极道特种

106章 这才是嚣张

106章 这才是嚣张

“将他们的车给我砸了!”韩雨身子直起,冷冷的道。

名仔愣了一下,虽然胳膊上传来的剧痛,让他对这两个嚣张的家伙痛恨到了极点,可他并不想因为自己的缘故,耽误了老大的正事。

所以,他的嘴唇动了动,轻声道:“老大,您和……”

他的话还没说完,旁边的卓不凡便欢呼一声,抖手将铁棍朝着奔驰甩了过去。

哗啦啦的脆响轻轻的拨弄着周围的空气,看着那一地破碎的琉璃,名仔硬生生将半截话咽了回去。

韩雨用一种你说的太迟了的眼神瞄了他一眼,笑着道:“并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将奔驰砸成废铁的,你不去体验一下?”

名仔嘴角抽了两下,缓缓的摇了摇头,可盯着卓不凡在那里对着汽车发威的目光却渐渐的亮了起来。终于见识到了自家老大的魄力,他只觉得万分佩服。

两名奔驰年轻人的脸色也变了,他们用一种古怪的目光望着韩雨,怎么也想不明白,一个开普桑的怎么比他们开奔驰的还嚣张?

“小子,你狠!你砸了我一辆车,就得做好赔本少爷十辆的准备。不然,你休想走出DL!”被卓不凡制住的那个年轻人,眼看着自己的爱车,被人砸的千疮百孔,就好像硫酸腐蚀了似地,心疼的眉头都竖了起来。

“表哥,跟他废那么多话干什么?快弄死他,把我救出去!”被韩雨踩在脚下的年轻人,抓着他的脚踝,大声叫嚣道。

韩雨扑哧一下乐了,被人踩在脚底下还如此嚣张的人,他还真是第一次见到。

清冷的晨雾缓缓的流动着,仿佛有形的风一般。四周冷清清的,偶尔有经过的人,也多是匆匆一瞥便闪了过去。所以,这办虽然砸的稀里哗啦的,却并没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。

韩雨笑着一耷拉眼皮,淡淡的道:“弄死我?你有这个资格吗?”

一抹青色的冷光落在了那年轻人的脖子边上,让正在挣扎的他,一下僵住了身子。

天策修长的刀身,在薄薄的晨雾中散发出夺人心魂的杀气。

那边,名仔虽然一条手臂断了,可敏捷的反应还在。在韩雨出刀的刹那,他也拿出一把冰冷的陌刀握在手中,冷冷的盯着站在他身边的那名年轻人。

“你们,你们到底是什么人?”站着的那名年轻人终于不敢再嚣张了,目空一切的神情,已经被死亡的恐惧所替代。他的脸色微微发青,嘴唇发抖,声音也带上了抑制不住的抖动。

韩雨没有说话,只是眯着眼睛扫了他一眼。一阵薄风吹来,落在身上,更添初冬的寒意。

“我,我们不是有意要得罪你们的,这是个误会。大哥,你,你别杀我们。”那名年轻人终于忍受不住压力,出声讨饶了起来。

在韩雨刀下的那个年轻人怕引起他的误会,不敢有太大的动作,只是微微点了点头,用可怜巴巴的目光表达着自己的善意。

“道歉!”韩雨将脚收了回来,并不想和这些期然怕硬的小瘪三计较太深。

“是,是!”那名年轻人忙上前一步,将躺在他面前还不敢动的表弟拉了起来,对着韩雨和名仔微微一弯腰,连声道:“刚才的事情是我们鲁莽了,请见谅,见谅!”

这俩人虽然嚣张,却也不是笨蛋。在生死的胁迫下,当然不敢再硬撑着。普桑,普桑,是哪儿个王八蛋说开奔驰的就一定比开普桑的牛?

两人的脸上堆满了苦涩,老老实实的站在那,等候着韩雨发落。

“滚吧!”韩雨瞄了两人一眼,轻轻的挥了挥手。

“哎,唉!”那两人答应一声,连滚带爬的朝着他们的奔驰车跑去。不过,当他们看清楚自己座驾的模样时,脸上的表情更精彩了。

所有的车玻璃都碎了,前面的车前盖被掀了起来,车后盖被砸的变了形。车门掉了一个,里面的导航,仪表全都变成了进废品收购站的玩意。

最为夸张的是,他们的方向旁竟然都被人给掀了起来,正放在座子上。而卓不凡正坐在前排,拿着个刀子,很是用心的在割着一道道的车线!

奔驰,这可是他们的奔驰啊!

一瞬间,两人的心几乎都懊悔的要滴血了。

“唉,你们两个可真没用,这么快就怂了!哪儿怕你再坚持一会儿,我也拆完了啊!本来想让你们省点劲的,现在好!”卓不凡一脸不满的从车中钻了出来,黑色的匕首有些不甘的在空气中劈了两下。

“省什么劲?”当先的一个年轻人一时控制不住自己的好奇,问了一句。可马上他就后悔的恨不得打自己两耳光。

只见卓不凡一本正经的道:“你们再晚一会儿的话,这车就能直接送废品厂了。现在好,要想送去的话,你们还得再加工一下,这不费劲儿吗?”

这是什么逻辑?哪儿有打了人,还嫌别人的脸不够软,扭的角度不够好,和你的手配合的不够默契的?这不摆明了欺负人吗?名仔嘴角狠狠的**两下,差点没笑出声来。

韩雨也没想到卓不凡的破坏技术如此标准,效率如此之高。不过,砸车的命令是他下的,此时总不好再说什么,只是扫了他一眼,沉声道:“走了!”

说着,打开普桑的车门,坐到了驾驶位上。

“你们这俩小子,若是找不到人替你们毁车,便给我说声啊,我随叫随到!”卓不凡似乎是真上了瘾,脸上的表情认真无比。

可他越是如此,对面那俩年轻人便越恨不得扑上来将他碎尸万段。

“恩,这样,我给你们留个记号,免得到时候认不出来!只是,记号坐在哪儿呢?”卓不凡眼珠子转动着,不断的打量着两人。

两个年轻人,两个一开始还如狼似虎的年轻人,此时就好像是受了惊吓的小母鸡一样,恨不得掉头就跑。

只不过,卓不凡却没给他们机会。只见他身子一弹,便从两人的身边窜了过去。手里的匕首,更快速的挥舞了起来。青丝飞舞,飘落中,两颗光头和远处刚刚挣破云海的朝阳相互辉映!

“嘿嘿,这回行了!”卓不凡回头看了一眼,这才心满意足的朝自己的车子走去。

而在他身后,则是两个欲哭无泪的年轻人,满脸不知该喜还是该悲的表情。他们甚至生不出一点报复的心思,当那黑色的匕首贴着他们的脑袋飞舞的时候,他们真切的感受到了死亡,离他们是如此之近!

“老大,您又何必跟他们置气呢!”名仔苦笑着看了韩雨的后背一眼,轻声将自己咽回去的那句话又说了出来。

“若是我不给他们置气,日后他们还不定要有多少人会平白无故的被他们给打上一顿呢!开奔驰的,就看不起开普桑的?这是什么逻辑?我偏就要给他们改改!”

韩雨淡淡的道:“虽然我不是什么好人,也没想着做什么好人,可既然碰上了,我便不能让他们欺负人,尤其是欺负我的人!你手臂受了伤,先去找地方包扎一下,好生养着。”

名仔眼中闪过一抹感动的神色,轻声道:“谢谢老大!”

“行了,你既然叫我老大,还跟我客气什么?”韩雨扫了他一眼,轻笑道。

这时,卓不凡坐进车里,笑呵呵的道:“大哥,我的手艺还行吧?”

“还行!”韩雨认真的看了那俩秃头和被剃的比秃头还惨的奔驰车,肯定的点了点头。

车子缓缓发动,从那两个年轻人的身边经过时,卓不凡从车窗中伸出半截身子,和两人依依不舍的话别:“别忘了,找不到人帮忙就来喊我,我随叫随到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