极道特种

1346章 枪神

1346章 枪神

宋鹰扬微微眯着两眼,有些冷漠的盯着韩雨,可是心头却狠狠的颤动了两下,听凭处置,他凭什么如此自信。

那边的宋万友也睁开了双眼,目光中,隐隐的流露出了一丝隐忧。

场中的众人,就像是看疯子一样盯着韩雨,在这一刻,他们似乎看见了韩雨的下场。

“宋少,这下你可是将自己的老子害惨了。”韩雨微微一笑,径直朝台上走來。

宋万友右手,不自觉的蜷缩在了一起,宋无极制作的这把龙腾的來历,他是清楚的,难道这其中,还有什么他所不知道的隐秘不成。

只是,他本來还有机会将这件事拦截下來的,可是,韩雨一连串的逼迫,根本沒有给他反应的时间,这时候的宋鹰扬和宋家,已经是骑虎难下了。

他若再开口阻止,那等于是变相的承认了这枪有问題。

宋家本想凭借这枪,一举奠定在军中的无上地位,若是这枪出了问題,那就等于是宋家出了问題,一想到这,就连宋万友都禁不住紧张起來。

韩雨來到台上,将那龙腾举了起來,里面放着的是空包弹,毕竟在场的都是军方大佬,万一有人图谋不轨,來个调转枪头,那势必会导致一场巨变。

“口径7.66毫米,弹药,7.62×41毫米高型威力枪弹,弹匣容量40发,自动方式,导气,机械一体,闭锁方式扳机回转,发射方式,单/连发,空枪重3.5千克,枪全长,855毫米,枪管长415毫米,瞄准基线378毫米,膛线4条,右旋,缠距240毫米,出口初速910 米/秒,枪口动能2980焦,有效射程350米,理论射速800发/分,战斗射速300发/分!”

“最为重要的是,他的射击精度,达到了0.8,堪称完美的枪。”韩雨的嘴里,不断的跳出一个个的专业名词,看上去极为唬人,可下面却有一些军工厂的负责人,暗自撇嘴,这本來就是他们手中的资料上的东西,你就算是全背下來,难道就能证明这枪有问題吗。

“我相信,这枪经过了各种地形的完美试验,可是,有一点可能你们忽略了,那就是这枪在湿润的环境中,会出现问題,哑火,或者炸堂,这枪的枪管,是用的七比三,比二,比一的合金制作的,这样设计的最初目的,是为了增强射击精度,提高枪械威力!”

韩雨哑然一笑:“可是,后來我们发现,这种合金有一个致命的缺陷,它跟水会产生一种很奇妙的反应,这种反应不属于某一种金属,它只是这种比例的合金所独有的特性,尤其是当水中蕴含了盐分的时候!”

宋无极脸色顿时变了,他不知道韩雨说的是不是真的,可有一点能肯定,这枪械还沒有进行在风雨中实战的试验,若是万一……

宋无极微微打个寒噤,整个人就好像是掉入了冰窟窿似得,浑身冰凉,彻骨的寒意,几乎让他说不出话來,难道这个黑衣,早就已经知道了他的小动作,所以早早的为他准备好了这个坟墓吗。

这念头,让他感到了恐怖,若真是如此,这家伙得何等的阴险,与他为敌,又是何其悲剧。

宋鹰扬神色也颇为难看,不过,这个时候他却沒有了退路,话都已经说满了,此时想要收回來也不可能了:“哼,你这简直就是无稽之谈,你以为你是谁,说是什么就是什么了!”

韩雨自信的一笑,轻声道:“我们可以拿这把龙腾做个试验。”韩雨笑眯眯的道:“宋少,宋部长,两位不介意吗!”

宋鹰扬嘴角露出一抹狠辣的冷笑:“好,我倒要看看,你能耍什么花样,來人,将他带到012号靶场,命令喷水车,模拟暴雨!”

“多谢。”韩雨微微一笑,将枪朝肩膀上一扛,便跳了下去。

“呵呵,不如我们也跟着去看看。”赵承汉站了起來,他虽然沒有韩雨那么自信,可是,见他这么有把握,也知道在这个时候,应该在暗中推上一把。

见他起身,高百尺也笑呵呵的站了起來,还有龙怒海,这么三位重量级人物,表态支持,其他的人自然也不甘落后,宗峰在起身的时候,低声道:“宋老,那小子说的不会是真的吧!”

宋万友眉头一拧,缓缓道:“无极这枪的來历,的确有些问題,只是我也沒想到,黑衣那小子竟然留了一手!”

宗峰脸色一沉:“你……你这是坏了我的大事。”他深吸一口气:“若是事情有变,那宋无极跟宋鹰扬两人都不可保了,必须舍掉!”

宋万友眼中闪过一抹骇人的冷光,他冷冷的扫了宗峰一眼:“他们可是我的儿子跟孙子,现在你让我舍掉他们!”

宗峰毫不客气的冷哼一声:“自作孽,不可活,他们留下了致命的漏洞,被人抓住了,若是你保他们,便是将整个宋家陷入险地,到时候,弄不好还得连累我,事情轻重,你自己判断!”

说着,竟然头也不回的超过了他,宋万友微一垂眼睑,眸子中闪过一抹骇人的神光,可随即又被复杂的神色所取代,如今有事可以舍弃自己的儿孙,那有朝一日,他是不是也会如此毫不犹豫的将整个宋家也丢掉。

可事到如今,他还能有别的选择吗,早在他决定跟对方合作的时候,双方就已经绑在了同一个战船上,只是,这时候的他,却不由得想起了宋半城的话來:爷爷,您这是在葬送宋家。

葬送吗,当时的他,可并不这么觉得,三门五姓或许在Z国算的上是一方势力,可是在世界上,实在算不的什么,而能够跟那一家攀上关系,对于整个家族來说,也是极为难得的机会。

然而现在他才忽然发现,就像三门五姓视普通人为草芥一般,对于那般的存在來说,三门五姓也拗不过就是个头稍微大了一点,用处稍微多了一点的草罢了,一旦沒用,同样会毫不客气的丢掉。

微微叹了口气,宋万友眸子中,闪烁着算计的神色,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众人簇拥着韩雨,來到了靶场,除了他之外,还有另外十个人,也会同时进行射击,目标是在半个小时内,打出三百发子弹。

这样,便有十一把龙腾同时进行试验,也能够更全面的发现问題。

进行试验的那几个人,有两个跟韩雨倒是老熟人,他们是东方之怒的成员,原本跟韩雨一起进行过战斗,一看见韩雨,他们并沒有立即认出來,只是两腿并立,敬礼,将身躯挺的恍如破空的长枪一样。

“现在,开始。”宋鹰扬亲自下达了命令,顿时,场中的枪声响了起來,远处,自有人拿了喷水枪在那里不断的制造人工降雨,这水,可是掺杂了盐分,用來模拟海水成分的。

“哒哒……”

枪声不断的响起,很快,一阵阵白色的热气,在一个个喷射着怒火的枪筒间缭绕而起。

“嗯。”许多人拿着望远镜,看着两百米外的靶子,能在这么远的距离内,依旧命中目标,足以证明这些人,都是神枪手。

尤其是那两位龙怒海手下的兵,每一枪都在八还以上。

不过,很快就有人倒吸一口冷气。

许多人更是交头接耳起來,因为他们看见,有一个人,每一枪都是十环。

他们将目光投向那个靶子的射击者,目光中已经带上了难以形容的惊骇,趴在地上的是韩雨,一个军工厂的负责人,据说还是社团的老大,用宋无极的话说,他则是一个靠着女人吃饭的家伙。

然而,现在他竟然枪枪十环。

“妈的,这小子是个什么怪物,怎么会有这么好的枪法。”不少人已经牙疼似得嘀咕起來。

赵承汉脸上笑眯眯的,眸子中闪烁着得意之色,以前的时候,他只是听龙怒海说过,韩雨是他手下最好的兵,可现在他才明白,这好,到底到了一种什么程度。

想不到,这小子竟然还有这一手,可真是给我长脸啊。

赵承汉扫了一眼宋万友,目光中满是挑衅,宋万友冷哼一声,将头扭到了一边,看上韩雨的眼神,也微微叹息一声。

如此好兵,堪称一代枪神,可惜跟自己宋家无缘啊。

宋无极脸上的神情,不断抽搐,宋鹰扬也是脸色阴沉如水。

只有赵元朗,一直在那里跟龙怒海低声交谈,时不时的还嘿嘿两声,就连这炸炮仗似得噼啪声,都遮掩不住。

十分钟过去了。

十把枪,还是生猛依旧。

宋无极和宋鹰扬脸上的神情,渐渐的放松了下來。

带着盐分的水,不断的喷洒而下,落在不远处那十一个人的身上,他们浑身上下都已经湿透了,这样的情况下,便是那两名來自东方之怒的百战老兵,状态也开始下降,偶尔会打出七环出來。

更别说其他的几个人了,甚至,有的人已经开始脱靶,毕竟,他们这一会的功夫,便打了一百多发子弹。

唯独场中还有一个人,依旧不紧不慢的打着,他的枪声,就好像是有着某种神奇的魔力一般,遵循着一种固定节奏,就好像是一个古老的钟表,隐隐的给人一种极为奇异的感受。

而更让人感觉恐怖的是,他还在打十环。

“已经打了一百零二枪了。”有旁边的记数员喃喃道,这简直就是个令人发指的奇迹。

龙怒海也几乎按捺不住心底的惊讶,太强了,这小子比起以前的时候,明显又有了长足的进步,一百多发,不间断的十环啊,这得是一种多么恐怖的能力。

要知道,此时他们头顶上,不断的有雨水落下,而且,他们的身子,因为枪械的反震,长时间的保持同一个动作等,定然会产生疲惫。

而疲惫势必会影响射击精度,这些都是常识,更是人之常情,可现在,这一切却显然在韩雨的身上,得到了颠覆。

不少人,暗自惊叹。

此人就算是拿不出像样的武器,或者,指摘不出这龙腾的残缺,单凭这一手堪称惊世骇俗的枪法,也一样会受到军方的重用。

当然,对于这一切,韩雨并不知道,也不在意。

此时的他,只是充分的体会到射击的快感,他跟手里的枪,就好像是融为了一体似得。

他就是枪,枪就是他。

易筋经不断的在他体内游走,让他的手臂更稳,让他的眼神更加锐利,让他的节奏更加的和谐,他此时,已经忘却了自己是來找这枪麻烦的,他只是想要不断的把握住这种奇异的感觉。

春生,夏长,秋收,冬藏。

这便是自然的规律,也是世间最为强悍的武器,无可抵挡,就连人,也逃不脱生老病死规律的制裁。

掌握了规律,拥有了自己的规律,便等于是拥有了自己的道。

属于自己的道路,韩雨神情平静,犹如古井,就连脸上不断落下的雨水,也好像不存在似得,任谁也沒想到,他竟然在这里,这个时候,又有了突破,这种突破不是实质性的,而是境界上的。

他明白了自己以后要走的路,知道了问鼎巅峰的方法,这,至少可以让他少走许多弯路。

“报告,我的枪,卡住了。”在十二分钟的时候,一名战士,打出了一百四十八枪,结果,枪出现了问題。

这让宋无极和宋鹰扬的脸色,齐齐的一变。

在场更有许多人,紧紧的盯了过去,反倒让那小战士吓了一跳。

“马上让人检查。”宋鹰扬狠狠的道。

旁边,自有武器专家快步的跑了过去,宋鹰扬紧紧的盯着那名专家,心中紧张到了极点,他一向不信奉鬼神,可此时却也忍不住祈祷,这只是一个个例,是的,一定是的。

然而,这种自我安慰,很快便被无情的事实给戳破了。

“报告!”

“报告……”

不断的有士兵起身,表示自己的枪出了问題,到最后,十个人的枪,竟然有六个出了问題,宋鹰扬脸上一片死灰,他狠狠的瞪了宋无极一眼,微微闭上了眼睛。

宋无极脸色惨白:“不可能,不可能的,一定是他在搞鬼,一定是你!”

他快步的跑了过去,照着韩雨的后背便踹了过去:“起來,黑衣,你给我起來说清楚……”

这一脚,踹的极为狠辣,而且是奔着韩雨的脊梁骨去的,若是挨的实在了,只怕韩雨不死,也要变残废。

“你敢!”

赵元朗怒吼一声,抬手就拔起了手中的配枪,宋鹰扬冷喝一声,一把握住了他的手腕,猛的向上。

砰。

清脆的枪响,使得在场众人心头一颤。

宋鹰扬也吓了一跳,要不是他反应及时,那宋无极岂不是要被他当场给毙了。

“赵元朗,你干什么。”宋鹰扬压抑着心头的怒火,狠声发问。

赵元朗眉头一立,毫不客气的道:“我干什么,我把你那沒有廉耻之心的小崽子给宰了,省的他丢你们宋家的人!”

“元朗,退下。”赵承汉眉头一拧,冷声下令。

赵元朗这才悻悻的将手里的枪拿了下來,不过,当他看见场中的情形时,却是大乐。

只见宋无极正跪在韩雨面前,而韩雨手里的枪,正顶在他的嘴上,雨水,还在两人的身上不断的落下,韩雨那冷漠的背影,却是看的众人,心头发寒。

“黑衣,你也把枪放下。”赵承汉放缓了语气,沉声道。

韩雨将手里的枪,朝肩膀上一扛,另一手却将宋无极拉了起來:“不好意思啊,宋兄,刚才你这悄无声息的给了我一下,我竟然错把你当成了是敌人偷袭,出手太重,还望宋兄海涵!”

众人听的嘴角一阵抽搐,这小子太损了,你还不如说偷袭好听呢。

宗峰则是脸色阴沉,冷冷的扫了一眼,转身悄无声息的离去,他知道,宋无极跟宋鹰扬已经完了。

就连宋家,也将会声望大跌。

“去查一下这个黑衣的底细,要最详尽的资料。”宗峰一上车,便对着司机冷冷的下达了命令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