极道特种

1367章 百里谋下

1367章 百里谋 下

李德波身为少帅,不说杀人如麻,却也是恩威日重。便是他手下之人,在面见他的时候,也往往嘘若寒蝉,忐忑不安。

可是,如今面对他要杀人的威胁,百里谋却是微微一笑,好像沒有感受到那彻骨的寒意一般,悠然自得的抿了一口茶水:“少帅当然敢。如今少帅掌控幽冥会,威震东南,手下兵精将广,是道上标杆性的人物。”

“别看现在,北有遮天强势崛起,侧有龙皇虎伏卧榻,只怕少帅依旧胸有成竹,早就有了将两大帮派,一举歼灭的计划了吧?灭掉两帮,再扫除病虎之青帮,幽冥会自然是道上至尊,少帅也可君临黑道!”

“这个时候,得罪一个小小的三色石,又能算的了什么呢?那数千杀手,在少帅的眼中,怕远不是您的轮回的对手吧?”

李德波神色一沉,眸子中,寒光越发的阴沉。他微一抬手,跟在他身边的那名年轻人,便将手里的剑收了起來,可是,他的一双眼睛却是死死的盯住了百里谋。

“你是在威胁我吗?”李德波冷哼一声:“我就不相信,你能代表的了三色石!”

“少帅怀疑我的身份吗?”百里谋淡然一笑。

李德波冷声道:“我在三色石中,也有几位朋友,可我从來沒听他们说过,还有你这么一号人物。虽然我不知道,你是怎么取得三色石二长老信任的,可是,我相信杀了你,三色石还不至于跟我幽冥会为难!”

百里谋扑哧一下乐了:“你说的那几位朋友,是流火,千手,力士他们吧?”

李德波脸色陡然一变。幽冥会跟三色石之间的关系,可以说,十分的复杂。

李德波在三色石中训练过,更有一部分人,在那里接受专业的杀手培训。而三色石呢,也从幽冥会中挑选有天赋之人,加入他们的组织。

他们会为幽冥会出手,清除掉幽冥会碍眼的目标,同样的,幽冥会要给他们提供钱财。可私下里,他们又相互提防。

李德波未必沒有将三色石吞掉的野心,而三色石呢,也同样想要在幽冥会中攫取权利的念头。而刚才百里谋所说的几人,就是他在三色石期间,暗中收服的几人。

只是,这都是他私下里的举动,而且,从來沒有让这几人暴露过。

甚至,为了掩护自己跟他们之间的关系,李德波还故意跟那个流火有过冲突。流火的一条腿跛了,便是他出手给砸断的。

这本來是他安插在三色石中,最深的钉子。

可是,现在却被百里谋轻描淡写的说了出來,如何能不让李德波震惊?

他心中,是真的萌发出了无限杀机。

百里谋目光一挑,略带笑意的道:“我想,你现在是恨不能杀了我吧?因为只有这样,你才能将这件事情遮掩起來,令无人可以知晓!”

李德波两眼微微眯着,因为已经下定决心,将百里谋斩杀,所以,他反而显得十分平静:“那几个人,尤其是流火,跟我还算有仇。你是如何知道,他是我的人的?”

“呵呵,少帅之计,只能骗一下那些无知之人,又如何能够蒙的了我的真如之眼?”百里谋叼着一根牙签,轻轻的嚼着:“所谓仇恨,其实也是一种关系。我对少帅曾经在三色石内,所做过的事情,不敢说是了如指掌,可也知道绝大多数。”

“以少帅的眼光,当能看的出來,那流火乃是极有潜力,资质的人。为什么不与其结交,反而与之为恶?少帅能够跟一些心胸狭隘之人,都能和谐相处,却偏偏容不下一个沉默寡言的流火,这不是很奇怪吗?”

“所以,我略一思索,便知道,这是少帅用的障眼法!明着与之为难,实际上,却早就已经将流火折服,收为己用。”

“啪啪啪!”李德波两手相交,发出清脆响声:“百里兄不愧是一个谋字,果然是目光如炬,竟然能够见微知著,识破我的小伎俩,令我李德波万分敬佩!只可惜,百里兄如此聪慧之人,这一次竟然也沒能杀的了那黑衣,呵呵,实在是让人遗憾哪!”

百里谋的脸色,微微一变,随即便恢复正常。

只是,他掩饰的虽好,又如何能够瞒过李德波近在咫尺的眼睛?嘴角微微一抿,李德波不由得感到了一种报复似得畅快!

百里谋目光微垂,落在了正在冉冉冒着香茗之气的茶杯上,手指轻轻的在茶杯上微微一弹,指甲跟瓷杯相击,发出极为清脆的声音。

虽然他从进來之后,就表现的很是无所谓,可是,对于韩雨能够摆脱他所设计的刺杀之局,心中还是升出了一种挫败感。

想他百里谋,自诩诸葛转世,孔明重生。不说前后算多少年,可是,自从他展现头角以來,每每算计,无不命中。这才渐渐的养成了他的那种绝对自信,而这种自信,又在无形中,助长了他的能力。

可唯独这一次,对付韩雨,却是失算了。

在前期,韩雨的确是每一步都落在了他的算计中。当时的情形,看似韩雨有许多选择,可实际上,他百里谋却是将韩雨其他的路都给堵死了。也就是说,他算准了韩雨在遇到哪儿一种情况时,会做出的判断。而且正确率为百分百。

这无疑,是一种及其可怕的人性洞察力和判断力。

这一次,他身边明明带着赤水断这样的高手,在刺杀韩雨的时候却根本沒有动用的念头。甚至,故意沒让他参加这次行动。

因为他信奉智慧,他相信他的才智,足以将最小的力量无限放大,进而铲除目标。

显然,他虽然不是狂人,却有一身狂骨!

然而,在他利用墨雨心引的韩雨失神,将其困住之后,却出现了他判断之外的情形。

有钢丝绳网,有暴雨梨花针,而且,针上淬了一种及其强悍的麻药,能够让人在中针两三分钟内,便彻底的失去知觉。

周围,再有三色石精悍的死士杀手,伺机而动,可以说是必死之局。

可他怎么也沒想到,本是能够将韩雨生擒活捉的,可最后,却反而功亏一篑,折戟沉沙!

百里谋在出声让手下动手之后,便离开了那里。这是他故意而为,也算是对自己自信的一种培养。因为,他相信,韩雨已经逃不出他的手掌心了。既然如此,那他又何必等在那里?

虽然对别人而言,能够将遮天的老大干掉,是一件多么了不得的事情,可是,在他看來,却不过是他无数成功中的一小步而已。

顶多也就算是他人生无数精彩中的一朵浪花,哪儿怕在韩雨的身上,有着那么一层暂时还无法确定的身份。

因为他,注定了是要站在这个世界最巅峰,俯视世界的人,注定了是要让无数比韩雨更加强悍的人,饮恨在他面前的人!

然而,他才刚走了沒多远,便接到的手下的通知,那些杀手非但沒能干掉韩雨,反而全被灭杀了。这让百里谋感到震惊,更有一种隐隐的恼羞成怒。

黑衣竟然能够从他设计的局里脱困?这简直无可原谅。

“哼,少帅不也让人在他要坐的飞机上动了手脚吗?可结果如何?不知道,飞机上面可曾有黑衣的登机记录?”百里谋头都沒有抬,声音中也毫不遮掩的带上了一丝讽刺。

“我其实是将希望寄托在了百里兄的身上。制造飞机事故,也不过是想要帮百里兄一把罢了。哪儿想到,那黑衣狡猾如狐,竟然沒有上飞机!”李德波沒有否认,只是将事情的出发点,变成了是为对方着想。

暗中,却是隐含着根本就不相信,他能够杀死黑衣的意思。

“就算是飞机事故杀不死黑衣,也会将事情,推到三色石的头上!以黑衣的性格,见到三色石如此不择手段,沒有底线的想要杀他,势必会引起他的强烈反击。幽冥会便可以坐山观虎斗,若是两者两败俱伤。或许,少帅可以趁势将三色石也收入囊中,将遮天占据,对吗?”

百里谋抬起头來,目光炯炯有神,如有实质,好似带着一种让人无所遁形的魔力。

李德波毫不示弱的盯着他,两人的目光,碰撞在一起,仿佛激起了一道道火花。

不得不说,百里谋的确有两下子。因为他刚才说的,正是他心中的打算。

“百里兄说笑了,我只是想杀死黑衣,击败遮天。想要吞掉遮天,甚至还有三色石?我沒有那么好的牙口!”李德波淡淡的道。

“有沒有,少帅心中清楚,我也清楚。”百里谋并沒有在意他的否认,只是悠然道:“我这次之所以孤身前來,就是想要帮少帅,将这两个愿望实现的。黑衣,我必杀,至于三色石嘛,少帅若想,未尝不能就取了去!”

李德波心头一震,若是能够得到三色石的支持,只怕龙皇会跟遮天联手,都不是他的对手!到时候,他完全可以以一种强硬的姿态,横扫两帮。

“我对三色石,并沒有什么兴趣。只是那黑衣,曾经杀我幽冥会多人,这个仇,我定然要报!”

大年初一头一天,小狼给诸位兄弟姐妹,书友黑米拜年,祝愿大家在新的一年里,能够心想事成,花好月圆。身体健康,合家发财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