极道特种

1337章 惺惺相惜

1337章 惺惺相惜

那些军人都惊诧的望着他,当看见赵文鼎连人带门的摔出來的时候,他们全都吓了一跳。

赵文鼎是谁?在这些军人的眼中,他不是赵家大少爷,不是什么不败军神的孙子,而是他们的战神。

赵文鼎用自己的拳头,还有让人仰望的军事素养,以及指挥天赋,让这些军人叹为观止。在他们的心目中,早就将他当成了战神一般的存在。

所以,当看见自己的战神,被人揍的灰头土脸的时候,他们差点沒忍住,拿枪将韩雨给突突了。

此时,见到他醒來的第一时间,便为对手解围,这些军人更是诧异,这人是谁?竟然能够击败自己的战神,而且,让赵文鼎沒有一丝恼怒?

当然,这个问題的答案,他们一时半会是找不到了。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,既然赵文鼎下了命令,他们自然要执行。

“谢谢你!”韩雨微微闭上眼睛,过了五六分钟,这才重新睁开眼,慢慢的走了出來。

赵文鼎此时已经站了起來,闷哼着揉着自己已经青肿的手臂:“沒什么好谢的,既然你已经击败了我,那我自然也该履行诺言。刚才你砸出來的那一拳,到底是怎么做到的?要不是我的运气好点,沒准只那一下,便要死在这了。”

赵文鼎一想起那仿佛充斥了天地的一拳,便不由得一阵后怕。得亏是他早见机不对,立即拧身后撤。可就算是这样,肋骨还是断了两根,由此可见那一拳到底有多么霸道了。

就算是他有所准备,正面对上那一拳,赵文鼎也知道,自己一样还是个败!

韩雨苦笑道:“不好意思,我也沒想到会是这样。”

赵文鼎见他的模样似乎比他还惨,不由得愕然道:“明明是你击败了我,怎么感觉好像是被我给虐了一顿似得?出什么事了这是?”

韩雨深吸一口气:“用力过猛,沒什么大碍。”

“那你还能去不?”赵文鼎轻声道:“要不,我先带你去医院看看吧!”

韩雨摇头,医院里的那些医生,可治不好他此时的伤。浑身火辣辣的就好像是涂抹了辣椒水似得,这种感觉韩雨很熟悉,那是肌肉拉伤了。只是,以前的时候,这种感觉只出现在某一个特殊的部位。比如手臂,或者腿部。

可现在倒好,好像全身上下,无不如此似得。

好在易筋经不愧是少林瑰宝,的确有着独到之处。他按照易筋经不断的运转,所到之处,总有一股清凉,在缓缓的修复着那些拉伤的肌肉。虽然相比受伤之处,这点力量太过薄弱,可只要他坚持个两三天,便不会有什么大碍了。

“不用,只要休息两天就好了。倒是你,沒什么事吧?”韩雨扭头望着他。

赵文鼎嘴角抽了抽,吸着冷气道:“既然你都沒事,我当然也能坚持。走吧。”

这个时候,韩雨也不好再拒绝他的好意,不然,以赵文鼎那高傲的性子,非要跟他反目不可。两人联袂向前,眼见赵文鼎的额头也满是细汗,却硬是一声不坑,他的目光中,也禁不住露出一丝钦佩之色。

不管怎么说,他都是一个硬汉!

“这次你來,有什么打算?”赵文鼎对于韩雨也有些佩服,只一拳便能让他败的如此凄惨,这在他的记忆中还是第一次。也只有这样的人,才能够配的上他的妹妹。

韩雨长长的吐了口气道:“我想向赵爷爷提亲,无论如何,我也要求赵爷爷同意我跟静汐之间的婚事。”

赵文鼎一撇嘴:“第一次见到一个提亲的还这么臭屁。你可有所准备?”

韩雨顿了一下,点头道:“我已经准备好了礼物……”

“擦,你觉得我爷爷是那种贪图你东西的人吗?老爷子当了一辈子的军人,最为看重的就是军队,你只有拿出跟部队相关的东西,才能让他心动,懂吗?”赵文鼎沒好气的提醒道。

韩雨微微一笑,感激道:“多谢赵兄提醒,來的时候我也做过功课的,想來我所拿出的东西,赵爷爷应该不会拒绝才是。”

赵文鼎沒有说话,只是默默的走着。

大概过了五六分钟,赵家便已经在视线之内了。原本这点路,以两人的脚程,也不过就是两三分钟而已。可现在却生生多了一半,可见他们走的多么艰辛了。

只是,韩雨是越走越轻松,赵文鼎却是越走越艰难,从一开始的面无表情,到现在的一脸纠结,不停的抽着冷气可知,他在经受着身体创伤的折磨。

“赵兄,你沒事吧?”韩雨担忧道。

赵文鼎摇摇头:“对静汐好点。她是一个好女孩,对你也早就已经情根深种。如今,你们两人既然已经有了夫妻之实,这一点爷爷也清楚的很。所以,他顶多是刁难你一番,最终还是要成全你的。”

这已经等于是在跟韩雨掏赵家的老底了,要是让赵老爷子知道,不用说,少到底怕是也要治他一个吃里爬外之罪。

韩雨心生感激,正色道:“赵兄请放心,这一生,我定然不会相负。”

“对雨心也好点,不然,”赵文鼎转过头,眸子中闪过一抹浓烈的冷意:“我就算在拳脚上不是你的对手,也定然会用其他的方法,取你性命!”

韩雨沉默,他知道赵文鼎喜欢墨雨心,若是换了其他人,换了其他时候,有人这么威胁他,他定然会心生不爽。可面对赵文鼎这个有些简单,又有些痴情的铁血军人,他心中却生出了一丝愧疚。

倘若不是他,只怕他也不是沒有机会,跟雨心走到一起去吧?

“不管是雨心还是静汐,都是我的爱人,我会用生命去守护他们。倘若有一天,赵兄感觉我做了什么对不起她们的事情,无法原谅的话,便來找我就是。我黑衣束手就缚,任你发落!”韩雨沉声道。

赵文鼎眸子中,闪过一抹黯然之色。

执剑,为你征战一生!执笔,画你倾世容颜!执手,与你共度一生!

昔日的誓言,还在他的灵魂深处回荡,可是,佳人已不在,言是人已非。

也许,他比我更适合你吧。只要你过的比我好,纵使我孤独终老又如何?爱到深处,情到真处,终究不再是占有,而是付出。

赵文鼎身子晃了两下,忽然向后就倒。韩雨急忙伸手一拦,结果却带着他自己也一屁股坐在了地上。好在赵文鼎终究还是被他给接住了,不然,少不得又是一番灰头土脸。

“鼎儿!”一声中气十足的呼唤,从前面的楼中响了起來,一个中年人大踏步的走了过來。步履从容,可依旧难掩那一丝惊惶之色。

“他怎么了?”望着赵文鼎,那中年人眉头扬起,一股淡淡的威势,便流露而出。显然是一个长居上位者,那种发号施令,掌握杀伐生死之人才能拥有的气度。

此人容貌跟赵达钢有着七分相像,韩雨立即便猜到了此人的身份,他就是赵文鼎的老子,赵元朗。

“伯父,赵兄受了点伤,可能已经造成内出血,需要马上送入医院!”韩雨抬起眼來,快速道。

“你们,还愣在那里干什么?还不快将人送去抢救?”赵元朗朝着远远跟着过來的两名卫兵,连声厉喝。随即又对站在不远处的身穿黑衣的天卫,命令道:“去跟老爷子说一声,文鼎出了点状况。我过去看看。”

说着,跟在那俩卫兵身后,朝着不远处走去。

就在他们别墅的后面,不过两百米的地方,便有一个医院。除此之外,还有两架武装直升机随时待命。显然,要是赶时间的话,赵承汉会乘坐武装直升机赶到任何一个地方。

想想,这也沒什么好奇怪的,毕竟,这里是BJ军区,若是连这点快速反应能力都沒有的话,那赵承汉这个司令员只怕也就白活这么大了。

那边的人,显然也早就得到了命令,早有担架在那里等着了。一见到赵文鼎倒下,一名医生跟两名护士,便快速的推着担架床迎了过來。

韩雨见状这才算是长出了口气,他刚才已经看过了,赵文鼎的伤说严重也不严重,可说轻也不轻。关键就看是否能得到及时有效的治疗。

若是耽搁的时间久了,只怕同样会有生命危险。

这时候,赵家的门口,出现了两个靓丽的身影。一见到韩雨坐在地上,她们齐齐的朝前走了两步,不过,赵静汐马上就止住了。

墨雨心可沒管那么多,她快步的跑了过來,满脸不安道:“黑衣,你怎么了?出什么事了?你怎么坐在地上了?”

韩雨微微一笑,忙从地上爬了起來,略一拍打土道:“沒事,就是刚才沒接住。”

“怎么回事,文鼎怎么受伤了?”墨雨心狐疑的扫了他一眼。

韩雨知道这事也瞒不过去,只得低声道:“让我给揍的。”

墨雨心的两眼渐渐睁大,小嘴也越张越圆,渐渐的形成了一个诱人的形状。她像是看怪物似得看着韩雨,有些焦急道:“你是不是糊涂了?你來这里求婚,怎么一声不吭的将赵文鼎给揍的进院了?你这不是嫌赵家对你的印象太好了吗?赵爷爷若是还能将静汐姐嫁给你才真是怪了!”第三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