极道特种

1347章 让丫吐血

1347章 让丫吐血

宋无极面如死灰,刚刚被枪顶住的瞬间,他感觉自己就好像是被死神盯住了似得,那种自后脊梁骨升起的寒意,几乎将他浑身的血液都僵住了。

龙怒海的两眼,笑眯眯的望着韩雨,脸上满是得意之色。

刚才他可是看的分明,宋无极的脚还沒有踹到韩雨的身上,他便迅速的一晃身子,单腿诡异的向后扬起,本是一个违背了人体极限和常识的动作,可他却好似十分轻松似得,勾住了宋无极的脑袋,便将他甩到了前面。

手里的枪,顺势顶在了宋无极的嘴里。

动作凌厉,招式狠辣,显然,韩雨比起在东方之怒那会,身手又有了质的进步。就连他看的都暗自胆寒。

不过,他却并不清楚,韩雨对宋无极的杀机,并非只是做作。

他是真的想要杀了这小子,因为他刚才分明捕捉到了一种奇异的感觉,然而,被宋无极这么一打扰,那种感觉却像是受惊的兔子一般,消失不见了。

那种失落,就好象是错失了一次宝贵的机会似得。

要不是赵承汉开口,他沒准都要开枪了。

“黑衣,你少猫哭耗子假猩猩的,我告诉你,事情还沒有弄清楚呢,无极,你过來!”宋鹰扬黑着一张脸,冷声道。

赵元朗闻言几乎要跳起身來:“宋鹰扬,事情还沒弄清楚?你还要怎样清楚?这枪十把当中,已经有九把出现了问題。百分之九十的报损率,已经证明了黑衣说的是事实。”

“现在,我看唯一沒弄清楚的,应该是怎么处理这件事情。人家辛辛苦苦发明了的东西,却差点被某些人,用无耻的手段窃据,此风,绝不可长!连自己的研究成果都沒有办法保证,日后谁还费心费力的搞设计研究?大家索性都安排些人手,专门偷盗好了!”

赵元朗看似鲁莽,可这一番话却是直中宋无极的要害。尤其是下面研究所的那些人,一个个不断的上下点头,暗表赞许。

“哼,搞不好,是他黑衣偷取了无极的研究成果,发现了其中的这么一个破绽呢?”宋鹰扬冷哼一声,他也知道自己说的实在是有点强词夺理,可这个时候,他必须要咬牙坚持,不然,到最后一定死的很难看。

“利用对方研究武器的破绽,进行如此阴险的打击,那试问,谁敢说自己设计的武器是完美的?任由这种不正之风增长,那大家以后还怎么工作?”

宋鹰扬目光望向众人,尤其是那些跟宋家关系密切的研究所。那些人顿时带头称赞起來,这让他才稍稍舒了一口气。

虽然明知道这家伙是在胡搅蛮缠,可是,赵元朗也沒有丝毫办法,只能将目光投向韩雨,要是沒有切实的证据,想让宋鹰扬低头?那根本就是沒可能的。

“呵呵,宋部长说的,也不无道理。为了避免宋部长说的这种可能,证明我的清白,我这次带來了我们汉魂战火研发改进后的完美版龙腾!”韩雨眉头微微一皱:“只是现在,我的人被堵在了外面,沒有进來。不知道……”

“我去接一下!”龙怒海主动站了起來,目光瞥向一直沒有说话的几位大佬。

高百尺微微一笑:“那就劳烦龙将军了。”

龙怒海咧嘴一笑,亲自到门口将几个人接了进來。当先的一人,顶着个光头,就算是在这扬的情形下,也丝毫无惧。正是來自楚家雇佣军的龙俊匪,现在他是汉魂战火研发保卫部的部长。

一看见他出现,程雷的脸色便是一片惨白。眸子中,闪过一抹惊恐至极的神色。他忙不迭的低下了头。

早在韩雨指出龙腾拥有着致命残缺的时候,他整个人便陷入到了一种恐慌内。他感觉自己好像是掉入了一个泥潭,四周都是沼泽,深深的掩埋住了他,让他连呼吸一口都是那么的困难。

当看见龙俊匪也來到之后,他知道,所有的侥幸在这一刻都变成了不幸。

要不是一口气在努力的支撑着,只怕他早就跟刚才的宋无极一般,瘫倒在地上了。

就算是这样,他也支撑的极为勉强。两腿好像无力承担身子的重量似得,腿上的肌肉不停的抖动,发出一阵阵抗议的悲鸣。

“程工!”龙俊匪走到他身边,笑眯眯的将一个箱子递了过來:“我们沒來迟吧?”

程雷诧异的抬起头,沒有动身子,他的嘴巴想要张开,可好像又有一股力量,在堵住他的喉咙似得,让他发不出一点声音。

“你若是不想死的话,就接过來!”韩雨不知道什么时候,來到了他的身边,他的脸上挂着笑容,探手在他的肩膀上轻轻的拍了一下,落在别人的眼中,就好像是他在勉励一个过度紧张的属下一样。

程雷抬起头,像是看一个陌生人似得盯着他:“你早就怀疑我了?”

沒错,他才是汉魂战火研发的奸细,从一开始,他就是宋无极的人!

为什么宋无极在最初的时候,想要加盟汉魂战火研发,后來却又了无声迹,好像从來沒有这事似得?就是因为有程雷的存在。

研发部的部长,那不等于间接的将整个汉魂战火研发都控制在了手中吗?

尤其是后來,他通过程雷的手,送进去三十多名各个领域的专家进了汉魂战火研发,使得他能够掌控绝大多数汉魂战火研发的情报。

这正是他的底气所在,也是他对付韩雨的最大底牌!

韩雨望着这个曾经跟他在战场上,同生共死过的兄弟,淡淡的道:“沒有!一开始,我拿你做兄弟,虽然我很意外,为什么会有这么巧的事情。在我刚刚得到了军火公司的授权,正缺人手的时候,偏偏就有你这么一个合适的人出现了。”

“不过,我还是沒有多想。只是,我知道战火研发定然会有人心存他念。所以,便先留了一手!”

韩雨用手悄悄的一指,只见一个吊儿郎当的年轻人,正站在龙俊匪的身后。

这家伙穿着一件黑色的风衣,脸上挂着邪魅的笑容,目光却并沒有因为常喝的不同,而有丝毫的休息,依旧毫不客气的搜寻着场中的一个个美女!

杨文明,那个在汉魂战火研发的奠基仪式上,调戏楚颜的保镖,结果被几女给揍了一顿,一个被韩雨当场揭短,让所有的人都清楚,韩雨看他不爽的贪财家伙。

一看见他,程雷的身子便微微颤抖一下,心中的疑惑,瞬间都明白了。

他将一切都推给了杨文明这个流氓,可是,这家伙却原本就是韩雨的人!这也就是说,谁陷害他,谁利用他,谁就是内奸!

这一手,实在是太阴险了。

他有些惊骇的望着韩雨,又用可怜的眼神,望着宋无极,却发现对方正用一种无比仇恨的目光,冷冷的盯着他。程雷嘴角露出一丝苦笑,跟韩雨做对,大概是他这辈子做的最错误的一个决定吧?

“程雷,事到如今我也就不欺瞒你了。现在,我就算是不说你是宋无极的人,只怕他也不会这么认为了。所以,你还是跟着我吧。不然,你,还有你的亲人,跟你走的亲近的人,都会是什么下场,你应该很清楚。他是宋家的少爷,现在,又牵连上了一个宋家长子!”

韩雨轻声道:“宋家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!”

程雷身子打个寒噤,有些无神的目光落在韩雨身上。

“跟着我,你继续做你的研发部主任。你是一个很有才华的人,不应该就这样折损在阴谋和权势之下!”韩雨补充了一句。

程雷微微呆立半晌,忽然狠狠的点了点头:“大哥,我错了。我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!”

“嗯!”韩雨拍拍他的手,沉声道:“去吧!”

程雷接过了龙俊匪手里的枪,慢慢的朝上面走去。

那边的韩雨,将早就准备好的资料,都递了过去。那是一份实战记录,是韩雨通过刑天雇佣军的几个小队,而做的武器测验,时间为三个月。

这三个月的时间,各种地形,环境下的枪械使用情况,受损情况,威力等等各方面,都有了一个全面的,十足的论证。

趁着众人看资料的空,韩雨忽然走到宋无极面前,见他吃人的目光,一直冷冷的盯着程雷,韩雨的眼中,闪过一抹冷光。

宋家的力量的确是强大,在那么短的时间内,他竟然就找到了一个合适人派到自己身边。要不是他小心的防范,和后來墨匠的加入,只怕他的汉魂战火研发就等于是在为他人做嫁衣了。

程雷在战火研发虽然强大,可是,郭青山为主,墨匠为主力的材料部门,却绝不是他能够插手进去的。

就连那里的防卫,也都由墨者一力承担。就连楚颜进出,都需要有韩雨的手令!

所以,这才使得宋无极的阴谋,挫败于无形。

不过,这个时候,韩雨却不会跟他会所实话。他嘴角一勾,用一种气死人不偿命的声音,笑眯眯的道:“其实说起來,我得谢谢宋少。要不是你将程雷送到我身边,只怕我的研发部到现在,还是一事无成!”

“只可惜,他注定要辜负了你的好意了。程雷说了,让我对您说声谢谢!宋少以后还是老老实实的在家里呆着吧,因为从现在开始,您就是个白丁了。因为一个原是自己手中的棋子,沦落到今天,呵呵,说实话,我心里可也同情您呢!”

宋无极眉头一立,冷冷的扫了韩雨一眼,再次扭头朝程雷望去。他的两眼,开始为血丝所布满!

他听着周围的人,看着简述发出的啧啧声,看着程雷在那里,向着几名军事专家和总装的将军们,展示他手里的武器,看着那么多人在对他指指点点,就连看他的眼神,都充满了鄙夷,想起自己悲惨的漆黑的未來,他忽然感觉到了绝望。

一股疯狂的火苗,在他的眼中,滕的一下冒了出來。

他不甘心,就因为这么两个白丁,两个随时都可能被他给捏死的蚂蚁,他竟然失去了自己所拥有的一切?

宋无极忽然探手,猛的一把推开了韩雨,然后,像个受伤的兔子一般,跳到了程雷面前,抬脚将程雷踹了一个趔趄,随即身子再次扑上,不过,却被旁边一人给抱住了。

就算是这样,也依旧遮掩不住宋无极的怒骂,他两腿不断踢起:“姓程的,你他妈的跟黑衣联合起來阴老子?我要杀了你全家,我要把你全家都碎尸万段!”

“无极,你给我闭嘴!”

宋鹰扬脸上的肌肉猛然一抖,他沒想到,自己刚才只是走神的空,便让韩雨钻了空子,此时,听到宋无极的话,他心底更是狠狠的一哆嗦。不能再让他说下去了,不然,事情将会完全的沒有办法收拾。

他的厉喝,却被韩雨给压了下去。只见这家伙很不厚道的跳到了宋鹰扬的身前,好像无意识的挡住了他的身子,嘴里更是委屈的连声道:“宋无极,这跟程雷有什么关系?要怪只能怪你自己!”

“放屁!是你跟他联手阴我,要不是他传给了我假资料……”

宋无极忽然闭上了嘴巴,却已经晚了。

四周一片安静,所有人的目光,都凝聚在他的身上,有怜惜,有鄙夷,有愤怒,有高兴……

宋无极知道,自己刚才因为愤怒,已经将所有不该说的话都说了,不该承认的事情也承认了。他转过头,望着韩雨,不知道怎的,心头竟然一阵燥热。

他张大了嘴巴,一口鲜血就夺口而出,整个人晃了两下,抬手想要指向韩雨,可沒等抬起來,便仰面而倒!

堂堂的宋家二少爷,竟然被气的吐血倒地,生死未卜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