极道特种

110章 就是让你进退两难

110章 就是让你进退两难

“巴嘎!你这么侮辱我们大倭国的武士,我要向你挑战!”柳生浅草身后的一名空手道黑带四段的高手上前一步,冷冷的道。

韩雨淡淡的笑了笑,摇头道:“我要纠正你两点,首先,你们的倭国并不大,你们这些人,也不配以武士自居。其次,向我挑战,你还没有这个资格!”

“八嘎!”对方差点鼻子没气歪了,他对着柳生浅草一躬身道:“馆主,请您允许我,教训一下这个骄傲的家伙!”

柳生浅草眉头微微一皱,自己的手下如此轻易就被对方给激怒了,单单是从养气上这一点来说,便已经输了。

不过,此时也不好再拒绝,不然自己这边定然会气势颓丧。想到这,柳生浅草缓缓的点了点头,轻声道:“信迟君,要小心些。兔子不会自己送到老虎的嘴边,从悬崖上跳下去的,往往都是会飞的鹰!”

信迟传则,也就是那名不忿的倭国人毕竟也是一名高手,闻言目光一凝,从满腔的怒火中清醒了过来。

他轻轻的点了点头,沉稳的上前一步,很谨慎的摆出了一个防守的架势,轻声道:“远来是客,请赐教!”

韩雨既然是扮作一个粗犷之人,自然要形神俱像!他用手抠着鼻子,不屑的道:“还是你先出招吧,我若是动手,便没你什么事儿了!”

“既然如此,那信迟便得罪了!”信迟传则说着,手势猛的一收,然后脚步微微一上前,看似是要落在地上的,可在落下的瞬间,却忽然闪电般的扬了起来,朝韩雨的大腿一侧踢了过去。

然后,众人的耳内才传来一声低沉的呼啸,由此可见这一腿的速度之快,力量之大!

而就在他腿飞出的瞬间,他的两手也向前探出,朝着韩雨的手腕叼了过去。

空手道的闪电侧踢,外加十字锁手。

不出手则已,一出手便全力以赴!信迟传则显然是想着一招在第一轮的攻击中便击倒韩雨,以便洗刷刚刚被藐视的耻辱!

可惜的是,想法是好的,可往往却会跟现实有些差距!

“太慢了!”有些懒散的声音响了起来,然后信迟传则那像虎豹一般正在进攻的身体,便被向后抛了出来,重重的摔倒在柳生浅草的脚下,这时候那最后的一个了字还在众人的耳边回响!

快,非常的快!

原本还满脸兴奋,期待着看信迟传则将韩雨击倒在地的倭国人和那些Z国学员,此时纷纷瞪大了眼睛,他们中大多数人都没有看清楚韩雨是怎么出手的。

柳生浅草当然是个例外。作为倭国一刀流的嫡系底子,他无论是眼力还是身手,都要比这些手下高明的多。手下看不见的东西,他却看的分明。也正因为如此,他对于韩雨的认识和顾忌,也比他们所有的人都深刻。

在他眼中,韩雨的手,只是微微捏起,向旁边随意的点了一下,便撞在了迟氏传则的脚踝骨上,破了他的侧踢,同时,一条手臂像灵蛇般缠上了他的两手,让他这十字锁手还没来得及发挥作用,便胎死腹中。

而韩雨那破了侧踢的手则握成拳头,趁机砸中了迟氏传则的胸口!

快!

快的让人看不清,快的让人躲不开,快的让人心寒!

迟氏传则一手捂着胸口,挣扎着要抬起身,却不想身子只一动,便像是被针扎了似地,到处都传出一种撕扯的疼痛!他忍不住张嘴吐出一口鲜血,重新摔了回去。

“信迟君?还愣着干什么?救人!”柳生浅草颇为英俊的脸庞沉默了下来,目光中闪动着森冷的寒光,紧紧的盯着韩雨。

旁边立即有一名大概是医生之类角色的人回过神来,忙跑到迟氏传则的身边,对他略微查看了一下,确定他还活着的时候,这才对着柳生浅草微一点头道:“只是受了重伤,迟氏君怕是半个月内,不能跟人动手了!”

周围立即响起一片低低的声音,尤其是那些学生。他们两眼紧紧的盯着韩雨,目光中有迷惘,有恐惧,还有或许连他们自己都没有发觉的兴奋和自豪!

柳生浅草此时恨不得将那个医生踹到地上,然后再践踏上三百脚!这可真是应了一句老话,不怕虎一样的敌人,就怕猪一样的队友!

你看看人没死就得了,有必要说出来,长别人志气,灭自家威风吗?

没好气的一摆手,那医生立即和一名工作人员将迟氏传则抬到了旁边的推车上,拉了出去。

周围的空气,又开始变的压抑起来。

那些教练纷纷上前一步,围住了韩雨。韩雨却毫不在意,反而给自己点上一根烟,淡淡的道:“别磨磨蹭蹭的,都快着点,我约了女朋友吃饭,还赶时间呢!”

说着,还装模作样的看了看手腕上的表。

那些学生差点没被他逗的笑出声来,可那些教练却双眼喷火,纷纷扭头看向柳生浅草,无声却坚决的向他请战。

柳生浅草知道自己这回遇到了硬茬子,若是韩雨并没有出过手的话,事情还有挽回的余地。

可如今,他等于是被逼到了悬崖边上,再退,便是怂了!

就算是为了一刀流的名声,为了他的会馆,他也只能选择从悬崖上跳下去。

开武馆的,若是被人踢了馆,那便要关门了。

心中暗自轻叹一声,柳生浅草第一次感觉到,原来跳崖的不一定都是鹰,还有人!

“我们接受踢馆的挑战,不过,为了学生们的安全,其他的人还是先退出去吧!”柳生浅草淡淡的道。

“馆主,让我们留下吧!”

“教练,我们不走,我们还等着看精彩对决呢!”

“就是,凭什么让我们走?这么好的机会,回家都没转播的去,我不走,你们爱谁走谁走……”

一干学生纷纷喧嚷了起来,那叫一个义愤填膺,大有你再让老子走,老子便要回学费,不再你这练了的架势!

韩雨吐了个烟圈,刻薄的道:“看看,这就是群众的呼声啊!柳生馆主,我看还是留下他们吧!我是可以保证,不会伤到他们的。不过,若是你们不能控制自己一拳头打出去,是对准的对手还是自己,那让他们离远点也好,毕竟距离产生美,也产生安全!”

“你……”柳生浅草被他尖酸的话气的身子微微一颤,心里却将韩雨的祖宗十八代都骂了一遍。自己的脸皮就够厚,够阴,够狠也够无耻的了,可眼前这人却分明不比他差!

如今,他就算是赢了这个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Z国高手,也不过是锦上添花,让现有的名声更响亮一些,可要是输了呢?

甚至不用输,单单是他们赢的不够漂亮,那他们辛辛苦苦经营的名声,好容易宣传的倭国空手道,合气道,柔道和一刀流剑道的独到之处,便会成为空中楼阁,水中泡影,成为无人问津的垃圾。

毕竟,若是十几个打一个,就算赢了又能如何?无非是证明倭国的武术远远不如Z国武术,只有在无耻的辅助下,他们才有一战之力罢了。

可话又说回来了,单挑?就他那些手下,甚至都没有韩雨的三合,乃至一合之敌!论实力,虽然还有几个黑带四段的高手,可他们充其量也不过是和迟氏传则在伯仲之间罢了!

而作为馆主,身手最强的他,也并不认为自己能像韩雨一般,轻松的击倒迟氏传则!

也就是说,他自认不一定能打的过韩雨,所以,便只有派自己手下的人上场去消耗韩雨的实力,而这样的人一个两个是肯定不够的,所以,他只能让所有的人一起上。

如此一来,不论输赢,他们这边其实都已经输了。

这简直是一个不得不进退两难的命题,柳生浅草的心中郁闷的想要吐血之余,所能想出的唯一办法便是,不让这些Z国学生看见。

只要没有外人瞧见,那到时候就算是真的输了,他们也完全可以否认掉。嗯,当然,若是没有外人看见,放手而为的他们,或许不一定会输!

可让人气愤的是,对方竟然像是看透了他的想法似地,轻描淡写的便堵上了他们的退路,唯一的退路!

既然你把我当成了网中鱼,我倒要看看是我这鱼先死,还是你这网先破。

眼中杀机闪动,柳生浅草冷冷的道:“所有的学生都后退,留出空间。你们几个也不用看我了,既然人家都要你们一起上了,那就一起吧!”

最后一句话,他是对着自己手下那些教练们说的。