极道特种

1335章 闷亏

第四卷 雄途 1335章 闷亏

望着两女远去,韩雨的心情,岂是一个郁闷了得。

奈何,那一道细长的栏杆,就犹如一堵无形的墙,将他拦在了外面。

卫兵身躯笔挺,清冷的目光一直在他身上流连,显然,只要韩雨敢做一点违规的举动,他都会立即做出反应。

“兄弟,我也是一名军人。”韩雨眉头一皱,慢慢的走到了他面前,身躯一挺,一股淡淡的杀伐之气,铁血之威便隐隐散出。

那名卫兵原本坚硬的像是石头一样的脸上,终于多了一丝惊讶的表情。

他定定的望着韩雨,自然能够感受的到,这种气势,远比他要强大的多。

“嗯。”卫兵略一点头,不自觉的缓和了态度,这是一种对强者的尊重。

韩雨忙将气势一敛,赔笑道:“那我能进去了吗。”

“对不起老兵,这里有规定,进出必须要有特别通行证,或者是有人领。”卫兵敬礼道。

韩雨拧眉道:“不能变通吗。”

卫兵微一眨眼:“要是能的话,我还用站在这里吗。”

韩雨哑然,这说的倒是实话,可现在的问題是,他总不能一直站在这里啊。

正当他在那里踌躇等待,期盼墨雨心能够发挥作用,让静汐放她进去的时候,身后忽然传來了车声。

韩雨忙朝旁边一让,一辆黑色的军牌越野车,便缓缓的从他身边开了过去。

“首长好。”一见到车子,那卫兵便急忙行礼。

“嗯。”车子后面的窗户摇了下來,露出了一张古朴矍铄的面容,他的两道略显银白的剑眉,好似粗墨染就,又像恶龙盘桓,其下一双目光,好似隐藏着千军万马似得,再加上他肩膀上熠熠生辉的麦穗和三颗闪烁的金星,更让他平添许多威严。

百战上将,千军之魂。

一见到此人,韩雨便下意识的行了一记标准的军礼。

“哼。”未曾想,老将军只是冷哼一声,便重新将窗子升了上去,车子缓缓的开进了大院。

韩雨直到车子远去,才将手放了下來。

他快步走到那卫兵面前,低声道:“哎,同志,刚才进去的那位将军是谁啊,军衔不低啊。”

卫兵鄙夷的望了他一眼,这才道:“这里是BJ军区的卫戍大院,自然是BJ军区司令员赵承汉上将。”

妈的,静汐的爷爷。

韩雨嘴巴一咧,慢慢的退到一边,饶是他一路上还在想,怎么说服人家呢,结果倒好,连门都不让进。

从那一声冷哼,他可以肯定,赵承汉老将军定然是将他认了出來。

而对他视而不见,则是老人家最好的表态了。

这个时候进去,跟自找沒趣怕是也差不多,然而,要是他不进去的话,那静汐可就要被嫁给别人了,那可是他的女人,他怎么可能允许。

何况,这时候墨雨心已经进去了。

韩雨左右打量着四周的环境,那卫兵将他的动作看在眼内,手渐渐的握上了枪柄,目光如同窜出了枪膛的子弹一般,带着一种迫人的杀机:“老兵,你看什么呢。”

“啊。”韩雨这才醒悟过來,这可不是在别的地方,这是军区大院,里面住的可都是军方高层,其保卫等级之高可想而知。

他虽然心中沒鬼,可是刚才那一副贼头贼脑的模样,显然是触犯了人家的禁忌。

“对不起,我就是随便看看,并沒有别的意思……”

卫兵两眼微微眯着,毫不放松警惕:“可你现在已经触犯了这里的规定,现在,你最好是跟我到保卫部去一趟,将你來这里的目的,交代清楚。”

显然他不是一个多话的人,就是这些寻常训练了一遍又一遍的内容,也被他说的生硬无比。

保卫部,那不等于是先变相的将自己审问一番,好歹他也是赵家的女婿,这还沒过门,呸,是沒将静汐娶进门便被她家里看大门的给办了,这要传出去那自己的脸朝哪儿搁。

可看那卫兵满脸警戒之色,而在大院里面,几个极佳的射击地点,人影幢幢,显然负责卫戍这里的士兵已经开始把他当成了目标,这个时候,他若敢说出拒绝的话,只怕里面的人会立即行动。

所以,虽然满心不甘,可韩雨还是将两手伸了出去,苦着脸道:“兄弟,咱们都是一家人,这都是误会。”

“是不是误会,等会就清楚了。”卫兵毫不客气的将他两手铐住,这才带着他朝里面的保卫部走去。

和普通小区的保安部不同,这里的卫兵,显然都是明显的职业军人,他们一个个静身而立,形如标枪,那种无形的气势便是普通人也能感受到他们的不凡。

四周有一排房间,里面还有一些军人在进行训练,或者坐在那里聊天,一时间韩雨感觉自己好像是进入了军营似得。

这里,至少驻扎了一个战斗连。

“到了。”卫兵早就换了人,可是,跟门口的那人一样,显得颇为冷漠,尤其是对韩雨的态度,冷淡中带着三分警戒。

“在这里等着,会有人來问你话的。”卫兵说着,将韩雨关在了一个房间中。

这算什么,变相软禁。

韩雨望着这空荡荡的只有一个桌子的房间,眉头暗自拧了起來,倘若不是他刚刚见过赵承汉,见过静汐的话,他都怀疑自己是來错地方了。

“反正老子都已经进來了,至少比在外面傻站着要好多了。”韩雨喃喃自语一句,脸上渐渐露出了笑容,他舒服的将身子,躺在了旁边的桌子上,翘着二郎腿,嘴里还哼哼的唱着:“我是一个小男孩,我站在了DJ台,我手里拿着麦克风,我感觉很气派……”

杀人,韩雨绝对是专家。

这种惊人的天赋,甚至都延伸到了唱歌上。

不远处的另一间办公室内,赵文鼎嘴角微微扬起,脸上堆积出了苦涩难耐的神情,妈的,这黑衣还真是与众不同啊,这歌唱的,时而不靠谱,时而不着调。

偏偏他自己好像是感觉不到似得,依旧在那里自鸣得意,嘴巴里发出了瓦片和锅底摩擦的声音,带着一种惊人的聒噪。

他真怀疑,这到底是怎么做到的,这歌难听的,就跟下了十年苦功似得。

“说今天來到雨哥的现场,我带你一起嗨,说今天晚上非常嗨,來小手一起拍,來兄弟姐妹使劲摇,摇出了性高cao,高cao的感觉真是好,沒有顾虑沒烦恼,烦恼抛到九重天,凡尘旧事当云烟,云烟背后故事个主人公,她名字叫苍井kong……”

大概等了十几分钟,赵文鼎便坚持不下去了,他脸色铁青,大踏步的朝着韩雨所在的房间走去。

砰的一下将门推开,韩雨猛然从桌子上跳了起來,等到看清來人之后,他脸色不由得一顿:“是你。”

赵文鼎嘴角一勾:“挺惬意啊,小词整的挺硬啊,看不出來,黑衣老大还是个说唱歌手呢。”

韩雨老脸一红,他知道有人在看,却沒想到,对方竟然是赵文鼎。

只是,这时候再尴尬也晚了。

他故作一脸平静的道:“让你见笑了,这也就是我的业余爱好,算不得专业。”

赵文鼎脸上肌肉突突颤抖两下,这才道:“算你狠,老子说不过你,说吧,到这里來干什么來了。”

这毕竟是他的大舅哥,韩雨也不想将关系闹的太僵:“嘿,赵兄,我这次來是想拜见一下赵叔和赵爷爷,顺便向静汐提亲,还希望赵兄为我引荐一番。”

“提亲,好啊,只要你能在十招之内,将我打倒,我便将你带到爷爷面前。”赵文鼎眼中的笑意一闪而过,他还以为韩雨能多沉住气呢,不想他才刚通过唐峰透露了点要跟静汐找婆家的假消息给他,就坐不住了。

不过,想要跟静汐提亲,却也不是什么人都可以的。

他早就想跟韩雨打一架了,却一直沒有机会,今天,他倒要看看,这个名震黑道,声名赫赫已经遮盖住了三门五姓后起之秀的年轻人,到底有多强。

韩雨眉头一皱:“这个不合适吧。”

“不打也行,那你从哪儿來就回哪儿去吧。”赵文鼎说着,转身便要朝外走。

韩雨眼中闪过一抹焦急之色:“若是如此,那我就得罪了。”

说着,他两腿在地上狠狠的一蹬,身子犹如一道怒矢,朝着赵文鼎便冲了过去,人未到,韩雨的腿便猛然扬了起來,犹如一道开天之斧,从上而下,朝着赵文鼎的后脑勺就砸了过去。

赵文鼎似乎早就料到了这一点,他身子微微一矮,猛然间转过了身,右手成掌,朝着韩雨的腿便拍了过去,因为他知道,韩雨这一腿从上而下,來势汹汹,若是硬挡,只怕他的手臂折断了,也未必能阻挡其攻势。

可若是单纯的朝一边拍的话,那就是另一回事了。

而在他右掌拍上韩雨小腿的刹那,他的左手也握成了拳头,朝着韩雨便砸了过去,拳势凛然,带着一种一往无前,有去无回的气势,瞬间便到了韩雨近前。

韩雨沒有想到,他的反应如此之快,身手如此强悍,一时间竟然只來得及将手臂交叉,在身前一挡,赵文鼎的拳头,便沉重的砸了上來。

韩雨的身子向后退了三四步,才算稳住了身形,一时间,胳膊和腿都隐隐作痛,竟是吃了个闷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