极道特种

1361章 底牌

1361章 底牌

噗通!

那名杀手的尸体重重的落在了地上,沉闷的声音,却像是砸在了那些杀手的心上。

趁着一干杀手们失神的刹那,韩雨两手一抖,手中的钢丝绳网,顿时被他扯开了。

“胖子,动手!”

一声森冷的爆喝中,韩雨身子恍如利箭,朝着那名杀手头子便窜了过去。

都这时候了,这家伙竟然还想着去将暴雨梨花针捡起來。

那边的胖子,在出现异状的刹那,两手握住了钢丝网绳,恍如钢浇铁铸的身躯,陡然绷紧爆发出骇人的力量。

砰!

在绳网断裂中,胖子手里的大砍刀,快速的转动了起來。

噗噗噗……

三颗斗大的头颅,顿时飞了起來,三名离他最近的杀手,就那么变成了无名尸体。

饶是这些杀手们,都是经过训练的死士,还是本能的感受到了一种恐惧。

意外,太意外了。

无论是那名掌握着暴雨梨花针的同伴突然死亡,还是韩雨和胖子突然挣脱了绳网,都超出了他们的预料。

而往往这种突然的变故,才是最能考验一个人实力的时候。

“杀!”最先反应过來的还是那名杀手头目。尖锐惊恐的声音,从他的嘴里挣脱出來,他摸向暴雨梨花针的手,也闪电般的缩了回來。

整个人的身子,快速的向后一躲,韩雨迅猛的一拳,竟然被他间不容发的躲了过去。

“死!”便在这时候,他脸上的惊惶陡然消失,取而代之的则是一脸的冷漠和冰冷的杀意。就仿佛死神的宣判,原本后退的身子,陡然间绷直,在他的手中,一把匕首毫不客气的朝着韩雨的脖颈便扫了过來。

刚刚的慌乱,竟然是他故意装出來的。

韩雨只感觉到一阵冰冷的杀机,将他笼罩起來。好久沒有过的死亡感觉,再次将他包围。他的眸子,也陡然间亮了起來。

那名杀手头目的嘴角,已经露出了一丝笑容。

并不是每一个杀手,都是冰冷的,直硬的。诚然,掌握着暴雨梨花针的同伴突然暴死,让他感觉很意外,可他却也绝不是那种愚蠢到,有人挖个坑就往里跳的笨蛋。

反而给人挖坑这样的事情,他倒是常干。

弑天匕首划过一道凄厉的弧线,狠狠的斩杀过來。

然而,沒有想象中的砍中人体的感觉,反而像是劈在了空气中似得,沒有一点着力感。

“不好!”他心中惊呼一声,身子已经如电般迅速的朝后退去。手中的弑天匕首更是快速的朝着一侧刺去。

噗!

刀刃入肉的声音,然而,并不是他的弑天,砍中了目标,而是他的身子,被刺中了。

坚硬而生冷的天策,在他的胸口透了出來,殷虹的鲜血,点滴落下。

他手里的弑天匕首,想要反手救援,也被一只有力的手臂,给握住了。

无边的黑暗,潮水般的涌來。浑身的气力,则从胸口那里快速的流逝。

那名杀手头目满脸难以置信的神色:“你,你是怎么做到的?”

明明是在他的前面,作为他猎物的韩雨,竟然在刹那间跑到了他的后面,让他如何不意外?只是,这次的意外,显然是致命的。

“你既然知道龙鳞匕首,自然应当清楚,龙鳞匕首昔日的主人,是谁!”韩雨靠近他的身后,缓缓的道。

杀手头目脸上的神情一僵:“天,天下第一杀手?你用的是逍遥一步?”

“看起來,你不笨!”

“逍遥一步,想不到这世上竟然真的有逍遥一步?”他的脸上满是苦涩,感情他一直认为所谓的第一杀手和威名赫赫的逍遥一步,都是别人鼓吹起來的。

韩雨微微一笑,将另一手拎着个东西,在他的脸边轻轻的一晃:“这是强效止血散,告诉我你们的身份,我可以饶你一命!”

那名杀手头目微一侧脸,眸子中却满是嘲讽之色:“这么简单的问題,还是留给其他人告诉你吧!”说着,他的身子猛然一晃!

韩雨闻言急忙将天策向回抽出,却已然晚了一步。

他的天策虽然有意的让过了对方心脏的正面,可此时,被他这么一晃,却是彻底断绝了他的生机。

噗通!

那名杀手头目摔到了地上,脸上却带着一抹淡淡的嘲讽的笑容,也不知道是在嘲弄韩雨,还是嘲弄他自己。

韩雨脸色阴沉,此时的胖子,已经将那几名杀手,给砍翻在地,只剩下了最后的三人,在他的大铡刀下,岌岌可危。

毕竟,胖子的凶悍,可不是寻常人所能抵挡的。

“胖子,留个活口!”

三名杀手撞了上來,胖子铡刀猛然一转,便将两人的胸膛开了小水沟似得一道口子。两人的尸体,倒飞出去,韩雨的声音,这才堪堪响起。

胖子手腕一翻,原本劈向第三名杀手的大铡刀,顿时照着他的胸膛就拍了过去。

噗!

那名杀手的胸口,估计就跟被谁一巴掌拍下的西红柿差不多了。他张嘴便是一口鲜血,不过,好歹算是按照韩雨说的,留下了一条命!

“大哥,你咋不早说?额沒收住手!”胖子有些尴尬的看了一眼那名杀手,这模样想要救活他,难!

韩雨禁不住苦笑一声,他倒是想说,可胖子太快了,能有什么办法?

他朝着那名侥幸留了一口气的杀手,走了过去。

蹲下身子,韩雨将一支烟塞进他的嘴里,帮他点着,这才缓缓道:“你们都是來自三色石吧?告诉我,为什么來杀我?”

那名杀手眸子中闪过一抹惊骇之色,他使劲的抽了两口烟,忽然一下将烟咳了出來,而且,溢出了大口大口的鲜血,瞳孔也开始放大。

“我,我什么也不会说的!”他猛的一把手,握住了韩雨的手腕,死死的抓着,脸上则挂着诡异的笑容,随即,松手,死亡。

韩雨这才瞥见,他的身下,已经有鲜血汩汩的流了出來。

显然,在刚才被胖子拍飞出去,倒地的刹那,他将自己手中被铡刀斩断的半截匕首,刺在了自己的后腰上。

韩雨缓缓的站起身,心头却是无比凝重。

这些杀手之所以会被他们所收拾,并不是因为他们无能。相反,这些人,都是第一流的杀手。他们身手敏捷,计划周密,淡漠生死。

尤其是那股死士的很辣劲,就是韩雨看了也暗自心惊。

要不是他们算错了一点,只怕今天,就连他跟胖子,都未必能够活着离开。

“胖子,将那些人给我留下!”韩雨瞄了一眼,那些丢下了油桶,正要离开的杀手。大概是看见了这边的情形,他们已经开始向后退去。

胖子顿时嘿嘿怪叫一声,拎着铡刀就要朝上去。结果,耳钉男猛然举起了手枪砰砰的朝着他们这边开了两抢。

而后,扬长而去。

因为有这些油桶堵路,若是他们硬追的话,那耳钉男只需要将手枪对准了油桶,便能够引起一场巨大的爆炸,只怕就算是胖子身处其中,也难以活下來。

所以,韩雨一看见耳钉男开枪,便立即喊停了胖子。

耳钉男沒有直接引爆油桶的原因,韩雨多少也能猜到一点。倘若是巨大的爆炸,只怕会引來上面的迅速反应,到时候他们未必能够全身而退。

“对了!”韩雨眸子中闪过一抹冷光,快速的來到了公交车上。只见那名司机,正趴在方向盘上,在他的脖子后方,一把森冷的匕首,几乎全都沒了进去。

除此之外,公交车上一个人都沒有。

那名先前露头,呵斥杀手头目的人不见了。那个带着墨镜,声音中隐隐带着一种自信,给人一种压抑感觉的年轻人,韩雨有一种感觉,这个人才是这次刺杀的幕后主使。而现在,对方显然是早就猜到了事情不妙,先一步离开了。

这让韩雨的心情,蒙上了一层阴霾。并沒有因为破解了这么一场刺杀,而有半点的喜悦。

这样一个精通刺杀手段的人,潜藏在周围伺机而动,就算是他也生出了一抹巨大的危机感。

“大哥,人呢?”胖子的脑袋,从车窗外冒了出來。他甚至在车底下都看了一圈,也沒见到人。

韩雨望着远处,空荡荡的公路:“走了。”

“他帮了咱们,咋一声不响的就走了捏?”胖子挠挠头。

韩雨走了下來:“帮咱们?”

“啊?要不是他帮咱们,那这人怎么突然就死咧?”胖子指了指那名原本掌握着暴雨梨花针的杀手。

韩雨将他的身子翻了过來,只见在他的眉心上,有着一处淡淡的小洞,有豆粒大小。

“可能是见咱们沒什么危险,就走了吧!你去给烟嘴说一声,让雨心先别下车!”韩雨头也不抬的道。

胖子应声离去,韩雨这才站起身來:“想來,你死的也很冤吧?”

说着,他眸子中闪过一抹狠辣之色,抬起脚,贯注了颤抖之力狠狠的踏了下去。

砰!

他的脑袋,顿时爆裂开來。

不是他韩雨冷漠,实在是事关他最大的底牌,他不想留下任何一点蛛丝马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