极道特种

1359章 被俘

1359章 被俘

野兽的车窗是防弹的,可若是子弹连续的击中一处的话,那玻璃也根本承受不住几次。

而要在运动中,击中同一点,无异于天方夜谭。

可是现在,那些杀手却找到了机会。

几乎是将枪顶在了玻璃上,自然沒有打偏的可能。

击杀烟嘴,生擒墨雨心。

就算不能让韩雨就范,至少也可以要挟他,从而抓住机会,将之一举铲除。

厮杀中的胖子和韩雨,也发现了不对,他们齐齐的怒吼一声,各自发力。

那些杀手自然也不会退缩,他们红着眼睛,身上散发着浓烈的杀机,有的甚至根本不顾生死,合身便朝韩雨他们扑來。

似乎只要能给他们造成伤害,他们连自己的生死也不在意似得。

面对凌厉无匹的刀锋,韩雨也不再保留:“一刀断生死。”

冷漠的声音,从他的嘴里流露出來,他的身躯陡然一晃,手中的天策,似乎蒙上了一层莹润的青光,他的人,也犹如手中的宝刀一般,锋芒必露,杀气四溢。

当……

五声金铁交鸣几乎化作一声,只见围着韩雨的那五名杀手,顿时惨叫着向后跌去。

韩雨正前面的两人,他们手中的武器,已经被一刀两段,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,从他们的咽喉一直蔓延向下。

剩下的三人,有两个捂着脖子,可是,鲜血依旧从指缝中汩汩流出,显然也是一命呜呼了,只有最后一人,紧紧的抓着胸口,还剩下了一口气。

一刀断生死乃是十绝战技中的一招,若是练到极限程度,五刀将会犹如一刀般势不可挡,这五人应该全部死在这一刀之下,哪儿怕他们的身上穿上了牛皮内甲。

可现在,威力显然只发挥了一半不到。

显然,他发力的方式和角度,还有问題,不然的话,五人的结果应该是一样的,而不是如同现在这般,四人分成了两种死法,还有一个人直接沒死。

而这,还仅仅是十绝战技中两个怪异动作的叠加罢了。

“救,救我。”此时只剩下了最后一口气的那家伙,满脸惊恐,原本的冷漠和杀机,都已经为死亡的恐惧所取代,他探出带血的手,紧紧的抓住了一名同伴的裤腿。

用尽最后的力气,发出了求生的哀鸣。

“哼。”那名被他抓住的同伴,冷哼一声,沒有丝毫客气的抬起了腿,然后朝着他的咽喉轻轻的一踩。

喀嚓。

受了重伤的那命杀手,顿时两眼瞪的溜圆,满脸的不甘化作了死亡的寂寞,凝固在了面皮之上,那名杀手却像是干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般,狠狠的朝着韩雨扑了过來。

当。

韩雨反手一刀,那名杀手手中的战刀向前劈了下來,跟天策撞在了一起,随即,他的人便被带的向后退了五六步,却沒有倒下。

显然,此人是这些杀手中的高手。

韩雨眉头一拧,本來他还想补上一刀的,不过,这些人出手狠辣,丝毫不在意自己同伴的生死,显然都是一些死士,若是任由他们接近墨雨心,那他只怕要悔恨终生。

所以,一刀得手的他,立即拧身就要扑向车边。

忽然心头一凛,猛然抬起头來,只见到头上一张大网,竟然当头罩了下來。

呼。

这网來的突然,就连韩雨,一时间也沒來得及躲开,便被彻底的罩在了里面。

那边的胖子也是一样,他手中的大铡刀,狠狠的向前,杀起人來摧枯拉朽,势不可挡的大铡刀,撞在了这网上,却软绵绵的一点也着不上力道,反而因为他的挣扎,而使得这网,在他的身上越來越紧。

而四周的杀手,顿时有人扑了出去,抓住了网的一角,猛然翻滚起來。

“嗬嗬,你们这是裹粽子咧。”胖子似乎并不知道危险似得,嘴里发出笑声,两手却是猛然抓在了网上,狠狠的一用力:“给俄开。”

胖子的力量之强悍,自然是无与伦比的,只怕昔曰的霸王,也未必有他如此狂野,唯一能与之相媲美的,大概也只有演义小说中的李元霸之流了。

然而现在,他猛然发力,那手中的只有拇指粗细的网线,竟然毫发无损。

韩雨在网罩下來的瞬间,手中的天策也猛然挥舞了起來,然而,锋利无匹的天策,此时也沒了锐气,只來得及斩落一个绳结,便被那网给困住了。

他和胖子,此时就像是网中的两条鱼,两条被捞上了岸,等待着死亡的咸鱼。

不过,烟嘴那边却突生变故,只见那名杀手,才刚开了两枪,后面的车门,便猛然打开了,墨雨心的身形从上面露了出來,在她的手中,一把黑色的小刀,泛着死亡的冷光,在那名杀手的脖子上轻轻的一抹。

鲜血,顿时喷到了车窗上,他脸上的笑容,也凝结在了那里,身子重重的掉了下去。

墨雨心的身形,则早一步缩回了车里。

烟嘴趁机发动车子,转了几圈,然后快速的向后退去。

只是,后面的那些油桶,也在渐渐迫近,烟嘴不断的转着圈子,一方面是预防别人靠近,另一方面,则是想办法。

他沒想到,老大跟胖子竟然会让人用网给捉了。

墨雨心脸色有些发白,她开过枪,甚至击杀过人,可是,这跟用刀子抹过一个人的喉咙,完全是两个概念,所以,她的神情有些恍惚。

只是听到烟嘴的呼唤,这才缓缓的回过神來:“嫂子您沒事吧。”

“沒事。”墨雨心深吸一口气,她毕竟是墨门之主,知道此时不是感慨的时候,她抬起头,此时才归纳刚刚发现韩雨的情形,身子猛然站起,便要出去。

烟嘴急忙探手将车门锁上了,墨雨心柳眉一竖,一抹冰冷的杀意在她的眸子中便跃跃欲出,便是烟嘴,也感觉后背凉飕飕的。

墨雨心毕竟是墨家的人,又刚刚杀了人,犹如一把沥血的宝剑,正是锋芒正盛的时候。

“你干什么。”墨雨心声音冷漠。

“嫂子,外面太危险了,您不能出去。”烟嘴急忙道。

墨雨心眸子中闪过一抹冷光:“我出去,死我也要跟黑衣死在一起。”

“嫂子。”烟嘴急忙踩死了车子,让墨雨心推车门的手,顿时晃了起來,他焦急道:“您先别着急,老大手中的天策锋利无匹,定然不会有事的,这个时候我们出去,非但帮不了老大什么忙发,反而会成为他的累赘。”

此时情形危急,他也顾不得考虑墨雨心的面子了。

墨雨心也不是个容易冲动的人,闻言眸子中依旧满是焦虑,可身子却缓缓的坐了回來,她探手拿出了惊龙手枪:“好,我等着。”

剩下的话她沒说,不过烟嘴却也明白,要是这些人真的对韩雨下了杀手的话,那车里的这位姑奶奶估计就要拿枪出去拼命了。

韩雨脸色阴沉,静静的站在原地,四周还有十三名杀手,站在原地。

这十三个人,比起刚才被韩雨干掉的那些,要强多了,单凭身上的气势看,他们也是当中的佼佼者,此时,他们将韩雨跟胖子围在中间。

“想不到,堂堂的黑衣,也有今天,可惜啊,我本來还想多玩一会的,现在看來,你也就是徒有虚名啊。”有些调侃的声音,在刚才跟韩雨交手的那名杀手嘴里响起,说的好像满不在乎,可是他眼中的得意却出卖了这一切。

这一场完美的刺杀,每一个步骤和可能,都是经过了精心设计的,毕竟,不是每一个人都能有机会,将遮天的老大给困住的。

想想连幽冥会,龙皇会都无法完成的任务,此时在他的手中得到了实现,他又如何能不得意。

“你们是谁派來的。”韩雨冷静的道。

“呵呵,看起來想杀你的人不少啊,那你可以猜一下了,若是猜不到的话,回头我烧纸给阎王爷,或许你能从他的嘴里得到答案。”那名杀手嘴角露出一丝嘲弄的笑容,对着正在那里抓着绳子用力的胖子道:“别浪费力气了,这些绳索都是钢丝绳,经过了特殊加固的。”

“别说你是个人了,就是头大象,也休想挣脱。”

“既然我们必死无疑,那何不告诉我们,你们到底是谁,也好然我们做个明白鬼。”韩雨并不死心,继续追问道。

“呵呵,黑衣老大想要知道的话,可以來幽冥会找我,杀了他们,不要浪费时间。”那名杀手本想要继续得瑟,不想,公交车中,一个带着墨镜的年轻人,忽然露出头來,冷冷的吩咐了一句,便又缩了回去。

只是他一句话,那名杀手便神色一凛,虽然有些不甘,可还是狠狠的一挥手,顿时,那些杀手便朝韩雨等人迫了过來。

冰冷的刀光,猛然扬起,然后如划过夜空的冷电,狠狠的劈向韩雨和胖子。

韩雨眼中寒光一闪,右手中已经多了一把黑色的小刀。

刀并不长,只有一尺三寸三,形如怒龙,逆鳞冲天。

正是昔曰第一杀手的武器,龙鳞匕首。

龙鳞匕首以锋利见长,就算是钢丝绳,也难以抵挡住真正能够切金断玉的它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