极道特种

1360章 突变

1360章 突变

韩雨神色一片肃然,五指轻握龙鳞,正要破笼而出,不想一道硕大的身影,却抢先一步,挡在了他的前面。

当当……

几刀狠狠的劈在了他的身上,却恍如金铁交鸣。几名杀手的战刀,竟然只是在他的身上,砍出了几道白线。

而他的身影,却将韩雨完全的挡在了后面。

正是胖子。

韩雨一见吓了一跳,脸色一变:“胖子……”

“老大,俄沒事!”胖子站稳了身子,咧嘴一笑:“你放心,有伟大滴青铜肾斗士胖子在,这些人是伤不到您的。”

韩雨眼中闪过一抹感动之色,能够用他的身子,为自己挡刀,足见胖子对他的赤诚!

胖子那强悍的防御力,却是让那些杀手们吓了一跳。

不过,为首的那名杀手,眼中却只是露出一抹意外之色,他上下扫了胖子一眼,淡淡的道:“早就听说,黑衣身边有一奇人,身材硕大,却异常灵动。一身肥肉恍如铠甲,不说刀枪不入,却也是极为厚实的。今日一见,果然名不虚传。”

“不过,就是不知道,能不能挡的住我这把弑天匕首?”

说着,他从身后摸出了一把深紫色匕首,那匕首刚一出现,空气中便仿佛多了一丝幽冷的杀气,给人一种深邃而寒冷的感觉。

显然,这是一把杀人无数,饱饮鲜血的利刃。

胖子的瞳孔,狠狠一缩,却并沒有动,显然这匕首能够威胁的他。

“呵呵!”那名杀手的目光,又落向韩雨:“黑衣老大手中所握,可是名震天下的杀手第一刀,龙鳞匕首?早就听闻此刀锋利异常,只怕这绳网困不住您吧?”

韩雨心中一突,眸子中更是闪过一抹忌惮之色。不过脸上却是依旧平静:“你知道的倒是不少。”

龙鳞匕首,也算的上是他的秘密武器了。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,还是在跟轩辕小楼手下八大将之一的轩辕魔,从那之后,他很少再将这匕首拿出來。

可对方依旧能够一眼点破,足以表明,他们的这场看似寻常的刺杀,是经过了周密安排的。对方既然知道了龙鳞匕首的锋利,岂能沒有安排?

果然,那杀手哈哈一笑:“黑衣老大说笑了,对于我们來说,情报便是我们的生命。若是连这点情况都无法掌握的话,那我们又岂敢跟您动手?所以您啊,最好配合一下,别让我们兄弟真的动手!或许您不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什么,我可以给你介绍一下!”

说着,他略带得意的目光微微一扫。

韩雨的余光已经瞥见,站在他身后的六名杀手,一手刀,一手硬弩,此时弩已上箭,森冷的箭锋正对准了他。冰冷的杀机,更是将他锁定。

不过,真正让韩雨感觉心寒如冰的,还是站在车顶上的一人。他神情冷漠,在他的手中,握着的东西,韩雨也极为熟悉。

“不用了,那东西我认识,是唐门的暴雨梨花针吧?”

“嗯?想不到,黑衣老大眼力如此不凡,沒错,那正是暴雨梨花针。既然你知道此物的话,那倒省了我多费口舌了。想來这东西的威力,你也应该清楚吧?”

韩雨点头,心头却是狠狠的一缩,难道是唐门中有人想要对付他?这念头刚一想起,便随即被他摁灭。据他所知,唐门跟三色石的关系,很不好。原因就是三色石曾经打过唐门暗器和毒的主意。要知道,暗器和毒,可是唐门的安身立命之本。

毒具体什么情况,韩雨不知道,不过,说到暗器,暴雨梨花针即便是在唐门中,也绝对能够入的了前三!

他们怎么会想跟别人分享?可这两样东西,对于杀手來说,又太过重要了。若是让三色石掌握,足以让他们的实力,翻上一倍有余。

所以,双方定然是发生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。当然,这些情报也是他从一些侧面推敲出來的,具体的是怎么回事,只怕只有双方才清楚了。

不过,有一点韩雨还是能肯定的。那就是,唐门应该不会动用这玩意,來跟他做对才是。

先不说他跟唐峰之间的关系,单单是轩辕家强势入驻西南,对于唐门來说,定然有着不小的压力。更何况,这里面还牵扯着唐峰的姑姑,倭国的千雨绝姿。他跟唐门之间,为敌的可能性太小了。

最大的可能,还是唐门的暴雨梨花针有外流的。

因为这东西,实在是很难复制。在掌控了墨者行会之后,韩雨曾经试着让墨匠和郭青山父子,为他复制暴雨梨花针,结果得到的答案都是无能为力。

这是唐门的机密,乃是唐门无数天才,历经数百年逐渐完善出來的东西,几乎堪称是唐门的核心机密,岂能是说他们能随意复制的?

而暴雨梨花针的一个巨大特点,就是范围。

在它所笼罩的范围内,想要活命?很难!

所以,韩雨虽然手握龙鳞,却依然不敢轻举妄动。

他沒动,那边的那名杀手,却沒闲着。他冷喝一声,顿时有四名杀手朝着胖子扑去。显然,他是打算先将胖子干掉。

那四名杀手动作迅捷,训练有素的扑向了胖子身上绳网的四个角,四人交叉便想要窜出去。他们四人只要相互一转,任由胖子有千斤的力气,也一样会被他们死死的缠住。

然而,胖子岂是能任人宰割的主?他陡然发出一声狂吼,握住了身上的网绳,身子一甩,那四人竟然生生被他带了起來。

“给我……”胖子才刚要松手,不想身上的绳索猛然一松。那四人竟然主动放弃,狠狠的落在了地上,让他想要将四人丢到公家车顶,将握有暴雨梨花针的那名杀手,给干掉的念头落了空。

胖子眼睛充血,还想再动手,不想韩雨忽然冷喝一声:“胖子,住手。”

胖子那硕大的身形,顿时停了下來,两手却依旧握着身上的绳网:“大哥,俄把这东西扯开,就能救你出去咧,停哈干啥捏?”

韩雨苦笑一声,胖子虽然防御超强,然而,暴雨梨花针也是凶名在外。若是引的对方朝他出手,只怕胖子未必就能讨的了好去。

深吸一口气,韩雨神色清冷:“既然人家是想将咱们活捉,那咱们就配合一点就是了。否则,真动起手來,你我只怕现在就要血溅此地!”

“哈哈哈哈,还是黑衣老大是个明白人啊,竟然看穿了我们真实的想法。沒错,一个死了的黑衣,固然是能让人放心,可是,一个活着的黑衣,才更有价值。”那名杀手,满面微笑,看似嚣张,可实际上却一直极为警醒的望着韩雨。

毕竟,人的名,树的影,韩雨可绝非以前的那些目标所能比的。

“不过,要想活命的话,您也要有所表示才行。这样吧,就请黑衣老大将龙鳞匕首,抛出來吧!”

韩雨脸色阴沉的扫了他一眼,有些凝重的点了点头:“好!”

说着,手腕一晃,一丝乌光便从那绳网中飞了出來。他并沒有趁机偷袭,也沒有丝毫要反抗的架势,只是将龙鳞匕首,丢在了地上。

那名杀手头子顿了一下,目光落在沒入地上,只剩下了一个手柄的龙鳞上几秒,这才满脸意外的抬起头:“啧啧,外人都说,黑衣老大悍勇绝伦,视生死如无物,现在看來,传言有误啊!”

韩雨冷笑一声,脸色十分难看:“现在,我既然已经束手就缚,你又何必再出言羞辱?我跟我兄弟,随你们走就是!”

“好,痛快。”那名杀手头子倒也干脆,微一招手:“绑了。”

顿时,有两名杀手走了过來。

不过,即便是在眼下的情况下,他们也依然保持着五分警惕,足可见他们的训练有素。

“你们到底是哪儿方的人?现在,总该让我知晓了吧?”韩雨眉头略一拧,沉声道。

那名杀手头子用一种居高临下的眼神,盯着他,嘲弄道:“反正早晚都能知道,您又何必急于这一时呢?”

现在的韩雨,对他而言,就是鱼肉。天策对钢丝绳网沒用,唯一能削断这钢丝绳网的龙鳞匕首,又被他主动丢了出來。

就算是他想要拖延时间,等人來救,也沒可能了。

因为,他已经在市里通往这里的路上,安排了一出连环车祸,至少能为他争取二十分钟的时间。

而现在,他只需要两分钟,便能将韩雨跟他的人生擒活捉。

车中,烟嘴一边继续快速的甩着车,一边望着韩雨那边:“老大到底想干什么?”

此时,后面耳钉男带着的那些人,反倒都停了下來。

他们现在已经不用再迫使野兽停下來了,因为韩雨被俘,就意味着结束!

“黑衣老大,让你的人停下吧。你的那辆车,我可是早就垂涎已久了。现在,他归我了。”那名杀手头子笑眯眯的道。

韩雨也笑了,嘴角微微扬起,冷漠中透着一种哑然,恍如高高在上的神祗,在看着一个自以为是的凡夫俗子似得:“你一个死人,要车干什么?”

“什么?”那名杀手头子脸色一变,忽然心有所感,立即拧头朝公交车望去,只见站在上面持有暴雨梨花针的那位杀手,一头从上面栽了下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