极道特种

1372章 纳兰柔

1372章 纳兰柔

叶随风双眉高耸,如剑破苍穹,一丝平淡却冰冷的杀气,便在眉宇间若隐若现,看的韩雨都暗自心惊。

“你是怎么知道的?”

那个时候的三色石,可还是在他们第六家族的掌控之中。若是有三色石中的三大长老都参与了此事,那岂不是代表着他的老子,也无法摆脱嫌疑?

所以,叶随风有些紧张的盯着纳兰柔。

纳兰柔扫了他一眼,轻声道:“当时,我爷爷将其中一个蒙面人的面巾扯了下來,认出了他的身份。”

“三色石的二长老?”叶随风咕咚吞了一口干涩的唾液。

纳兰柔微一点头:“其中有两个人跟他的身手差不多,所以,我爷爷才断定了他们的身份。至于轩辕家,则是我亲耳听见的。”

当时的她,不过两岁,在一位家仆的保护下,暗中藏于一处密室。二长老等人亲口称呼另一人为轩辕兄,恰被她所听到。

“我明白了。”叶随风轻叹一口气:“二长老那时候,就已经有了背叛我们家。”

“是的。在我纳兰家出事后不久,你们第六家便出了事情。显然,这都是他们早就已经计划好的。”纳兰柔沉声道:“而且,根据海叔回忆,我父亲在危机之前,便有所察觉,曾经派人向第六伯父求援。只是晚了一步!”

“当第六伯父赶來的时候,纳兰家已经覆灭了。而且,那时候,海叔也带我逃了出來。只是,因为灭掉我纳兰家的贼子中有三色石的人,所以,海叔沒敢轻举妄动,出面与第六伯父相见!结果,反倒让那些贼子们误以为,第六伯父将我救出!”

“为此,他们便提前发动了颠覆第六家族的计划。若非如此,只怕你也难以逃脱出來!”纳兰柔沉声道。

三色石中总共五位长老,却有三位参与了狙杀纳兰家的事情。而第六家族方面却对此是一无所知,所以,自然也就更加的危险。不像他们对付纳兰家,虽然也有内应,却还沒有到三色石这几位长老的高度。

可就算是这样,还差点被覆灭个干净。整个纳兰家,几十口子,只有她和一个家仆逃出生天!

“原來是这样。”叶随风闻言反倒是长出了口气,他最担心的就是他的父亲,也参与了针对纳兰家族的计划,那样的话,他就不知道该如何面对纳兰柔了。

韩雨拧眉道:“那你怎么加入了幽冥会?”

“报仇!”纳兰柔眉头一扬:“纳兰家跟第六家定有娃娃亲,虽然这只是双方老人的口头约定,可我从出生那一刻起,便已经成为了第六家的媳妇。所以,不管是三色石,还是轩辕家,都是我的目标!”

“我知道,轩辕家会不甘寂寞,定然会再次出來,不然,他们也不会费劲心机,强抢我纳兰家的三绝剑法!而不管是轩辕家还是三色石,都不是我一个人所能够抗衡的。”

“所以,我便选定了李家和幽冥会!”

幽冥会李家跟三色石关系密切,进入幽冥会,能更为容易的接触到三色石。若是幽冥会成为了国内黑道的霸主,轩辕家再次复出,定然会遭到李家的敌视。到时候,她也就能够借助李家跟幽冥会的力量进行报仇了。

韩雨只是略一想,便猜到了她的打算。

一时间对于纳兰柔,充满了敬佩。很难想象一个女孩子,面对着血海深仇,是如何一步步走过來的。她非但沒有被仇恨所击倒,反而化身为男人,不断的实施着她看似基本上沒有什么希望的复仇计划。

这得是一种什么样的坚毅和执着?

叶随风显然也猜到了这一点,神色间颇为震动。

他站起身來,对着纳兰柔躬身施礼道:“多谢你为第六家所做的一切!这些年,你受苦了,你放心,以后,我绝不会让你一个人,背负着报仇使命的。我们有着共同的血海深仇,也有着共同的敌人。我愿意与你,同生死,共进退!”

纳兰柔眉头一扬:“你别误会,我们的婚约……”

“取消!”叶随风正色道:“我会用自己的实际行动來证明,我会是纳兰家合格的女婿的,等到了那一天,我们再重新将婚约捡起來。”

纳兰柔目光落在他的身上,锋利如剑的目光,此次终于平和了下來:“遮天军师叶胖子,风流倜傥,名闻遐迩,你又何必委屈了自己呢?”

叶随风摇头,他知道,三色石跟轩辕家联手覆灭纳兰家,其中定然是以轩辕家为主导。他们之间的合作,无非就是三色石的几位长老,帮助他们对付纳兰家,而轩辕家呢,则帮几位长老,谋取三色石的权利。

而纳兰柔却选择加入幽冥会,明显的是想先找三色石的麻烦。这说明什么?说明了她将纳兰家的仇,放在了第六家族的仇后面。说明了她在内心深处,不仅将自己当成了纳兰家的后裔,更将自己当成了第六家的媳妇!

明知道,第六家族已经沒有人了,却依旧一肩挑起了两个家族的仇恨,默默替先人履行承诺的女孩。如此情义,叶随风又如何能不为之所动?

“若说委屈,却是我委屈了你!这么些年來,你心中竟然还将自己当成了第六家的媳妇,反观我,虽然沒有忘却仇恨,可有的时候,却是选择麻痹自己。单凭这一点,我也不如你!”

叶随风这一番话,却是肺腑之言。

他虽然沒有说过,可是,内心深处却一直将自己看的很高。他有着自己的骄傲,就算是韩雨,也沒有让他说出过,我不如你这几个字。因为他之所以沒有选择自己组建帮派,掌控实力,并不是他沒有这个能力,而实在是因为,他对此不感兴趣,他太懒了。

不愿意做和做不到,显然是两个概念!

可是现在,他却在一个在名义上是属于自己的女人面前,低下了自己的头颅。就是因为纳兰柔做到了他所沒有做到的事情。

韩雨却是呵呵一笑:“行了,难得你们两人能够重新聚首,这也算是一种缘分。至于日后,能不能像你们双方老人所期望的那样,结为夫妻,延续你们两家的血脉,随缘便是。”

剑血就是纳兰柔,而她显然也是通过上次,刺杀叶随风的事情,才发现他身份的。难怪,叶随风会功夫的事情,一直沒有曝光呢,显然是纳兰柔帮他遮掩了过去。

这对韩雨而言,自然是好事。

无意中,他等于是在幽冥会中,安插了一个极为尖锐的钉子。这甚至能够改变他跟幽冥会之间最后的结局。

叶随风跟纳兰柔两人,也算是第一次见面。虽然,叶随风已经通过他自己的渠道,提前猜到了一些事情的可能,可现在毕竟是两个人头一次坐在一起。再加上他们两人之间,有着那种特殊的关系,使得两人在一开始的时候,颇为拘束。

可是,当他们聊了几句之后,那种无形的默契,便开始渐渐的发挥出來。让人不得不承认,有的时候,血脉这个东西,还是很神奇的。

“我跟老大,已经决定对三色石动手了。你有沒有什么想法?”叶随风脸上挂着浅浅的笑容,对他而言,纳兰柔就是他的亲人,他在这个世界上最后一个也是唯一的亲人。所以,对她自然而然的便有一种亲切感。

说话,也就变的随意起來。

纳兰柔拧眉道:“你们想灭掉三色石?可是,据我所知,三色石暗榜,红盟,血域三大分堂都已经各自分开了。不过,红盟,血域两方最近势力突然暴涨,似乎要有一统三色石的趋势。其中,红盟方面还派了人过來,跟幽冥会接触,目的是想先除掉黑衣老大!”

韩雨目光攸然一寒:“你是说,刺杀我的事情,并不是幽冥会主导的,而是三色石?”

叶随风也坐紧了身子,那边纳兰柔点了点头:“少帅对于三色石,也颇为忌惮,并不想让他们过分的参与到国内黑道的争端上來。怕的就是他们出现的太过频繁,引起上面和唐门方面的不满。同时,让三色石过度渗透,最后形成尾大不掉的局面。”

“而且,三色石本身就是个杀手组织,拿钱办事。这把刀虽然锋利,却显然是无法掌控的。所以,少帅也担心,有人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。故此,并沒有想过,借助他们的力量,來刺杀黑衣老大!”

韩雨和叶随风对视一眼,都从对方的眸子中,看到了忌惮和不解。

那三色石这么处心积虑的想要杀他,又是为了什么?

韩雨虽然得罪过三色石,破坏过他们的行动,可还不至于让他们视为眼中钉,肉中刺的地步。而且,韩雨现在的身份,就算是三色石的杀手隐秘,若是杀了他,对三色石而言,只怕也将要有相当一段时间的沉寂,才能够躲过遮天方面的报复。

除非是叶随风的身份暴露了,那样的话,他们也应该干掉叶随风,而不是自己啊。

“或许,这个只能等我们灭掉了三色石之后,从他们的首脑那里获得缘由了!”叶随风轻声道:“这次你前來,是不是还有别的事?”

纳兰柔指了指韩雨:“刺杀他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