极道特种

1331章 不该得罪的人物

1331章 不该得罪的人物

“赵副市长,您来了?”李元海大踏步的朝那几辆黑色市政府车辆中,走下来的那名中年人走了过去。一到近前,他两腿一并,便先敬了个礼!

赵万年,BJ市副市长,今年已经四十六岁,算的上是年富力强。

此时他脸色阴沉,径直从李元海身边走了过去。

他是大市的副市长,而李元海只是市里下辖的一个区的公安局局长,级别跟他就差了好几层,他自然不用跟对方太客气。

“出了这么大的事情,我能不来吗?你这个公安局长是怎么当的,竟然还有人敢当街袭警?现场怎么样了?”

李元海急忙跟在他身后,拧眉道:“已经控制住了,外面的群众,也都已经隔离了。”

“受袭的那些警员呢?”赵万年冷声道。

李元海脸上露出一丝苦笑,他当然知道,赵万年为什么会来。里面被制住的那人,可是他的小舅子,可是……

“报告赵副市长,遭到袭击的警察,都已经出来了。只是,交警队的张队长,还有派出所的陈所长,以及一位女子,被困在了里面!”

“什么?”赵万年眉头一立,一方面是因为对方一口一个副市长,那个副字让他心情不爽,另一方面则是因为这个消息。他怒声道:“你到底是怎么办事的?到了这么久,为什么还不救人?”

“对方手里有武器!”李元海苦笑一声,引着他来到前面。一辆辆的警车,在那里构筑成了一个半圆形的阵地!

赵万年一眼便看见了韩雨,隐约的,他似乎感觉好像见过此人,不过,这念头也只是一闪而过。只见韩雨手里,正用枪,对准了陈所长的嘴巴。陈所长此时已经体若筛糠,浑身几乎瘫软,却强撑着不敢倒下去。

因为韩雨刚刚警告过他,倒地,就死!

“这真是没有王法了,李局长,我们的时间可不多了,若是再有半个小时,还不能将人救出来的话,那势必会让事件,引起恶化。到时候别说你这个公安局长做不下去了,就连我,也难以跟上面交差!”

“是,可那这些嫌犯,他们说,说……”

“说什么?”

“他们说要见您!”

“哦?几个嫌犯竟然要见我?”赵万年一听便知道,定然是自己那小舅子惹出的事。不过,这个时候他若不给对方擦屁股,谁给擦?

“那我就去会会他们!让你的人注意警戒,若是这些嫌犯有什么异动,就地击毙!”赵万年眼中闪过一抹厉色,对于这些暴徒,绝对不用客气。

李元海忙两腿一并,敬礼应命!

赵万年直等他表示准备好了,这才缓缓的走了出去:“我就是赵万年,主管政法的副市长,我听说你们想要见我?”

他走出了车辆的警戒圈,倒也是颇有几分胆略。

显然,他能够做到副市长,绝非幸运便能成的。

此时,陈所长听到了他的声音,立即挣扎起来,韩雨将他嘴里的枪,拔了出来,对准了他的心脏,陈所长就像是好容易发现了一个救命稻草一样,大声道:“姐夫,姐夫你救我啊!”

赵万年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,这个时候,还叫他姐夫?早晚都要被他害死!

“闭嘴!”赵万年冷哼一声,对着韩雨,烟嘴道:“两位小兄弟,我不知道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可是,先把你手中的武器放下好吗?有什么问题咱们好好说,要相信政府,相信党,不管有什么委屈,我们都会给你一个交代的!”

“哦?”韩雨一听便知道,这家伙定然是个官场老油子。

“那这么说,您就是答应我的要求了?”

“有什么要求,尽管提!”赵万年脸带虚伪的笑容,轻轻点了点头。

韩雨朝旁边指了指道:“刚才,陈所长也就是您的妻弟,已经答应了,要替我赔偿这几辆车的损失。”

“嗯?”赵万年眉头皱起,那几辆车子,能值得多少钱?不过,一看见那辆红色宝马,他便暗自一惊,这车咋了?让什么东西给祸祸了?

“好,这条我答应了。还有吗?”这只是随口一问,在他看来,对方定然还会有别的要求。

然而,让他没有想到的是,韩雨听到他答应,立即将手里的枪,丢到了地上。

“没了!”

那边的烟嘴也急忙照做,后面的武警顿了一下,急忙冲了过来,将几人制住。

“姐夫……”

“回家再说!”

赵万年瞪了他一眼,然后,才对着已经将人控制住的李元海命令道:“李局长,将这几人带到你那里,好好审查一番。他们定然还会有同伙,这些亡命之徒,若是任由他们逍遥法外,定然会引起社会恐慌。还望你务必在最短的时间内,从他们的嘴里将这些人的下落敲出来!”

这话隐藏着一个指示,那就是,为了套取信息,你们可以用任何方法!

李元海忙点头答应,心中却是暗自地区,这一切,也太顺利,太简单了吧?

“赵副市长,您凭什么无缘无故的抓我们?那个陈所长,可是一切事情的起因,我的枪,也是陈所长的配枪,我拿枪对着他,纯是为了自卫!”

“闭嘴!”赵万年大踏步的走了过去,目光狠狠的盯着韩雨:“我只见到了你拿枪,对准国家公务人员,对准了一名人民警察。而这,就足够你在牢里蹲一辈子的!”

“这么说,您也没打算赔钱了?”

“哼,你说呢?”赵万年的眼中,闪过一抹唏嘘之色,开玩笑,让他赔钱?脑子没烧坏吧?

“感情你跟这陈所长,都是一丘之貉,难怪你能有这个妻弟!这可真是上梁不正下梁歪啊!不过,据我所知,这位陈所长的老婆,应该不是眼前的这个女孩子吧?水芙蓉,本是天上人间的小姐,九个月前,为陈所长所包养。”

庄金笑眯眯的走了过来:“两人在五环一处郊区,拥有一栋价值千万的别墅。两个月前,水芙蓉查出怀有身孕,陈所长便在西海的宝马4S店里,给她订了一辆宝马。总共花费194万六千元。”

一开始的时候,赵万年还满脸愤怒,可是,到后面却渐渐的变成了惊恐不安的神情。他定定的盯着庄金,颤声道:“你是谁?”

“我?我是谁并不重要,关键的是,您要逮捕的这位人物,只怕没有空了!”庄金淡淡的道。

“呵呵,说的没错。”

一位挂着副总监级警衔的中年男子大踏步的走了过来,跟在他身后的,则是市局的几位领导,公安厅的厅长,在后面则是几位神情精悍的警员。而在他一边,则是BJ市的市委书记,高明!后面的几位,则是市委的主要领导人物。至少有四五个人的排名,都在他赵万年之上。

尤其是高明,那可是封疆大吏级的人物。

赵万年满脸愕然,一时间怎么也想不到,这么几位,怎么突然来了?

眼见几人,大踏步的走了过来,李元海猛然行礼:“副部长,局长,书记……”

一时间,他也有些傻眼,不知道该跟谁打招呼了。

那位挂着副总监级的中年男子,正是公安部的副部长,常胜春。他虽然已经快六十岁了,可精神矍铄,身躯笔挺,一点也不显老态!

“常伯伯,高叔,给你们添麻烦了!”庄金笑呵呵的走了过来,脸上露出一丝略带羞赧的笑容,挠着头道。

“你小子,一到这里,就闹出这么大的动静,怎么着?想跟所有人都说一声,你来了啊?”常胜春微微一笑,看似是在训斥庄金,可是,目光却紧紧的盯着韩雨。

韩雨也知道,这位公安部的大佬,定然知道自己的身份。

他也没有向后缩,反而也跟着道:“常伯伯好,高叔好!”

“哈哈哈,你小子,总算还知道点尊老爱幼!”这要是一般人,称呼他一声伯伯,只怕常胜春会勃然变色。可是,韩雨的这一声称呼,他却是极为受用。

这是谁?这可是跟庄金,宋家小子,还有唐峰齐名的人物。便是在身份上,也绝对差不了多少。论起地位,他或许要高上一些,可是,却也不敢在韩雨面前太过倨傲。

赵万年有些懵了,不过,到了这个时候,他要是再不知道,自己得罪了不是他能得罪的人,那这么多年,他就是白混了。

“赵副市长,这是怎么回事啊?”高明对着韩雨略一点头,这才像是刚刚发现了对方似得,诧异的问。

赵万年脸色一变,可这个时候,他也没有了退路,只得道:“他,他们伤害警员,涉嫌妨碍执行公务,并且……”

“他应该拥有持枪证吧?”常胜春忽然道。

韩雨右手一翻,一把暗银色的手枪,便跃然其上。那流线型的金属,还有泛着冰冷触感的刻纹,无不彰显着这把手枪的不凡。

常胜春的眼睛,顿时亮了起来,他可是玩枪的行家,自然知道,这把枪远非刻上去的那么简单。

“好枪!”常胜春不由自主的赞道。

“常伯伯若是喜欢,回头可以到金子这里拿!”韩雨笑呵呵的道。

这是公开行贿吗?赵万年以为常胜春会豁然变色,却不想常胜春竟然露出惊喜之色:“你说的可是真的?”

“小子哪儿敢跟您开玩笑?这样的枪,刚好这次带来了几把。”

“好,那我可就不客气了。哈哈,走吧!”常胜春笑呵呵的招呼了一声,忽然扭头问李元海:“李局长,这两人我带走了,你没什么意见吧?”

“啊,没,没意见!”李先海急忙敬礼,脸上已经露出了细密的汗珠。就算是有意见,他也得敢提啊!

“这就好!回头,我会让人写一份通告给你的。我让人在前面开路,你们在后面跟上就是!”这后面一句,是对着韩雨他们说的,常胜春说完,便先朝外走去。

韩雨和庄金也朝野兽走去,不过,在快上车的时候,韩雨猛然回头:“陈所长,记得在你进去之前,将车子给人家赔了,一人五千。”说着他一指那辆阳光:“那辆除外!”

“不是,这两位到底是什么人?你总得让我死个明白吧?”赵万年忽然反应了过来,一把拉住了高明的胳膊,满脸苦涩。

高明神情复杂的看了他一眼,轻声道:“老赵啊老赵,你说你平时那么精明的人,怎么偏偏惹上他了呢?那个年轻人是谁我不知道,不过,穿着白色运动服的那位,是庄家的二少爷,如今庄家的继承人。那人能跟他称兄道弟,你说,身份能差的了吗?”

“什么?”赵万年神色一变,眸子中露出一抹死灰之色。得罪了这么一个人,就算是他身后的赵家,只怕也不会为他出头吧?哪怕对方不会因为此事而打压他,只怕他的仕途也就到此为止了。

毕竟,谁也不想冒着得罪庄家的危险,来提拔与他!

“姐夫,这,这是怎么回事啊?”陈所长才刚刚从震惊中清醒过来,满脸惶恐的凑了上来。

“啪!”

一记响亮的耳光,抽在了他的脸上,赵万年恶狠狠道:“怎么回事?还不都是你干的好事,这回你就自求多福吧,我是保不了你了!”

说着,头也不回的离开了。

“哎,姐,姐夫……”陈所长还要挣扎,那边由常胜春带来的警员,却已经靠了过来:“陈所长,张队长,还请你们两位跟我们走一趟!”

“你们干什么呢,亲爱的,亲……”

“亲你麻痹啊,给老子滚!”狠狠的一脚,踹在了那女人的肚子上,满脸凶狠。要不是他,那姐夫能连他都不管了吗?此时,他恨不能将这个可恶的女人给杀了。

不过,不等他实施行动便被制住了。显然,在他日后的罪状上,还要加上一条,故意伤害罪!

满脸死灰的张队长,一脸绝望的陈所长上了警车,不过,这回两人的手上却多了个明晃晃的铁玩意!

警车撤去,周围的车辆也渐渐恢复通行,可是,连带着刚才的那一幕,也像长了翅膀似得,随着车流飞到了BJ的大街小巷……

而自始至终将一切都看在了眼中的那位收款员,从此却多了个好习惯,那就是甭管对什么人,都微笑服务,尤其是外地来的车辆!

走过路过不要错过,看得爽了赏个钱嘞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