极道特种

1336章 一拳之威

[VIP]1336章 一拳之威

赵文鼎站在原地,好像根本没有动过似得,静静的晃着手腕道:“堂堂黑衣,该不会就这么点实力吧?”

动如猛虎扑食,静如渊停岳峙。

一动一静之间,竟然圆润通畅,不露丝毫破绽。原本韩雨还以为,赵文鼎能够成为特种部队的上校,除了他自身的能力之外,怎么着也得有赵家的功劳。

可是现在看来,只怕他非但没有沾到赵家多少光,反而因此被雪藏压制了。

不然,以他的实力,就算是成为大校,也当属正常。

微微活动一下手脚,韩雨眼中战意澎湃:“还有九招呢,赵兄可要小心了。”

赵文鼎哈哈一笑,此时,再也没有了一丁点的文静气息,反而多了几分铁血豪情:“好一个黑衣,都这时候了,你难道还不死心吗?”

“若是死心,如何能进的了赵家?”

韩雨声音一落,便陡然欺身上前。赵文鼎也是冷哼一声,毫不示弱的冲了过来。两人的拳脚,瞬间对撞在了一团。

两人走的基本上都是军方格斗杀人的套路,出手之间,便带着凌厉的杀机,毫不留手。表面上看,两人似乎是势均力敌,可实际上,从韩雨拳头腿脚上传来的一股颤抖之力,却是恍如潮汐一般,不断加强,让他的身子都在不断的颤抖,几乎都要失去控制一般。

这黑衣,到底是怎么做到的,竟然连无形的力量,都能控制?

赵文鼎心中暗自惊骇不已,终于知道了,什么叫做盛名之下无虚士。他能有今天,遮天能有今日,或许有运气使然,可更多的则是因为他的实力。

这种强悍的令人颤抖的力量,很显然是属于古武传承。

他竟然已经达到了内家劲外放的境界,显然比起自己来,却是强的太多了。

既然知道自己此战必败,赵文鼎反而放开了手脚,唯一想的,便是要坚持过十招。

就算最后他还是要为韩雨引路,也要是自己心胸豁达,而不是自己技不如人。

砰!

赵文鼎本就已经落入了下风,此时再一分神,便被韩雨的拳头砸了个正着。那硕大的拳头,将他的身子砸的趔趄后退。

韩雨并没有乘胜追击,只是静静的望着他道:“赵兄实力果然强悍,不如,我们就此收手,算作平局如何?”

赵文鼎两眼顿时一眯,森寒的目光像是冬日挂在树梢的冰棱一般,寒意迫人:“黑衣,你若是让我认输,我赵文鼎技不如人,自然无话可说,可你若说是平局,那就未免太瞧不起我了。虽然我不如你,却也不是输不起的人。”

“来吧,十招还剩下三招,我倒要看看,你到底如何败我!”

声音铿锵,言语激烈。

韩雨不由得暗自点头,正色道:“是我鲁莽了,既然如此,那我便出全力了。赵兄,小心!”

赵文鼎右脚微微一收,两脚不丁不八的站着,两手则一拳,一掌,分成了一个天地抱环之势,韩雨一见两眼便亮了起来:“太极?”

他可是见过太极拳,太极刀之类的功夫,不过,绝大多数都是花架子,登堂入室者寥寥无几。可是,他从赵文鼎的这个攻守兼备的动作中却能感受到,他至少在太极上,花费了数年的苦功。

隐约间,已经有了初窥门径的迹象。

赵文鼎脸上古井无波,不惊不喜:“好眼力,来吧,让我看看,你到底如何破我的太极推云手!”

韩雨哈哈一笑,身子猛然撞了上去。

太极最为擅长的就是以柔克刚,以静制动,借力打力,可凡事都有个极限。只要他的力量强悍到了他所能承受的极限,便是太极,也要被攻破!

“给我破!”

韩雨身子陡然间摆出了一个极为怪异的动作,他的身子,大违常理的在一个怪异的角度,不断的颤抖着。若是这个时候,有人能够透过衣服,看见他身子下面的肌肉的话,定然会大吃一惊。

此时的韩雨,身上的肌肉仿佛活了过来似得,每一块都在不断的跳跃,一种暖洋洋的热流,从每一块被淬炼的如同钢铁般的肌肉中流了出来,然后,在他的丹田之中汇聚,随即形成了一股咆哮的汪洋,从他的拳头上砸了出去。

呜!

周围的空气,似乎都承受不住这一拳的力量似得,发出了嘶哑的呜咽。

韩雨则感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力量,在他的拳头中,不断汇聚,然后呼啸而出。

砰!

赵文鼎脸色惨白,闷哼一声,身子不由自主的朝后飞了起来,撞到了外面的门上,喀嚓,那门竟然不能阻止他的身子分毫,让他破门而出。

身子在地上骨碌碌的打了几个转,这才狠狠的摔在了地上。

韩雨却连眼皮都没有眨一下,此时的他,静静的矗立在原地,握着拳头,体会着刚才那一刹那的感觉。

刚刚那一拳,充满了无可匹敌的力量,让他迷醉。很显然,达到了超一流高手境界之后的他,终于在赵文鼎的刺激下,有了突破。

虽然还不如那个皇帝,可是,至少在对上千雨绝姿,他将不会再败退。就算是北庭剑心,他也有信心与之缠斗。

十绝战技!

韩雨隐约的感觉到,似乎这才是十绝战技本来的威力。这才是十绝战技,本该有的威能。单单是一拳,便能够将全力防守的赵文鼎,轰杀倒地,倘若是一整套的十绝战技,连贯用出呢?又有谁能够抵挡?

皇帝?不,他就算是强悍,只怕也绝非那时候的韩雨的对手!通过颤抖之力而催发的十绝战技,将无坚不摧,所向披靡!

一念及此,韩雨心中便溢出无边的喜悦,可是,马上他的脸色便变的惨白。

细密的冷汗,在他的额头瞬间出现。

他的腿肚子,不断的颤抖。其实,不仅是腿,就连他身上的每一块肌肉,甚至是骨骼,血液都在颤抖着,沸腾着,一种尖锐的刺痛,顿时从全身狂涌而来。那感觉就仿佛是有人,将他的皮肤剥了起来,然后拿着砂纸,在那里打磨着他的全身一般。

痛入骨髓!

饶是以韩雨的坚强,也忍不住闷哼出声,嘴角几乎都被咬出了血。

他右手扶住门框,勉力支撑着身子。不然,只怕他会仰头倒下!

怎么会这样?就仿佛是逍遥一步过度使用后似得。难道是什么后遗症?韩雨眉头皱紧,对于自己那个便宜师傅,传授给他的无名心法和十绝战技,韩雨一直没有停下钻研的脚步。

他一直在想,这两者之间到底有什么关系?为什么只有等到无名心法小成之后,才能够练习那十个怪异动作?

随着他对无名心法和这十个动作的了解不断加深,他隐约的猜到了答案。

若是将他自己比喻成一辆车的话,那无名心法就是发动机,而他的身体,便是车身。那十个怪异的动作,会不断的加强他的身体素质,让他的承受能力变的更强。

只有这样,才能够承受住无名心法大成之后的颤抖之力。而那十个怪异的动作,则是将这种力量,进一步用在实战上的套路。

它能够通过那动作,调集全身的力量与一点,以形成超强的破坏力。

因为它违背了常理,违背了人体的自然规则,自成一家,所以,才需要一种常人难以想象的身体素质,至少以现在韩雨的变态,也只能勉强用出一拳!

这无名心法和被自己命名为十绝战技的功夫,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?为什么他对身体的要求,竟然比逍遥一步还要变态?

韩雨心中暗自咂舌,仅仅是一个逍遥一步,大成之后的无名剪枝僧,便能凭此成为世界第一杀手。那要是有人将十绝战技练到随心所欲的境界,岂不连无名剪枝僧也要退避三舍?

这,他已经不敢想了。

要知道,就是那皇帝,也未必是剪枝僧的对手。而他,却远不是皇帝的对手。

当然,他这也就是想想罢了。要知道,他勤学苦练的这么多年,也不过就是能用出十绝战技真实战力的一拳而已。想要将整个十绝战技融会贯通,只怕这辈子也不可能了。

师傅啊师傅,你教给我的到底是个宝贝,还是给我挖的陷阱?

“嗯?”正想着,韩雨忽然感觉一阵阵杀机,似乎锁定了自己。他忙深吸一口气,回过神来,却见到十几个军人,正用枪对准了他。

他们的脸上,满是惊骇和愤怒之色。

“我再说一遍,双手抱头蹲下,不然,格杀勿论!”一名挂着上尉军衔的中年军人,目含杀机,冷冷的对着韩雨下达着最后通牒。

而此时,他的右手,已经举了起来。显然,前面已经朝着韩雨喊过话了,只是没有得到回应。所以,他已经动了杀机。

可问题是,现在的韩雨浑身激痛,根本连一个手指头都动不了,更何况是蹲下,双手抱头这样的高难度动作?

他脸色发苦,自己该不会是将赵文鼎一拳轰杀了?否则,这些人,怎么对自己如此仇视?

妈的,婚事不成,反倒要变仇家,就连自己的命都得搭在这里了。

静汐,看起来,我们还真是有缘无份啊!韩雨全力运转着易筋经,抵抗着身体不断传来的抗议……

“都,都住手!”就在这时候,一声虚弱的声音,在众人的身后幽幽的响了起来。那些大兵急忙回头,就连韩雨也睁开了双眼,充满惊喜和意外的望了过去。

只见赵文鼎灰头土脸的坐在地上,嘴角带着鲜血,脸色就好像是产妇似得虚弱而苍白:“这是一个误会,他是自己人。行了,没你们的事了,都下去吧!”第二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