极道特种

1340章 以身告白

1340章 以身告白

韩雨站起身,望着赵元朗正色道:“赵伯父,我知道您想说什么,不过您放心,我黑衣虽然愚笨,却也还不至于蠢到,会用这些东西來跟你们交换静汐的地步。”

“静汐是我深爱的女人,也是我第一个爱上的女人。她在我心目中的地位,跟颜儿,雨心她们一般,都是无可取代的。更不是用这些世俗的东西,所能够衡量的。”

“我爱她们,尊重她们,所以,更不会将她们当成可以交易的物品!今天,我之所以交出惊神系列,只是想换你们一个允诺。恳请你们同意我追求静汐。”

韩雨目光灼灼,神色平静。

“就这?”赵元朗愕然。

韩雨咧嘴一笑,点头道:“当然,这对我而言,就已经足够了。”

“那惊神系列你准备卖多少钱?”赵元朗可不是那么容易忽悠的,而且,身为总装的少将,他对价格很是敏感。

赵承汉微一拧眉,这种武器的性能,只要韩雨的价格不太离谱,沒有人会拒绝。不过,他也很想知道,韩雨打算怎么卖!

“惊神系列一号,三万两千元,惊神系列二号,十万。”韩雨淡淡的道。

赵元朗微微一拧,不说话了。韩雨提的这个价格,按照惊神系列的性能來说,绝不贵,相反,还太便宜了。这两种枪,本就不是能够在全军铺展开來的武器。

惊神系列一号,不过是一千把的年产量,换算下來,一年也不过就是三千万左右。而惊神系列二号,也不过就是两千万。

五千万的经费,哪儿怕是用來研究,只怕也远远不够吧?

很显然,韩雨这是卖给了他们一个大人情。这是一种示好,俗话说,拿了人家的手短,吃了人家的嘴软,现在他也有些佩服韩雨了。

这小子,竟然拿了价值近亿元的东西,给他们打了个五折,就为了换取一个追求的权利?

“现在,讲究的是婚姻自由,恋爱自由,我们虽然是她的长辈,却也不能过多干涉她的感情生活。她的幸福,以后便完全由她自己做主!”赵承汉端起茶杯,若无其事的喝了一口。

韩雨脸色大喜:“多谢赵爷爷!多谢赵伯父!”

他知道,老爷子终于是同意他去追求静汐了,也就是说,只要静汐答应嫁给他,赵家便绝不为难!

“好了,黑衣,你就别在这里站着了,走,我带你去找静汐姐姐聊聊。”墨雨心见机,快步的走了上來,连拉带拽的将韩雨带着朝楼上走去。

赵元朗等他上去之后,才重新坐了下去:“爹,您真的打算将静汐嫁给他吗?这小子可是已经有了两个老婆,还有好几个红颜知己,私生活相当的不检点。静汐跟了他,会有幸福吗?”

“幸福与否,不是我们能替她说了算的。若是按照你的这个逻辑,雨心,楚颜这俩丫头,哪儿一个就真的比不上静汐了?她们不也一样对这小子死心塌地的吗?”

“再说,不过就是同意他追求静汐罢了,若是追不上,那是他本事不够。若是他能够说服静汐,就证明这丫头是真的爱他,我们从中作梗,只能是适得其反!”赵承汉长长的出了口气:“好了,静汐的事情,我们以后不得再干涉了。你去看看文鼎吧。”

“是!”赵元朗站起了身,大步朝外走去。

赵承汉从旁边拿起了手枪,淡淡的道:“难怪宋家小子,唐家三小子,庄家的二小子,一个个眼高于顶的人物,竟然会为了他,在我面前联名保荐。连龙怒海那小子,也跟着拍胸脯子。臭小子的确是有几分本事!”

微微眯着两眼,打量着韩雨的那把枪,嘴里还喃喃道:“好枪,好枪啊。有了它们,擎天计划便又多了几分把握!”

如果说,一个人的突然爆发,在战场上无法改变一场战争的形势的话,那数千个人的大幅度提升,便足以左右一场战争的结局。

惊神系列不仅仅是枪,更意味着部队的强悍战力……

书房门口。

韩雨在墨雨心鼓励的眼神下,轻轻的在门上敲了敲。里面沒有一点声音,韩雨跟墨雨心相互看了一眼,终究还是推开门走了进去。

只见静汐正坐在窗边看书,听到门响,她的身子微一颤抖,头也不抬的道:“我爷爷他们,终究还是同意了,对吗?”

韩雨站在门口,望着搭着天蓝色披肩,静静的端坐在那里的静汐,一时间满是恍惚。从倭国一别,他们虽然通过几次电话,却还是第一次相见。静汐比起以前來,又消瘦了许多。

她的脸颊,似乎高了些,面色呈现出淡淡的苍白,看上去是那么的羸弱,累人怜惜。

韩雨的心狠狠的痛了一下,若不是遇到了他,只怕,她会过的比现在快乐的多吧?现在,也是自己弥补错误的时候了。

用自己剩下的时间,一辈子,來负责让她开心,快乐,给她幸福。

一时间,韩雨想的有些痴,竟然忘了回答。

“怎么?不打算告诉我,你用多少东西,将我从他们手里换了出來吗?”静汐抬起头,眼神有些空洞,沒有了昔日的神采。

韩雨回过神來,朝前走了两步,这才愕然道:“什么换?”

“我都已经听到了。”静汐微微一笑,沒有悲伤,却是凄苦冷艳:“我爷爷跟伯父都是军人,他们平生最无法抵挡的就是那些能够提升部队战斗力,甚至能够改写一场战局的武器。我真的很感谢你,为了我,竟然花费了那么多的心思,去制造了那些让他们无法抗拒的武器出來。”

“现在,你是不是來告诉我,应该收拾一下东西,跟你走了?”静汐起身,來到窗前,消瘦的身影,比以前纤细了许多。竟然有些弱不禁风的感觉。

她微微咬着唇,使劲的告诉自己,不要哭!爷爷,伯父他们也不想这么做,只是,那些武器能够挽救他们手下战士的性命。她一个人的幸福虽然重要,可是如何能够跟许多战士的性命相比,如何能够跟潜在的改写一场战争结局的可能相比?

哪怕她是赵静汐,她也比不了!

可不知道为什么,心中的酸楚却让她的鼻子几乎透不上气來,那种诡异的酸涩在她的心底,不断的翻滚,冲击着她那薄弱的防线。

晶莹,开始在她的眼中凝结,然后渐渐的超过了眼皮的承重。在空中划过一道凄冷的痕迹,然后,摔的粉身碎骨!

无助,无奈,无法把握自己的命运,恍如浮萍,为风左右的悲哀,渐渐的弥漫上了她的心头。更为重要的是,这样将她左右推來推去的,偏偏是她最爱的人。

曾经以为,她会无比的坚强,大不了,再那么绝然的一跳,可直到此时,她才发现,还有许多比那一跳更加沉重,让人难以承受的事情。

忽然,她的身子僵住了。

因为她感觉到有一双有力的臂膀,已经环住了她,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胸膛,从后面贴了上來,隐隐的,她仿佛能够感受的到,那里的心跳。

静汐眸子一闭,死死的咬住了嘴唇,不愿意发出一点声音。

现在,他是一个胜利者,而自己虽然是他的战利品,也有保持沉默的权利!

“傻丫头,你想到哪儿里去了?我黑衣敬你,爱你,又怎么会将你当成货物一般,跟人交易?再说了,你就是一无价之宝,我就算是想买,又哪儿里能买的起?唯一能做的,就是用一颗真心,來换取你的笑容。用我的一生,來守护的幸福!”

赵静汐顿住了,韩雨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了起來:“我已经恳请赵爷爷他们同意了,从现在开始,我便要重新追求你,直到你心甘情愿的爱上我,同意嫁给我为止!”

“你说的是真的?”静汐愕然转头,脸颊差点沒撞到韩雨的嘴上去,她急忙将脸扭了回去,可是,脸颊却已经发红。

此时,她甚至忘记了去将身后的那个家伙推开。也许,在她的下意识里,她也很留恋这种温馨的温柔吧!

“当然是真的,比珍珠还真!”韩雨慢慢的将她的身子板了过來,他知道,定然是自己跟赵承汉的谈话,被静汐听到了一部分,让这丫头想到了岔路上去。

“赵爷爷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,别说我只是弄了几把破枪,就是一个航空母舰,他老人家也不会用他的宝贵孙女來跟我交换的。”韩雨笑眯眯的道。

“哼,你这家伙,就别在这里跟我花言巧语了。”赵静汐突然推开了他,重新坐到了刚才的位置上,继续看书道:“我这回是不会再上你的当了。还有事吗?要是沒事的话,就出去吧,我这忙着呢!”

她微微低下头,心情却是变的大好起來。有的时候,幸福來的就是那么突然,也那么简单。

“有事,当然是有事了。我还沒有问你,愿不愿意嫁给我呢?”韩雨一本正经的坐在了她对面,笑眯眯的道。

“我什么时候说过要嫁给你了?你就死了这份心吧!”赵静汐毫不犹豫的拒绝道。

韩雨却并不气馁,他伸出了手,将静汐的手抓了过來,深情的望着她,缓缓道:“我当然知道自己配不上你。还记得我第一次见到你,你就犹如一道风中的兰竹,静静的矗立在那里。那个时候,我就知道,我的心不再属于自己了。”

“可我也知道,我们身份上的差距。就犹如鸿沟,无法超越。犹如天堑,让人望而生畏。我是一个胆小而又怯懦的家伙,我可以毫不犹豫的挥刀杀人,却沒有胆量走上前,告诉你,我喜欢你!”

“后來,当你走了,我也曾经无比的失落过。我努力的奋斗,我一步步的向前,我宁愿让脚下堆满累累白骨,也要不断的朝高处走,就是因为我的内心深处,还有着一丝不甘。我想要站在跟你一样的高度,我想要光明正的追求你。”

“我想让所有的人看见我们在一起,都不会有人再说,看,那小子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。而是羡慕的真诚的祝福我们。”

静汐缓缓的抽了两下手,见沒有作用,竟然也放弃了:“所以,你來搅和了我的订婚?”

韩雨点头:“是,听到你跟唐峰要订婚的消息,我整个人都要崩溃了。我用无耻的手段,搅和了你的婚事,可是,后來才发现,我完全沒有能力善后。我将你一个人丢在了这里,面对所有人质疑的目光,我自己却和别的女孩,纠缠在了一起。”

“那个时候,我也曾经痛恨过命运的混蛋,痛恨过自己的自私。我才知道,原來比所有人想象的都要冷酷,都要无耻的多。”

“可是有一点,我从來都沒有怀疑过,那就是我爱上了你。在得知你被倭国人掠去之后,你知道吗?我第一件事想的便是杀人,杀光所有的倭国人。若是他们真的敢让你受到一点伤害,我会用毕生的精力,让这个国家和民族,在恐惧中呻吟!”

“静汐,原谅我吧。让我重新追求你一次,我知道,时间不可能重來,我也知道,自己有了楚颜,有了雨心,再跟你提这样的要求,是天底下最不要脸的举动。可我依旧坚信,在这个世界上,沒有人比我更爱你,更珍惜你。”

“你的爱,分成了多少份?又匀给了我多少?”静汐忽然抬起头,目光静静的盯着韩雨。

“我对你们每个人的爱,都完整无缺。我愿意为你们做任何事。”韩雨同样坚决的回望着他,眸子纯正,目光真诚。

静汐嘴角露出一丝自嘲的笑容,微一扭头:“完整无缺吗?好啊,那你先把我当初的一跳还给我吧!”

“你这么说,可算是答应了我追求你吗?”韩雨紧紧的盯着她。

静汐嘴角一勾,嘲弄道:“是不是,你做每一件事情之前,都要问问,这么做对你有什么好处呢?”

韩雨一顿,身子忽然如箭般窜了出去,两脚在地上狠狠的一踏,身子便撞到了玻璃上。

哗啦……

在一片琉璃破碎的声音中,他的身子,朝着楼下狠狠的摔了下去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