极道特种

1338章 上将的军礼

1338章 上将的军礼

说完,墨雨心左右看了一眼,压低声音道:“你想要让赵爷爷看见你的实力,想要立威,也不至于用这么笨的方法吧?这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吗?”

韩雨闻言不由得暗自苦笑,哪儿是他想给自己找麻烦啊?分明是麻烦找的他。

“你还说呢,自己进來了,也不说把我弄进來,让我一直在这大院门口呆着,人家还以为我看大门的呢!我这不得自己想办法吗?”韩雨低声嘟囔道。

墨雨心的柳叶弯眉顿时扬了起來,像两把小柳叶飞刀似得:“你这还怪上我了还?我给静汐说了一箩筐的好话,可她就是不答应,我能有什么办法?哎,我可跟你说啊,静汐现在可还生着你的气呢,你啊自己看着办吧!”

韩雨点头道:“我知道……”

两人站在门口,低声说着话,那边的静汐转身回去了。不大会的功夫,赵元朗便走了过來,墨雨心上前道:“赵伯父……”

“啊,你这丫头在外面站着干什么?走,屋里去。”赵元朗冲着她勉强一笑。

韩雨忙道:“伯父,赵哥沒啥事吧?”

“哼,死不了,你是不是很失望啊?”赵元朗冷哼一声,迈步上前,便连墨雨心都顾不上了。墨雨心一拉韩雨的袖子,两人跟在他后面,进了赵家。

“文鼎怎么样了?”一进到客厅,赵老爷子正坐在沙发上喝茶,听到动静便抬起头來。

赵元朗站在他面前,身躯笔挺,一看就知道在家里要是沒有赵老爷子点头,他连坐下都不敢:“断了两根肋骨,肺部有点出血,虽然沒有多大的问題,可还是需要静养两个月。”

说着,他冷冷的扫了韩雨一眼。

韩雨上前两步,恭敬道:“赵爷爷,我是來向您请罪的,文鼎兄的伤,是我失手导致,还请您责罚!”

赵承汉一双银白色的眉头微微一扬,目光静静的望了过來:“黑衣?”

“是我!”韩雨忙躬身。这已经是他第二次跟赵承汉见面了,第一次的时候,也是墨雨心带來的。那时候他听说静汐被迫跟唐峰订婚,所以,不顾一切的來搞了一次破坏。

而后,赵文鼎找到了他。也就是那一次,他第一回见到赵承汉。

当时的赵承汉想要他娶了静汐,可他拒绝了。因为那个时候,他已经有了楚颜。他根本不知道怎么去处理这种复杂的关系,也沒有那个能力。

谁曾想,时隔不过一年,他就又重新走了回來,而这一次,却是他要主动向老爷子提亲。这其中的难度,可想而知。

老爷子沒让人将他丢出去,那就已经算是大度恢宏了。

“年轻人,干的不错!”赵承汉缓缓的点头:“第一次,静汐跟唐峰之间的婚礼,让你给破坏掉了。第二次,她跟宋无极之间的婚礼,又让你给取消了。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啊,放眼整个Z国,敢跟我赵承汉对着干的,你当属独一份!”

平静的声音,却蕴含着一种隐约的雷霆之怒。听的韩雨心中暗自叫苦。

可这个时候,他还能说什么?他将身躯站直,真诚道:“晚辈当初年少无知,不知轻重,还望您老人家再给我一次机会……”

“以前你是年少无知,那现在就是办事稳重了?”赵元朗再也忍不住了,冷哼一声,目光冷冷的盯着韩雨,他对赵文鼎虽然要求极为严厉,可那毕竟还是他的儿子。如今被韩雨揍成这样,他早就憋了一肚子的火。

“爹,您怕是还不知道吧?黑衣老大现在可是锋芒毕露,一时无俩呢。昨天,还沒进BJ呢,他便先将万年给收拾了一顿,将万年的小舅子也给送进去了。今天,又将文鼎打成这样,我看他这分明是看咱们赵家不顺眼,來敲打咱们呢!”赵元朗冷声道。

赵承汉目光抬起,静静的望了他一眼,平静的声音,带给人一种极为浓郁的压力:“身为一个将军,不管什么时候,都不要因为私人感情,私人喜恶來贸然做出判断。这话我跟你说的还少吗?”

“生活就是战场,你必须要时刻让自己进入到一个将军的状态。不然,日后如何在真正的战场上,为数万人的生死负责?”

“是,爹,我错了!”赵元朗的气势一蔫,乖乖的低头。显然,在赵家,赵承汉拥有着绝对的权威和地位。

“黑衣,坐吧。跟我说说,你在倭国做的事!”赵承汉忽然冲着韩雨一招手。嗯?韩雨有些受宠若惊,还是墨雨心在后面推了他一把,他才慢慢的走了过去。

“赵爷爷,我,我还是站着吧?”韩雨有些局促,赵元朗就站在旁边,他坐下?那赵元朗对他能有好印象才怪了。虽然现在他对自己的印象也不好,可他总不能破罐破摔啊!

赵承汉一眼便看出了他的顾虑,用手微一比划:“你也坐吧!”

“是!”赵元朗坐在了他的对面,只一坐下,他整个人便不再像刚才那般拘束,反而自顾自的喝起了茶水,一脸轻松的神情。

赵承汉见韩雨脸上露出的那丝古怪,轻笑道:“站在我面前的时候,他就是个下属。自然要循规蹈矩,可是,坐下之后他就成了我儿子。若是还跟汇报工作的时候那样生硬,那我们这个家岂不是要跟法西斯专政一样蛮横了?”

“坐吧,不然我得仰着脖子看你,实在是有些辛苦!”

韩雨闻言只好坐下,不过,心中对于赵承汉的评价却是在直线上升。望着眼前这位挂着一个麦穗,三颗将星的上将,韩雨不由得深感佩服。

老爷子能够坐到今天这位置,显然绝非侥幸啊!

由赵老爷子发问,韩雨回答,一老一少在答问之间,将他在倭国的所做所为都说了个大概。当然,一些机密的事情他沒有说,比如,他已经彻底的控制了柳生家族这件事,被他轻描淡写的遮掩了过去。

只说是自己的人,控制住了柳生家族一个极有分量的人物,所以,能够通过他的渠道,暗中获得许多资料跟好处。

毕竟,太过机密的事情,还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。

至于说跟千雨绝姿的关系,他更沒有说。这事唐峰也知道,可韩雨很明白,他是不会主动将这事说出去的。毕竟,唐门就已经够强了,若是再有个天照盟作为外援,只怕上面也会心生忌惮吧?

赵元朗这还是第一次听到,韩雨弄平了靖国神厕,斩杀了北庭剑心的事,毕竟,韩雨的倭国之行可是高度机密。虽然赵文鼎知道,可他就未必会将这事告诉他老子。更何况,他对倭国发生的那些事情,也不是非常清楚。

想不到,眼前的这个年轻人,竟然还有如此传奇般的经历。难怪就连高秘书长都如此看重他。赵家身为军方大佬,门生故吏遍布天下,韩雨昨晚跟谁见面,自然瞒不过赵元朗。

赵承汉听的也是暗自点头,虽然他早就已经通过邸报,得知了事情的经过,可是,那些旁观者的眼睛,又如何能比的上韩雨的亲身感受?

“多亏了你的消息啊!”赵承汉望着韩雨,沉声道:“要不是你提供的结构图,使得我们掌控了福岛核电的薄弱所在,毁掉了它,而是任由倭国掌握了核武这种大杀杀器的话,那将是我们整个民族和国家的灾难!”

“只冲这一点,我也得向你敬个礼!”说着,赵承汉站起身,不容分说的冲韩雨敬了个标准的军礼。那边的赵元朗见到自己的老子都敬礼了,也不敢再坐着,忙跟着站了起來,右手齐眉。

这一下,韩雨是真懵了。他急忙起身,望着眼前的两位将军,用无比真诚的感动,还了一记军礼。

赵承汉是谁?那是国之上将,三门五姓中赵家的家主。军方耆老,声望之隆,整个国家只怕也沒有几个人,能够值得老人家敬这么一个礼!

可他现在,却冲着他这么一个白身,对,白身。在赵承汉面前,他的那些身份,又有哪儿一个能够当的起他这么一礼的?

很显然,这是一个全心全意为了国家和民族的老将军,对他所表示的感谢。不为他自己,只是冲他所做出的贡献。

“两位将军,韩雨曾经是一名军人,无论到了什么时候,也都不敢稍忘自己所应该履行的使命。这些都是我该做的,您千万别在折煞我了。”韩雨一字一顿道。

赵承汉正色道:“一个人的功绩大小,不能以年龄论处。现在站在你面前的,不是什么将军,就是两个老兵对你的敬意罢了。”

重新坐下,赵承汉缓缓道:“这回你來,应该是有事吧?”

韩雨心头一颤,并沒有因为赵承汉刚刚的举动,就感觉自己的赵家之行,会因此而画上圆满的句号。很显然,赵老将军是一个公私极为分明的人物。

他深吸一口气,重新站起身道:“赵爷爷,赵伯父,我黑衣是一记武夫,漂亮的话我也说不上來,拐弯抹角的咱也不会。我就直说了。我喜欢静汐,一直都是。这一次我前來,就是恳请您能同意,让静汐下嫁给我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