极道特种

108章 战书

108章 战书

风轻轻的从被抛起的海浪中穿了过来,带着咸咸的寒意,更晃动着那黑色的Z国结在风中轻轻的来回飘动着。

雨屑纷飞,不断的扑打着它的身体。可风一来,它还是会轻轻的舞动起自己笨拙的身子,像是在挑衅,又像是在颤抖!

韩雨默默的在门前站了几秒,忽然想:红色的Z国结代表着喜庆,祥和,那黑色的Z国结又代表着什么?难道是冰冷和暴虐?

邵洋告诉慕容飘雪,找那个替他保管东西的钢管,有一个最简单的办法,那就是去海边找一个门口挂着黑色Z国结的小店。店老板,便是替他保管东西的人。

这也是韩雨为什么会住在这附近的原因,只是,在他推门进来之后,却对这个说法产生了怀疑。

老板是一位看上去五十多岁,满脸皱纹和沧桑的老人,他穿着一身灰色的西服,样式老旧,满是褶皱不说,袖子上的扣子还掉了两个,应该是从路边买来的地摊货。

一见到韩雨,他便走了过来,脸上露出了一个商人最擅长的笑容,很是和气的打了声招呼,熟练的开始向他推销起他店内的东西来,全然一副小生意人的做派。

那个邵洋韩雨虽然没有见到,可是从慕容飘雪只言片语的描述中,也可以猜的出来,他并不是一个安分的人。

一个并不安分的人,在自己绑架前,会将东西交给这么一位老实巴交的生意人吗?

韩雨目光轻轻的打量着四周,这是一家普通的小店,有二三十个平方左右。一件件或贝壳,或海螺,或是被串起的珍珠挂在墙壁四周,上面标满了价格。

靠里的地方有扯起的一个简易布帐,从露出的被角可以看出,那里是这老人的卧室。

见四周并没有什么可疑的地方,韩雨这才扫了老人两眼,开门见山的轻笑着道:“老板,不知道你这里有没有钢管卖?”

“钢管?没有!”老人目光一晃,脸上的笑容依旧,可那一闪而过的警惕却没有瞒过韩雨的眼睛。他轻笑着道:“那有没有钢管这个人呢?”

老人忽然笑了,他转身走到旁边的一个小方桌前坐下,桌上有一道鲜鱼汤,一道铁板鱿鱼,还有酒。显然,韩雨进来的时候,他正在小酌。

“不知道你找钢管做什么?年轻人,过来坐下,喝杯酒暖和暖和身子!”老人很客气的道。

韩雨走了过去,坐在他的对面,任由老人给他面前的酒杯倒满,目光炯炯又有些意外的道:“钢管,是你的名字?”

“不是名字,是外号!我年轻那会的外号,已经很多年没有人叫过了。现在,人们都叫我老船。”老人端起酒杯和他碰了一个,然后一饮而尽。哈了口酒气,老人笑着拿起了筷子,见韩雨没有动,他挑眉道:“你怎么不喝?你该不会以为我这么一个老家伙的酒里,会给你下药吧?”

韩雨轻笑道:“若是我喜欢喝酒的话,您就是真往里下药我也会喝!不过,我实在不喜欢哪个味道,所以,喝酒就免了!我这次来,是因为朋友的嘱托……”

“我知道!”老船端着酒杯打断了他的话,轻声道:“从你一进门的时候我就知道了,你是邵洋的朋友,来我这里取他寄放的东西,对吧?”

“没错。”韩雨颇为意外的望了他一眼。不明白为什么知道了他的身份,刚才还嘚啵嘚啵的给他说那半天的废话!

老船一见他的眼神,便知道了他在想什么,轻声解释了一句:“门口的黑色Z国结就是他给我用来做记号的。你既然认了出来,那自然就是他告诉你的!”

微微顿了一下,老船神色微顿道:“他是不是出什么事儿了?”

韩雨仔细的看了他一眼,点头道:“是!”

老船脸上的肌肉轻轻的跳动几下,忽然发出一声轻叹:“你来,就是为了拿东西?”

“除了东西,我还要救人!”韩雨轻声道:“所以我想弄清楚一些事,比如他是什么时候回来的,又是什么时候将东西放在你这的?中间跟你说过什么?他有没有什么仇家或者对头?”

老船摇头道:“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并不清楚,我和他并不常联系。若不是几天前他突然找到我,说自己遇到了麻烦,要我帮忙,我甚至都不知他已经回国!”

“他是个天才,一个医学天才,为了研究医术,他甚至独自在非洲闯荡了好几年!我想这回他遇到的麻烦,应该和医术有关。他交给我的东西,只怕也和医术有关!”

韩雨点了点头,随即眉头又皱了起来。一个普通的医生,不会得罪什么人。可是一个医术天才,却很容易引起各方的窥伺!

“他有没有和你提过,谁会对他不利之类的话?”韩雨这一问,其实并没有抱太大的希望。

却不想老船想了一下,轻声道:“他,曾经骂过倭国狗之类的话,也曾经说过叛徒,汉奸什么的,说他们威胁他,会不会……”

韩雨的脸色沉了下来,他怎么也没想到这里面竟然还会有倭国人的影子。

“能将他寄存的东西取来让我看看吗?”韩雨轻声道。

“当然可以!”老船很痛快的答应一声,走到门外,将黑色Z国结拿了下来,交给韩雨道:“他,让我保管的东西就在这里面。”

……

从小饰品店里告辞出来,韩雨回了自己住的招待所,卓不凡和名仔已经起来了。卓不凡正躺在沙发上看电视,名仔却坐立不安的来回走着,一听见门响,看见是他,明显的松了口气。

“老大!”名仔只打了声招呼,卓不凡便道:“看,我就说大哥不会有事的吧?你还不信!”

韩雨看那了两人一眼,轻笑道:“我能有什么事?就是看外面风景不错,转着看了看。你们吃法了吗?”

两人忙点头。韩雨又和他们说了两句,换了身干爽的衣服,这才转身进了自己的卧室,拿出那湿透的Z国结研究了半晌,却发现它和普通的Z国结没什么两样。

“嗯,不对!”韩雨正想动用暴力,忽然发现了其中有股绳比别的都粗一些,而且线头,似乎,嗯,是后来补上去的。

他快速的拆开线头,将绳子散开,里面丢出一张红色的卷纸!

打开后,上面只有一句话:“看见一刀流在LSK的招牌我就闹心,你替挑了它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