极道特种

1349章 奉命同居

1349章 奉命同居

淘汰下來的武器,上面处理起來,往往都有些尴尬。

一來是它本身就属于淘汰品,要不上价,而且,一般交易方都是跟上面交好的势力,他也不好开口。二來,还容易落人口实。什么挑起地区不稳定啦之类的。

所以,对上面來说,要是能够跟韩雨交换龙腾,倒也是稳赚不赔的。

听到高百尺让他再提,韩雨微微一笑:“沒了!”

宋万友忍不住愣了一下,这可是涉及到数亿甚至跟多的利益啊,他这不要了?

高百尺却沒有一丝意外,笑眯眯的道:“好,那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了,走,你坐我的车,我跟你说会闲话!”

韩雨点了点头,对着宋万友跟赵承汉告辞,跟在高百尺的身后,向他的座驾走去。

宋万友望着韩雨的背影,暗自咂舌。

此时,龙俊匪,杨文明等人,已经开始朝有资格的兵工厂发放龙腾的制造资料了。

看着这些原本高傲,自得的家伙们,此时满脸堆笑,便可知韩雨的这一举动,很是获得了他们的好感。日后,只怕这些人将不好意思再跟战火研发为难。

赚钱是一种能力,而花钱是一种艺术。

能力还可以培养,可是艺术这东西,更多的还是要靠天赋。

以前的时候,宋万友并不怎么信从这话,可此时,他却是不得不相信了。

韩雨看似放弃了龙腾的利益,可他却用这枪气的宋无极吐血,换來了上面对他将武器转出的合法性默认,换來了高百尺对他的好感,还有一大批在他的手里,甚至比龙腾还要值钱的退换下來的武器装备。

从这些方面來看,他实际上是将自己手里的资源发挥到极限了。

如此圆滑的处事,实在是让人很难相信,他不过是个二十來岁的年轻人。

“或许,咱们是真的老了!”宋万友望望赵承汉,就好像是看见了一面对着自己的镜子,他忍不住叹息一声。

赵承汉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,缓缓道:“江山代有人才出,总有新容换旧貌!以后的事情,不是咱们所能左右的,现在咱们老哥俩要做的,就是履行好自己的使命!老宋,军人不参政,半城是个好孩子,宋家半城子,一子抵半城啊……”

赵承汉看似有些逻辑混乱的表达,宋万友却听懂了。

他知道,自己这个老战友,是在点醒自己跟宗峰之间的关系。而宋家唯一反对跟宗峰过于亲密的,便是宋半城。

要不是今天,宗峰冷酷的放弃了宋无极,放弃了宋鹰扬还有宋家的话,那他未必能够听的进去。可是现在,他却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。

宗峰以前说的虽好,可也不过就是想让宋家为他出力罢了。可笑他还一直不愿意承认,甚至让人将宋半城软禁在了家中。

“我知道该怎么做!”宋万友深吸一口气。

只要有宋无极这样的人接班,宋家做的越大,其结局便越悲惨。

“呵呵,走,研究一下擎天计划,军委可一直拿这事压着咱们呢!”赵承汉呵呵一笑。

宋万友也轻笑一声,两人联袂离开。

高百尺的车内。

“你小子,怎么沒把航母的资料拿出來?”高百尺笑眯眯的道。

韩雨轻笑道:“这本來就是我打算孝敬您跟一号的,若这时候拿了出來,做了个大人情,那岂不显得我这人太不厚道了?”

高百尺白他一眼:“你跟庄金想要搞军舰的事情,我跟1号已经研究过了。上面也下了秘密的命令,不过,具体的建设事宜,还需要你自己筹备,当然,你说的资源等问題,上面也会给与特事特批。”

“不过,若是你想转外出口,必须要得到国家的正式许可。”

韩雨闻言大喜,连连点头道:“多谢高叔!您放心,我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!”

这才是他跟上面交易的重点,武器虽然赚钱,可是,相比起军舰來,却依旧不是同一个档次的!而现在,他手头便有着当今最为先进的驱逐舰,护卫舰等舰艇的制作技巧。

除了军舰之外,他有了上面的许可,还可以建造民船,游艇,总之,这原本是国有公司掌控的一块巨大的蛋糕,现在算是被他在上面割了一刀。

至于这一刀,到底能让多少蛋糕落进嘴里,那就要看他的刀法了。

汉魂战火船舶有限公司,汉魂战火研发,日后是不是要再弄个汉魂战火航宇呢?那样的话,海陆空自己可都占严了。

韩雨在心中暗自嘀咕,却被高百尺深深的白了一眼:“想什么好事呢?口水都要流下來了!行了,你就在这里下去吧,我还要去开个会!”

下了车,烟嘴便开车跟了上來,韩雨径直去找了庄金。

早在韩雨拿出航母资料的时候,庄金就知道,上面无论如何也是不会拒绝了。对于韩雨,他也不知道是用运气逆天來形容,还是用手段通天更合适,总之,在这家伙身上发生了太多的奇迹了。

他知道,上面保不齐已经将韩雨当成了国宝级的存在。谁让这家伙,逆天到都能左右一个国家的运势和世界的未來呢?

当然,韩雨并不这样认为。在他看來,自己不过是做了该做的事情,充其量就是运气好了点而已。至于说产生的影响,那只能归咎于蝴蝶效应了。

赵家,夜色已黑。

赵承汉对于韩雨今天的表现,十分满意,回來之后,难免要多喝两杯。赵元朗也是十分开怀,赵达钢呢,反倒是因为公务,早早的就离开了,沒有在家。

不过,仅是这爷俩,对韩雨那一通猛灌,也让他有些吃不消了。

“爷爷,我跟这酒,与您都沒啥仇吧?您何必这么急着,将我们给消灭了?”韩雨哭丧着脸。

赵承汉嘿嘿一笑:“你是不知道啊,宋万友那老东西跟我是战友,我当团长的时候,他就当团长,后來我升任旅长,他也跟着当旅长。我们俩争斗了一辈子,他还从來都沒跟我低头服软过!可今天,他是真的自愧不如了。这一切还要归功于你,沒想到,老了老了,反而扬眉吐气了一把,当然要多喝两杯了,來!”

韩雨还能说什么?咬牙端起杯子來将酒喝了:“爷爷,实在不能再喝了,再喝就醉了!”

“醉了也沒事!”此时,只剩下了赵承汉,赵元朗还有韩雨爷仨,赵文鼎那还有在医院里呆着呢。赵承汉将手一摆:“实在不行你就住下,楼上有的是房间。”

韩雨心中咯噔一下,就好像有一团血液,猛然被点燃了似得,这酒精则是让火苗越烧越旺的助燃剂。

“來,爷爷,我敬您!”韩雨将手里的酒杯举了起來,酒壮怂人胆啊,这要是在这里住下,那他还得多喝点才行。

结果,自然是來了个宾主尽兴。韩雨在席间,表悄悄的给烟嘴发了个信息,让他在外面先眯着。反正野兽里边封闭极好,也不冷,在里面睡上一觉,也丝毫不让人感觉憋屈。

至于胖子,则是被他暂且寄存在了庄金的别院。

喝了个面红耳赤,头晕脚轻,韩雨终于听到了自己最想听的话:“行了,你也早点休息吧,时候不早了。我先回去了!”

赵承汉站起身,宣告今晚的酒宴结束。赵元朗也是笑呵呵的起身离开,旁边,自有人前來收拾桌子,韩雨左右瞄了一眼,见沒有人盯着自己,这才晃悠着朝楼上静汐的房间走去。

房门被推开,静汐正坐在**,腿上还放着一本书,此时,愕然的抬起头來,一看见韩雨,吓了一跳。

她忙将书朝着胸前一挡:“你,你怎么來了?”

这丫头,好像自己每一次见到她,都在看书。

“我当然是來看看你了!”韩雨笑眯眯的坐在了床边。

静汐眼神中闪过一抹慌张:“别闹,这可是在家里!”

韩雨嘴角一勾:“放心吧,要不是爷爷让我上來,我也不敢啊。老爷子可是说了,今晚就让我住这了,要是敢出去,就把我的腿砸断!”

“什么?我去找他说去!”静汐脸腾的一红,便要起身。

韩雨忙拉住了她的手,苦着脸道:“你该不会是这么恨我吧?这么急着让爷爷把我变成瘸子啊?”

静汐将手抽了两下,沒有拽回來,只得微红着脸道:“你先放手,咱们就这么住在一起,影响不好!”

“咱们要是不住在一起,那影响才不好呢!老奶奶可是说了啊,让咱们快点给她生个曾孙子!”韩雨笑眯眯的道:“我此刻要出去,那岂不等于是沒将她老人家的话放在心里吗?”

韩雨虽然一直在胡说八道,可是,并沒有乱动手脚,倒是让静汐的心,渐渐的放了下來。

“静汐,我那里还有事,明天就得离开。”韩雨满眼都是不舍。他跟静汐之间的感情,最为纠葛,经历的磨难和考验也最多。

能够走到现在这一步,韩雨自然是十分珍惜:“你就沒有什么,想嘱咐我的吗?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