极道特种

1366章 百里谋中

第1366章 均网友上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

蛟龙辞旧岁,银蛇舞新姿。正值春节联欢晚会开播之时,小狼家中准时断电。苦逼小狼蛋疼一个半小时依旧没能重见光明,最后在蛋碎一地之后给本人(杨开玉)打了电话为大家拜年,祝大家:身体健康,万事如意,心想事成,合家欢乐!

烟嘴微微一愣,随即长出了口气:“吓死我们了!我还以为,您跟嫂子登上飞机了呢!”

韩雨没有出声,常年的出生入死,让他对于危险,有了一种常人难以想象的直觉。

韩雨相信自己的这种直觉,因为它曾经救过他好几次性命!

不过,就算是这样,对于这些人竟然敢在飞机上动手脚,还是让他感到了意外。

似乎,这些人并不害怕上面的震怒。或者说,他们知道,自己的这种举动,当在上面的底线之上。

而且,那些杀手,曾经说过让他去幽冥会寻找答案。

当时,他在自认为吃定了自己的情况下,应该不会说假话。

三色石跟幽冥会,不是走的最近吗?

韩雨眸子中,寒光闪过。那些训练有素的杀手,只有三色石这样的老牌杀手组织,才能够派的出来,就算不是他们的人,也是他们为李德波训练的手下。

这让韩雨再次意识到了这个杀手组织的可怕,如果在跟幽冥会,龙皇会交锋的时候,三色石却暗中刺杀自己的手下的话,那他很有可能会一败涂地!

老子还没找他们,他们倒是找到我头上来了。

韩雨心中冷哼一声,他跟三色石之间,虽然没有什么直接的不可化解的恩怨,可是,因为叶随风忘语和幽冥会,双方之间已经没有了共存的可能。

只是,三色石这个组织,存在千载,高手无数。

其总部之机密,只怕没有几个人知道。就算是韩雨想要对付他们,也有种老虎吃天,无从下口的感觉!

这让他感觉十分的不爽,只能被动的挨打,这可不是他的风格!韩雨目光灼灼,他知道,是时候跟叶随风,好生讨论一下了。

“黑衣,这些杀手应该是三色石的人吧?他们竟然敢将飞机也炸掉,只怕想要对付你的决心,已经到了极点,以后你可要多加几分小心才是!”墨雨心握着韩雨的手,眉宇间尽是担忧之色,想到今天的经历,让感到一阵不安。

如此疯狂的杀手,实在是让人感觉头疼。尤其是他们为了杀掉韩雨,不惜冒着触怒龙组的危险,让墨雨心的担忧也到了顶点。

她毕竟也是墨者行会的巨子,对于三色石的恐怖,要比韩雨认识的更加深刻。当年,在墨者行会的历史上,也曾经有暗墨背叛,加入过三色石的。

所以,她一双浅淡峨眉微微翘起,无限素愁裹挟其中。

韩雨微微一笑,探手将她搂在怀里,豪情万丈:“三色石的杀手,虽然凶名颇盛,可毕竟今非昔比!我听说,他们跟暗影协会交锋一场,铩羽而归,便连杀手最为强盛的杀神向东来,都死在了暗影皇帝的手上。”

“你男人呢,虽然不是暗影皇帝,却也不是任人揉捏的。想咬我?他们可没那个好牙口!”

“你啊,就是逞能!”墨雨心白他一眼,眸子中却闪过一抹迷醉的色彩。她最为欣赏的,就是韩雨身上的这种霸气,那种无惧一切的勇气和男子气概!

韩雨紧紧的搂着她的香肩,心中暗自下定决心,哪儿怕是为了自己的女人,不再担惊受怕,他也要向这个传承千载的杀手组织发起挑战,将它彻底的挑下马。

他有这个信心,因为他手中有着叶随风这个王牌。

身为三色石的少爷,暗墨一支的领导者,曾经随风组织的头目,韩雨相信,他定然有着对付三色石的办法。

就在韩雨一路风驰电掣,朝着天水赶去的时候,一位戴着太阳帽的年轻人,也敲开了BJ一处颇为热闹的百货公司经理办公室的大门。

“百里兄,事情怎么样了?那黑衣可杀了?”一见到他,办公室内,一位神情冷峻的年轻人,便先一步站了起来。他的目光中,带着一丝期望。

此人,正是幽冥会的少主,李德波。

在他的身后,一把如剑少年正傲然而立。眉眼肃杀,让人一见之下,便心生警惧!此时,他紧紧的靠在李德波的身边,似乎是在贴身保护一般。

刚刚走进来的年轻人,将帽子揭了下来。嘴角还嚼着口香糖。他朝沙发上一坐,懒洋洋的靠在沙发背上,轻声道:“你说的没错,那个黑衣,果然有两下子,不是那么容易死的!”

这个带着帽子的年轻人,正是坐在公交车里,下命令让手下将韩雨格杀的人。他也是此次杀手行动的负责人,更是三色石方面派过来的负责人。

李德波甚至看见,赤水断对他都颇为恭敬,尊称他一声百里兄!

那赤水断是什么人?三色石红盟的领军人物,年轻一代中的超卓杀手。连他都要对百里谋如此恭敬,可见他在三色石杀手组织中的地位了。

李德波微微一愣,吐了一口气道:“想不到,连百里兄竟然都杀不死他!”

这话看似是在感叹,其实却颇为阴毒,隐隐的暗含着他不如韩雨的意思。

百里谋微微一笑,平静的目光,落在李德波的身上,仿佛看穿了他所有的想法似得:“少帅是在挤兑我吗?”

李德波两眼中的瞳孔微微一缩,随即哈哈一笑:“百里兄想太多了。我只是太想杀那个黑衣了,一听到他没死,心中有些失落而已。我可是听赤兄说过,百里兄乃是一位超卓的谋略大师,我相信,你一定能够杀死黑衣的!”

百里谋微微一笑,露出一种智珠在握的笑容:“我也这样认为!”

听到他这么自信的回答,李德波忍不住也笑了起来。他也慢慢的坐在了百里谋的对面,百里谋自从出现,可以说,就一直表现的非常乖僻,甚至有些傲慢。尤其是他不经意间所流露出的自信,仿佛能将一切掌控在手心似得。

这让李德波心中很是不爽,本来嘛,身为年轻人一代的超卓人物,他李德波无论是身份,背景,还是个人天赋,谋略,都是一顶一的。

别人见了他,无不敬畏有加。只有眼前之人,好似用一种高高在上的目光,在望着他似得。虽然李德波接受的教育,让他有着远超同龄人的胸怀,心中对于百里谋也有些看不上。

此时,见他竟然没有听出自己的讽刺,李德波忍不住乐了起来:“看起来,这一次的失败,并没有在百里兄的心中,留下什么阴影啊!如此一来,我可是就放心了。我在这里就先预祝百里兄下一次,能够避免重蹈覆辙,马到成功了。”

这已经不是暗讽,而是明摆着调侃了。

本以为乖张的百里谋会发火,哪里想到他竟然只是微一张口,将嘴里的口香糖吐了出来,随手从兜里又拿出了一块新的,边吃边嚼道:“你终于忍不住了,我还以为,少帅会一直礼贤下士呢!”

李德波愣了一下,这才端起面前的茶杯,轻轻的喝了一口,淡淡的道:“少帅也是人,不是吗?”

“哈哈哈,没错,少帅也是人。不过,你能坚持到现在,已经很是令我意外了!难怪人家都说,幽冥会在少帅乃是一方青年俊彦,单单是这份心胸,只怕便是其他人所不及的!”百里谋此时,好像换了一个人似得,语气中透着十分诚恳!

李德波脸上,难掩惊愕的神情:“你不生气?”

“我为什么要生气?你现在,已经有资格做我的合作伙伴了!便算是我的朋友,对于朋友,我一向也是很大度的。”

百里谋理所当然的回了一句,神情平静,可是语气神情却是狂,十分狂!

李德波就算是脾气再好,也忍不住怒极反笑:“大度,呵呵,好一个大度!这么说起来,我应该还要感谢你了?”

“不客气!”百里谋淡然一笑,丝毫没有将他的反应放在眼中。

“你……”李德波猛然坐直了身子,眸子中神光闪烁,恍如一把把刺天的长枪!自从跟猪头面具男一战之后,他便一直在苦修。

压力和努力,让他比起以前来,有了十足的进步。如今,气势陡然迸发,恍如惊涛骇浪一般。加上他经年掌控幽冥会,生死予夺,自有一股让人折服的威严。

他紧紧的盯着百里谋,嘴角露出一丝玩味的笑容:“你信不信我现在,就能出手杀了你?”

话音刚落,他身后的那名年轻人,便微一侧步,手中一道冰冷的剑光,犹如清风一般落了下来。只是这风,却是吹自朔北的,没有丝毫的飘逸之气,反而充满了凛凛杀机。

而一直悄无声息的站在房间两边的四名冥斗士,也将身上的杀气释放出来,森冷的目光盯紧了百里谋。

很显然,只要百里谋一个回答不当,惹恼了李德波,他们便会毫不犹豫的出手,将其连同他的狂傲一起,击杀当场!

“那你可以让他们出手了!”百里谋微微一笑,嘴巴一动动的嚼着,浑不在意。

李德波的两眼,眯了起来,目光越发的锋利,好像要将眼前之人看穿一般,冰冷生硬的声音,在他的嘴里,犹如落地的冰块一般,叮当作响:“你以为我不敢?”

PS:苦逼停电,不过,好像不是我们一个村的,而是大面积的,大家可以看下,或许新闻上会说,一家人哥这个吃饭呢,啪断了,得亏春晚结束的时候来了,我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