极道特种

1373章 会陈蛟

第四卷 雄途 1373章 会陈蛟

夜幕清凉。

长街之上,韩雨笑眯眯的走了出來:“陈蛟,难得你小子竟然找了个这么好的地,嗯,味道很不错。”

陈蛟笑呵呵的道:“老大喜欢就好,这里算是本地,最有名的小吃一条街了。”

韩雨点了点头,他是前往汉魂战火研发的,顺道先來飞羽堂,看望一下留守的陈蛟。

“老大,上车吧。”陈蛟指了指前面的野兽。

“不用了,就这么走走吧,难得这清凉夜色,让人能够放松一下精神。”韩雨轻笑一声,几人就这么步行朝前走去。

烟嘴便开着野兽,慢慢的跟在后面。

“跟你说点正事。”韩雨沉声道:“飞羽堂的主力,现在正在训练场进行集训,李剑白过两天,也要亲自前往主持,剩下的人,现在算是由你掌控着,面临着青帮那边的压力,你可千万别大意了。”

陈蛟轻笑一声:“老大请放心,我一定会尽力而为,小心行事。”

“恩,你能这么说我就放心了,你是为数不多的跟着我的老人了,我打心中希望,我们兄弟能够一起,站在人生的最巅峰,你跟狂熊,黑狼他们早晚有一天,都是要独当一面的。”韩雨扫了他一眼,缓声道。

陈蛟微一低头:“多谢老大栽培,和对我们的信任。”

“这是你们应得的,这几年你们跟着我,虽然也享受了一些风光,可是,相比付出來说,却实在是算不了什么,我是社团的老大,可你们也是我的兄弟,对你们,我一直都是最为信任的,你们还年轻,不管出了什么事情,都可以跟我说。”

陈蛟脚步微微一顿:“老大,我是不是犯了什么错误了,若是的话,还请您直接给陈蛟点出來吧,您这样说,我总觉得后脊梁骨凉凉的,有点摸不着头脑啊。”

韩雨哑然一笑:“你犯什么错了,我就是随口说说,李剑白为人有些冷清,再加上飞羽堂情况特殊,除了原本是在剑门跟着他的人之外,就是飞翎社的人,你在他的手下干,难免会有些不痛快。”

“若是在他那里受了委屈,可以跟我说,我帮你出气。”

陈蛟抬起袖子在额头上轻轻擦了一下:“嘿,这么回事,听您刚才那么一说,我还以为我又犯了什么错误呢,薛凝眸我可是早就不追了啊,老大。”

“还记着这事呢。”韩雨横他一眼:“是不是还生我的气呢。”

陈蛟一脸真诚的望着他道:“沒有,我知道您是为我好,我也想明白了,薛凝眸虽然是不错,可她毕竟不是我的菜,现在,我也有女朋友了,她叫晚晴,只是比较害羞,等过些日子,我再将她介绍给您认识,我还想着得到您的祝福呢。”

“好小子,看不出來,你还挺有一手啊,行,改天等有空了,可一定要领出來,让我瞧瞧,等你小子结婚的时候,我定然给你一个大大的红包。”韩雨也笑了,他从兜里摸出香烟來,给自己叼上一根。

然后,抽出一根來给陈蛟递了过去。

陈蛟接了过來,想要给自己点火,不想韩雨将火已经凑了过來。

“老大,这不行,我自己來……”

“做兄长的给自己兄弟点个火能有什么啊,不许动。”韩雨声音一沉。

陈蛟老老实实的等着烟被点着,望着韩雨凑过來的手,还有在烟火中闪烁着的面容,一时间心中好像有无数的话,想要冒出來似得。

“老大……”他声音微微有些哽咽,眼睛有些发红。

韩雨笑了:“怎么了,还跟个孩子似得,哭了,丢不丢人啊,这么大的人了。”

“沒,沒事。”

韩雨眉头一扬:“真沒事啊。”

“真沒事,就是想着咱们好久沒有这么单独凑在一起说话,抽烟了,一时间心中还有些感触,倒是让您见笑了。”陈蛟略一摇头。

韩雨长出了口气:“是啊,社团越做越大,可是,咱们兄弟在一起的时间,却是越來越少了,你们还年轻,未必要在黑道上一口气走下去,陈蛟啊,现在你也有女朋友了,不如,别在道上了。”

韩雨忽然扭过头,紧紧的盯着他道:“现在,咱们也算是有钱了,汉魂集团那边同样也需要人,不如,你过去帮我盯着,现在你还年轻,就算是有些不懂的,也可以跟着他们学习,多了不敢说,可是,让你子孙三代衣食无忧,还是能够做到的。”

陈蛟微微一愣,他沒想到,韩雨会忽然提出这么一个要求,他的确是有些心动,可是,一想到自己曾经做过的事情,他真的还能有机会回头吗。

不,不可能了。

就算不是为了他自己,而是为了他的孩子,他也不可能再回头了。

想到这,陈蛟的眼中,闪过一抹凌厉之色,他猛然低头,单膝跪下:“老大,您是不是不想要我了……”

韩雨急忙伸手却拉他:“起來,你这是干什么,我怎么会不想要你了,你跟狂熊,黑狼他们都是我的兄弟,都是最早就跟着我的,你甚至比他们两个还要早,只是当初跟着我的兄弟,已经有多少埋骨他处了,我实在不想让你们再出一点意外,我们跟幽冥会,龙皇会之间的争斗,非比以前。”

“这对我们來说,将是一场前所未有的残酷考验,我们中,会有很多人死去……”

“我知道,可是,正因为如此,我才要留下來,老大,陈蛟不怕死,若是您再让陈蛟离开,那我愿意现在就死在你面前。”

“胡闹,起來,大不了我收回刚才的话就是。”韩雨脸色一沉,探手不由分说的就将陈蛟拉了起來,然后再他的肩膀上轻轻的拍了一下:“好兄弟,以后你也要小心点。”

“老大,您是咱们社团的老大,是兄弟们的主心骨,更是他们的眼中钉,肉中刺,您才更加要小心才是。”陈蛟沉声道:“最近,我们收到了消息,青帮那边最近也有所行动,杨铁壁已经离开了他的地盘。”

“我们堂主,命令我暗中搜查他们的下落,可一点消息都沒得到。”

韩雨笑笑:“他们想杀我,沒那么容易的,行了,时候不早了,你先回去吧。”

“老大,那您,哦,我不该问的,您的行踪可是社团最大的机密,这个规矩我懂。”陈蛟急忙道。

韩雨哈哈一笑,在他的肩膀上轻轻的拍了两下:“对你小子,对我还耍这心机,走了。”

说完,径直上了车。

陈蛟静静的站在原地,直到韩雨的车,扭头不见了,这才慢慢的朝旁边的夜色中走去。

一个矫健的身影走了过來:“沒事吧。”

陈蛟冷哼一声:“你很希望我有事吗。”

“当然不是。”來人笑了,他现在是陈蛟的护卫队长:“我就是提醒一下您,如今咱们的计划,已经展开了,您只需要做好配合就是,若是出了叉子,对我们而言,都沒什么好处。”

“我知道了,不用你提醒。”陈蛟不爽的冷哼一声,迈步超过了他。

此人名义上听从他的调遣,可是,实际上却属于是幽冥会派出的暗中监控他的人。

车中,韩雨的脸色也是铁青,眸子中闪烁着一道道清冷的光芒,半天才发出一声长叹。

“老大……”烟嘴嘴巴张了张,却沒有说话。

“你是不是觉得,我有些优柔寡断了啊。”韩雨望着车外的夜色。

烟嘴一愣:“嗯。”

韩雨哑然一笑:“看我,你又什么都不知道,怎么回答呢。”

烟嘴轻声道:“老大,其实我也多少知道一点,您是不是为了战火研发中,有人将咱们的设计,给偷了出去的事啊。”

韩雨眸子中冷光一闪,这事烟嘴因为一直跟着他,所以也知道了。

“你觉得,我该如何处理。”

“按理说,这件事情本來我是不该说些什么的,可是呢,看到您似乎有些难以下定决心,那我便多嘴说两句吧。”

烟嘴沉声道:“程雷是个人才,既然他已经悔悟,那您不妨给他一个机会,反正现在宋无极已经视他为仇人了,这个时候,您若是能够宽宏大量的饶他一次,或许能够赢得他一生的效忠。”

韩雨点了点头:“嗯,说的不错,开车吧。”

汉魂战火研发很快就到了,程雷的事情,因为闹开了,所以,便是韩雨想要封闭消息,也已经迟了,毕竟,当时有着许多其他研发,设计室存在。

他们这些,有的跟汉魂战火是有着合作关系的,就算是现在沒有交集,日后若是有了合作,也难保不会被翻出來。

与其那时候再起波澜,不如现在就主动将问題给解决了。

可是,让韩雨沒有想到的是,他才刚到门口,还沒來得及进研发的院内呢,便听到车子发出了砰的一声响,就好像是有什么东西,撞到了车上似得,吓的烟嘴,急忙一脚将刹车给踩死了。

此时,天色已经有些亮了。

清冷的阳光,就这么落在满是气雾的山林间,然后,一个女孩从门口的保卫室内跑了出來:“成功了,成功了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