极道特种

1379章 血染之叹四

1379章 血染之叹 四

“老大,老大……”

烟嘴一声声的催促,将韩雨唤的回过神來,他愕然抬头:“嗯?什么事?”

“您想什么呢?我跟您汇报了半天的思想工作,都沒有听到您回声。”烟嘴有些不满。他一边开车一边发泄着他那悸动的小情绪,可是作为唯一的听众,韩雨竟然走神了?这让他情何以堪。

韩雨探手摸出烟來,用嘴叼了一根,边点火边道:“我这不回你了嘛。”

烟嘴笑嘿嘿的道:“要是我能猜出您在想什么,天策借给我玩两天咋样?”

“你?猜吧。”韩雨有些懒洋洋的。其实,他可沒什么心情跟烟嘴在这玩闹,只是他也不认为,烟嘴能够猜中他心理的念头罢了。

“您是不是在为难呢?我这喜欢上了宗凌雪,可是,她呢跟小凡又是青梅竹马,两小无猜的小情,我这等于是横插了一杠子。可是,感情这事呢又无法勉强,就算是您也不好强制让我将心动的念头收回來,所以,在心中琢磨解决的办法,可对?”

烟嘴有些得意的声音传了过來,目光左右轻晃着。

韩雨是真的意外了。这消息是他才刚刚从郭老那里掏來的,烟嘴又是怎么知道的?

“行啊,你小子都能街头摆摊装神棍了。说,你从哪儿得來的消息?”

烟嘴一抹鼻子,抽声道:“宗凌雪告诉我的。”

韩雨眉头一扬:“她告诉你的?”

烟嘴目光闪动:“在刚才,我跟她表白了。结果,宗姑娘说她有了喜欢的人了。就是卓不凡。不过,她倒是很希望我能做她的哥哥。因为她觉得跟我很投缘,也一直想要有个兄妹,能相互有个照顾。我便答应了。”

韩雨静静的望着他的背影,缓缓的将大拇指竖了起來,轻声赞道:“你强!”

这才跟人家见了第一面,就表白?这勇气,这种速战速决,绝对不被任何一个山头给吓倒的冲锋精神,值得多少男人学习啊!

“嘿,我刚才见老大瞄见宗姑娘跟我道别,脸上颇有为难之色,便知道,老大定然是知道了宗姑娘的事。”烟嘴咧嘴直笑,神情中满是得意之色:“老大,愿赌服输,您等会可要把天策借给我玩玩。”

能够让老大吃惊,实在是一件很享受的事情。哪怕他是被人家给拒绝了呢?

“你个沒良心的,老子在那里帮你的忙,你却跑大我这里來拆我的台?以后若是遇见了合适的,我也不能给你留意。”韩雨走到他身后,照着他的后脑勺便是一巴掌。

随即将天策丢在了副驾驶座上:“这刀有些特殊,你用的时候小心些,可别沒伤的了别人,再把自己给撩了。”

烟嘴连连点头:“多谢老大,您就放心吧……”

韩雨这才重新坐了回去,倒上一杯红酒,慢慢的品了起來。烟嘴的事情虽然让他感觉有些突然,可是眼下的这种解决方式,却无疑是最好的了。

当然,他也知道烟嘴的内心深处,只怕远不像他所表现出來的这般轻松,毫不在意,所以他才会将自己的天策借给他玩玩,只希望能够让他转移一下视线。

“叮叮……”

手机传來了短信的声音,韩雨拿起來看了两眼,眉头顿时竖了起來,一丝冰冷的杀机,在他的眉宇间,冷冷的释放了出來。

他随手删掉信息,却沒有将电话放下。

很快,电话声响了起來。韩雨拿在手里望着,铃声不断的响着,似乎在发出催促一般。韩雨将电话接通:“喂,我是黑衣。”

“老大,不好了,出事了。”陈蛟的声音响了起來。

韩雨握着手机的手,渐渐的攥紧:“慢慢说,出什么事了?青帮那边打过來了?”

“不是,是我们堂主,他被人刺杀,受了重伤!”

“什么?你给老叶打电话,让他跟老船都赶过去。我这马上也就到。”韩雨脸色微变,声音急促,隐透杀机。

陈蛟焦急道:“军师那边只怕也脱不开身,他才跟我们通了消息,说是幽冥会那边,已经有所举动。军师要在天水市坐镇,就连龙皇会那边也开始秘密的集结人马。”

韩雨微微一愣,这些消息他还真不知道。

龙皇会跟幽冥会都动起來了,难道他们还是要联手对付自己不成?

“我知道了,您且在那里,保护好箭神的安全。”韩雨说完,便挂了电话,一时间脸色铁青,冰冷的目光,一直在望着窗外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只是,他嘴角的烟灰,却是越來越长。

前面的烟嘴得了命令,将野兽开的飞快,朝着飞羽堂的驻地而去。

很快,便到了飞羽堂的总部所在。李剑白这次是交代完了手下的事情之后,准备前往训练场的。只是因为青帮那边有点异动,所以陈蛟带队前去威慑了。

李剑白留在后方,本应该是安全的。却不想,竟然遭到了对方的刺杀。

他手下的二十名飞翎精锐,被对方一下斩杀了十多人。要不是他早有准备,以韩雨派给他的两名十绝影卫为首,十余名装备了连击弩的小弟突然杀出,使得那些刺客受了重创,仓皇退走的话,只怕李剑白都有被人当场格杀的危险。

就算是这样,李剑白也是受了重伤,至少一时间还沒有脱离生命危险。

韩雨的车,不断飞驰。眼瞅着就要到医院了,离着医院还有两条街道的时候,嘎吱一声,烟嘴又來了一次急刹车。

前面的路口,突然横出來一辆大车,使得他差点又撞将上去。

“妈的!”烟嘴心中破口大骂,他屁股底下的是什么?野兽。就算是整个Z国,怕是性能比它更先进的车子都屈指可数。然而他这些日子却是接二连三的被人给迫停。那感觉就好像是他明明拿着青龙偃月刀,可是,却总被人拿着一个兔子给吓了回來一样。

让人恼怒,火大至极!

砰!

野兽的后面,被人给顶了一下。这一來,顿时将野兽卡在了中间。

“下车!”韩雨一脚踹开了车门,左手在车门上轻轻的一按,整个人便腾空而起,两脚在车框上一蹬,右手握着的龙鳞匕首,化作一道乌黑的冷光,沒入了从后面的车中,跳了下來的一名小弟的胸口。

那名黑衣小弟,才刚刚下车,甚至还沒來得及将手里的家伙举起來,人便再次撞到了后面的车上。

韩雨左脚猛然抬起,将刚刚推开了一半的驾驶室的门,给踢了回去。手中的龙鳞匕首便朝玻璃插了过去。可马上,他的手便缩了回來,因为一道冰冷的刀锋,竟然先他一步,从车里撞了出來。

要是他的手再缩的慢一点的话,只怕这手臂都要被这一刀给斩断了。

这车内的人,好快的反应啊。

韩雨心中嘀咕一声,手上的动作却是一点也不输给对方。刀锋一出來,他便猛然抓住了车门,将原本顶住的动作,朝外狠狠的一拉,车门便猛然被打开了。

里面的那名司机,正紧紧的握着车门呢,身子被带的顿时朝外一晃。

噗!

龙鳞匕首便带着一抹冷酷的杀机,沒入了他的咽喉。

“胖子,杀!”韩雨脸色冷漠到了极点,森冷的目光好像是出鞘的利剑,带着莫测的杀气。整个人则化作一道黑色的流光,朝着后面的那十多名杀手冲了上去。

前面野兽的后备箱早就让胖子给掀开了。这家伙嘴里叼着鸡腿,握着个大铡刀,朝着前面的二十多名精锐杀手便迎了上去。他将大铡刀化作了一道冰冷的乌光,一时间,倒也杀的对方连连后退。

“砰!”韩雨在重创六人之后,终于因为气力不继,而慢了一步,结果被一名精悍的小弟,一拳砸在了肩头,沉重的拳头,砸的他向后踉跄了一步,他手中的龙鳞匕首却也趁机,扫断了那名小弟的脖子。

鲜血飞溅中,韩雨身子向后猛然一扬,两道冰冷的刀光,便贴着他的鼻梁飞了过去。而几乎同时,一把泛着惨白寒意的战刀,却朝着他的胸腹直直的劈了下來。

这些人,显然都是精通合击搏杀精要的。

就是韩雨因为一时不察,落入了对方的算计,也陷入了危险之中。

妈的,这些人根本就不是给他过家家的,而是真想要他的命!韩雨心中暗骂一声,两脚却是陡然用力。无名心法让他的身子好像变成了一把无坚不摧的武器一般,他飞起一脚,直接踢在了那朝着他胸腹而來的战刀主人的手腕上。

那把战刀的主人,只觉得一股浪潮般的颤抖之力,落在了他的手腕上,针扎似得疼痛,使得他不由自主的松开了五指,战刀顿时脱手而出,飞上高空。

韩雨的身子,却是沒有一丝停顿的继续倒立而起,两脚前后撞在了两边的那两名杀手的脑袋之上。巨大的力量,使得那两名杀手,重重的摔了出去。

此时的韩雨,头下脚上。站在他头后面的那名杀手,却是狞笑一声,手中战刀一横,朝着韩雨的腹部便刺了过來。

这一刀,凌厉,果断,同样也有些让人难以预料。

显然,他是不求能够一击格杀,但求能给与韩雨以重创!

天亮后便要去日照祥爱医院看病,要是回不來,便先欠下一天的更新,必还之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