极道特种

105章 奔桑门

105章 奔桑门

饭要一口一口吃,路要一步一步走。韩雨虽然有些急着赶路,可他也知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。所以进了LN西南的一处小镇之后,他便提出要休息一夜。

却不想前面开车的小弟扭头笑了一下,拒绝了:“老大,来的时候我已经在暗蛇哥的监视下,老老实实的睡过一天觉了,一点也不困,咱们还是继续赶路吧,您和凡哥若是困了,便在后面眯着就是,车子下面还有暗蛇哥给您准备的夜宵,几包自热的盒饭。”

他叫名仔,因为为人稳重,开车小心所以特意被谷子文选中。他是竹叶帮中的老人,对于韩雨这个灭掉竹叶帮取而代之的颇有传奇色彩的老大,一直都很崇拜,在他看来,能够为老大开车,那简直就是一名遮天小弟的光荣。

为此挨点累,受点苦又能算得了什么?

“他想的倒周到!”韩雨轻笑一声,望着名仔兴奋的神情微一琢磨便点头道:“你若是不困的话,便继续开吧,咱们不急着赶路,你不要开台快了。”

名仔忙笑着答应下来。

韩雨这才靠在座椅上轻轻的眯了起来。名仔能被谷子文挑中,开车的技术果然是没的说,一夜无话,等到了第二天,天光放亮的时候,他们便已经进入了LSK的地盘。

冬日的清晨,总是会有薄如奶昔的晨雾弥漫四周。虽然对能见度的影响并不是很大,可韩雨还是让名仔放慢了车速。只不过,有的时候,并不是你小心就能可以的。

正当他和卓不凡默默的靠在座椅上闭目养神的时候,忽然感觉车子轻轻震了一下,韩雨刷的一下睁开了眼睛,目光一扫,便看见他们前面多了一辆车,似乎是碰上了。

“怎么回事?”韩雨沉声道。

“老大!”名仔脸色有些难看的道:“他违规过线,冲出来的太过突然了,我没躲开!”

韩雨一听便明白怎么回事了,自己的小弟一直在靠着公路右边行驶,又有他的吩咐,自然是不会有违规,违章这一说的。显然,责任方不是他们,而是对方。

“去和他谈谈,若是没什么事儿,我们先去找地方休息!”韩雨四周看了一眼,见周围并没有什么碍眼的人或车,这才确定这真的只是一个意外,便轻声吩咐了一句。

正所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只可惜,如今早已经过了有理走遍天下的时代。

他想息事宁人,有人却不干了。

他们所撞的那辆白色的奔驰中,两个年轻人从车中钻了出来,张嘴便道:“你们他妈的瞎了狗眼了?好好的大路你不走,却他妈的朝老子的车屁股上撞!你他妈的知道老子这车值多少钱吗?”

名仔才刚从车中出来,闻言脸色便禁不住一沉。薄雾冷冷的,好像所有的雾气都蕴含着让人战栗的寒意。

“你怎么说话呢?”名仔微一皱眉,冷声道。若不是他知道老大来这里是有正事要干,怕给老大惹了麻烦,他早上去大耳瓜子抽丫的了。

他虽然性格还算沉稳,可出来混的,有哪儿个能是好鸟?

“怎么,话难听了?难听你丫的别开普桑啊!”一个年轻人一翻白眼,满脸不屑的道:“开着辆破车还他妈的敢跟老子还嘴,你觉得自己有那个资格吗?”

名仔两眼一眯,目光似乎比身边的晨雾还要冷些。若是这个时候只是他一个人开车,那也就罢了。可此时车中还有他的老大,对方这样骂骂咧咧的,一竿子打倒一船人的言行,岂不是连老大也骂了进去?

名仔目光轻轻的扫了一眼车内,这个时候若是韩雨点一下头,那他便会毫不犹豫的将对方给废了!只可惜,车窗玻璃的颜色是黑色遮光的,所以他什么都没有看到。

“跟他妈的一个农民啰嗦什么?先弄死他再说!”另一个脖子上挂着个链子的年轻人打开了后备箱,从里面拿出一根铁棍,二话不说便直接砸了过去。

铁棍搅动着雾气,带起一阵急促的呼啸。名仔的脸色一变,他没有想到对方说动手就动手,而且用力之猛,竟然是一点顾忌都没有。

一时不查之下,只来得及竖着手臂在身前一挡。

铁棍和手臂碰撞在一起,发出一声脆响,然后他的胳膊便弯了下来。

他的胳膊断了。

名仔疼的闷哼一声,脸色煞白,冷汗瞬间湿透了身体。不过,他并没有后退,反而一咬牙,抬脚朝对方的小腹踹了过去。

他这以牙还牙以血还血的悍勇,显然也很出乎对方的意料。上前一步正想扩大战果的那名年轻人,仿佛自己送到他脚上去的一般,狠狠的向后抛起,摔到了奔驰的后盖上。

“我操!开个逼普桑,还他妈的敢还手?”另一名年轻人眼睛一瞪,说话间便挥舞着他刚刚从后备箱中拿起的铁棍,一记横扫。

名仔急忙身子向旁边一闪,抬脚便想踹到对方的手腕上。可他,毕竟是开了一夜的车,身体疲惫,这一脚虽然踢了出去,却落在了空处,根本没有追上对方的动作。

而一开始被他踹了出去的那年轻人,舞着铁棍也重新红着眼扑了上来。

铁棍呼啸,被抡圆了狠狠的朝普桑的前盖砸下,带起一阵急促的呼啸!

那气势,仿佛不是在砸一辆轿车,而是在砸一堆垃圾,一堆废铁!

然而,就在他的棍子要落在车上的刹那,一双手却突然从旁边伸了出来,一把握住了那只用棍的手。

出手的是韩雨,他眉头微微皱着,手腕一动,那年轻人便不由自主的松开了五指,棍子落了下去。韩雨只是轻轻的抬脚,在棍子的一端点了一下,那棍子便像是被大力给甩出去似地,呜的一声,撞在了他同伴手里的铁棍上。

两棍相交,发出当啷一声脆响。铁棍上传来的大力,甚至让那人的手都不由自主的扬了起来,张嘴便发出一声闷哼。

只不过,他的声音才刚刚从嗓子里发出一半,便立即顿住了。冰冷的让人腿软的黑色匕首,顶在了他的喉咙上。

而韩雨,也在收脚的时候,轻轻的一点。那年轻人只觉得小腿一疼,身子便不由自主的倒了下去。当他想要爬起的时候,一双大脚便毫不客气的踩在了他的胸膛上。

微微弯下腰,韩雨眯着两眼,漆黑的眸子中透着一种淡淡的不屑,居高临下的盯着他,嘲弄的道:“开奔驰怎么了?”

有些慵懒的声音在晨雾中飘了起来,夹杂着一丝不耐和冰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