极道特种

1381章 血染之叹六

1381章 血染之叹 六

“哈哈哈哈……”

韩雨仰天发出一阵大笑,随即眸子中冷光一闪,微微眯着两眼,嘴角流露出一丝不屑之色:“癞蛤蟆吃天,你好大的口气啊!”

“从出道至今,也不知道有多少人说过这话,可是,直到目前为止,我却是越活越好。反倒是那些人,不知道死了多少!”

斩天目光斜斜的向上一挑,淡淡的道:“是吗?那你的骄傲,也就到今晚截止了。”

韩雨心中一动,他能够感受的到,斩天是真的很自信,而不是自大。只是,让韩雨不明白的是,他凭什么如此自信的?

难道,就是因为他身后的那些人?

“你的那些人,你别指望了。青帮铁壁杨壮堂主已经亲自率领他手下的三百精锐,担任阻击工作,在十分钟之内,沒有人能够來救你!”

“是吗?”韩雨悠然一笑,忽然抬手一甩,一道响箭便窜上了夜空,亮出一个红色的杀字。

斩天脸色一变,知道韩雨这是通知手下的人呢。

虽然,他们这次跟幽冥会联手行动,可是这里毕竟是遮天的地盘。谁敢保证,杨壮和他的人就一定能够拦住前來救援的遮天小弟?

时间就是胜利,也是他们的生命。

“杀!”斩天将手中的战刀,微微一扬,冰冷的杀字还在他的嘴里迸裂,他的人便化成一道黑色长箭,朝着胖子便杀了过去。

“烟嘴,你自己小心点!”韩雨瞄了一眼,站在车边暗自喘息的烟嘴,脚下狠狠的一蹬地,朝着那些斩天便冲杀了过去。

只是,旁边的几名杀手,却显然不想给他这个机会。

他们虽然不是斩天的成员,可也是青帮的精锐死士。此时拼命杀出,丝毫不再顾念自己的生死。

两名杀手,奋不顾身的拦在了韩雨的前面,后面的两人,则扑向他的两侧,防止他从两边逃跑。

这四人一动,韩雨前扑的身子,忽然一顿,身子倒射向左,手里的龙鳞匕首,化作一道黑色泓光,抹向那名死士的咽喉。

那名死士本以为韩雨是向前突破的,哪儿想到他竟然会临时转向?一时间,只來得及将手中的长刀朝前一递。

黑色的龙鳞匕首便沒入了他的咽喉,带起一抹猩红的血液。

剩下的三人微一顿,便再次怒喝着朝他扑杀过來。

靠在车边的烟嘴,忽然一振手中的天策,毫不犹豫的刺向了背对着他的那名死士。

“记住了,不要将你的后背,卖给敌人!”烟嘴冰冷的声音,在那名小弟的耳边响了起來。

然后手腕一动,天策便从那人的后背抽了出來,带起一道四溅的鲜血。

韩雨此时,面对的只是两名杀手了。

他手中的龙鳞匕首微微一动,带着颤抖之力,撞在了其中一名杀手的战刀上。好似潮涌似得力量,撞的那名杀手手臂发麻,只觉得一股针扎似得力道,进入了自己的手臂之中,他闷哼一声,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一步。

这便是机会。

韩雨眼中一片平静,好似无波古井,奔腾的力道,让他的左腿陡然顿住,然后身子一转,便成了面向另一名死士。

他手中的龙鳞匕首却是瞬间劈出了三下。

当当当……

这三下快如闪电,全都劈在了同一个地方。那厚重的战刀顿时被劈出了一个巨大的豁口。在那名死士惊骇的眼神中,龙鳞匕首化作夺命豪光,轻轻的在他手腕处一抹而过。

顿时,他的手腕就好像是被利刃砍过的豆腐似得,齐腕而断。

鲜血喷涌,那名死士张大了嘴巴,还沒有发出惨叫,龙鳞匕首便在那血雾中,陡然而上,撕开了他的咽喉。

韩雨左手则抓住了他手里的战刀,连带着他那带血的手臂一起,猛然一抛。

战刀化作一道乌光,刺向了被他迫退的那名死士。

当!

那名死士的反应也是极快的,他手腕一动,在间不容发之际,劈在了同伴的战刀之上。只是,沒等他感到庆幸,身子便猛然一震,浑身的气力潮水般涌出了体外,无力孱弱的好像是被打破的水缸,扎破的气球一般。

他微一低头,只见半截刀锋正插在他的心口。

刚刚那把战刀,就已经被韩雨劈的几乎要断了。吃他全力一击,那战刀竟然是从中而断,结果剩下的前半截刀锋,凭借惯性沒入他的体内。

憋屈啊!

那名杀手微微抬起头,露出一种不甘的神情,身子却是在向前一步之后,轰然倒地。刀身之上,还有韩雨留下的颤抖之力,已然震断了他的心脉。

转眼间,刚刚车中下來的仅存的四名死士,全都被斩杀在地。

韩雨心中却沒有一丝轻松,反而满是凝重。此时的他,完全有机会掉头就走。在他的身后,已经沒有了那些杀手。而前面有胖子在那顶着,就算是斩天之人,在他全力逃走之下,怕也沒有人能够追的上他。

显然,烟嘴也看出了这一点。

“老大,您先走,我去救出胖子哥!”烟嘴一把拉住了韩雨的手腕,右手中的天策,带着殷殷鲜血,杀气四溢。

“不行。”韩雨猛的挣开了他的手,义无反顾的朝着斩天冲杀过去:“你回去喊人。”

烟嘴的做法,无疑是想要牺牲自己跟胖子,來换取韩雨的生机。他知道,韩雨不会丢下胖子不管的,所以,提出自己代替他去救人。只是,就连韩雨救人,都是九死一生。换成了他,只怕他跟胖子两人都是有死无生之结局。

那边的斩天成员,动作也很快。他们三人一组,大约有十來人,朝着韩雨阻杀而來。剩下的人,则多围在了胖子身边拼命攻杀。

他们知道,胖子凶猛。尤其是在双方进行大规模厮杀的时候,胖子往往能够一人而改变一场厮杀的结局。原因就是他那狂野,血腥,近乎暴虐的杀法。

什么一刀两段,一刀两半,生劈硬拽,总而言之,胖子就好像是一头荒古猛兽,给人一种勇猛不可敌的感觉。他的这种特点,带给自己人的,自然是无边的勇气,还有沸腾的热血,可是带给敌人的,却往往是恐惧,和那种一头凉水浇到底的寒意。

而就算是在个人厮杀中,胖子的强悍,现在也已经在道上传开了。

力大无穷,一把大铡刀,已经达到了那种重刀无锋却锐不可当的地步。再加上他那一身皮糙肉厚,一刀劈砍上去都能把自己震的手疼的变态防御力,若是不先除掉他而干掉韩雨?基本上不可能。

因为,这样一个家伙,实在是太容易搅局了。

好在胖子的缺点跟他的优点一样突出,那就是有点愣。属于那种沒有脑子,愣打愣冲的主。相对而言,他甚至比韩雨更好杀一些。

为此,斩天甚至亲自出手。

他率先朝着胖子杀了过去,手中的战刀,带着森冷的杀机,好像并不知道胖子力大无穷似得,就那么朝着他劈砍了下來。

而胖子呢?当然是毫不客气的挥舞着手里的大铡刀,來了一记横扫。

他有十足的把握,只要他的大铡刀,跟斩天手里的刀接触,他就能将对方的刀给崩飞。甚至,一刀将其格杀。

因为,这就是小瞧他的代价。

可是,这一回却是胖子错了。因为斩天此人看似嚣张,可是骨子里却是极为小心,谨慎。尤其是现在他的身上,几乎是背负了青帮崛起的希望。

怎么可能不在行动之前,将韩雨还有他身边最后可能跟着的人有什么特点给摸个清楚?

眼瞅着胖子的大铡刀就要找了上來,斩天忽然矮了下去。他两腿膝盖着地,身子后仰,贴着胖子的的铡刀滑了过去。

大铡刀那厚重的冷锋夹带着金属气息,擦着他的鼻子掠了过去。可是,斩天的眼睛却是连眨都沒眨一下。

危机刚过,他的身子便猛然窜了起來。在起身的刹那,手中的战刀,则毫不客气的劈在了胖子的胸口上。

都说胖子防御极为强悍,几乎堪比野猪之流,可是,斩天心中却未必真的肯信。毕竟,若是有人输在了胖子手里,难免会以讹传讹,夸张他的能力,以免显得自己太过无能。

而且,一个活生生的人,怎么可能皮比野猪还厚?顶多就是练习过硬气功,有着金钟罩,铁布衫之类的横练功夫,使得抗击打能力比普通人强罢了。

所以,斩天这一刀,用尽了全身的力气。

在他看來,哪儿怕胖子的横练功夫再强,他这一刀,也定然能将胖子开膛破肚。

什么防御无敌的神话,终究还是要在他手中变成泡沫。而必将随着遮天名震世界黑道的斩天,也将会因为他一刀斩杀胖子而声名大燥!

斩天两眼放光,手里的战刀,也狠狠的劈到了胖子的身上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