陈所长,张队长,脸上露出一丝浅笑:“你这也算是提前为赵家清理门户了。”

韩雨瞪他一眼:“这事还是交给你吧!我只会杀人,借刀杀人,仗势欺人什么的,我可不会!”

庄金满头黑线啊……

“行啊,小子,你还真不走啊,成,我倒想看看,你能挺到什么时候!”

陈所长冷笑一声,他并没有将庄金看在眼中,本来嘛,一个学生似得家伙,能入的了他的眼吗?

韩雨微微一笑,轻声道:“挺到你把这些车都给赔了,就算完。”

“你……”陈所长气的身子一抖,快步的上前两步,指着韩雨道:“这些车,可都是你砸的!难道,你还想让我赔不成?”

虽然不断的有人走掉,可这里是交通要道,所以,远处已经堵了很长的一大溜。

韩雨盯着那根手指,杀气陡然透体而出:“拿开!”

陈所长忽然觉得,自己就好像是掉进了一个寒潭中,彻骨的寒意,让他几乎窒息。一股无形的压力,让他艰难的喘息着,平时那看似无力的空气,竟然沉重的难以呼吸。

不拿,就死!

心中忽然升起的感觉,让他身子一颤,忙不迭的将手拿了下来。四周的寒意,这才缓缓地褪去,他瞄了一眼自己身边毫无异色的张队长,心中不由得暗自嘀咕,难道刚才是自己的错觉?

“一辆车,五千块。拿了,我就放你走!不拿,今天你们谁也走不了!”韩雨平静的声音响了起来,可是,听在张队长和陈所长的耳朵里,却不啻与惊雷。

他娘的,阎王被小鬼刁难,反了天了!

陈所长脸上肥肉颤抖,右手却不经意间,碰触到了自己腰间那坚硬,冰冷的金属,眼中顿时闪过一抹凶光。

我擦,竟然将这东西给忘了!

只见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将别在那里的配枪拔了下来,黑洞洞的枪口,对准了韩雨的脸颊,脸上露出狰狞,得意的神色:“孙子,你他妈的有种再说一句试试!”

张队长的眉头,微微上扬。大庭广众之下竟然拿动枪,那事情的性质可就变了。

不过,他刚才既然没能阻止陈所长,此时,自然也不好再多说什么。只是,目光有些不爽的掠过他胖硕的脸颊,心中暗自琢磨,以后是不是该离这愚蠢的家伙远点?

烟嘴两眼眯起,目光中杀意凛然,死死的盯着陈所长。

只要他真的敢开枪,他绝对会用最残酷的手段,将他扑杀!

“看,看什么看?”陈所长大有一枪在手,天下我有的气概,只见他将枪口朝着烟嘴点了点,又冲着后面看热闹的人怒声道:“还有你们,都他妈的滚远点!”

这话太霸道了,顿时在人群中引来了许多不满。不过,效果却是明显的,更多的人走掉了。

动枪了,这已经超出了绝大多数人所能承受的范围。

不过,在他们的心中,却难免要骂这狗日的,太过仗势欺人!只是,这个时候,他们却是没胆气去迎接一个愤怒的枪口的。

眼见众人敬畏,陈所长顿时大喜过望。那边的女孩,此时也反应过来,扑了上来,对着宝马尖声道:“车,我的车,亲爱的,他砸了我的车,你给我杀了他。我要他为我的车偿命!”

一个人的命,在她的眼中,竟然不如一辆车?

韩雨眼中的冷色更浓,张队长的眉头皱的更紧了。

这个女人,简直比猪还要白痴一些。

显然,陈所长的智商,要比她高些。他瞪了女人一眼:“闭嘴!”

然后,才对着韩雨道:“小子,我不管你是什么来头,现在,你跟我走还不迟。不然,我会让你死的很难看!”

“是吗?”

韩雨身形一晃,转眼间,便将手枪夺了过来,左手一拳打在了对方的肚子上,在他张开嘴的刹那,黑洞洞的枪口,便顶了进去!

“现在,我倒想知道,究竟是谁死的难看?”韩雨冰冷的眼神,紧紧的盯着对方的眼睛。

说完,他眉头皱起,目光向下一扫,只见这陈所长的裤子里,正湿漉漉的向下滴水。

丫的竟然是吓尿了!

“呜呜……”

警笛声响了起来,烟嘴快步走了过来,脸上露出凝重之色:“老大,有警察过来了!”

“我听见了!胖子,你去保护好雨心!”韩雨对着胖子道。

胖子见他脸色冷峻,也不敢多说,嘟囔着重新钻进了车里。那些警察一过来之后,立即呈扇形将这里包围了起来。二十多名武警,已经将这里包围,而远处似乎有能更多的警察在赶来。

“里面的人听着,你已经被包围了,快放下武器!”黑洞洞的枪口,越来越多的对准了过来。

远处有人忍不住笑了起来,大爷的,人家明明站在车外呢,还是里面的?直让人怀疑丫的这个喊话是不是提前录制好的!

旁边,也有人发现了这个警员的错误,过去一把将扩音器抢了出来:“放下武器。”

若是这时候钻进野兽中,韩雨完全可以凭借野兽强悍的防御力,冲出去。只是,堂堂的黑衣老大,竟然被人吓的落荒而逃,他实在是丢不起那个人。

更何况,他又没有做什么错事,为什么要跑?

“动作挺快嘛!”韩雨微一皱眉,回头望了一眼,只见那名收费员已经快速的缩了回去。他顿时猜到,定然是这个收费员暗中报警,所以才会有警察来的这么快。

而且,出动的全都是武警。

烟嘴的动作也极为迅速,在那些人反应过来之前,便已经拿住了张队长,然后用一把匕首,顶住了他的咽喉。

庄金脸上毫无异色,在庄家祖宅韩雨都敢挥刀,更何况是现在?

不过,远处警笛声越来越多,更有几辆黑色政府车辆赶了过来。

不少人暗自咂舌,这回事情闹大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